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独逛夜摊,月下饮酒

  “呃,她…她还有事,早就离开了。”云洛涯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

  月洛嫣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兀自说道:“本来还想留她在家里吃顿午饭呢,既然已经走了,那就算了。”

  月洛嫣那里知道,人姑娘根本就不是自己要走的,而是被自己的宝贝儿子给生生气跑的。

  “咳…娘,你不是来叫我回家吃饭的么,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吃饭吧,要不待会爹该等急了。”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云洛涯干咳了一声,对着月洛嫣道。

  “哦,对!你看我这记性,午饭已经做好了,回家吃饭吧。”

  “嗯。”

  云洛涯点了点头,说完,两人便一起向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云辰正坐在堂屋的饭桌旁等云洛涯和月洛嫣回家吃饭。饭桌上摆放着四样菜肴,三菜一汤,一荤两素,色香味俱全,倒也还算丰盛。

  入座吃饭,席间无话。

  午饭后,云洛涯帮月洛嫣做了会家务。下午的时候,叶兰香拿着针线,和楚兮月一起来至云洛涯家中,和月洛嫣一起坐在院内槐树下的石桌旁刺绣,楚兮月则是缠着云洛涯在一旁玩耍。至于云辰,却是带着楚石去了院外,指导后者修炼。

  对于此,云洛涯心中也是好奇不已,云辰的实力他知道,体内没有灵气修为,普通人一个,但是对于修炼方面的一些事情倒是颇有研究,知之甚多。据说楚石通明境三阶巅峰的修为就是在他的指点下而达到的,甚至楚石所使用的一些品阶不低的功法、灵技也是云辰传授给他的。

  不过,对于这些,云洛涯的心里虽是有些好奇,但由于对修炼的排斥,以及与云辰之间的隔阂,还是没有向云辰和楚石询问丝毫,只是心里总隐约的有种感觉,自己的父亲云辰,似乎不是凡人。

  时间如水,一去不返;夜幕降临,月色入户。

  深夜,院内房间里的油灯已经熄灭,只院门口挂着的两盏灯笼还亮着微弱的光芒。

  云辰和月洛嫣已经入睡,青云村的所有居民几乎皆已入睡,只是却总有几个不眠之人,云洛涯便是其中之一。

  房间内,云洛涯一身黑衣,傲然站立在窗前,双目凝视着窗外有些昏暗的月色,右手中指上佩戴着的蓝晶戒指,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诡异的幽蓝之色。

  整个房间,静谧无声。

  “时间不早了,走吧,办完事本皇还要睡觉呢。”

  良久,魔皇暴君有些不耐的声音自云洛涯体内悄然响起。

  闻言,云洛涯没有说话,眼中寒芒一闪,身体自窗口纵身跃出,很快便是隐没在了夜色之中。

  ……

  青河镇,百里小城,城内屋舍林立,街道纵横,大致可分为五片区域。

  驻安司所在的镇中心,青河镇最繁华热闹之所在;镇北区,五大家族之宋家之所在,酒楼、茶楼生意最为火爆;镇西区,五大家族之韩家之所在,因为有韩家拍卖行和药馆的存在,这片区域主要经营药材生意;镇南区,五大家族之蓝家与铁家之所在,有蓝家赌坊和铁家铸器坊在,此处繁华不必多言;镇东区,青河镇第一家族袁家之所在,此区域主要经营丝绸、杂货生意,以及,青楼生意。

  此时时辰已过一更天,城外的青云村是罕见灯火之光,但镇上却是灯火通明,一派繁华热闹之景,其中尤以镇东区和镇南区最为热闹。

  只因为,镇南有赌场,镇东有青楼,此两处场所,绝对是最具代表性的夜生活场所。除此之外,还因为,在这两片区域里,各有一处自由佣兵的群居之地,一群草莽大汉的居住之地,夜间的热闹自不必多说。

  云洛涯一袭黑色长衣,行走在镇南区的一条夜街上,约莫一刻钟后,来到了街道拐角旁的一处卖酒的摊位前。

  “公子,喝点什么?”

  卖酒的中年男子掌柜热情的问道。

  “一壶云香酒。”

  云洛涯淡淡的说道,顿了一下之后,又道:“再来坛炎烈酒。”

  “好的,公子,您且先在那边坐着,酒水稍后送到。”

  卖酒的掌柜指了指不远处空着的一张方木桌,对着云洛涯笑说道。

  云洛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径自走向那张木桌旁坐下,静静的等着卖酒的掌柜送酒来。

  临近下半夜,此时来这处夜摊喝酒的人并不多,十数张方木桌,只稀疏的坐着五六位酒客在独饮。

  四周宁静无杂声,打杂的小二甚至都倚靠在酒柜旁睡着了,只卖酒的掌柜一人在不紧不慢的调配着酒。

  “公子,您要的酒。”

  不多时,卖酒的掌柜端着一个木托盘将酒送来了。

  云洛涯没有说话,径自从手上的储物戒指内取出六枚金币,放在了桌子上。那掌柜的见状,忙说道:“公子,要不了这么多,两个金币就够了。”

  “我还要打听一个消息。”

  云洛涯给自己到了一杯酒,淡淡的说道。

  夜摊,除了在夜间为一些夜行者们提供吃喝,赚取利益之外。夜摊经营者们,还会通过另一种方式获取利益,那便是:贩卖消息。

  因为经营的时间和地点与众不同,使得夜摊经常鱼龙混杂,身具各种身份的食客、酒客往来其间,同时也令得各种形形色色的消息自此传开,故而引得一些有需要的人前来购买消息。而根据所购买的消息的重要性与知情度之类的不同,所要交付的金钱数额也会有所不同。

  简言之,不同价值的消息,所出售的价格也不相同。

  “不知公子要打听什么消息?”

