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人的筋脉内可以存在精气,但不会有血液,因为精气无形无状,不会堵塞筋脉,但血液不同。人的血有形有色,会流动更会凝固,若是渗入到筋脉里流通不畅,则是会在筋脉凝固起来,从而堵塞筋脉,影响人的修炼。再加上人的筋脉与血液泾渭分明,互不干扰,所以,一般情况下,人的血液是不会进入到筋脉里的。

  但是刚刚云洛涯按照暴君的话,将灵气调转至十二主脉内,顺逆转九个周天,循环反复九次后,却是引得一些血液浸入到主脉里,还差点撑爆了自己的十二主脉。虽然此时已经被压制解决了,但云洛涯还是要弄个明白,因为他发现,那血,似乎不是自己体内的。

  “那当然不是你的血,就凭你现在的实力,你体内的精血可没资格构筑血池。”

  “难道是你的血?”

  “你看本皇如今这状态,还有多余的精血给你吗?”

  “那是谁的?”

  “疯血魔龙。”

  “疯血魔龙?…什么!?疯血魔龙?难道是……”

  云洛涯大惊失色。

  “异兽榜上排名第九的天地异兽:疯血魔龙。”

  在云洛涯那满是震惊的目光的注视下,暴君面色平淡的点头道。

  “怎么可能!?疯血魔龙在上古时期不是早就灭绝了吗?你怎么可能有它的精血?”云洛涯不可置信的问道。

  “那是因为本皇就是上古时期的人!”暴君傲然道。

  “你放屁!”

  “臭小子你说什么?”

  “你是上古时期的人?活了至少一千年的人?信你有鬼!”云洛涯毫然不惧,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你大爷的!云洛涯,你…你…”

  暴君气急,怒骂了一声,指着云洛涯,气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一巴掌将后者给拍死。

  “算了,本皇也不跟你这无知小儿一般计较。”

  心中纠结片刻,暴君此时还是舍不得将自己这血魔诀的第一任传人给拍死,最终只得无奈的摆了摆手。

  “切!”

  云洛涯不屑的将头偏向一边。

  “你…”

  暴君再忍,几个深呼吸后,平缓了下体内暴躁的情绪,道:“将你爹今天给你的蓝晶戒拿来!”

  “干嘛?”。

  “叫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废话,还想不想修炼了?”

  S¤最新章G》节上kd酷☆;匠网0m

  暴君不耐烦的叫道,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是很不爽的。

  闻言,云洛涯的心里也很是不爽,有心想要和暴君对着干,但当看到后者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目光时,还是识趣的啥也没说,从身上掏出了戒指。

  咻!

  暴君单手一招,一下就把戒指给吸到了手里,精神力探入其中,简单的查看了下里面的灵药,旋即心神一动,从里面取出了数十株二阶的灵药悬浮在空中。

  呼!

  暴君右手对着这些悬浮着的灵药又是一挥,带起一阵风声,紧接着便是见到,这些灵药像是通了灵性一般,径自飘到房间内几个各不相同的位置,继而各自闪烁了一下亮光之后,便是凭空消失不见。仔细回想一下刚才那些灵药的位置,如果互相联结起来的话,似是能组成一个玄奥的图案,像是阵法。

  而就在那些灵药消失后不久,云洛涯忽然觉得,房间内蕴含的天地灵气的量变多了,浓郁度直逼自己在灵院时的情况,而且似乎还多是水灵气与火灵气。更神奇的是,自己此时似乎不用运转功法吸纳灵气,周围的天地灵气便是自动往自己体内跑。

  嗖!

  一道蓝影快速的向自己飞来,云洛涯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张开手心一看,原来是刚刚被暴君取走的蓝晶戒。

  “这是本皇布置的聚灵阵,可助你加快修炼,不过以那些草药蕴含的灵气来看,这聚灵阵至多持续一天左右的时间,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暴君的身体已经来到了窗口,就欲转身从窗口飘飞而出,云洛涯见状,忙问道:“你去哪?”

  “本皇心情不好,喝酒去!”

  暴君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而后身体飞出窗口,眨眼便消失了。

  “小气样……”

  云洛涯不爽的嘟囔了一句,随后又皱着眉头自语道:“聚灵阵?…难道他还是名阵法师么?……”

  摇了摇头,云洛涯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随后便径自到床上盘坐了下来,双目闭合,很快便是进入了修炼状态。

  聚灵阵,一种辅助类的低阶阵法,可将一定范围内的天地五行灵气聚集到一方小天地里,将那方小天地内的天地灵气的量提高十数倍,以供修灵者吸纳。

  这,对于此时的云洛涯来说,可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的。

  ……

  日出东方,金鸡鸣晨。

  房间内,云洛涯如入定的老僧般,盘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从昨夜暴君将聚灵阵布好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时辰了。在这四个时辰里,云洛涯一直处在修炼状态,运转阴阳诀不停地吸纳房间内的水、火灵气入体。由于体质原因和聚灵阵的影响,在这段时间里,云洛涯的进境可谓是极其迅猛的,修为直接从初识境一阶初期提升到了二阶中期。

  境界提升的快感,令得云洛涯找到了在灵院时修炼的感觉,也隐隐唤醒了他心中变为强者的本心,以至于他此时都是有点不想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恨不得将境界一举提升到原来的巅峰时期。

  “云儿,你在房间吗?可以起床吃饭了。”

  然而,事与愿违,月洛嫣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了。

  “呼~!”

