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云洛涯心中震惊不已,但表面上还是尽量连番饮酒,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些。

  据传,远古时期,一些大能者在渡九道天劫神雷进入神境之时,可人魂分离,将灵魂调出体内,接受天雷洗礼,净化灵魂杂质,成就血肉神魂之躯。

  不过此举凶险无比,灵魂接受天雷洗礼的过程剧痛无比,就算是万箭穿心所造成的疼痛也不及其千分之一。须知道,灵魂,可是一个人的本源之所在,平时受点普通的创伤都很难治愈,更别说是暴露在外,受天雷轰击了。

  在此过程中,一旦能够坚持下去,祛除掉灵魂里的杂质,就算是气运不够,没能炼就出血肉神魂,对于灵魂的成长,灵魂力的修炼之类皆是大有裨益。反之,若是意志力不足者,在淬魂过程中心智崩溃,心神失守,那便免不了一个灵魂湮灭,身死道消的下场。

  所谓血肉神魂,就是第二真身。

  一个人一旦修炼出了血肉神魂,便可使灵魂与肉身长久性的分离,自成一体,各为一个生命体。血肉神魂可以拥有与本体相差不大的实力,也可以自行修炼灵气,提升修为,可以于千里之外与本体心灵相通。

  本体若是不幸毁坏,血肉神魂不受牵连,可继续存活下去。血肉神魂若是毁坏,可化作万千魂力回归识海,温养神魂,待至魂力恢复,再重铸血肉神魂之躯。

  拥有血肉神魂的好处不胜枚举,简言之,最通俗的解释就是,一旦拥有了血肉神魂,那么最少便拥有了两条命,真正的命。

  良久,云洛涯的心里都不能平静,他发现,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其一身实力与背景,绝对超出了此时的自己所能接受和熟知的范畴。

  纵观灵界历史长河,但凡能够拥有血肉神魂的人,哪个不是身具大气运,一身修为惊天泣地的绝世强者?他们的一生是辉煌的,他们的事迹,就是传奇!

  道之不绝的辉煌,说之不尽的传奇!

  “嗯?没酒了?太少,太少,本皇都还没尽兴呢。”

  怅然间,耳边传来了暴君不满的自语声,随后是空酒坛被其随手扔在地上的碎裂声,正好是将云洛涯的思绪拉了回来。

  “待会你如何帮我?”

  整理了下心绪,云洛涯对着暴君问道。

  “暂时掌控你的身体,代你杀掉那几人。”

  暴君顿了一下,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付几个初识境修为的低级武者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对上通明境修为的武者,尽管只是一些不入流的货色,还是有点不够看。”

  “昨晚你帮我除掉青岩猎魔团的那两个人,用的也是这种方法?”云洛涯问道。

  “没错。”暴君点了点头。

  “给我留点意识,我需要清楚的记得整个过程。”

  沉默了片刻,云洛涯仰头喝了口酒,淡淡的说道。

  对于昨晚暴君操控自己的身体杀掉青岩猎魔团那两个人的事情,云洛涯的脑海里没有一丝一毫关于这件事的记忆,无论他怎么想,都是想不起丝毫。

  云洛涯知道,这是因为暴君的缘故。后者肯定是在占据自己身体的时候,利用自身强大的灵魂力强行屏蔽了自己的意识,抹去了自己的记忆,故而导致自己记不起关于昨晚他杀人时的事情。

  心中担心暴君今晚会继续这样做,所以云洛涯才提前跟前者说让其留下自己的意识。嘴上说是要记得整个过程,实则云洛涯是想要借此看到暴君的出手及战斗方式之类,以便更深一步的了解他。

  而以暴君这种活了千年岁月的人精,云洛涯心中的这点小心思定然是瞒不过他的,不过,暴君并没有点破,而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毕竟,在暴君想来,以后将要和云洛涯相处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后者日后迟早都是会知道的,没必要隐瞒。

  一时,两相无话,长巷里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有人来了。”

  突然,暴君开口说道。

  闻言,云洛涯瞬间警觉了起来,正了下身子,凝眸看向巷子深处。

  此时时辰,三更天。

  “大…大哥,今…今晚,花…花月楼里新来的几个姑娘,长…长得可真…真他娘水灵!”一道男子的醉酒话自巷子里响起。

  “不...不仅长得水灵,而且,那…那声音也是绝对,叫起床来,我…我的骨头都快软了,差点连床都爬不上去。大哥好眼光啊!”一名听起来同样喝醉了的男子接话道。

  “哈哈哈!那是自然,也不看你们大哥我是谁,老子可是王座!”一道听起来稍显清醒的男声响起。

  “对!对!王座!大哥是王座!”

  “大哥威武!”

  “哈哈哈!”

