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

  二狗坐在地上,口中惊恐的说道。

  “哼!”

  “云洛涯”冷哼一声,单手对着二狗隔空一抓,下一瞬,后者的身体便是不受控制的飞向了他。

  “就凭你这样的蝼蚁,还想杀本皇选中的人?不自量力的东西!”

  右手掐住二狗的脖子,“云洛涯”口中不屑的说道,说完,不理会二狗那求饶的目光,右手一用力,直接是将其脖子给扭断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只见“云洛涯”将二狗掐死后,掌心猛然爆发出浓郁的血红色光芒,一股巨大的诡异吸力突然出现,竟是直接将二狗体内的血液给吸干了。

  “蝼蚁就是蝼蚁,体内精血蕴含的力量连一只鸡都不如。”

  吸干二狗体内的精血后,“云洛涯”不满的骂了一声。

  说完,将已经变为干尸的二狗随意的扔在了一旁的地上,而后对着另一名重伤的男子如法炮制。

  隔空一招,扭断脖子,吸干精血后扔于一旁。

  “说实话,本皇还真得好好的感谢你,若不是你惹怒了这小子,令得他激发了体内的血魔之力,还逼得他不得不重新修炼的话,本皇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本皇报仇之期不晚矣!”

  将岩沙的尸体隔空抓在手里,“云洛涯”口中悠悠说道:“不过可惜呀,你已经死了,所以……”

  “云洛涯”面色一寒,掌心吸力猛然爆发,几乎是瞬间,便将岩沙体内快要凝结了的鲜血全部吸干了。

  随手将岩沙的尸体朝旁边一扔,“云洛涯”将静躺于地上的青鳄骨枪和蓝色长剑收入蓝晶戒内,而后身子对着来时的方向飘掠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

  一处无人之地,云洛涯飞到一块岩石旁躺坐下,身上红光收敛消失不见,双眸再度恢复黑白之色,同时,其也是靠躺着岩石进入了昏迷状态。

  眉心处红光一闪,魔皇暴君的身影出现在云洛涯身前半丈处的虚空。

  “没想到前夜破封时用疯血为你疗伤,在你体内残留了一点,竟是让你激发出了血魔之力,莫非你真是本皇的有缘之人?……”

  看着昏迷中的云洛涯,暴君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而后兀自摇了摇头,又道:“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待本皇先将你体内的伤势治好再说。”

  说完,只见其右掌探出,对着云洛涯轻轻一推,而后一条栩栩如生的血色魔龙突然自其掌心出现,一下钻入了云洛涯的体内。

  随着血色魔龙入体,云洛涯的体表渐渐浮现出道道淡薄的血红光芒,将其身体紧紧包裹。

  约莫十数个呼吸之后,红光突然消失,先前那条血色魔龙自云洛涯体内钻出,再次从掌心处回到了暴君的体内。

  -酷匠38网正c版H?首-发9

  “便先将你的内伤治好,确保日后不影响修炼,外伤就暂且留着,让你小子吃点苦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对本皇不敬!”

  看着依旧昏迷着的云洛涯,暴君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口中满意的自语一声。

  说完,身体便是化为一抹红光,自云洛涯的眉心处进入了其识海内。

  再看此时的云洛涯,呼吸平稳有力,面色红润且有光泽,之前的苍白之色已是消失不见,完全一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的样子。

  不得不说,身为上古时期的第一魔皇,这疗伤的本领真心不是盖的。

  “嗯~”

  暴君的身影消失后不久,云洛涯从昏迷中醒来,缓缓的睁开双眼。还未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感便是令得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嗯~哼~“右手死死的抓在手边的一块石头上,云洛涯闷哼一声,竟是瞬间强忍住了体内的伤痛。片刻后,当额头上溢出了点点汗水后,云洛涯将右手从抓着的石头上松开,靠躺在身后的岩石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想来是已经适应了体内的疼痛。

  “这不是之前走的那条路么?我怎么会在这……青岩猎魔团的那两个人呢,死了吗?该死,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抹了把头上的汗水,云洛涯站起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竟是自己先前走的那条小路旁的树林里,不由得有些疑惑。

  随着越想,发现自己记不起来,解释不了的事情越多,云洛涯不由得有些头疼。

  “算了,先回家再说,出来这么久,娘肯定担心了。”

  想不明白,云洛涯索性也就不想了,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色,发现时间已是不晚,便径自向着家里赶去。

  月色下,离家不远的地方,云洛涯远远的便看到了院门处正站着几道纤柔身影向着远处张望,正是月洛嫣、叶兰香、楚兮月三女。

  “娘!”

  云洛涯对着月洛嫣叫道。

  “云儿!”

  “云哥哥!”

  见到云洛涯归来,楚兮月欢喜的叫了一声,而后便是率先向着其跑去,一头钻进了前者的怀里。

  “云哥哥,你去哪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月儿好担心你呀!”楚兮月仰着脸,扑闪着大眼睛对着云洛涯问道。

  闻言,云洛涯心中一暖,伸手抚摸着楚兮月的头,柔声道:“是哥哥不好,哥哥让月儿担心了。”

  “云儿!”

