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三个人情,怒揍岩沙

  如此这般分析猜想下来,苏雨泽更加想要招揽云洛涯加入风影猎魔团了,即便是招揽不了,那么打好关系也是好的。

  因为苏雨泽坚信,云洛涯绝不可能真的放弃修炼,甘愿做一个普通人,日后这小小青河镇,小小青州城,绝对容不下他!

  “苏兄既然如此盛情,我便也不再矫情了,多谢!”

  云洛涯犹豫了片刻,胸口不停传来的阵阵疼痛提醒着他,自己身上的伤势真的不能再拖了,否则日后定会留下隐疾。

  如此,对着苏雨泽郑重的道了声谢后,云洛涯便接过苏雨泽递来的丹药吞服了下去,继而盘坐在岩石上,双目闭合,开始疗伤。

  苏雨泽见状,脚尖一点地面,掠至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傲然而立,双目闭合,感知力向四周扩散,密切的关注着周围的动静,以免发生意外。

  “呼~!”

  约莫半个时辰后,云洛涯从疗伤状态中醒了过来,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看其那有些红润的脸色,想来是体内伤势有了不少好转。

  “云兄,感觉如何?”

  苏雨泽掠至云洛涯身旁开口问道。

  “好多了,再有两天想来便是能够痊愈了,多亏有苏兄的丹药相助。”

  云洛涯对着苏雨泽微微一笑,下了岩石站在地上对着后者抱了一拳,道:“大恩不言谢,苏兄,我今天欠了你三个人情,他日苏兄若有何困难,在下定当全力相助!”

  “若是我让云兄你加入我们风影猎魔团呢?”云洛涯的话音刚落,苏雨泽便是立即开口问道。

  “呃,这……”

  云洛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显然是没有想到苏雨泽会这么说。

  “哈哈!云兄,别紧张,我跟你说着玩呢。”

  苏雨泽哈哈一笑,道:“云兄你放心,我苏雨泽绝不是那种喜欢强人所难的人。”

  “多谢苏兄体谅。”

  云洛涯点了点头,淡淡一笑道。

  “云兄,时辰不早了,你是否还要再在这山中停留一会?”

  看了眼天上太阳所在的位置,苏雨泽估算了下时间,对着云洛涯问道。

  “不了,此行上山的目的已经达到,是时候回家了。”云洛涯道。

  “那正好,我也准备回去了,云兄,不如我们一道吧,如何?”苏雨泽问道。

  知道苏雨泽是担心自己身上有伤,又没有修为,一个人下山回家恐遇不测,想护送自己回家,云洛涯略一思索,没有拒绝,点点头道:“正有此意。”

  “如此甚好!正好一个人回家路途寂寞,有云兄作伴,倒也有人说话解乏了。”苏雨泽大笑道。

  说完,二人便一齐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至于那静静的躺在地上的四人两兽,六具尸体,却是无人问津了。

  ……

  斜阳西下,云洛涯与苏雨泽一路交谈,下了山,来到了山脉入口的地方。

  “云兄,我便送到此处了,他日若有时间,邀云兄镇上酒楼一叙,不知可否赏脸?”苏雨泽对着云洛涯笑问道。

  “苏兄相邀,定当前往。”云洛涯道。

  “好!那便这么说定了。”

  苏雨泽豪迈一笑,道:“云兄,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云洛涯对着苏雨泽抱拳道。

  说完,苏雨泽便是径自转身向着一侧的道路上走去了,看其那修长身影,在夕阳的映衬下,既显得洒脱飘逸,又不失优雅恬淡。

  “一群草莽之人中,竟能出此卓尔不凡之人,风影猎魔团……”

  酷6P匠网#%首发.g

  看着苏雨泽离去的背影,云洛涯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了两句,继而摇了摇头,转身迎着夕阳,向着家的方向走去,那俊逸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了平日里面无表情的冰霜脸。

  外冷内热,用这个来形容他,似是最合适不过了。

  约莫两刻钟后,云洛涯终于是缓步走到了距家百米处的地方。

  “奇怪,这个时候娘怎么把门关起来了,难道没在家么……”

  远远的看到家里紧闭着的院门,云洛涯有些疑惑的自语道,隐隐间,云洛涯感到有些心绪不宁。

  “不好!”

  突然,云洛涯目光一转,看到了家里围着篱笆墙的地方正站着两名身穿青岩猎魔团服饰的男子,隔着篱笆墙向着院内张望。当即惊呼一声,发挥出了自己此时所能爆发出的最快速度向着院门方向奔去。

  至今为止,在云洛涯的心里,有三个女人占据着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位置。一个是身在灵院中的叶灵曦,一个是楚兮月,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便是他的亲生母亲月洛嫣了。

  此三女,皆是云洛涯心中不可触犯的逆鳞,龙有逆鳞,触之必亡!

  而此时……

  “砰!”

