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坦明身份,正邪之辩

  凌晨,晨夜交替之际,天刚蒙蒙亮,雾气开始在大地蔓延。

  青云村云家院内,一道黑衣人影跃过院子边的小溪,进入到院子里,而后悄声来到一扇开着的窗户旁,翻身进入房间内。正是归来的云洛涯。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了吧?”

  房间内,云洛涯一袭黑衣,面容淡漠的对着一旁正拿着酒壶喝酒的暴君问道。

  “你对本皇的身份就这么感兴趣吗?甚至都超过了心中对本皇凶残的杀人方式的好奇?”暴君停止了饮酒,偏过头,饶有兴致的对着云洛涯问道。

  之前在小镇上帮云洛涯杀完人之后,暴君便将身体的掌控权重新交给了云洛涯,他本以为后者在获得身体的掌控权后,首先要做的事便是询问自己为何杀人的方式会这么残忍。

  毕竟,杀完人后,将其体内精血抽干,此等做法,在常人眼里看来是极不受待见的。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和魔兽杀完人后吃人的做法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让暴君没想到的是,云洛涯重新掌控了身体之后,压根就没有向自己询问的意思,直接是回到了先前买消息的夜摊。按照约定,买了几坛烈酒给自己,随后便马不停蹄的向家里赶去,一路上都是没有问自己任何问题。直是让暴君在心里不停的感叹:此子之心性,绝非常人可比啊!

  “知道了你的身份后,自然也就明白了你的杀人方式。”云洛涯淡淡的说道。

  “本皇怕说出来之后把你给吓着。”暴君脸上挂着一抹傲然之色。

  “切!”

  “怎么?不信?”

  暴君眉毛一挑,问道。

  云洛涯没有说话,但从他看向暴君的那充满嫌弃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于暴君所说的说出身份后会吓尿自己的话,他是一点也不相信的。

  “臭小子,听好了!”

  暴君挺了挺胸膛,满脸傲然的说道:“本皇乃上古三大天皇——战天魔皇暴君是也!”

  “没听说过。”

  “什么!?”

  暴君惊叫了一声,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云洛涯,道:“你再说一遍!”

  “不认识。”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你……”

  暴君气急,指着云洛涯,一时半会竟说不出话来。

  “岂有此理!本皇堂堂上古三大天皇之一,半神境的顶尖强者,血魔殿第一任殿主。纵横灵界八方,笑傲宇内苍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暴君怒道。

  “上古?”

  云洛涯面露惊疑之色,随即冷笑了一声,道:“关于上古时期的事情,我只听说过上古仙灵大战和上古五大天尊,这些都是有史料记载的。至于你说的那什么上古三大天皇,听都没听说过,估计也就是你自己胡诌的。”

  “况且,就算你说的那上古三大天皇真的存在,你也真是其中之一,半神境的强者,可现在都什么时期了,中古纪元一千年,距离上古时期都过去一千年了,就连五大天尊他们都陨落了,你怎么可能还活到现在?”

  “还有你说的那血魔殿,在这灵源大陆,以殿为字号的势力有很多,闻名整个大陆的就有三十六殿,可惜人家的殿名都是以‘天’字为开头,天知道你那血魔殿是哪个不入流的小势力。”

  “混蛋!胆敢羞辱本皇的血魔殿!”

  暴君怒喝一声,满脸怒容的看向云洛涯,双目猩红,有种嗜血的光芒在闪动,好不恐怖骇人。

  云洛涯被暴君这突然的反常之态吓了一跳,一时不敢说话,待至过了片刻,反应过来了之后,又毫然不惧的迎着暴君那猩红的目光,道:“怎么?被我说中了,气急了吗?

  闻言,暴君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和云洛涯对视着。

  “罢了,罢了。”

  良久,暴君率先收回目光,神色恢复如常,颓然的摇了摇头,道:“本皇也不与你计较这些,待至日后你长见识了,知道的多了,自然也就知道本皇所言非虚了。”

  “切!”

  云洛涯头一偏,冷哼一声,俊逸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见状,暴君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尼玛!臭小子,你个井底之蛙!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本皇的名讳!什么狗屁的上古三大天尊!呸!不过就是儒道钧、流炎离他们五个手下败将罢了,本皇当年名满灵界的时候,他们五个连给本皇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什么狗屁的史料,哪个混账王八蛋整理编写的野史,竟然不将本皇写入其中,简直混账至极!

  暴君深吸了口气,道:“本皇今晚已经帮你杀了那三个人了,方才也告知了你我的身份,你需要本皇做的事情,本皇现在都已经做了。”

  “你需要我做的事情,以我现在的实力可什么也做不到。”云洛涯看了暴君一眼,淡淡的说道。

  “这个本皇自然知道。”

  暴君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有本皇指点你,再加上你这百年难得一现的阴阳圣体,日后定然能问鼎半神之境,踏入这灵界顶尖强者的行列!”