  这时,月洛嫣与叶兰香也是走了过来。

  “娘,香姨,让你们担心了。”云洛涯对着两人歉意的说道。

  “见到你没事就好了,云儿,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今晚可把你娘给担心坏了。”叶兰香说道。

  “知道了,香姨。”

  云洛涯点点头轻声应道,而后想起傍晚时叶兰香因额头受伤昏倒在地上,忙又问道:“对了,香姨,你额头上的伤怎么样了,严重吗?”

  “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碰了一下,你娘她已经帮我擦过药酒了,过两天应该便能好了。”

  提及额头上的伤,叶兰香不由就想到了傍晚的事情,岩沙企图非礼自己和月洛嫣两人,尽管听月洛嫣说被云洛涯给阻止了,但叶兰香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抹不自然。

  看到叶兰香的脸色,云洛涯知道是自己语失了,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笨蛋,而后干咳了一声,对着月洛嫣问道:“娘,爹和楚叔叔他们呢?”

  提到云辰,月洛嫣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难以掩饰的担忧,道:“你爹和你楚叔叔自从下午上山之后,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回来。”

  “爹和楚叔叔上山了?”

  闻言,云洛涯顿时有些惊讶,道:“爹身上的伤势还没好,怎么能上山呢?”

  “下午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劝说他的,可他说在家闲不住,非要出去转转,并且答应说晚饭时就回来,可现在……”月洛嫣越说,脸上的担忧之色越浓,待到最后,都是忍不住差点哭了出来。

  “是爹爹!爹爹回来了!”

  便在这时,楚兮月忽然对着一个方向欣喜的叫道。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月色下正有一道身影向着这边跑来,待至近了才看清,那道身影正是楚石,其背上还背着云辰。

  “不好!”

  见状,云洛涯心中惊呼一声,身子率先掠了出去,来到楚石身前。

  “楚叔叔,怎么回事?你们遭到魔兽的攻击了吗?”

  见到楚石和云辰一身血迹,身上衣衫破损,云辰昏迷不醒,云洛涯急切的问道。

  “说来话长,大哥他受了重伤,待我先将他送到屋里再说。”

  楚石快速的说道,说完,便背着云辰向着院内跑去。

  “小石,你们去哪了,怎么浑身是血啊?你大哥呢,他怎么样,有没有事……”

  “大嫂,香儿,你们先让开,等我将大哥送到屋里再向你们解释。”

  “娘,香姨,你们不用担心,没事的,既然人已经回来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你们先去打盆水,再拿两条毛巾,然后送到屋里。”

  云洛涯对着月洛嫣和叶兰香两女快速的劝慰了一句,说完便快速的向着屋里跑去。

  “楚叔叔,爹他怎么样?是受了什么伤?”

  屋内,楚石刚将云辰放到床上,云洛涯便是紧随而至,上前一边检查云辰的伤势,口中同时问道。

  “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被青毛虎攻击到了胸口,然后又被人殴打,失血过多,昏迷了。”

  楚石面色苍白的重重喘了几口气说道,显然,一路背着云辰跑回家令得他有些吃不消,更何况他自己也受了不少伤。

  “这胸口上的伤看起来的确是魔兽所致。”

  云洛涯点了点头,而后又道:“可这身上其他的伤是怎么回事?明显是人为所致,还有,楚叔叔,你刚刚说被人殴打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儿,水打来了!”

  这时,月洛嫣几女从屋外走来,将打好的清水端了进来,云洛涯接过毛巾,湿了水,一边帮云辰擦拭身上的血迹,一边准备倾听楚石的讲述。

  “唉!”

  楚石叹了口气,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今天下午云辰和楚石上山的时候,刚开始因为担心云辰的伤势,楚石坚持和云辰在山脉外围活动。可是山脉外围的资源被开垦的很严重,两人转悠了半天只猎杀了一头一阶中期的魔兽,至于灵药,连影子都没见着。

  后来,云辰忍不住了,不顾楚石的劝阻,坚持要深入山脉,楚石无奈,只得陪往,护其安全。

  深入山脉四处找寻了一会儿,两人发现了一株三阶低阶的青羽草,有一只三阶后期的青毛虎守护。商量了一会,楚石让云辰隐于一旁,他自己上前去击杀青毛虎,摘取青羽草,云辰答应。

  楚石与青毛虎交战了一会儿,将后者打得奄奄一息,让云辰现身摘取青羽草。不料,就在云辰去摘取青羽草的时候,青毛虎突然对着其发动了反扑一击,将云辰击伤。楚石见状,愤怒的杀了青毛虎,摘取了青羽草,然后便赶紧护送云辰出山脉,欲赶回家。

  而就在楚石和云辰刚出了山脉,到山脉入口处的时候,突然遇到镇上的几个平时喜欢拦路抢劫的自由佣兵独眼等人。好巧不巧的是,云辰前天重伤昏迷就是被他们打得。

  双方见面,独眼等人羞辱了楚石和云辰几句,之后便让后者交出手上的储物戒指,否则就再打他们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