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可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步错,步步错!从你为了一己之怒,决心要杀掉他们的时候,你就错了!你,就是邪!”暴君双目紧盯着云洛涯,厉声道。

  “你胡说!他们都该死!我没有错!”云洛涯有些情绪失控的叫道。

  “世人皆该死!他们该死,我也该死,你更该死!冥冥天道,人命由天,自有定数,但你却因为一己之怒,强行干预他人的命运,触犯天道,与天道作对,所以你更该死!”暴君寸步不让的说道。

  “你他妈放屁!该死的是你!”

  云洛涯怒吼一声,双目赤红,猛的上前一拳轰向暴君,暴君没有躲闪,但云洛涯挥出的右拳却是没能落在其身上,而是直接从后者的身体上穿透了过去。

  “云儿,你怎么了?没事吧?”

  云洛涯与暴君激烈的争吵,终于是将月洛嫣和云辰给惊醒了,门外传来了月洛嫣关切的询问声。

  闻言,刚欲开口说话的暴君连忙止住了嘴,看了云洛涯一眼,而后身子一转,一手拎着酒壶,从窗口飘飞了出去。

  屋外,白雾朦胧,天色渐明。

  “娘,我没事。”

  快速的整理了下情绪,云洛涯语气平静的对着房门外说道。

  “云儿,你起来将门打开,让娘进去看一下。”月洛嫣不放心的说道。

  吱!

  知道见不到自己,月洛嫣是绝对不会放心的,无奈,云洛涯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房门。

  “云儿,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你有没有事啊?”

  房门刚一打开,站在门外焦急等待的月洛嫣便是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云洛涯的手,满脸担忧的问道,直令得云洛涯心中一暖。

  云辰也站在门外,不过却是没有开口说话,但看向云洛涯的目光中也是充满了关切。

  “娘,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不过是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

  云洛涯抽出左手,轻轻拍了拍月洛嫣的手背,尽量让后者安心。

  “云儿,你这两天怎么总做噩梦,是不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月洛嫣关切的问道。

  “没有啊,可能是晚上没有睡好导致的吧。娘,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云洛涯嘴角强挤出一抹笑容道。

  “真的吗?”月洛嫣有些不信。

  “嗯。”

  云洛涯点头。

  “好吧,那娘今天上午让你爹去镇上抓副安神药回来,熬汤给你喝。”

  月洛嫣脸色渐渐舒缓,随后转过头对着云辰道:“辰,你上午和小石一起去镇上的医馆为云儿抓副安神药回来吧。”

  “嗯。”

  云辰看了云洛涯一眼,默默点头。

  “娘,我出去透透气,早饭就不吃了。”

  收回被月洛嫣紧握着的手,云洛涯轻声说了一句,而后便径自出门,向着屋外走去。

  ……

  初阳渐起,光辉照地。

  青云村内,鸡犬之声相闻,房屋上方,道道炊烟,袅袅升起。

  新的一天,开始了。

  云洛涯迈着缓重的步伐,低着头,脸上有着浓浓的思索之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酷匠网首M发

  不知不觉,来到了家门外的山坡上。云洛涯停下身子,在原地驻足了片刻。没有像往常一样到岩石旁坐下,而是径直走到了山坡上的一颗树下,倚靠着树干,凝视着山坡下青云村的晨景。

  “在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正与邪,更没有什么正派功法与邪派功法之分。纵观这灵界历史长河,但凡能够自创灵技功法的人,哪个不是有着惊世绝艳之才?灵技功法创立之初,目的皆是为了提升修炼者的实力,本无正邪之分,之所以被冠上正邪之名,皆取决于修炼者的本心。”

  怅然间,暴君的身影忽然自一旁出现,有些虚幻的红色身影,浮空而立,好似幽灵般。

  云洛涯偏过头看了暴君一眼,没有理睬他,继而便又将头转回去,重新将目光落在了山坡下的村庄。

  见状,暴君似是知道云洛涯会无视自己一般,也没有恼火,而是负手向前飘飞了几步,口中悠然说道:“同样的一种灵技,一部功法,若是被光明磊落之人习得,以此来造福苍生,那便是物得其所,物尽其用,便是正;反之,若是被心术不正之人习得,从而为祸世人,那便是为虎添翼,为虎作伥,便是邪。”

  暴君顿了一下,又道:“剑,素来被人称为百兵之君,善使者不计其数,每天死于剑下者,没有数万,也有数千,所造成的杀戮,令人发指。但为何却没有被世人冠以邪兵之名?因为它,能杀人,亦能救人。好人用它来惩恶扬善,匡救世人;坏人用它来助纣为虐,屠戮苍生。究竟是百兵之君,还是杀人邪兵,这一切,皆取决于持剑者的本心。”

  说到这,暴君转过身,看着云洛涯,道:“本皇所修炼的血魔诀亦是如此,功法本身并无正邪之分,只有人心才有善恶之别。”

  “那你认为,你,是正是邪?是善是恶?”

