• 第二十七章 阵法消散,二阶巅峰

  终于,晚饭后,一天落幕,草草的洗了下身子后,云洛涯便连忙钻回房间,到床上打坐修炼,开始运转阴阳诀,贪婪地吸纳房间里浓郁的天地灵气入体。

  聚灵、引灵、顺灵、炼灵、蓄灵,修灵五步,被云洛涯同时进行着,因为他要在聚灵阵消失前,尽可能多的多吸纳一些灵气入体,争取达到以前在灵院时的境界。

  此时观看云洛涯,你会惊奇的发现,在他的周围,正浮动聚拢着一些蓝、红两色的淡薄雾气,这些雾气被不停地吸入云洛涯的体内,继而又从周围不停地围聚而来,正是与云洛涯先天属性相符的水、火灵气。

  两个时辰后,房间内的天地灵气渐渐稀薄,直至淡薄,恢复到最初的样子。房间内数十个不同的角落,昨晚那些突然消失的灵药再次出现,只是此时的这些灵药,枝叶已是全部干枯了,不见丝毫生气,显然是蕴含的药力都已经流逝尽了。

  聚灵阵,消失了。

  “靠!还差一点!”

  云洛涯猛的一拍床榻,豁然起身,口中不爽的叫了一声。

  之所以有如此反应,还是因为他此时的境界:初识境二阶巅峰,还差临门一脚便是能够突破到三阶初期了。

  由于云洛涯在灵院时的境界是三阶中期,触犯院规,解封灵印后,境界更是直接飙升到了通明境三阶巅峰。加上他如今是重新修炼,所以,在他的境界一直提升到通明境三阶巅峰之前,只要积蓄了足够的灵气,便是能顺利的突破境界,期间不会出现任何瓶颈。

  方才云洛涯借助聚灵阵所聚拢来的浓郁灵气,加上自己的修炼圣体,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将境界从二阶中期提升到二阶巅峰。以那聚灵阵所聚拢来的灵气,云洛涯相信,只要再有一刻钟不到的时间,自己便是能够突破到三阶初期,到时候,实力便会更强几分。

  可谁曾想,就在这关键时刻,聚灵阵突然消失了,房间内天地灵气的浓郁度瞬间稀薄了十数倍,自己的修炼速度也是随之突然降低了十数倍。如此巨大的反差,只是让得云洛涯忍不住想要骂娘。

  “真是晦气……”

  云洛涯不爽的小声咒骂着。

  “云小子,进境如何,什么修为了?”

  突然,暴君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我靠!你属鬼的呀?吓我一跳!”

  云洛涯此时心中正不开心呢,陡然被暴君的话吓了一跳,当即便对着突然出现的后者不爽的叫骂了起来。

  “臭小子,你说什么?”

  暴君一手提着酒壶,身上酒气味十足,听到云洛涯的话后,立马便瞪着眼叫道。

  “咳…还差一点就三阶初期了。”云洛涯果断率先软下语气来。

  体验过暴君布置的聚灵阵所带来的修炼快感后,他现在可是不敢把暴君给惹毛了。没办法,谁让自己不是阵法师,不懂布置阵法呢,人在屋檐下,暂时得低头啊!

  “通明境?”暴君问道。

  “初识境…”云洛涯小声答道。

  “什么!?初识境?而且连三阶都没到?云洛涯,你…你你你……”

  暴君惊叫了一声,满脸的不可置信,指着云洛涯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没见过么?”云洛涯阴着脸,不爽的道。

  “你小子可是重新修炼的人呐!只要灵气足够,便是能没有任何瓶颈的将修为提升到原来的境界,本皇昨晚临走时特地布置了一个聚灵阵来助你修炼。现在差不多都一天过去了,就算是个饭桶,也不至于连初识境三阶都达不到啊!你…你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本皇怎么会看上你呢……”暴君满脸气愤的看着云洛涯,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

  云洛涯被暴君数落的无言以对,没办法,谁让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呢,这么好的修炼条件,又是重新修炼,不要突破经验感悟之类的瓶颈,就算是个饭桶,修炼一天的话也不至于连初识境三阶都达不到。不过…自己貌似没有修炼一天啊,今天白天自己可是连闭眼的时间都没啊!

  “你乱叫唤什么?谁跟你说我今天修炼一天了?一共不过才修炼了五个时辰罢了。要不是你布置的那聚灵阵消失的太快,现在也是三阶的修为了。”云洛涯翻了个白眼道。

  “五个时辰?此话当真?”暴君问道。

  “废话!”云洛涯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本皇看中的人,岂是那等饭桶草包可比的。”

  “……”

  “不过可惜呀,才五个时辰,白白浪费了本皇布置的聚灵阵。以这小地方的天地灵气的浓郁度,若是没有聚灵阵的话,要突破通明境,还不知得多少年呢。”暴君皱了皱眉头,摇头道。

  “你再布置一个不就行了么?”云洛涯道。

  “说得轻巧,你给我灵药做阵眼?”

  “没有。”

  “那灵晶呢?”

  “也没有。”

  “本皇喝酒去了,再贱!”

  “尼玛!”

