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一鼓作气,习血魔诀

  “远古浩劫?…我在灵院藏书阁的古籍上看到过,据传是远古时期,我们灵界遭受到了异域魔族的侵犯,那异域魔族的领头者是头体长几百万丈的绝世凶兽,实力强大至极,无人能敌,最后被灵帝封印在了灵山下,我们灵界才得以重新安宁。这些都是真的吗?灵帝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传说他当时是灵界最强的人,这是真的吗?……”

  对于那些越是古老,越是神秘的事情,人们心中就越是好奇,越是想要知道一切,恨不能亲眼看到。小孩子尤是甚之,云洛涯年近十六,也始终是个孩子,尽管心性沉稳,但心里对于这些事情也很是好奇。所以,此时被暴君挑起了兴趣后,便顾不得继续保持高冷模式了,直接是开启了好奇宝宝模式,对着暴君喋喋不休的问道。

  暴君此时真心是想要狠狠的扇自己两巴掌,丫的,老子没事跟这小子说这些干嘛,他一屁大点的孩子,能知道啥,真是闲得发慌了……

  “你当本皇是说书的吗?”

  暴君被云洛涯问的耳根发痒,不爽的翻了个白眼,道:“本皇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神境强者,在灵界现在几乎已经不存在了,你就别幻想着以后能入神境了,好好想想提升现在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神境强者,现在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几乎……不是非常肯定,那就是说,还有存在的可能性?对不对?”云洛涯一下就发现了暴君话语中的关键处。

  “血魔诀你到底学不学?”暴君的脸上闪过一抹异色。

  “学!”

  云洛涯迅速回道。

  以他现在的处境来看,在知道了爹娘的遭遇后,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是至关重要的事情。但是靠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是肯定不行的,因为自己的年龄毕竟还有点小,阅历、修炼经验之类都太低太低,想要在日后的修炼中稳定提升修为的话,必须得有一个引路之人。

  若是云辰丹田没有被毁,修为尚在的话,以他的出生和见识,倒是可以做引路人。余下的便只有楚石和暴君两人了,前者实力和天赋属中等偏下,也不适合做引路人。所以,云洛涯此时也只有选择暴君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了,虽然后者现在不足以令人完全信任,但毕竟还有求于自己,暂时应该还不会对自己不利。

  至于日后如何,以后的自己可不一定斗不过这一缕残魂……

  “那就赶紧到床上去打坐坐好!”暴君没好气的说道。

  云洛涯依言,鞋也没脱,便到床上盘坐了下来。

  “闭上眼,沉浸心神,抱元守一。”暴君道。

  “嗯?这就开始了吗?不需要背些口诀之类的?”云洛涯有些疑惑道。

  “你来教我?”暴君瞪着眼反问道。

  “咳…还是你教我吧。”

  干咳一声,云洛涯果断不再言语,听话的闭上眼,摒除杂念,沉浸心神,很快便是进入了静心凝神状态。

  见状,暴君有些不爽的哼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暗自点了点头。天赋还真是不错,这么快就进入了静心凝神的状态,嗯,朽木可雕,孺子可教。

  暴君身体飘到云洛涯身前,落至地面,而后右手抬起,食指泛着猩红之光,点在了云洛涯的眉心处,口中同时说道:“运转体内水、火灵气,沿着十二主脉循环九个周天,之后再逆转九个周天,如此反复九次!不要说话,照做就行!”

  听着暴君那不容置否的话,云洛涯有心想要睁开眼问个明白,但想了想,还是按着前者的话照做了。

  体内阴阳诀运转,牵引着灵池里的水火灵气在十二主脉内循环转动着,反复三次后,云洛涯感觉到体内十二主脉周围的血肉隐隐有些发热作痛的迹象;反复六次后,迹象加重,连带着十二主脉也有些疼痛,像是被火烧一样;反复九次后,云洛涯惊呆了,因为他通过内视十二主脉发现,竟然有一些鲜红色的血液渗透进了自己的十二主脉里。

  这些血液进入十二主脉后,疼痛感瞬间暴涨,与之而来的是一种灼热发烫之感,感觉像是要熔化掉筋脉一般,但同时,也令得云洛涯感觉到此时身体里充盈了无穷的力量。

  随着浸入筋脉的血液越来越多,云洛涯体内的十二主脉也渐渐充斥了鲜红色的血液,并被后者慢慢染红与膨胀了起来,那疼痛感也是相应的越来越大,直是痛的云洛涯都快要忍受不了了。

  “嗯~啊~!”

  云洛涯忍不住痛呼出声,只见其此时面色赤红,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头上竟冒着缕缕热气,像是被放进蒸笼里蒸过一般。

  “小子,忍住!运转灵气,将十二主脉里的那些血液挤压凝聚在一起,而后导入丹田,否则的话,等到你的十二主脉被撑爆后,便再无重新修炼的可能了!”

