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辰乃是心高气傲之辈,尽管身受重伤,没有修为,依旧是傲气十足,丝毫不买独眼等人的账。最终双方大打出手,楚石拼死护着云辰,带他逃回了家,不过代价就是交出了在山脉里采到的青羽草,云辰也被打得再度昏迷不醒。

  “砰!”

  听完楚石的讲诉,云洛涯猛的一拳砸在了床榻上,面色阴沉的道:“欺人太甚!区区几个自由佣兵也敢如此嚣张,真当我云家无人了么?”

  “云儿,你千万不要冲动啊!他们的实力不弱,皆是通明境武者,其中那个独眼的实力和我一样,是通明境三阶巅峰的地级武者。你身上没有修为,不是他们的对手。”生怕云洛涯一激动,去找独眼他们报仇,楚石忙开口说道。

  “我知道。”

  云洛涯点了点头,而后对着月洛嫣道:“娘,麻烦你去厨房拿两个碗来。”

  “好的。”

  虽然不知道云洛涯这个时候让自己去厨房拿碗干嘛,但是月洛嫣并没有多问,应了一声后便走出房门去厨房了。

  “云儿,你想做什么?”楚石问道。

  闻言,云洛涯没有说话,而是心神一动,从手上的蓝晶戒内取出了下午在山脉里得来的阳血芝。

  此时天色已晚,没有了日光的照耀,阳血芝的色泽也不似白天的亮红,而是呈现出了暗红之色。

  “这是…阳血芝!?”楚石惊呼道。

  “嗯。”

  云洛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云儿,你这阳血芝是从哪来的?”

  对于阳血芝,楚石还是有所了解的,三阶低阶的灵药,有红腹鳞蛇守护,想要取得并不容易,况且云洛涯身上又没有修为,所以楚石才会有些好奇他这阳血芝是从哪得来的。

  “下午上山的时候侥幸所得。”

  似是不愿多说,云洛涯随口敷衍了一句。

  知道云洛涯比较排斥谈及与修炼有关的东西,楚石便也不再追问,只是心里忍不住感叹自己这个侄儿真是太有本事了,不愧是拥有百年难得一遇的阴阳圣体的人,即便是身上没有修为,摘取三阶的灵药也如探囊取物般,不似凡人。

  “云儿,碗拿来了。”

  这时,月洛嫣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个白瓷碗。

  云洛涯接过碗,分放在床沿边,而后双手捏住阳血芝的边缘,稍一用力撕扯,阳血芝便是破了一个口子,鲜红色的汁液从里面溢出。云洛涯将阳血芝里的汁液均等的倒入两个碗中,随后端起一碗递至楚石身前,道:“楚叔叔,这阳血芝所蕴含的药力过大,以爹他普通人的体质根本难以全部消化,这一碗给你。”

  “云儿,不可……”

  楚石闻言,就欲开口拒绝。

  “楚叔叔你先别急着拒绝,为了护送爹回来,你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得赶紧疗伤,不然定会影响日后的修炼。再者,待会等爹他服用完阳血芝后,还需要你用灵气将他体内的药力疏导周天,浸入血肉,所以,楚叔叔你得赶紧调息好状态才行。”云洛涯道。

  “这…好吧!”

  楚石犹豫了下,最终点了点头,不再拒绝,接过云洛涯递来的碗,将里面的阳血芝汁液一饮而尽,随后便闭上眼开始运转体内灵气,消化药力。

  “娘,你和香姨将这阳血芝拿去洗干净,然后配着它煮两碗粥给爹和楚叔叔服用,有助于他们伤势的恢复。”将手中有些干瘪了的阳血芝递给月洛嫣,云洛涯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

  闻言,月洛嫣忙接过阳血芝,和叶兰香快步走了出去。

  “娘亲,嫣姨,我也来帮忙。”

  对着云洛涯甜甜一笑,楚兮月向着屋外小跑了出去。

  …...入夜,皓月当空,浸染大地。

  忙碌了一天,刚洗完澡的云洛涯,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房间,重重的躺在床上。

  自从下午上山开始,云洛涯便是一直处于忙碌状态。

  先是上山寻找阳血芝,与青岩猎魔团的浓眉大汉几人起争斗,连杀两人后负伤,多亏苏雨泽及时出现帮忙,赠药疗伤。后与其一同下山,回家后又碰到岩沙带人调戏月洛嫣,当即怒揍岩沙,后又被二狗殴打,身上再添新伤。

  继而又为了不留活口,以绝后患,迫不得已重新修炼,走小路截杀岩沙,重伤二狗两人,直至脱力,命悬一线。

  关键时刻魔皇附体,灭杀两人,随后离去。待至醒来时,天色近晚,赶回家后刚与月洛嫣三女说了几句话,楚石又背着重伤昏迷的云辰回归。为帮云辰疗伤,又是一阵忙碌,等到闲下来准备吃晚饭的时候,时辰已到了夜宵时间。