  云洛涯从修炼状态中退出,轻呼了口浊气,感受了下此时的修为,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稳扎稳打得初识境二阶中期修为,循环了九十一周天的本源灵气,比在灵院时还多了两个周天,灵气强度较之以前可不是强了一点半点。

  云洛涯此时心情很高兴。

  “知道了,娘!”

  对着门外的月洛嫣应了一声,云洛涯下了床,打开窗户,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随即走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吱!

  房门打开,月洛嫣正一身白色素衣立于房外,看到云洛涯后忙开口问道:“云儿,昨晚睡得好吗?有没有再做噩梦呀?”

  “没有,我昨晚睡得很好,娘昨天熬的安神汤很管用呢,就是有点苦。”云洛涯满脸愉悦的笑道。

  “那就好,良药苦口嘛,苦就苦一点,只要能吧觉睡踏实就好。”月洛嫣柔声道。

  云洛涯依言,到院子里的水井旁的洗了洗一夜未眠有些紧绷的脸,而后用凉水漱了漱口,便回到了堂屋。

  早饭已经摆在了桌子上,清粥、馒头、外加几碟小菜,云辰与月洛嫣正坐在饭桌旁等云洛涯。

  “云儿,先将这碗灵露喝了,对你的修炼有益。”云辰指着桌上的一碗水,对着刚刚坐下的云洛涯说道。

  “灵露?…”

  云洛涯愣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落在了身前的桌子上,只见一个白瓷碗里,正盛放着一半左右的清水,想来便是灵露了。

  所谓灵露,便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露水,不过因为灵界的天地间充斥着五行灵气的缘故,这露水可是不一般。

  每当黎明破晓时分,经过一整夜的修养,灵界此时天地间的五行灵气乃是一天中最纯净的时候,而那刚刚沐浴了旭日光辉的由纯净灵气凝结成的露水,其内所蕴含的灵气的精纯度则更是众中之最。

  普通人每天饮用一小瓶灵露,不仅可以保证肌肤活性,达到养颜的效果,更是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而修灵的人,特别是正在固基的少年,倘若每日饮用一瓶刚刚采集来的新鲜灵露的话,不仅可以育灵固基,更是可以净身洗筋,温养身体,从而使自身与天地灵气的契合度更高,修炼的时候加快聚灵的速度,减少引灵、顺灵和炼灵的时间。

  云洛涯以前在灵院修炼时,每天早起的必修课,便是与其他学员在灵院后山的山林间跳跃,争分夺秒的收集灵露。在灵院里,一小瓶灵露可是能卖到50~100金币的,云洛涯那时可没少靠卖灵露赚钱。不过自从被逐出灵院在家以来,由于处在心境大关,无心修炼,所以也是一直没有心思收集灵露,此时看到碗里盛放着的半碗灵露,云洛涯的心里竟是有种久违的感觉。

  “自从昨天得知你重新修炼以后,你爹他昨晚高兴的一夜没睡着觉,今天早上天没亮,就到院子里的槐树下守着,就为了给你收集这些灵露,跟个孩子似的,说他也不停。”月洛嫣有些嗔怪的看了云辰一眼,对着云洛涯道。

  “咳…反正早上也睡不着,正好找点事做做嘛……”云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而云洛涯听完月洛嫣的话后,再看到云辰那还有些湿漉的头发,心里更是一阵温暖。

  “爹,谢谢你。”

  “云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父子俩不必这样,爹这么做是应该的。好了,快将这灵露喝了吧,然后赶紧吃饭,粥都快凉了。”

  “嗯。”

  早饭后,云洛涯迫不及待地想要钻回房间继续打坐修炼,但云辰却说:“提升修为固然重要,但对于灵技的熟练度掌握情况,往往也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云儿,你刚刚开始重新修炼,切忌急功近利,成为一名强者,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这样,你今天上午演练一下你在灵院修习过的灵技,我来指点你一下。”

  无奈,云洛涯最终只得在院子里练了一上午的枪法与剑法,云辰则是在一旁指点了一上午,后者的阅历不低,毕竟年轻时也是一代俊秀,指点了一上午,倒也让云洛涯受益匪浅。

  好容易熬到了午饭后,云洛涯刚欲回到房间里修炼,恰巧这时楚兮月又一蹦一跳的来找他玩。无奈,出于对后者的喜爱,云洛涯只得舍弃了修炼一下午的想法,陪着楚兮月在房前屋后玩了一个多时辰的捉迷藏。后来小丫头玩累了,躺在院子里的草地上,吵着要云洛涯练功给她看,结果你懂的。

  整整一个白天,云洛涯愣是没有一点回房间修炼的时间,可怜那些支撑聚灵阵运转的灵药的药力却是在不停地流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