  一声巨响。

  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云洛涯便是冲到了院门前,奔跑中,整个人飞起一脚对着院门踹去。巨大的力量直接是将木门给踹飞了出去,云洛涯的身体也是借助着惯性飞进了院子里。

  身子还未落地,云洛涯目光扫视院落,当场看到了一幕令他直接暴走的画面。

  院内槐树下的石桌旁,一位身穿白色素衣的美少妇正昏躺在草地上,额前一抹嫣红,似是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导致昏迷了,正是楚兮月的娘亲叶兰香。

  一位身量娇小的女孩正满脸泪花的哭喊、拉扯着身旁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是楚兮月。

  而那名大汉,不理楚兮月的哭喊拉扯,正半弯着腰一脸淫秽之色的撕扯着一名倚靠在槐树旁的,不停挣扎,满脸惧色与泪痕的美妇的衣服。那美妇的外衣已被撕毁,上衣也被撕扯的露出了诱人的白嫩光滑的香肩。

  大汉正是昨天被罗千扔出院子的青岩猎魔团三团长,而那美妇,自然便是云洛涯的娘亲月洛嫣了。

  木门被踹飞所产生的巨大声响,令得院内的几人为之一顿。

  “云哥哥!”

  见到云洛涯回来,楚兮月满眼泪花的哭喊着叫道。看其此时这娇弱可怜之态,任谁见了都会心中一痛,想要去呵护她,更何况是视她如亲妹妹一般的云洛涯呢?

  “云儿…”

  见到儿子归来,月洛嫣仿佛看到希望了一般,奋力的挣开岩沙的爪子,对着云洛涯哭喊道。

  “小杂种,你……”

  雅兴被扰,差点被吓得不举,岩沙对着云洛涯怒骂一声,然而,话才刚刚开口,还未说完,便是被后者的一声怒吼给打断了:“畜生!老子要你死!”

  云洛涯满脸怒容的暴吼一声,双目如欲喷火,其上道道血丝密布,眼眶内似有红光乍现,再一眨眼,只见其双目竟是已经变得猩红一片,好不恐怖。

  话音未落,云洛涯便是已经暴掠而出,几乎是瞬间便来到了岩沙的身前,左拳借着前冲的惯性猛的砸向了岩沙惊愕的脸。

  “砰!”“咔擦!”“噗通!”

  没有任何悬念,云洛涯的拳头直接是快若惊雷般的落到了岩沙的脸上,巨大的力量直是将后者的鼻梁骨给轰碎了,而后其势不减,直接将岩沙百多十斤重的身躯轰飞的落在了槐树后的溪水里,溅起的水花有丈许高。

  “小杂……”“砰!”

  溪水不是太深,岩沙满脸猩红的坐在溪水里,面目狰狞的对着云洛涯吼叫道。

  然而才刚开口吐出两个字,云洛涯已是纵身跃进了溪水里,骑坐在岩沙身上,一拳轰在了其嘴上,直接是将岩沙的身体轰得再次砸进了溪水里,口中牙齿不知被砸断多少,总之看其那嘴部所处的溪水位置,一片猩红,想来断掉的牙齿不会少于十颗。

  “死!死!死!”

  云洛涯状若癫狂般的吼叫着,双臂不停的挥动,双拳如密集的骤雨般,接连不断的落到岩沙的脸上,尽管有水流阻挡了云洛涯落拳的部分力量,但岩沙依旧是被其这最原始最暴力的打法打得无力反抗。

  只因为云洛涯之前的第一拳打得太凶太狠了,鼻子是一个男人除了那里之外最脆弱的地方,可云洛涯最凶最猛的第一拳竟然就轰在了岩沙的鼻子上,将其鼻子整个轰塌了下去,疼的岩沙差点就昏厥了过去。

  可怜岩沙今天下午在镇上的酒楼里喝了点酒,在手下的怂恿下来到了云洛涯家,见到月洛嫣、叶兰香、楚兮月三女正围坐在一起准备晚饭的食材。当即色心一起,调戏了几句,而后接着醉意一发不可收拾,让手下去外面看门,自己在院子里上演霸王硬上弓。

  不曾想,关键时刻云洛涯突然回来了,愣神间被揍了一拳,紧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硬生生被打成了狗。

  “小杂种!快放了我们团长!”

  这个时候,在外面观望的两名青岩猎魔团的人才从惊愣错愕中清醒过来,见到岩沙被云洛涯按在水里揍的不要不要的,再看那被染红的溪水,两人当即就吓得从外面冲进院子里,对着云洛涯叫道。

  然而,此时的云洛涯就如同疯魔了一般,口中一边不停的嘶吼着,双拳一边不知疲倦的落在岩沙的脸上,目中的猩红更是浓郁了几分。

  “操、你大爷的!”

  两名青岩猎魔团的人怒骂了一声,冲上前去一脚将骑坐在岩沙身上的云洛涯踹飞,其中一人上去教训云洛涯,另一人赶紧蹲下身子将沉在水里的岩沙捞上来。

  此时的岩沙,已经完全没了人样,一张脸被云洛涯揍的坑坑洼洼,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好不凄惨。

  “三团长!三团长!三团长你醒醒啊!”

  抱着岩沙的那名男子用手不停的拍着前者的脸,口中急切的呼喊道。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岩沙双目闭合,出气多进气少,一副将死之态。

  “死!死!”

  一旁,云洛涯发疯般不停地要向着岩沙冲去,却被另一名男子拦住,不停的殴打,身上湿漉的长衫满是鲜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岩沙的。

  “二狗,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见叫不醒岩沙,那名男子对着殴打云洛涯的男子叫骂道。

  “我在帮三团长报仇呢,这小子敢打三团长,老子非揍死他不可!”名叫二狗的那名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想来是打得太爽了。

  “揍你妹啊!三团长都快断气了,得赶紧把他送到镇上的医馆去!”

  “啊?不是吧!?这么严重啊?”

  “你赶紧过来搭把手啊!三团长要是挂了,咱俩都得玩完!”

  “哦哦,等下我来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