  ……

  随着声音渐渐变得响亮清晰起来,长巷深处,也是缓缓走出了三名身材壮硕的大汉。三名大汉皆是赤裸着胳膊,有两人走在后面,步履蹒跚,身子左右摇晃,口中口齿不清的不停地说着什么,一副醉酒之态。

  一人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比起后面的两人稍显清醒,不过还是有些醉意,想来也没少喝酒。借着月光,只见其身形瘦削,身量中等,面容阴翳,左眼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整个人给人一种阴险狡诈的感觉。

  此人正是云洛涯等待已久的独眼,身后那两名醉酒的男子,正是他的两位结拜兄弟,独鹰和独狼。

  三人刚在镇东区的花月楼里快活过,此时正向着镇南区的住所走去。

  “独眼?”

  一道冰冷之声突兀响起。

  “谁?谁在叫本王?”

  独眼猛的停下身子,警觉的叫道。

  他平时缺德事没少做,明里暗里有着不少仇家,此时这时间,这地点,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而且语气还极不友善,登时就让其身上的醉意退去了几分。

  “谁…谁啊?谁家的狗在乱叫?”

  身后,独鹰和独狼两人醉醺醺的叫道。

  云洛涯没有回话,对于独眼三人,他不屑说一句话。转过头对着暴君微点了下头,后者会意,瞬间进入到其体内。

  登时,只见云洛涯的身体猛然一震,体表覆盖着一层氤氲的红光,再看其双眸,已是变成了一片猩红,好不恐怖骇人。

  魔皇,已然附体!

  “区区蝼蚁,也敢妄称王座。哼!不知死活!”

  掌控着云洛涯的身体,使之浮空而立,暴君俯视着独眼等人,口中不屑的道。

  “你…你是什么人?”

  见状,独眼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有些心虚的问道。

  不凝聚灵翼,而能御空站立,据独眼所知,这是只有感悟境强者才能具有的能力。而此时的云洛涯就是这般,显然,独眼是将其当成感悟境的强者了,故而心里产生了畏惧之意。

  “哪…哪里来的不…不开眼的东西,赶…赶紧给本大爷滚…滚!”

  独鹰和独狼两人此时的状态可比不上独眼清醒,粗着舌头对着暴君骂道。

  “找死!”

  暴君怒哼一声,身子对着独眼三人飞掠而去,瞬间便来到了三人身前,眨眼间凌空数脚踢出。可怜独眼三人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数道黑影闪过,下一刻,身体便是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了出去,继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一股疼痛感袭身,酒意瞬间消退了不少。

  暴君操控着云洛涯的身体离地三尺高,踏着虚空一步一步向着独眼三人走去。

  “你…你是什么人?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独眼迅速从地上翻身站起,后退了一步,满脸惧色的对着暴君问道。

  “本皇从不喜欢和死人多说废话。”

  暴君淡淡的说道,而后右手一抬,对准独眼,掌心红光闪现,一股莫名的吸力向着独眼涌去。

  独眼见状,知道对方这是要铁了心杀自己了,便也不再抱存任何侥幸之意。

  “两位兄弟,对不住了!”

  看了眼刚从地上爬起的独鹰、独狼两人,独眼心一横,双手抓住两人后背的衣服,猛的一用力,便将两人扔向了虚空中的暴君。紧接着迅速转身,身子在周围的墙壁上几个踩踏,便登上了屋顶,随即头也不回的向着镇中心的方向跑去。

  因为那里,有通明境的强者,或许可以救自己一命。

  “倒是够狠。”

  暴君看了眼逃跑中的独眼,旋即将目光落在被自己用双手掐住脖子的独鹰和独狼的身上,手腕用力一扭,便将两人给杀了。继而掌心红光一闪,磅礴的吸力暴涌而出,很快便是将两人体内的精血给吸干了。

  “逃得掉吗?”

  、酷d匠:网正.版首\发

  看着独眼那狼狈而逃的身影,暴君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随后右手一翻,掌心向上,一团猩红之光乍现,于手掌上方凝结为一柄仿若实质般的红色长枪。

  “嗖!”

  暴君右手握住枪身,对着已经快要逃远的独眼猛地掷出手中的长枪,后者瞬间化为一道红色的流光飞射而出,眨眼间便追上了独眼,枪身直接没入了独眼的体内。

  “啊!”

  长枪刺入体内,独眼登时发出一声惨叫,腾空的身体直接从空中摔向了地面。暴君驱使着云洛涯的身体,腾云驾雾般御空飞向独眼身体摔落的地方。

  借助着月色可以看到,独眼此时正张开四肢趴在地上,后背插着一柄猩红色的泛着红光的长枪。体表没有一丝起伏,再看其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脸庞,没有一丝血色,一副干尸之态,看样子体内的精血已经被吸干了。

  “蝼蚁!”

  暴君面无表情的走到独眼的尸体旁,将右手伸到长枪上方。登时,只见那长枪直接是化为点点红光,涌入到了其手心内。

  远处,隐约传来阵阵铁甲相碰的清响声,想来是独眼临死前的那一声惨叫,惊动了附近巡夜的巡逻卫队。

  “喝酒去。”

  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色,暴君打了个呵欠,继而便神色如常的转身没入了夜色中。方才杀掉的三个人,对他而言,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