  “不过……”

  说到这,暴君顿了一下,道:“一个人天生所具有的天赋,并不能完全决定其日后所取得的成就,半路夭折的天才俊杰多了去了。要成为最强者,除了需要天赋之外,还要有资源,大量的资源。天赋越高的人,在修炼一途,所需要的资源也就越多。”

  “你天赋绝佳,身具阴阳圣体,水火共修,修炼时所吸纳的灵气量是常人的数倍,并且,随着日后你境界的提升,对灵气的需求量只会越来越多。而以你的家境,除非是你加入别的势力,每月领取一点灵晶修炼,否则的话,在日后的修炼中定然会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

  “不是还有你呢么?”

  云洛涯没有否认暴君说的话,而是把问题丢给了后者。

  “本皇如今实力跌损严重,日后想要恢复到巅峰时期,还需要有大量的资源,所以,能给予你的资源并不多,至多能够支撑你修炼到通明境巅峰,之后便只能传授你一些灵技和天道感悟之类,至于修炼所需的资源,便只能靠你自己去获取了。”暴君说道。

  “你想怎样?”

  云洛涯可不相信暴君会平白无故的跟自己说这么一大堆废话,他说这么多,定然是有目的的,所以,云洛涯便直接开口问了。

  “所谓修炼资源,除却灵技、丹药和兵器三者外,余下的,无非就是两个字:灵气。有了修炼天赋后,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吸纳,便是能够稳步提升修为。你虽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供你使用,提升体内的灵气修为,但却是可以借助功法,加快体内灵气的吸纳速度。”

  暴君先是不紧不慢的卖了个关子,而后又道:“本皇可以传授你一部修炼功法,助你加快提升丹田内灵气的增长速度,以弥补你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所带来的不足。”

  “什么功法?”云洛涯问道。

  对于这种能够提高修灵者灵气增长速度的功法,云洛涯在灵院学习时也曾听授课的导师讲解过。

  不同的功法,由于所属品阶的不同,作用也是大不相同。有的功法可以为修灵者淬炼体质,有的功法可以提升修灵者的魂力修为,还有的功法,便是可以提高修灵者体内灵气的增长速度。

  而此种功法,大类可分为两种:正派功法和邪派功法。

  所谓正派功法,便是能够被世人广泛接受的一种功法,主要通过打通修灵者体内昏睡的死脉,使其能够与主脉一起参与聚灵、引灵过程的方法,以此来提高修灵者吸纳灵气的速度,从而提升丹田内灵气的增长速度。

  至于邪派功法,简称邪功,与正派功法相反,修炼的方式不能被世俗所广泛接受和使用。

  邪派功法主要是通过抽取人或魔兽体内的精血,吸纳其中所蕴含的灵气的方法,以此来强行增长体内丹田里的灵气。此种功法虽然见效快,但由于手段过于凶残,导致许多修习之人为快速提升实力,从而多造成杀戮,强吸人精血,故不为世人所接纳。

  “血魔诀。”

  暴君淡淡的说道。

  “血魔诀?…”

  闻言,云洛涯口中自语了两声,面露思索之色,而后猛然抬起头看向暴君,道:“你今夜杀了独眼他们三人后,抽干了他们体内的精血,就是因为修炼了这血魔诀?”

  “正是。”暴君点了点头。

  “这种邪功,我不学!”

  见到暴君点头,云洛涯的脸色顿时变了,口中坚定的回绝道。

  “什么!?邪功?你胆敢再说一遍?”

  暴君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难道不是吗?”

  云洛涯毫然不惧,挺了挺胸膛,迎着暴君的目光,道:“这种靠吸取人体内精血,来提升自身修为的功法,不是邪功是什么?”

  “哈哈哈!…”

  突然,暴君毫无征兆的仰头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云洛涯皱了皱眉头,问道。

  “本皇笑你无知!笑你蠢!”

  暴君仰头痛饮了一大口烈酒,道:“没想到,一千年过去了,你们这些世人、俗人的眼光还是如此的粗俗鄙陋!云洛涯,本皇问你,何为正?何为邪?”

  “天道大义为正,不义者为邪!”云洛涯不假思索道。

  “大道三千,难道皆是正吗?”

  “忠孝礼义,信悌廉耻,是为正!不忠不孝不义,无礼无信不知廉耻,是为邪!”

  “说得好!本皇且再问你,那些自诩正道之辈,他们都是正吗?”

  “人心不古,无以断言。”

  “那些被称为邪魔歪道之人,却惩恶扬善,做着替天行道之事,他们都是邪吗?”

  “公道自在人心!”

  “好个公道自在人心!你口中所说的公道,难道就是修炼所谓的正派功法的人都是正人君子,修炼所谓的邪派功法的人,都是邪魔歪道吗?”

  《^更,%新》M最Ba快…5上nT酷匠√P网

  “法不责众,偏不概全。”

  “好个偏不概全!那本皇问你,你是如何一口断言本皇所修炼的血魔诀是邪功的?难道就因为本皇抽取了那几只蝼蚁体内的精血吗?但是你好好想想,本皇为何要杀掉他们,抽取他们体内的精血?如果不是你,本皇会闲着无事去杀他们吗?本皇跟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没理由要去杀他们。这一切,归根结底,都错在你自己!”

  “不是!怎么可能!?”云洛涯突然叫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