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云洛涯家后,岩峰等人便径自离开了,路上,岩峰对着那名先前制止他动手教训云洛涯的中年男子问道:“七叔,刚刚你为什么不让我动手教训那小子?”

  中年男子名叫陈七,实力不弱,一名地级武者,是岩峰的贴身护卫。

  “少团长,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调查与三团长身死有关的线索,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便没有再逗留的必要了。而且早上临行前,二团长亲口吩咐过,让我监督少团长你,尽量不要惹事,最近青河镇有些不太平,似乎有人在针对我们青岩猎魔团。”陈七如实说道。

  “爹他也真是的,怕什么,在这青河镇还有人敢惹我们青岩猎魔团么,不想活了吧!”

  闻言,岩峰先是不满的发了两句牢骚,而后又道:“七叔,我看那云洛涯也不过如此,还什么进入过灵院修炼的天才,也就一废物罢了,我就算是把他给杀了,又能怎样?你刚刚不应该阻拦我的。”

  “少团长,你千万不要轻视这云洛涯,他可不简单。我刚刚感受他的修为,体内虽然有灵气波动,但是很微弱,境界似乎才是初识境一阶初期,像是刚刚开始修炼的样子。”陈七忙说道。

  “什么!?他才是一阶初期的修为?”岩峰惊道。

  他本以为云洛涯的境界应该是与自己相仿的,所以才能和自己僵持十数个回合,但没想到,后者竟然才是一阶初期的修为。

  这,怎能不让岩峰吃惊?

  若是他的修为和自己一样呢?……岩峰已经不敢想了。

  “嗯,应该没错。”陈七点了点头。

  “那三叔会不会是他杀的?”岩峰问道。

  “这个应该不会,他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而且根据三团长他尸体上的伤势来看,杀他的人实力应该很强,手段也极其凶残,不像是一个孩子能做得出来的。”

  ……

  云家院内,岩峰等人走后,月洛嫣几女便是立即簇拥至云洛涯身旁,询问其伤势如何之类,后者连连告安,但架不住几女的关心,无奈之下,只得盘坐于院内槐树下打坐疗伤,方是让几女暂时放心了下来。

  “嫣儿!”

  云洛涯刚坐下疗伤没多久,院外便传来了云辰急切的呼喊声,话音未落,只见其身影已是从门外冲了进来,身后跟着的还有楚石。

  “辰!”

  正站在院子里一脸忧色的看着云洛涯打坐疗伤的月洛嫣,听到云辰的声音,立即转头看向了门口。

  “嫣儿,你怎么样?没事吧?”

  云辰快步来至月洛嫣身旁,一边打量着后者,口中一边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呀,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月洛嫣有些疑惑道“我和小石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青岩猎魔团的人从门口走过,像是从我们家里走出去的,我担心你有事,所以就赶紧跑了回来。对了,他们有没有来过家里?”云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他们方才确实来过家里。”月洛嫣点了点头道。

  “他们来干什么的?嫣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云辰忙问道。

  青岩猎魔团在青河镇的名声,比上独眼他们那些自由佣兵还要差,成员大都蛮横无礼,嚣张跋扈,故此,由不得云辰不紧张月洛嫣的安危。

  “辰,我没事,你放心吧。”

  感受到云辰对自己的关心,饶是两人已经成亲十几年了,月洛嫣的心中依旧是感到十分温暖。柔声向云辰告了声安,让其安心,而后又开口道:“青岩猎魔团的三团长岩沙两天前被人杀了,岩峰刚刚带人来是想要打听一些线索。”

  说完,月洛嫣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了正在疗伤的云洛涯的身上,她心里总隐约有种感觉,岩沙的死,可能和自己的儿子有关。因为那日岩沙非礼自己,被云洛涯打伤,又被手下带走后,后者随后也跟了出去,很晚才回家,而且当时身上还带了伤,巧合的是,岩沙就是那天晚上死掉的。

  “活该!这种人渣,死不足惜!死得好!”

  岩沙生前的名声很差,云辰听完月洛嫣的话后,顿时拍手称快,而后又道:“对了,他们之前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这倒没有,就是云儿和岩峰动了手,被打伤了。”

  说完,月洛嫣有些担忧的看向了云洛涯。

  “什么!?云儿他受伤了?”

  云辰惊道,顺着月洛嫣的目光看去,方是才注意到云洛涯一直坐在一旁的槐树下疗伤。

  “你小声点,云儿他在疗伤呢。”月洛嫣提醒道。

  “哦,好的,我知道……什么!?云儿他在疗伤?”云辰先是点头,随后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是一声惊叫。

  打坐疗伤,这可是只有修炼的人才可以做到的,难道云儿他……云辰已经不敢想了。

  “是啊,云儿他好像重新修炼了……”月洛嫣有些不确信的说道。

  嗡!

  瞬间,云辰只觉得天空一道惊雷,震得他双耳一阵嗡鸣,连身体都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云儿他,竟然…真的……

  这时,云洛涯从疗伤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站起了身。

  “云儿,你怎么样了?”