  ……

  斜阳东方挂,正好说闲话。

  眨眼,两天时间过去了。由于青河镇天地灵气稀薄的缘故,在这两天里,任云洛涯如何废寝忘食的修炼,境界硬是没有突破到初识境三阶初期,始终停留在二阶巅峰层次,像是遇到了瓶颈一般,直令得云洛涯心中一阵烦躁。

  后来,经过云辰的一番开导,云洛涯便暂时放弃了境界的提升,转而将精力放在灵技的磨练上。上午在云辰的指导下练剑、练拳,下午和楚石在外面对战切磋,晚上回到家便是疲惫不堪。

  如此,令得云辰非常的满意,但却是看的月洛嫣这个做娘亲的一阵心疼,有心想要让儿子歇歇,可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终于,昨晚将从镇上绮绣馆接的刺绣任务绣完了,让得她今天找到了让儿子歇息的正当理由。

  酷匠#/网R正0版首发(

  唰!唰!

  院内,云洛涯正在挥汗演练一套玄级低阶的剑法,云辰立于一旁,双手负于身后,静静的看着,锐利的双眼一眨不眨的捕捉着云洛涯剑法中的不足之处。

  “云儿!”

  这时,月洛嫣从房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白布包裹,对着云洛涯叫唤道。

  “娘,有什么事吗?”

  云洛涯停止了练剑,对着月洛嫣问道。

  “是这样的,娘前几天从绮绣馆接的刺绣绣完了,你香姨的刺绣估计也快绣好了。娘想让你去找月儿,和她一起到镇上把这些手帕和丝巾送到绮绣馆,顺便再买些针线回来,可以吗?”云洛涯心疼的为云洛涯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柔声说道。

  “当然可以,就是不知道爹他同不同意。”

  云洛涯心中一乐,还是娘最懂我,这两天心情烦闷,正想出去走走呢。

  “辰,我可以让云儿去镇上一趟吗?”

  月洛嫣对着一旁的云辰笑问道,笑容很美,倾城般,但看在后者的眼里,却总感觉有点怪。

  “咳…出去走走也好,记得早点回来就行。”云辰干咳了一声,点头同意,心中却道:唉,慈母多败儿啊!……

  “看,你爹他同意了,去吧,记得早去早回。“月洛嫣对着云洛涯笑道。

  “娘你真好!” 云洛涯高兴地抱了月洛嫣一下,而后接过其手中的包裹,转身快速向着院外跑去。

  “爹,娘!我走啦!”

  “你呀!小心慈母多败儿!”云洛涯走后,云辰有些无奈的对着月洛嫣说道。

  “难道就准你这当爹的累着儿子,还不许我这做娘的心疼一下吗?”月洛嫣嗔道。

  “真是…都依你,以后我也多心疼心疼他,这下你满意了吧?”云辰苦笑道。

  “这还差不多。”月洛嫣满意的笑了笑。

  ……

  楚兮月家距云洛涯家不远,就在云洛涯家后面百十步的地方。云洛涯出了家门后,一路小跑,没一会的功夫便来到了楚兮月家的院墙外,还未行至院门,就看到了一幅让他火大的画面。

  只见楚兮月家门前此时正停着辆马车,马车旁站着五个人,三男两女,一个车夫,两个穿着青岩猎魔团服饰的大汉,剩下两女,自然便是叶兰香与楚兮月了。

  “小丫头,我们少团长请你去吃饭是给你面子,你最好识相点,快上车!”

  一名青岩猎魔团的大汉右手抓着楚兮月的手腕,欲将她拉到马车上,楚兮月却拼命反抗,惹得大汉口中不满的嚷叫着。

  “放开我,我不去!你这个坏人!娘亲!”

  楚兮月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甩开大汉的手,却是如何也甩开不了。

  “月儿!快放开月儿!月儿她不想去!”

  一旁,叶兰香想要上前去帮楚兮月,却是被另一名大汉拦住去路。

  “臭娘们,你瞎叫唤啥?我们少团长要请的人是你女儿,又不是你,赶紧滚回去,别再这添乱!别以为你长得漂亮,老子就不敢打你啊!”那拦着叶兰香的大汉不爽的骂道。

  “妈的!臭丫头,给脸不要脸,非得逼老子动粗!”

  磨蹭了半天也没能将楚兮月给弄上马车,那大汉也是火了,口中骂了一句,作势就要强行将楚兮月抱上马车去。

  “砰!”

  就在那大汉刚刚将身子弯下,准备抱楚兮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右侧有黑影袭来,刚一偏头,便是被那黑影打在了脸上,身体也顺势翻倒了出去。

  “啊!”

  几乎就在那大汉身体翻倒后的下一刻,另一名大汉忽然惨叫了一声,抱着右臂,身子躺在了地上。

  “云哥哥!”

  见到忽然出现的云洛涯,楚兮月顿时惊喜的叫了出来。

  “没事吧,月儿?”云洛涯对着楚兮月柔声问道。

  “云哥哥,我没事,就是手腕被他抓得好痛。”

  楚兮月指了指一旁的大汉,将被后者抓得出现了红指印的手腕露给云洛涯看,楚楚可怜的说道。

  “哥哥给你揉揉。”

  云洛涯抓起楚兮月的手腕,轻轻地揉了揉,而后转过头对着叶兰香问道:“香姨,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云儿,还好你来的及时,我没事。”叶兰香道。

  “云哥哥,好了,我不痛了。”楚兮月脆生生的说道。

  看着小丫头那可爱模样,云洛涯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将前者拉至叶兰香身旁,云洛涯继而转过身将目光落到了青岩猎魔团的两名大汉身上,脸色瞬间变得一片冷漠。

  “云洛涯!你活得不耐烦了?敢惹我们青岩猎魔团!”先前被云洛涯一脚踢在脸上的大汉怒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