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那你知道那黑衣人是谁吗?谁指使他干的?”云洛涯问道。

  “除了我那几个兄长外,我猜不出还能有谁。”

  云辰冷笑了一声,继而脸上浮现出一抹悲凉之色,道:“当年在众兄弟姐妹中,当属我的修炼天赋最高,最得爹的喜爱。爹他曾有意要将府主之位传与我,但我却对那府主之位不感兴趣。可没想到,尽管是这样,我当时还是受到了几位兄长的排挤,他们都想要和我争夺府主之位。本以为当初离开惊云府后,就能摆脱他们之间的争权之战,但是我没有想到,还是有人会落井下石,置我于绝地、死地!”

  “呵呵,为了权力,做臣子的可以弑君夺位,兄弟之间更是可以手足相残。平日里口中笑着叫你弟弟,心里却恨不得你立马就死,这就是所谓的兄弟情义啊!”

  说着,云辰突然兀自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看起来,却满是凄凉与悲哀。

  “爹…这些年,苦了你了。”

  强忍着要流泪的冲动,云洛涯对着云辰柔声道。

  “不!云儿,你说错了。爹不苦,爹一点都不苦。”

  云辰摇了摇头,道:“真正苦的,是你娘啊!”

  “娘?…”

  “你娘她因为体质原因,从便受到家族兄妹的排挤,虽贵为七小姐,但地位比上那些仆人也高不了多少。当年若不是遇到了我,你娘就就要沦为联姻的工具,下嫁给素未谋面的剑宗四公子剑岚做小妾了。当年我与你娘在一起,不仅是你爷爷他与我断绝了父子关系,你娘的爹,也就是你那所谓的外公,也放出话来,与你娘断绝了父女关系。”

  酷H匠x网v}唯一J正版Q,其P他都是盗版b

  “我与你娘在这青河镇隐居的第三年,那时你已经两岁了。那一年,你娘的母亲因为多年思念你娘,未能见面,心生顽疾,最后郁郁而终,与世长辞了。你娘她当初得知这个消息后,哭了一整夜,不停地说她自己不孝,对不起你外婆,枉为人女。我不忍见她伤心,便带着她与尚在襁褓中的你,一起千里迢迢的赶往月澜山水月府,想让你娘她到你外婆的灵位前磕个头,上柱香,尽一下做女儿的孝道。”

  云辰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愤慨之色,道:“但是没想到,当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水月府,说明来意的时候,他们连门都不让你娘进,说她早已不是水月府的人了,水月府的事与她无关,并赶我们走。你娘她当时执意不肯离开,在月澜山山脚下跪了整整三天三夜,滴水未进,想要打动你外公。结果毫无用处,反倒是将她自己给累倒在了山脚下。”

  “最后,就在我和你娘她将要失望而归的时候,以前与你娘感情最好的九弟:月鸿羽,将你外婆的灵牌位偷带到了山下,找到了你娘,让你娘她得以为你外婆上一炷香。那月鸿羽是你最小的一个舅舅,为人还算不错,你从小挂在脖子上的那块长命锁便是他当初送给你的。”

  “砰!”

  “混蛋!好个水月府!竟然如此无情无义!”云洛涯猛的一捶石桌,怒道。

  一想到云辰刚刚说的,月洛嫣得知母亲的死讯后哭了整整一夜,千里迢迢赶到水月府,又被拒之门外,在山脚下跪了整整三天三夜,直至昏倒,云洛涯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几幅画面。

  万籁俱寂的夜晚,月洛嫣趴伏在云辰的怀里放声痛哭,哭泣声哀转久绝,令人听后不禁心中刺痛,潸然泪下。

  一望无际的大地,连绵如长龙的道路上,云辰怀抱着尚在襁褓的自己,搀扶着体质羸弱的月洛嫣在赶路,向着那遥远的水月府慢慢走去。

  月澜山水月府,月洛嫣与云辰被人无情的赶下山,月洛嫣满脸泪痕的跪在山脚下,乞求着让他们能够允许她上山去为母亲上柱香。对方不予理会,她便倔强的长跪不起,三天三夜,滴水未进,直至最后无力的昏倒……

  ……

  云洛涯相信,此时脑海中所浮现出的这些画面,定然是曾经所真真切切的发生过的。只是云洛涯无法想象,月洛嫣,自己的亲生母亲,一个温柔慈爱的如圣母般的羸弱女子,当年,乃至这些年,是如何承受下这些的?云洛涯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这些,这些爹娘曾经遭受的屈辱。

  身为人子,这些屈辱,将来自己定要为爹娘讨回来,让那些曾欺辱过他们的人,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偿还!

  “你们父子俩在聊什么呢?说得这么投入。”月洛嫣的声音忽然响起。

  “娘!”

  云洛涯快速起身,对着月洛嫣叫了一声。

  看着后者嘴角挂着的笑容,不知怎的,云洛涯竟是忽然觉得心中一阵刺痛。娘她总是喜欢将痛苦藏在心里,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娘,来,你坐这边。”

  云洛涯上前,拉住月洛嫣的手,将其拉到云辰身边的一张石凳旁坐下,而后自己走到云辰和月洛嫣身前,面对着两人,忽然双腿一曲,跪了下来。

  “云儿!你这是做什么?”