  暴君右指放在云洛涯的眉心,向后者体内慢慢渡着一丝丝的血液,口中同时喝道。

  暴君的声音直入云洛涯的识海,令得后者顿时清醒了过来,顾不得在心里大骂前者的坑爹,云洛涯赶紧调动体内的水火灵气,到十二主脉里去压制那些血液。他可真心是怕发生暴君说的那种情况,要是十二主脉被撑爆的话,自己的修炼生涯绝对就此终结了一半。

  约莫一刻钟后,云洛涯终于是用灵气将十二主脉里的血液压制住了,并一点点的将它们收拢聚集在一条主脉里,最后一鼓作气,全部导入丹田内。

  “轰~!”

  一声轰响,发自云洛涯体内的丹田。

  每个修炼者的丹田都是自成一方天地,云洛涯的丹田亦是如此。

  只见他的丹田像是个小型的星际空间,广阔无边,周围银光点点,空间的中心处有一个蓝红两色的小水池,里面有着蓝色与红色两种液体。这两种色彩不一的液体在水池里各占一半面积,互不干扰,互不侵犯。

  J&酷\》匠》网1正;版46首发k

  小水池便是所谓的灵池,那蓝红两色的液体即是水、火两种属性的天地灵气。

  此时云洛涯的丹田里除了有着这一方灵池外,在灵池的周围还涌动着一些鲜红色的血液,正是之前莫名其妙浸入到云洛涯十二主脉里的那些血液。

  “小子,像当初构筑灵池一样,抽取出一些先天本源灵气,以此为基,再在丹田里构筑出一个血池,将那些血液聚汇在一起!如若不然的话,他们将会不停的吞噬你丹田里的灵气,壮大自己,最后撑爆你的丹田!”

  暴君的声音蓦然响起。

  “我靠!尼玛的,带不带这么坑爹的?”云洛涯心中歇斯底里的大骂道。

  不过,当感受到灵池里的水、火灵气在一点点的流逝时,云洛涯慌了,也顾不得在心里大骂暴君了,连忙凝聚心神,开始抽取先天本源灵气。

  一股莫名的伟力突然降临,只见灵池里的水、火灵气仿佛如有所引般,向着灵池两边退去,渐渐露出中央的池底部分。

  平坦的没有一丝起伏的池底,只有黑与白两种色彩,表面散发着淡淡的萤光,像是玉石一般。

  忽然,光芒变强,有一些黑色与白色的萤光交织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团黑白两色的光团,漂浮在灵池上方。这便是云洛涯的一部分先天本源灵气,只有身具阴阳圣体的人才能凝聚出的黑白两色的阴阳灵气。

  这团先天本源灵气刚一出现,灵池周围涌动着的那些鲜红的血液便渐渐安静了下来,似乎很是惧怕一般。

  云洛涯心神一动,操控着这团先天本源灵气飘到那些血液的上方,而后一下掠入其中。顿时,那些血液沸腾了,像是一锅被煮沸的油,突然被人倒入了一杯水一般,诸多血液滚动跳跃着,慢慢的向着四周扩散,继而又缓缓回拢。

  半个时辰后,丹田里涌动着的血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圆形的血池。血池整体呈鲜红色,池底、池壁皆由那凝固的血液组成。此时血池内没有盛放鲜血、灵气之类的液体,池内空无一物,只见池底上隐约可见到一个魔兽的图案,与一旁的灵池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由于人的丹田是自成一方天地的,所以,尽管云洛涯的丹田里存在着灵池、血池这样的东西,似乎很大,比他本人还大,不过这种大,也仅仅只限于在丹田内。

  须知道,丹田,只在人体的小腹处占了一个很小的空间,丹田内之所以能容纳如此多的东西,皆因为它蕴含着一种莫名的大道。

  “呼~呼~!”

  血池筑成,云洛涯体内再无不适之处,一切恢复如常,故此,还没有得到暴君的允许,他便是直接从静心凝神状态中退了出来。

  只是,刚一恢复正常,云洛涯便感觉全身无力,有种倒头就睡的冲动,忙单手撑在床上,低下头有规律的呼吸着,调整状态。

  “不错,本皇果然没有看错人,竟然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完成了血魔诀入门篇的第一步,比起本皇当年也是不差分毫啊!哈哈!”暴君在一旁满意的笑道。

  闻言,云洛涯没有说话,只抬起头冷冷的盯着暴君看,他此时有种感觉,自己似乎上套了。

  见状,暴君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正了正脸色,道:“血魔诀乃本皇整合前人经验所创,玄奥无比,不是本皇吹嘘,它绝对有资格媲美天级甚至神级功法,因为本皇当年就是靠它达到了半神之境。这血魔诀共分为入门、血灵、魔灵、血魔四篇,分别对应着初识、通明、感悟、破劫四个修炼境界。”

  “入门篇共有三步,分别是筑池、纳血、炼灵。第一步筑池,以血筑池,即用鲜血在丹田内构筑第二灵池,用于日后储存精血,你方才所完成的便是这一步。第二步纳血,吸纳精血,即将人或魔兽体内的精血吸入自己的体内,通过十二主脉,储存到血池内。第三步炼灵,提炼灵气,这一步最为重要,主要是通过运转血魔诀,将血池内的精血里所蕴含的灵气提炼出来,并提炼为无属性灵气,以此来充盈灵池,提升修为。”

  “那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够进入我的十二主脉?似乎不是我体内的血。”心中震惊血魔诀的神奇之余,云洛涯皱着眉头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