  云洛涯将目光落至暴君身上,开口问道。

  “本皇从不认为自己是正直善良之辈,但也绝非至邪大恶之人。”

  暴君面色淡然,道:“为兄弟,为知己,本皇可以屠灭一个宗门而不皱一下眉头。但同样,若是见到有何不公不正之事,不忠不义之人,本皇亦能毫不犹豫的替天行道,杀该杀之人。不过,这也仅仅只限于本皇不经意间所看到的,出现在本皇眼前的,本皇才会出手。至于那些本皇见不到的,隐于这世间各个角落的不公之事,不义之人,本皇是绝不会主动去寻找的,因为本皇没有匡正天下,造福苍生的情怀。”

  “你所修炼的血魔诀,被多少人修炼过,造成了多少无妄的杀戮?“云洛涯问道。

  “血魔诀乃本皇整合前人经验,自创而成,从创成至今,只本皇一人修炼过,至于所造成的无妄的杀戮……呵呵,本皇一生,杀的人太多了,有仇人,有敌人,有好人,有坏人,已经记不清了,也不知道哪些是有妄,哪些是无妄。”暴君笑了笑,有些感叹道。

  闻言,云洛涯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暴君亦是没有开口。

  一时间,山坡上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这青河镇,太小,太过偏僻,天地间所蕴含的五行灵气也太过稀薄,资源匮乏。以你的体质,若是长期在此修炼,不仅进境缓慢,而且成就也不会太高,最终能不能突破通明境都是个未知数。本皇的血魔诀,可以弥补你修炼速度上的不足,待至你日后境界提升,更是有着诸多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云洛涯抬起头,面露犹豫之色,片刻后,似是想要开口拒绝,这时暴君又抢先一步开口道:“你先别急着拒绝。云洛涯,方才本皇已经说得很明确了,功法本身并无正邪之分,只有人心才有善恶之别,一切取决于本心。倘若你心怀正义,一心向善,血魔诀在你手上便是正,反之,则是邪。你为何不敢一试,莫不是你本心不定,怕自己坠入魔道?”

  “我……考虑考虑。”

  云洛涯犹豫了下,终是没有开口拒绝。

  “好,本皇也不强迫你,希望今晚,你能给本皇一个答复。”

  暴君点了点头,随后便径自向着山坡后方,连接山脉的地方飘飞而去,就在其身影快要没入林中的时候,又转过头说了一句,后便径自离去了。

  “如今你也打算重新修炼了,正好可以在此打坐修炼一番,感受一下这周围天地间五行灵气的浓郁度。”

  暴君走后,过了一会儿,云洛涯来到山坡边往常自己盘坐的岩石旁坐下,沐浴着渐暖的旭日光辉,眺望着远处连绵如长龙般的青葱山脉,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怅然之色,目中也有着一丝迷茫。

  “唉……”

  良久,云洛涯忽然叹息了一声,而后双腿交叠,盘坐在岩石上,双手分置于两膝之上,双目随之闭合,俨然一副打坐修炼之态。

  既然决定重新修炼了,云洛涯也想好好感受一下这青河镇天地间所蕴含的五行灵气的量,与在灵院时相比,相差多少。

  这不比还好,一比,着实是令得云洛涯的心里狠狠震惊了一下。

  随着云洛涯运转阴阳诀,开始吸纳周围天地间的水火两种灵气入体,只见其周身虚空便是隐约浮现出了氤氲的红蓝两色的气体。红色的为五行属火的火灵气,蓝色的为五行属水的水灵气。

  灵界自诞生以来,天地间便充斥着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的五行灵气,哺育温养着灵界众生。太古时期的大能者们,凭借着无上的智慧,发现可以利用体内先天之气的循环所产生的莫名伟力,来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入体,以此增强自己。

  从此便拉开了繁华灵界的序幕,后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方法渐渐被世人衍生为了功法。

  吸纳灵气的过程大致可分为五步:聚灵、引灵、顺灵、炼灵、蓄灵,聚灵,即运转体内先天之气,产生一种莫名的伟力,从而将周遭天地间与修灵者先天本源灵气属性相符的灵气聚集到周身,以供吸纳。

  引灵,则是将聚在周身的灵气引入体内大小筋脉与四肢百骸之中。

  顺灵,顺导灵气,主要是沉浸心神,将引入体内各处的灵气理顺,导入已开发的奇经八脉与各大主脉,使之在筋脉内循环。

  炼灵,此为第四步,这一步至关重要,尤其是看重修灵者的天赋和毅力。而且,炼灵层次的高低,往往直接影响到修灵者的实力和日后的至高成就。炼灵,淬炼灵气,将顺导入体内的筋脉的灵气不停地在筋脉里循环周天,淬炼压缩,使灵气中蕴含的能量紧密的融汇在一起,从而具有强大的威力。

  由于修灵者天赋与筋脉强度,以及意志力之类因素的不同,导致灵气在筋脉内循环的周天数亦是不同,所凝聚的能量也有高低之分,故此一般将炼灵划分为天、地、人三个层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