  月洛嫣快步上前,关切的问道。

  “娘,放心吧,我没事了,好多了。”云洛涯轻声道。

  “云儿,你…你……”

  云辰想要开口询问云洛涯是否真的已经重新修炼了,可是话到嘴边,竟是如何也说不出来。最后,狠狠咽了口唾沫,湿润了下有些干燥的喉咙后,终于是将话完整的说了出来:“你真的重新开始修炼了吗?”

  “嗯。”

  ●*酷匠网^C首P发#

  看着云辰脸上那满是企盼的神情,云洛涯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

  见到云洛涯点头,云辰的脸上先是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继而又涌现出了浓浓的喜色,最后直接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放声大笑了起来。

  自从半年前云洛涯因触犯院规,被灵院的执法导师送回家中,自散修为,并扬言不再修炼以来,云辰多少次想要让其不要放弃,重新振作。以他所拥有的得天独厚的修炼体质,哪怕是没有灵院学员的身份,日后也必能成就一番伟业。

  但云洛涯始终不为所动,并因此与云辰争吵了很多次,还离家出走了几次,父子间的感情也因此出现了越来越大的隔阂。

  这,曾让云辰这个坚韧不屈的大丈夫,很多次深夜独自一人流泪。

  云洛涯因触犯院规,被逐出灵院,陷入心境大关,一时气馁,无心修炼。

  这个,身为父亲的云辰岂能不理解儿子的苦衷,他也想让云洛涯暂时放松一阵子,调整心境。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怕儿子小,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从而以后一蹶不振。所以,便只能一直不停地狠心鞭策、督促他,希望能够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但没想到,却是适得其反。

  这些日子以来,父子间关系淡薄,形同路人,云辰心里也曾后悔过自己当时的做法,但心里却依然还始终希望云洛涯能够振作起来,重新修炼,变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为他,为月洛嫣,向那些人讨回曾经的羞辱与不公!

  “云儿,你真的重新开始修炼了吗?这可真是太好了,以你的天赋,应该很快便是能够超越我,成为一名强者了。”楚石在一旁激动的说道。

  云洛涯的体质,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对于云洛涯重新修炼后的前景也是充满了信心。

  而云洛涯,看到云辰脸上露出的那许久都是未曾出现的发自内心的欣喜笑容后,不知怎的,心里竟是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大哥,云儿他终于决定重新修炼了,这可是件大喜事啊!今天中午我陪你好好喝一杯!”楚石对着云辰大笑道。

  “大哥他身上还有伤呢,不能喝酒。”叶兰香对着楚石嗔道。

  “呃,对哦,我怎么给忘了,瞧我这记性,嘿嘿。”楚石摸了摸头,嘿嘿笑道。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弟妹你不用担心。”

  云辰此时心情也是极好,对着叶兰香摆了摆手,而后又对着月洛嫣道:“嫣儿,你今天中午多烧点菜,我要和小石好好的喝一杯。哈哈!……”

  “嗯,我知道。”月洛嫣点头应道。

  虽然心中也有些担心喝酒会影响云辰身上的伤势,但当看到后者脸上那久违的笑容时,月洛嫣还是做到了一名妻子该做的事情,默默的支持云辰,只要他高兴便好。

  月洛嫣与叶兰香两位仙子般的贤妻良母一起下厨做菜,云辰与楚石这两个结拜兄弟则是坐在庭院内侃侃而谈,至于云洛涯与楚兮月这两个青梅竹马,则是一起在院内小溪里的水车旁玩耍。

  不大的小院,一时间倒是充满了生气与幸福的味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饭桌上摆着七道荤素搭配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取齐乐融融之意。吃饭的时候倒也真是一片齐乐融融之景,云辰和楚石频频举杯,开怀畅饮,月洛嫣与叶兰香两女则是一边叮嘱各自的相公少喝点,一边为云洛涯和楚兮月这两个孩子频频夹菜,贤妻良母的气质尽显无遗。

  午饭后,楚石喝的酩酊大醉,云辰便让云洛涯陪同叶兰香、楚兮月两女将其送回家中。待至云洛涯回到家后,帮着月洛嫣一起收拾了家务后,便是被云辰单独叫进了房中。

  “爹。”

  云洛涯推开云辰与月洛嫣卧室的房门,对着房间内的云辰叫道。

  “云儿,来,这个戒指给你。”

  云辰摊开手掌,对着云洛涯笑道。

  云洛涯低头将目光落在云辰张开的右手上,只见后者的右手掌心正躺着一枚蓝晶戒指。云洛涯犹豫了下,上前伸手接过戒指,随后将目光落到了云辰的脸上,等待着后者的解释。

  “这里面装的是一些这些年我和你楚叔叔进山时采的灵药,保存的都比较完整,而且都是与你先天灵气属性相符的水、火属性的,对你现在的修炼多少有点帮助,就是品阶有点低,多是些二阶的下等灵药。爹身上没用修为,普通人一个,能给予你的资源不多,只有这些,待至你日后修为提升了,需要资源的时候便只能靠你自己去找寻了。”云辰说完,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处些许愧疚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