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级,体内灵气循环六十四周天以上,八十一周天以下。能达到这类层次的修灵者,一般都能成大器,日后有着问鼎破劫境的资格,统称为天级武者。

  低级,体内灵气循环四十九周天以上,六十四周天以下。这类层次的修灵者,普遍是一些资质中等或偏上的人,成不了一方霸主,宗门巨头,多事小势力的首领,宗门长老之类,属社会中流砥柱。这类修灵者,统称为地级武者。

  人级,体内灵气循环四十九周天以下。一般灵气修为达到这种层次的修灵者,不是庸才就是废材,或是蠢材、阿斗之类,资质低下,在修炼一途难成大器,修为至高感悟境。不过,有些人虽然修炼天赋不高,但智力却是超绝,在仕途或是商业方面有着一番成就,依旧可以步入社会的上层,统帅着一批实力高强的武者。一般灵气修为处于这种层次的修灵者,统称为人级武者。

  之所以以体内灵气循环的周天数来划分修灵者的等级,也是有依据的。

  因为,炼灵的过程,是由简入难,越来越难的。随着灵气在筋脉内循环的周天数越来越多,其体积被压缩的越来越小,所蕴含的能量越来越大,对筋脉所造成的挤压力也就越来越强。

  举个例子,三名同境界的武者,天、地、人三类各一名,从每名武者体内取一滴灵气液滴,测试其威力大小。天级武者体内的一滴灵气可以炸毁一座山峰,,地级武者的可以炸毁一座宅院,人级武者的可以炸毁一个瓷碗。

  差距,就是这么大。

  在天级武者八十一周天的灵气循环周天数之上,还存在着更恐怖的存在,这类人,无一不是天资卓绝的人中龙凤,天才、鬼才、妖孽、天地宠儿。

  修灵第五步,蓄灵。

  继炼灵之后,将淬炼好的灵气运转至天门穴,而后自上而下,直接灌入丹田内开辟出的用于储存灵气的地方,不停的积蓄,直至饱满,等待契机来临之时,全力突破境界。

  且说云洛涯盘坐后进入修炼状态,欲将青河镇周围天地间所蕴含的五行灵气的量与在灵院时相比较,心中为何会狠狠震惊?

  因为,在打坐修炼半个时辰之后,云洛涯发现,周围天地间所蕴含的五行灵气的量,竟还不如灵院的百分之一。

  云洛涯身具阴阳圣体,乃是灵界那传说中的圣灵之体下的第一圣体。平时的修炼速度是常人的十数倍,加之有阴阳诀这种为其阴阳圣体所量身打造的基础修灵功法,修炼时可同时吸纳水、火两种灵气,速度更是又快上常人十数倍,只是需要的灵气量比常人更多。

  原本,在灵院修炼时,云洛涯若是想要将丹田内的灵池填满,平时至多打坐半个时辰便可以了。而此时,云洛涯已经盘坐在这岩石上打坐半个多时辰了,但所吸纳入丹田内的灵气,却是连灵池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蓄满。

  灵池,亦称灵源,修灵者在丹田内开辟出的用于储存灵气的地方,可伴随着日后境界的提升,使其一步步进化。

  一般而言,灵界修灵者们丹田内的灵源共分为五个不同的层次,从低到高依次是:灵池、灵潭、灵泉、灵渊、灵海,分别对应初识、通明、感悟、破劫、入神五个修为境界。

  如此之大的差距,怎能不让他心惊?

  “呼~!”

  云洛涯睁开眼,吐了口浊气,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

  最j新M5章ss节上酷yq匠网{‘

  “血魔诀,正邪,本心…难道,真的要试试吗?……”

  云洛涯转身,眺望着天边的浩渺之景,目光一片深邃。

  一阵清风徐来,拂过其俊逸的脸庞,几缕鬓发飘飞,衣带亦是随风漫舞,笔直挺拔的身形,如画中公子般。

  “云哥哥!”

  怅然间,耳边忽然传来楚兮月恬美的声音,云洛涯转过头,发现前者正俏生生的站在身后不远处看着自己。

  一袭贴身的粉色罗裙,衬得其纤柔的身形更显细直小巧,精致的发饰上,缠着几条纤细的粉色丝带,透着些活泼之气。清纯可人的脸上,秀眉大眼,精致琼鼻,嘴角一抹如琼花般的笑容,略显青涩稚嫩。

  “笑得这么开心,又打扮的这么漂亮,月儿,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

  收敛掉心中沉闷的情绪,云洛涯转而换上一副轻松愉快的笑容,对着楚兮月笑问道。

  由于心中对眼前这个清纯动人的邻家小妹妹甚是疼爱,所以,在楚兮月面前,云洛涯很少会露出负面情绪,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愁苦沉闷的情绪影响到她的心情。

  “云哥哥,你怎么知道?”楚兮月惊讶的问道。

  “哥哥我可会算命的,轻松一算,就什么都知道啦!”

  见到楚兮月的可爱模样,云洛涯突然想要逗一逗她,于是便故作高深的说道。

  “骗人!哼!我才不信呢!”

  楚兮月虽然单纯,但也不是那种一块糖果便能骗走的小女孩,听完云洛涯的话后,当即便小嘴一噘,表示不信。但随即,眼珠滴溜一转,又道:“云哥哥,你要是真会算命的话,有本事就算一下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呀!”