  卖酒的掌柜沉默了片刻,而后对着云洛涯小声问道。

  “独眼现在何处?”云洛涯抿了一口酒道。

  “自由佣兵独眼?”卖酒的掌柜问道。

  “正是。”云洛涯点了点头。

  见状,卖酒的掌柜沉默了一会,似在思索着什么,而后拉过一条长木凳在云洛涯身旁坐下,对着其小声说道:“独眼是镇南区这片的一个自由佣兵,名头不小,自身实力也是不弱。因为早年猎杀魔兽时被伤了左眼,导致失明,故而被大家称为独眼。此人心狠手辣,喜欢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他有两个结拜兄弟,独鹰和独狼,实力皆是不弱,三人平时形影不离。”

  “独眼平时有个习惯,逢但日子,晚上必进赌场,逢双日子,晚上必逛青楼。今天正是双日子,按照习性,他今晚会和两个结拜兄弟去逛镇东区的花月楼,一般在三更天左右的时候便会从镇东区回到镇南区的住所。”

  “在哪里可以等到他?”云洛涯抿了口酒,面无表情的问道。

  “公子,您方才问的是独眼的下落,我刚才已经回答了。至于在哪里可以等到他,这个问题已经不属于之前那个问题的范畴了,按照规矩,您要想知道的话,还得再…...嘿嘿。”卖酒的掌柜看了看云洛涯之前放在桌子上的金币,笑说道。

  见状,聪慧如云洛涯,哪里还不知道前者此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还得再加钱罢了。

  “直接说地点。”

  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两枚金币放到桌子上,云洛涯淡淡的说道。

  “哎,好的!”

  卖酒的掌柜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道:“前方左转百步,北走五十步的十里长巷是他们的必经之处。”

  “多谢。”

  闻言,云洛涯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对着卖酒的掌柜道了声谢,而后便拿起桌子上还剩大半壶的云香酒和还未开坛的炎烈酒径自离开了。

  “公子,独眼的实力不弱,不过,我正好知道,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告之,价钱方面好商量。”就在云洛涯转身离去的时候,那卖酒的掌柜还不忘再欲做笔生意。

  “不必了。”

  云洛涯没有理会,左手抱着酒坛,右手拎着酒壶,踩着地上洁白的月光,扬长而去。瘦削修长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投射在地面之上,更显修长萧瑟。

  ……

  月如纱,夜似钩,晚风萧瑟。

  “出来喝酒了。”

  长巷尽头,不知是巷头还是巷尾,一道黑色身影自远处缓步走来,倚靠在墙壁上,对着周围的虚空道了一句,正是云洛涯。

  随着其话音的落下,只见其眉心处红光一闪,暴君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其身旁。

  “哈哈!多少年了,没想到本皇有生之年竟还可以再喝口烈酒!”

  暴君接过云洛涯扔来的炎烈酒,打开坛盖,接连喝了数口,酒水从坛口顺着脸庞滴落在地上。一股豪迈之气,男儿本色,瞬间油然而生。看得出来,能够再痛快的喝上一口自己喜爱的烈酒,暴君此时的心情是异常高兴的。

  酷匠#网Tp永qF久B免费#5看ML小0说,

  “好酒!不过不够烈,没有火莲乳喝起来痛快!哈哈!”

  再次痛饮了数口,暴君有些不满的大笑道。

  “我说云小子,你小子也太抠门了吧,本皇让你买坛烈酒,你还真就买一坛啊,而且还是这么小的一坛。这么点,够喝什么,根本不够本皇尽兴的!”

  有酒喝,心情好了,暴君整个人都好了,对着云洛涯不满的叫了两声,连称呼都是变了。

  “酒喝多了误事,你要是喜欢,待会办完事之后一定让你尽兴。”云洛涯拎着酒壶饮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等杀掉那几只蝼蚁之后,本皇定要畅快淋漓的痛饮一番!哈哈!”暴君大笑道。

  “一定如你所愿。”

  云洛涯淡淡的说道,而后又独饮了一小口,双目凝视了会儿痛饮中的魔皇,道:“没想到你灵魂体状态也能喝酒。”

  灵魂,众所周知,本就是精神、念力的力量所形成,无论如何高深莫测,始终都是属于虚无缥缈一类的。通俗的说就是非实质化,不是实体,可触摸东西,却不能储存东西。

  而此时的暴君,明明是一介残魂之态,但是看其那饮入肚中的酒水,却是没有一滴从体内溢出,落在地面,如同一个真正的人喝酒一般,如此,不由引起了云洛涯心中的好奇。

  “灵魂体算什么东西。”

  暴君不屑的嗤笑一声,而后仰头饮了一口烈酒,道:“本皇可是血肉神魂之态,纵使如今实力跌损严重,但终究还是实体。喝点酒算什么,待至日后本皇实力恢复了,照样可以重塑肉身,再登巅峰!”

  “血肉神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