  吃完饭后将楚石等人送回家,又帮月洛嫣忙碌了会儿家务,最后才有时间洗一洗满是伤痕与血迹的身子。

  至此,一切忙完后,云洛涯才得以回到房间,在床上舒舒服服的躺一会,是的,躺一会,而不是睡一觉。因为,云洛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

  “呼~”

  约莫一刻钟后,云洛涯从床上坐起,走到了窗前,看着窗外的月色,脸上闪过一抹犹豫之色,随后口中淡淡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一直都待在我的识海里。”

  话音落下,四周寂寥无声,数个呼吸后,一道男声凭空响起:“竟能内视识海,察觉到本皇的存在,不错,看来你果然还是名魂师。”

  云洛涯眉心处红光一闪,一道魁梧身影凭空出现在其一侧的虚空,正是魔皇暴君。

  在灵界,主修天地五行灵气的修灵者们只有在修为达到通明境后,才可内视识海。而魂师,在初入修炼一途,觉醒先天魂源之后,便是能够内视识海。

  云洛涯此时身上没用修为,却是能够发现暴君的残魂藏匿在他的识海里,毋庸置疑,其还身兼魂师一职。

  在灵源大陆,天地间充斥着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的五行灵气,每个人刚一出生时,体内便最少会含有一种属性的先天本源灵气,长大后觉醒体内的先天本源灵气,便可借助与之相对应的基础属性功法,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入体,成为一名修灵者。

  有一些人,因天生经脉堵塞,丹田闭塞,无法觉醒体内的先天本源灵气,运用功法吸纳灵气进行修炼,故此只能成为普通人,享受之多百年的寿命,就如同月洛嫣、叶兰香几女。

  人分肉身与灵魂,修灵者主修肉身,还有一类人,因先天灵魂力品质纯净,较之常人要高等不少,会选择主修灵魂力,副修五行灵气,成为令人羡慕的魂师。

  云洛涯同时身具水、火两种不同的先天五行灵气,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阴阳圣体的拥有者。

  一种属性的先天五行灵气可选修一门职业,云洛涯身具两种,选修了两门职业,主修战士,副修剑士,同时又因先天灵魂力的品质为天阶,故而又成为了一名魂师。

  五种相生相克的灵气,每种属性灵气可选修一门职业,每门职业的战斗方式和灵技也各不相同,因此,便也造就出了绚丽多彩的灵界。

  灵界职业种类:剑士,战士,符师,咒师,射师,药师,炼药师,炼丹师,铸器师,乐师,魂师,阵法师,毒师……

  修灵者在修为上根据对天地五行灵气的掌握程度,从弱到强依次划分为:初识、通明、感悟、破劫、入神五大境界,每一境界分数阶,每阶分初、中、后、巅峰四期。

  “说出你的目的吧。”

  云洛涯双目看着窗外,口中淡淡的道。

  “还是先说说你的目的吧,毕竟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暴君双臂抱于胸前,面色平静的看着窗外道。

  “你……”

  云洛涯气结,转过头看着暴君,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显然是没有想到暴君会这么说。

  “如果没有事的话,本皇便去休息了。”暴君依旧平静的看着窗外,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虽是表现的平淡无所谓,实则心里一阵暗爽:丫的,臭小子你也有今天?昨天不是还摆脸色给本皇看么?现在你倒是再摆啊,小样,本皇算准了你必定会找我帮忙,哼哼……

  “等下!”

  云洛涯此时心中那叫一个气啊,明明昨天还是他热脸贴着自己的冷屁股,怎滴今天眼看着就要风水轮流转了?

  云洛涯多想怒而拂袖,一个潇洒转身,上床睡觉,将暴君晾在一边,但考虑到此时确如暴君所言,是自己有求于他,所以还是制止住了内心的冲动,开口道:“今天晚上是你救了我?”

  “算你运气好,本皇当时正好出来活动筋骨。”暴君随意的说道。

  “那那两个人呢?”云洛涯问道。

  “两只蝼蚁罢了,活着也是罪,本皇心情好,顺手帮他们解脱了。”暴君轻松道。

  “我的伤也是你治的吧?”

  顾不得在心里鄙视暴君的杀人借口,云洛涯开口问道。

  “你认为呢?”暴君反问道。

  “前天晚上我进山采取血灵果,被血纹蟒追杀,受了重伤,也是被你救治的吧?而你,也是从那个时候进入我识海的,是也不是?”云洛涯冷静的追问道,将自己这两天的猜测与疑惑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嗯,不错。不急不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套取本皇的话,不愧是灵院九灵榜排名第七的云公子,果然有勇有谋。”暴君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同时又说出了一条从云洛涯记忆中获取来的关于其在灵院时的信息,企图打乱后者的思绪。

  因为暴君发现,随着和云洛涯接触的时间渐渐变长,他对这个此时自己很容易便能抹杀的少年,越来越欣赏,或者说忌惮了。

  e.更新最(}快上酷j`匠网A%

  远超常人的战力、耐力、毅力、心性、谋略……等等这些,再加上其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圣体,日后成长起来,能力绝对不会亚于当年巅峰的自己。

  这样的人,可是很难操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