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暴君所料,他的话音刚落,云洛涯的心绪便有些乱了。

  面寒如霜,双目凝视着暴君的脸庞,眼中杀意弥漫,如刀般锐利的眼神,看上去煞是吓人。不过对于身为上古第一魔皇的暴君来说,这样的眼神,不过尔尔。

  云洛涯眼神凌厉的紧盯着暴君,一言不发,暴君神色平淡的与其对视,亦是没有言语。

  房间内一片寂静。

  良久,云洛涯神色如常,眼中杀意消失,率先收回了目光,看向窗外,道:“看得出来,以你现在的实力,尽管只是灵魂体状态,但若是想要强行夺舍,占我躯体的话,我也阻止不了。不过你没有,想来是先天灵气属性与我不符,就算是强占了我的躯体,也难以全面驾驭阴阳圣体,最后反倒是浪费了这具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圣体。”

  “又或者,你是看上了我身上所具有的潜质,日后成长起来可以帮助你做以你这灵魂体实力所做不到的事情。据我所知,人魂分离者,大致三种原因。”

  “其一,是魂力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人,灵魂主动从肉身分离。其二,灵气修为达到破劫境的人,在渡八十一道天劫雷的时候,因为实力不够,被天雷轰毁肉身,灵魂不得已破体而出。其三,…”

  说到这,云洛涯忽然停顿了下来,而后缓缓转身,双目注视着暴君,口中说道:“有一些强者,因与人结恶或争斗,遭人追杀,被击毁肉身,灵魂侥幸存活。又或者是逃亡途中,为躲避追杀,迫不得已之下自爆肉身,灵魂乘机逃脱,幸存一命。是也不是?”

  云洛涯以前在灵院的时候,闲来无事便会到书阁里去看书,久而久之,肚子里也是满腹经纶,通晓各方面的知识。故此,尽管如今修为浅薄,依旧是能够在暴君面前侃侃而谈,而且说的还分毫不差。

  “全都是。”

  暴君点头,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双目注视着云洛涯,缓缓说道:“你认为,本皇此时这副灵魂状态,是因为哪个原因呢?”

  “其三。”

  迎着暴君的目光,云洛涯面无表情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话音刚落,暴君嘴角处挂着的那一抹笑容瞬间凝固,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下一瞬便是恢复如初,但,还是被云洛涯给捕捉到了。

  “哈哈哈!云洛涯,你是真的很睿智,能够以你这般年纪拥有此等心性的人,纵观本皇一生,亦是不曾多见。难得,难得啊!”暴君突然毫无征兆的哈哈大笑,对着云洛涯大为赞赏道。

  说完,看了一会面无表情的云洛涯后,又道:“也罢,你既如此睿智,本皇也不将你当做寻常小辈看待了。开门见山的说吧,本皇知道你今夜唤我出来的目的,无非就是请本皇帮你杀掉那几个将你父亲打伤的蝼蚁罢了,这个本皇可以帮你做到,但是本皇的目的……你似乎并不能满足啊。”

  “我已经决定重新修炼,有了你的帮助,变强是迟早的。”云洛涯淡淡的道。

  “在你羽翼未丰之前,本皇不仅要护你周全,帮你杀人,还要无偿指导你修炼,助你变强。而你,只是在变强之后帮本皇杀几个人,以表回报。同时,那时本皇还要承担你变强后不知报恩,过河拆桥的风险。如此算来,本皇似乎很吃亏啊!”暴君饶有深意的缓缓说道。

  “人无信而不立,忘恩负义之事,我云洛涯不屑为之。你我如此,不过各取所需罢了,毫无利益冲突。再者,你自号皇座,想来巅峰时至少也是一名感悟境以上的天级武者。而以这般实力,能够将你逼到如此境地的人,想来实力或者背后的势力,至少也是七品以上,我帮你报仇,所担负的后果与你在我身上所付出的,应该也相差无多吧?”云洛涯面色平淡的说道。

  估计倘若此时让他知道暴君的身份,乃是上古末期的第一魔皇的话,云洛涯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日后帮其报仇的话的。

  开玩笑!上古第一魔皇,三大天皇之一的战天魔皇暴君,半神境的巅峰强者,能够将这种存在给打得被迫人魂分离的人,那实力至少也是与其同等阶的,数量也不会少于五指之数,至于背后所属的势力,估计最差的都是和八门、十二世家一个档次的。

  到时候,就算云洛涯完全成长起来,单挑无敌手,在帮暴君报完仇之后,不死也得半残。

  不过所幸,他此时什么都不知道。

  “沉着、冷静、睿智,几乎完美,只可惜,身上的傲气重了点,有些张扬了。”暴君没有接过云洛涯的话,而是满含深意的赞赏了其一句,接着说道:“什么时候去解决那几只蝼蚁?”

  “明晚。”

  云洛涯淡淡的说道,见魔皇听完后只是微微颔首,沉默了片刻后,又道:“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的身份?”