  见状,云辰与月洛嫣两人一惊,当即从石凳上站起,就要上前将云落雁拉起来。

  “爹娘再上,不孝子云洛涯今日发誓,日后定当刻苦修炼,早日变强,带着你们到惊云府与水月府,讨回这些年来所遭受的屈辱!如若做不到,则枉为人子,天可诛,地可灭,万灵不可容!

  云洛涯抬起右手,中间三指竖起,面色严肃,口中郑重的道。

  “这…辰…你?……”

  闻言,月洛嫣一惊,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云辰。

  “我方才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他了,云儿已经长大了,是时候知道这些了。”云辰看了云洛涯一眼,对着月洛嫣柔声道。

  月洛嫣沉默了片刻,而后快步上前,将云洛涯给拉了起来,道:“云儿,快起来,别这样。当年的事与你无关,你不用将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

  “是啊,云儿,当年的事与你无关,那时你还小,你不用这么自责的。”云辰也忙在一旁说道。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爹娘当年所受的屈辱,我这个做儿子的若是不能为你们讨回的话,那岂不就枉为人子了。”云洛涯一脸坚决的说道:“爹,娘,你们放心吧,我是不会冲动的,孩儿自有分寸。”

  “唉…好吧。”

  见儿子这么坚决,月洛嫣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

  “好了,都别站着了,坐下来吧。”云辰道。

  闻言,三人便重新坐了下来。

  “云儿,你这些年一个人在灵院是怎么生活的?娘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可以讲给娘听听吗?”

  坐下后,月洛嫣为云辰与云洛涯倒了一杯茶,而后对着云洛涯问道,话说到最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些许羞愧之色,当年儿子还这么小,自己便忍心让他独自一人离家,而且一走就是九年,他这些年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唉……

  “嗯,当然可以啦!”

  云洛涯犹豫了下,当看到月洛嫣脸上露出的羞愧之色时,云洛涯知道,后者肯定在心里自责了,于是便点了点头,笑道:“我这些在灵院生活的很好……”

  “当初刚到灵院的时候确实很不熟悉,每天都很想家…在那里,有近一万名和我年龄一样大的孩子,他们的修炼天赋都很高…灵院是个很美的地方,虽然平时导师们很严厉…后来,我遇到了几位好兄弟,云天,云冥,云穹,我们是结拜兄弟……”

  ……

  深夜,天空繁星明晦,明月倾洒着光辉,大地万籁俱寂,唯有清凉的夜风在无声的低吟。

  房中,云洛涯双手枕于脑后,身体斜躺在床上,双目凝视着屋顶,脑中回忆消化着云辰今晚说的话。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还有如此大的背景与辛酸的过往,惊云府、水月府,这两个闻名大陆的蔚然宗府,其内强者无数。现在的自己,能够帮爹娘向他们讨回公道吗?不能。以后的自己呢……

  “呼~!”

  云洛涯长长的呼了口气,而后起身从床上站起,对着房间内说道:“暴君?”

  良久,不见有人回应,云洛涯皱了皱眉头,刚欲再次开口叫唤一声,只见眼前虚空忽然蠕动了一下,随后暴君那红色的灵魂体身影便是凭空出现。

  “考虑清楚了?”

  暴君御空而立,对着云洛涯淡问道。

  “之前的事,你都听到了吧?”

  云洛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嗯。”

  暴君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你爹娘的背景与遭遇倒是很令本皇吃惊,你爹他也算是个重情重义的真汉子,难怪能生出你这么个人中龙凤来。”

  “如果我修炼你的血魔诀,再加上有你的帮助,日后最高能达到什么境界?”云洛涯问道。

  “与本皇一样,半神境的顶尖强者。”

  暴君满脸傲然,有些自负的道:“届时,这灵界之大,除了几处绝对禁域外,你哪都可去得!那区区惊云府与水月府,你若想要覆灭,简直易如反掌。就算是剑宗、刀宗那等传承了近万年而不倒的蔚然大宗,轻易也是不敢招惹与你!”

  “那你当初是怎么陨落的?”

  “本皇当年…若不是…臭小子你找打是不是?”暴君气急,大怒道。

  本皇正说的兴起呢,丫这时候突然揭本皇的伤疤,几个意思啊?

  “咳……”

  云洛涯干咳一声,道:“只是半神境么?那传说中的神境呢?”

  “神境?”

  暴君的脸色凝滞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叹道:“呵呵,你自己也说了,传说中的神境,既是传说中的境界,真假几何呢?”

  看着云洛涯面露不解之色,暴君又道:“自远古浩劫,灵帝以本尊为阵眼,结合灵山布下三灵合一封印大阵,将那时侵犯灵界的绝世凶兽封印镇压于灵山之底后,这灵界自此便少了一种被称为圣灵之气的灵气。”

  “据传,这圣灵之气乃是破劫境巅峰修为者突破至神境所必不可缺的一种灵气,所以,因为圣灵之气的缺失,自远古浩劫后,这灵界从此以后几乎便是再无神境强者存在了。半神之境,就是巅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