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儿!”

  青岩猎魔团的两名男子带着岩沙走后,云洛涯一身的怒火也是差不多燃烧完了。登时,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和疼痛感自四肢百骸传来,令得云洛涯只想静静的趴在地上,闭上眼睡一觉。

  “云儿!你怎么样?你不要吓娘啊,云儿!”

  月洛嫣简单的整理下衣衫,快步跑到云洛涯身旁,将其抱在怀里,口中急切的叫道。

  “咳…咳…”

  云洛涯猛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张口吐出几口淤血,当即便吓得月洛嫣花容失色,两行清泪不停的往下流。

  “云儿!云儿!”

  “娘…我没事…你扶我起来…”云洛涯虚弱的说道。

  “好的,好的,娘这就扶你起来。”

  “更新最快5上fS酷}-匠网J

  月洛嫣连忙应道,将云洛涯的身子扶正。

  身子坐正后,云洛涯艰难的将双腿交叉,叠坐在地上,而后双手置于双膝之上,双目闭合,竟是进入了修炼状态!

  岩沙今日被自己打得半死不活,倘若让他活着回去的话,以青岩猎魔团在青河镇上的地位,定然会来报仇,而那时,家里没有人能阻挡,所有人都会有危险,甚至死亡。

  所以,云洛涯今天绝对不能让岩沙活着回去,但是自己此时的身体已是赢弱不堪,内外伤交加,根本没有能力去击杀岩沙。无奈之下,云洛涯只能选择暂时修炼,在体内积攒一些灵气,希望靠着这股力量能够支撑自己杀掉岩沙。

  而在云洛涯打坐开始修炼的时候,体内专为其阴阳圣体而量身打造的吸灵、聚灵功法:阴阳诀,疯狂运转,吸纳灵气的速度是常人的十数倍。加之旁边有一条溪流,水灵气的蕴含量比别的地方丰富得多,约莫半刻钟后,云洛涯丹田内便是已经吸纳了不少水灵气与火灵气,足以能够支撑他站起来行走了。

  “云儿,你怎么样?”

  “云哥哥,你没事吧?”

  月洛嫣与楚兮月见到云洛涯从修炼状态中醒来,连忙开口向着后者关切的询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

  云洛涯尽量压制体内浮动的气息,使自己说话的声音显得有力,让月洛嫣和楚兮月尽量放心。

  “云儿,真的没事吗?你刚刚受了这么重的伤……”月洛嫣还是有些担心。

  “嗯。”

  云洛涯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道:“我出去一趟,晚些回来。”

  说完,不理会月洛嫣与楚兮月两人的反应,径自向着院外走去。

  “云儿,你去哪儿?”“云哥哥,你去哪里呀?”

  “云儿,不要去!回来……”

  “云哥哥……”

  随着月洛嫣与楚兮月两人的呼喊声越来越小,云洛涯亦是走得越来越远。

  略有些昏暗的夜色下,云洛涯将手中蓝晶戒内的青鳄骨枪取出,紧握在手中,对着去往小镇的一个方向迅速掠去。

  村外通往小镇的路除了宽阔平坦的官道外,还有许多条蜿蜒的羊肠小道,也通往镇上,只不过比较难走,而且有些不安全,但路程却是比走官道要近得多。

  云洛涯此时走的就是一条以前走过的小路,比走官道要省去将近一半的时间。

  云洛涯此行的目的是要在青岩猎魔团那两人将岩沙带到镇上之前,半路截杀他们。因为之前在家里打坐的时候耽误了些时间,再加上此时有伤在身,速度有所减慢,所以云洛涯便选择了走小路,希望能在半路上拦截到岩沙等人。

  事实证明,云洛涯不仅实力强横,智谋也是不弱。

  在小路上奔跑了约莫一刻钟后,云洛涯朝着官道的方向看去,远远的便看到了岩沙三人。

  重伤昏迷的岩沙被两个手下前后抬着,马不停蹄的向着镇上赶去,但由于是抬着一个人,尽管两个手下使出了吃奶的劲奔跑着,可速度依旧比一个人奔跑要慢上不少,所以很快便是被云洛涯给追上了。

  而当见到岩沙之后,云洛涯的心里当即就涌出一股怒火,脚下步伐猛的加快,对着岩沙所在的方向快速奔去。

  “势不可挡!”

  在距岩沙五十丈左右的时候,只见云洛涯突然暴吼一声,旋即前冲的身体猛然旋转一圈,被体内水灵气渲染得清蓝一片的青鳄骨枪,借助着巨大的惯性骤然脱手而出,带着一股凌厉无比的威势暴掠向岩沙。

  “嗖!“尖锐的破风声响起,被掷出的青鳄骨枪如同一道水蓝色的流光般,瞬间飞越五十丈的距离,自岩沙的胸口穿透而过,枪尖插入地面近半尺深。

  “噗!”

  长枪穿透胸口,昏迷中的岩沙突然条件反射般的吐出一大口鲜血,继而便是再没了动静。

  “我勒个去!”

  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两名抬着岩沙的青岩猎魔团的男子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差点摔倒在地,抬着岩沙的手一松,后者的尸体便是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啊!?三…三…三团长!”

  两名男子稳定身形后看到岩沙的尸体被长枪穿透胸口钉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惨状后,登时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二狗,三…三团长,他…他死了!”