  “明晚。”

  ……

  Gr酷匠Oc网_D首R|发+g

  翌日,艳阳初照。

  早起吃完饭后,云洛涯照例来到门外小山坡处,端坐在岩石上,向着东北方漫无边际的眺望着。

  云辰已从昏迷中醒来,经过阳血芝一夜的治疗,其内伤已无大碍,再调养几天便可痊愈。外伤有点严重,伤筋动骨一百天,虽是夸张,但短期内估计是不能上山猎杀魔兽了。

  至于暴君,在昨夜与云洛涯达成约定后,便是径自飘到了房外屋顶上,仰望明月,追忆往昔。等到时至凌晨的时候,又回到房间内,钻回云洛涯的识海里温养神魂。

  太阳跃出山头,早晨的清凉一去不返,大地开始慢慢回温,云洛涯的思绪也是开始膨胀发热了起来。

  对于暴君,这个似是凭空出现的神秘人,云洛涯的心里一直是怀有戒心的。从那天夜里暴君第一次出现起,云洛涯便一直小心戒备着他。因为从前者的身上,云洛涯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心灵的压迫感,若有若无般,却又极真切。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可是又没有办法,因为实力的原因,云洛涯对于暴君根本无可奈何,不知他到底是敌是友。

  尽管现在知道暴君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目的了,但云洛涯绝不会如此天真的听信一个来历不明,不知深浅的陌生人的话,更何况他还查看了自己的记忆,对于自己以往的经历了如指掌,若是和这样的人合作,结果不难想象。

  实力,归根到底还是实力,若是有足够强的实力的话,根本不用畏惧暴君这个如今只是一介残魂的人会做出什么。

  “唉…”

  云洛涯轻叹了口气,一股无力感悄然而生。

  “不错嘛,居然还有心情晒太阳。”

  身后,一道女声突然响起。

  “你来干什么?”

  闻言,云洛涯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苏雨韵,脸上再度浮现出无喜无怒的淡然之色,正坐在岩石上,头也不回的问道。

  “喂!混蛋,你说的什么话,这里是你家吗?本小姐到这来晒太阳,要你管吗?”苏雨韵不满的叫道。

  “你随意。”

  云洛涯淡淡的道,说完,便不再理会苏雨韵,径自眺望着远处的山脉。

  “你……”

  苏雨韵气急,恨不得上前去将云洛涯这个讨厌的混蛋给一巴掌呼死,但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是强忍住了内心的冲动,道:“云叔叔他昨晚被人打伤,你作为儿子,难道不应该去为他报仇吗?”

  “我自有分寸。”云洛涯道。

  “自有分寸?”

  苏雨韵反问一句,道:“你可知道,那独眼的实力可是不弱,通明境三阶巅峰的修为,比起罗千来也丝毫不差。你以为凭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应付得了吗?”

  “这是我的事。”云洛涯道。

  “加入我们风影猎魔团吧,我可以派人帮你解决掉独眼他们,为云叔叔报仇。”深吸口气,平复下胸口的火气,苏雨韵再次对云洛涯发出了招揽之意。

  “没兴趣。”

  苏雨韵的话刚一说完,云洛涯便是立即回道,不带丝毫犹豫,拒绝的很是干脆。

  “你……混蛋!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就是一个被逐出灵院的弃员,你以为本小姐很稀罕吗?要不是爹他让我来找你,本小姐才不稀罕来见你呢!”

  心中怒气被点燃,苏雨韵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大小姐脾气一现,对着云洛涯叫道。

  “你真烦人。”

  云洛涯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苏雨韵,冷冷说道。

  “烦人?好!云洛涯,这是你说的,我记住了!从今以后,本小姐若是再来找你,我就不姓苏!”

  双目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苏雨韵对着云洛涯愤怒的叫道。

  说完,便是径自转身向着山下来时的路跑去,而就在其转身的那一刻,一滴晶莹的泪花终于是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从小备受呵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何时受过这么大的气?虽说平时脾气不太好,有些任性,但其终究还是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女孩子,内心终归还是有些脆弱的。

  而反观云洛涯,凝视了会儿苏雨韵离去的背影后,便又径自收回目光,转过头,继续眺望着远方。俊逸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感波动,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艳阳高照,时近正午。

  “云儿,回家吃饭了!”

  山坡下,月洛嫣的呼唤声传来。

  “知道了,娘!”

  闻言,云洛涯应了一声,随后便自岩石上站起身,向着山坡下走去。

  “娘!”

  下了山坡,看到月洛嫣正站在不远处等自己,云洛涯快步上前,对着月洛嫣叫道。

  “云儿,韵儿姑娘呢?没和你在一起吗?”见到云洛涯一个人走来,却没有看到苏雨韵,月洛嫣不由对着云洛涯问道。

  原来,早在之前苏雨韵到山坡上找云洛涯的时候,其便是已经在家里拜访过月洛嫣和云辰了,到山坡上找云洛涯的事情,月洛嫣也是知晓的。后者在家里一直未见苏雨韵回来,以为其还与云洛涯在山坡上交谈,故此才有一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