  “这还不简单,看哥哥我算给你看。”

  云洛涯轻松的说道,随即右手摸着下巴,打量着楚兮月,脸上一副思索之色。

  “嗯…我算出来了!”

  片刻之后,云洛涯面露恍然之色,惊喜的说道。

  “云哥哥,你算出什么了?”

  楚兮月忙追问道,满脸的好奇,看样子是已经相信云洛涯说的会算命的话了。

  “换上了新衣服,又打扮的这么漂亮,一定是香姨她今天要给你找相公了,所以月儿你才会笑得这么开心!对不对?哈哈哈!……”

  云洛涯一脸严肃的说道,说完,看着楚兮月那呆愣的表情,竟是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

  “云哥哥,你真讨厌!居然欺负我!云哥哥,你坏死了!”

  看着捧腹大笑的云洛涯,楚兮月愣了一会儿后,方是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前者给戏耍了,当即俏脸一怒,虎着脸,张牙舞爪的向着云洛涯扑去。

  由于山坡上地形坑洼起伏,云洛涯怕楚兮月会摔倒受伤,便没有躲闪,于是就被后者给扑到了。

  “臭哥哥,坏哥哥!居然欺负我!讨厌,讨厌,大坏蛋,你才要去找相公呢!”

  楚兮月来到云洛涯身前,挥起一对小粉拳,雨点般落在云洛涯的胸膛上,一边打,口中还一边生气的碎碎念着。不过,看那样子,倒像是撒娇的意味居多,直让人看后不免有些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哥哥错了,哥哥不应该欺负月儿的,月儿乖,不生气了啊!”云洛涯举手投降道。

  “那你下次还敢不敢了?”楚兮月虎着脸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云洛涯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咯咯咯…,笨哥哥!”

  看着云洛涯摇头的样子,楚兮月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云哥哥,你看我这条裙子漂亮吗?”

  楚兮月后退了两步,对着云洛涯问道。

  “嗯,漂亮,漂亮!月儿穿什么都漂亮!”

  云洛涯打量着楚兮月,口中由衷的赞道。

  “嘻嘻!这可是娘亲亲手为我做的呢,昨天晚上刚做好。”楚兮月炫耀似的说道。

  “什么?香姨她居然这么偏心,给你做裙子,都不给我做衣服。不行,我一定要让她也帮我做一件衣服!”云洛涯孩子气的道。

  “嘻嘻,笨哥哥!”

  楚兮月嘻嘻的笑着,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状,笑声清脆如山间流水,甜美如林间黄莺。

  “云哥哥,看我转圈给你看!”

  楚兮月向后小跑了几步,对着云洛涯甜甜一笑,而后便开始转动着身体。

  只见其踩着舞步,脚尖略微欠起,纤柔的身体悠然旋转,粉色的罗裙随着其身体的转动,也一起飘摆了起来。两袖间的粉色衣带亦是在半空漫舞,像极了仙女们手中舞动的绫罗绸缎。

  云洛涯不禁看得有些痴了。

  “云哥哥,好看吗?”

  “好看!”

  “啊——!”

  突然,楚兮月惊叫了一声,悠然旋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一侧的地面倒去,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原来是刚刚转圈的时候,脚下不小心踩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

  “月儿!”

  云洛涯眼疾手快,身子瞬间掠出,抢在楚兮月的身体落地之前,拦腰将其抱住。

  云洛涯一手托着楚兮月的后背,一手置于其腰间,楚兮月双臂环抱着云洛涯的脖颈,四目相对,看着后者那泛着红晕的绝美脸蛋,樱桃般的红润小嘴,云洛涯不禁有些着迷了。

  ……

  山坡下,云洛涯背着楚兮月缓步向着家里走去,后者环抱着他的脖子,安静的趴在其不算宽阔的后背上,嘴角挂着一抹甜甜的笑。

  之前楚兮月在山坡上扭伤了脚,行走不便,云洛涯担心她再扭伤,无奈之下,只得背着她回家。

  “月儿,该减肥喽,哥哥都快背不动你了。”

  由于先前在山坡上和楚兮月嬉闹了一会儿,云洛涯心情大好,此时倒也有心思逗她玩了。

  “才没有呢!”

  闻言,楚兮月登时直起身子,不高兴的说道:“云哥哥,人家哪里胖了?平时在家吃饭的时候娘亲都让我多吃点呢!”

  “啊!?都这么沉了,还吃啊!再吃不就成猪了吗?”云洛涯“震惊”的说道。

  楚兮月沉默了一会,而后小声说道:“云哥哥,我真的很重吗?”

  “当然啦!要不然我怎么会觉得沉呢。”

  云洛涯还没察觉到楚兮月的异常,想也不想的脱口说道。

  “那……那我以后每天就吃一碗饭,这样就不会沉了。”

  令人听后不由心中一痛的柔弱之声。

  “嗯…嗯?月儿你怎么了?”

  云洛涯先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而后终于是察觉到楚兮月语气的异常,忙停下步伐,转过头看向后面。

  只见,楚兮月贝齿紧咬,双目泛红,眼眶里隐约流转着几滴晶莹,一副楚楚可怜之态。

  见状,云洛涯顿时慌了,心中暗道不妙,这妮子肯定是将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