  其中一人走到岩沙身旁,哆嗦着伸出手探了探岩沙的鼻息后,而后惊恐的对着另一名叫二狗的男子说道。

  “什么!?死…死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死了,刚刚不是还吊着一口气呢么?”

  二狗吓得脸色惨白,道:“这枪是从哪飞来的?”

  “地狱。”

  一道冰冷的不含一丝感情波动的声音悄然自一旁响起。

  “谁!?”

  两人惊叫了一声,而后循声向着一旁看去,夜色下,只见一道瘦削的身影正向着这边缓步走来。

  “小杂种!原来是你,说!三团长他是不是你杀的?”

  待得近了,当看清来人是先前被自己狂揍的云洛涯时,二狗顿时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云洛涯质问道。

  “怎么?很想他吗?”

  云洛涯停下身子,看着二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放心,我会让你们在地下团聚的。”

  “啊——!小杂种!我要杀了你!”

  闻言,二狗当即怒吼了一声,身子猛然向着云洛涯奔去,体内土灵气运转至手上,抬手便朝着云洛涯轰了一拳。

  云洛涯身子快速一侧,避过了二狗轰来的一拳,而后身子向前一倾,右肘猛的击在了后者的下胸腔位置,直将其轰的连连向后退去,胸口一阵气闷。

  “烈炎踢!”

  一肘将二狗击退,云洛涯口中低喝一声,体内火灵气灌注于双腿之上,紧接着身子一个前冲,猛然跃起,对着二狗的胸口瞬间便是十数脚踢出。

  “噗!”“砰!”

  只见二狗的身体直接是被云洛涯的凌空数脚给踢得平地向后飞起,人在空中,张口便是一口鲜血喷出,继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反观云洛涯,凌空数脚踢出后,体内的火灵气被挥霍一空,身子落地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想来以此时的身体状况,使用灵技战斗还是有些勉强的。

  “二狗!”

  见到二狗被云洛涯数脚踢飞,另一名男子惊呼了一声,而后对着云洛涯怒吼道:“小杂种,我要你死!”

  说完,只见其突然一把拔出了那柄插在岩沙胸口的青鳄骨枪,向着云洛涯奔去,人还未到身前,挥手便是对着云洛涯斩出一枪。

  云洛涯脚尖奋力一点地面,身体急速向后退去,后退中,心念一动,快速自手中的蓝晶戒内取出了一柄蓝色长剑。

  “怒灵斩!”

  云洛涯暴喝一声,后退的身子猛然一顿,双手持剑高举过头顶,体内所剩不多的水灵气不断的自双臂向着长剑内涌去,紧接着对着那名迎面冲来的男子快速一剑劈下。

  几乎就是下一瞬,只见一道一尺左右的水蓝色灵气剑芒陡然自长剑内涌出,对着前方暴掠而去。

  “砰!”“噗!”

  一声响,只见那名男子手中挥舞的青鳄骨枪猛的与蓝色灵气剑芒相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直接是将男子的虎口震裂,手中长枪脱手飞出。紧接着那灵气剑芒威势不减,猛的落至前者的胸前,将其击飞,口中鲜血不要钱的喷出。

  “噗…咳…咳…”

  突然,云洛涯口中溢出一抹鲜血,身子一软,右手拄着剑单膝跪倒在地上,口中连连咳嗽,脸色也是瞬间变得煞白。

  重伤之下,凭着体内的一点灵气奋战这么久,重伤了两人之后,云洛涯终于是压制不住体内的伤势了。

  “小杂种,去死!”

  这时,二狗猛然从地上爬起,捡起刚刚从那名男子手中飞出的青鳄骨枪,快速的向着云洛涯冲去,双手紧握枪柄,对着其自上而下悍然砸下。

  “锵!”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云洛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长剑横于身前,挡住了二狗的一击。

  “死吧!”

  二狗一声暴吼,猛的一脚踢在云洛涯的胸口,将其踢得向后倒去。紧接着二狗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云洛涯的头部猛然掷出,欲直接将其杀死。

  这一枪若是落实了,云洛涯的这辈子也算是到此结束了。

  看着那径直朝着自己飞来的越来越近的青鳄骨枪,看着那枪尖处闪烁着的冰冷白光,云洛涯却是表现的异常淡定,丝毫没有因为死亡的即将到来而出现任何一点恐惧的情绪。

  因为,这样的场景,在灵院执法院的幻阵里,他经历过太多了,几乎已经快到了一种麻木的状态。

  云洛涯缓缓的闭上双眼,静待死亡的到来。

  而就在青鳄骨枪快要刺到云洛涯,泛着寒芒的枪尖距其额头仅剩一寸距离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青鳄骨枪突然毫无征兆的静止在了虚空,就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瞬间拿捏住了一般。

  “噗!”

  突然,云洛涯闭合的双目猛然睁开,一双眼眸呈现出骇人的猩红之色,一股巨大的气势瞬间自其体内爆发而出,直接是将二狗给震得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出去,继而重重的摔在地上,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云洛涯的身体缓缓浮起,御空而立,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红光芒,猩红如血的双眸,就如同魔王的猩红之目一般,让人看后不由得心生畏惧。

  “啊~!重回躯体的感觉,本皇好想痛快的长啸一声!”

  云洛涯御空而立,口中发出一道满足的呻吟之声,脸上露出浓浓的陶醉之色,只是那话音,听起来却是魔皇暴君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