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AZ匠vR网0唯一*#正√版,S其他'R都/是,,盗;版-

  “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浓眉男子暴吼一声,猛然抬起右手又是一刀砍在了云洛涯的长枪之上,溅起的火花都是落到了后者的脸上。

  “哼!”

  云洛涯咬紧牙关,奋力的招架,身体微微下蹲,握枪的双手都是有些麻木了。

  “铛!铛!铛!”

  浓眉大汉面容狰狞的看着苦苦支撑的云洛涯,右臂不停的挥动,一刀接一刀,连续不断的砍在云洛涯的长枪上。

  “叮!”

  突然,一道清亮之声响起,连续看了数十刀之后,浓眉大汉手中的大刀竟然是承受不了蹂躏,断成了两截。

  “他妈、的!”

  浓眉大汉怒骂了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断刀,猛的一脚踢在了云洛涯的胸口,吼道:“去死吧!”

  “砰!”“噗嗤!”

  云洛涯没有力气躲避,被浓眉大汉一脚踢在了胸口,当即便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大岩石上,继而又是接连几口鲜血自口中喷出,好不凄惨。

  “小杂种!你敢杀我兄弟,老子今天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浓眉大汉一脚踩在云洛涯的胸口,满脸狰狞之色的吼道。

  说完,便弯腰从一旁的地面上抓起一块大石头,就欲对着云洛涯的头砸去。

  “一点寒芒,百步飞剑!”

  便在这时,一道凌厉之声突然响起。

  紧接着便是见到,一道火红色的影子突然闪现而出,从后面洞穿了浓眉大汉的心脏位置。仔细一看,那洞穿浓眉大汉身体的竟是一柄赤红色的长剑。

  “噗!”

  浓眉大汉猛然一口鲜血喷出,手中举着的石头也是应声掉落在了地上,浓眉大汉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背后穿透自己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长剑,而后缓缓转过头看向身后,紧接着突然抬起右手指着前方,满脸震惊之色的说道:“你!苏…雨…泽…”

  说完,口中鲜血狂涌而出,浓眉大汉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而后便是倒在了一旁的地面上,与先他几步而走的兄弟们团聚去了。

  且说浓眉大汉方才看到了什么,令他如此震惊。

  顺着浓眉大汉之前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地面上,正站着一名气度不凡的男子。

  男子的相貌看上去大概双十左右,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衣,将其本就挺拔的身体衬托的更显修长。

  男子有着一头飘逸的墨色长发,俊逸的脸庞上五官修正,红唇白齿,高挺鼻梁,剑眉星目,甚是英俊。只是这面容,仔细一看,竟是与苏雨韵有着些许相似之处。

  此人正是苏雨韵的大哥,风影猎魔团少团长:苏雨泽。

  “云兄,你怎么样?”

  苏雨泽快步掠至云洛涯的身旁,搀扶住后者的身体,口中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

  云洛涯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面色苍白的说道:“多谢苏兄救命之恩。”

  对于苏雨泽,云洛涯并不陌生,前者是青河镇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实力不凡,待人谦虚有礼,口碑极好。在云洛涯刚被逐出灵院在家的时候,期间苏雨泽也和苏雨韵多次登门拜访,欲招揽他,但皆是被其给无情的拒绝了。

  “云兄说的哪里话,在下恰巧经过此处,见到云兄落难,岂能见死不救。”苏雨泽忙说道。

  实则,此话有假。

  实际上,苏雨泽并不是恰巧经过此处,而是一直就在此处。

  早在之前青岩猎魔团的人遇到云洛涯的时候,苏雨泽便也发现了他。因为苏雨泽是在山下遇到浓眉大汉等人的,也是一路悄悄跟在他们身后上山的,欲再上山之后出其不意的杀了他们。却不曾想,竟是见到了云洛涯,而且后者还与浓眉大汉等人交手了。

  云洛涯的实力苏雨泽看得出来,体内没有灵气修为,与普通人无异。而浓眉大汉等人,除了浓眉大汉的实力是初识境后期外,其他三人皆是初识境三阶初期。不是很强,但对于没有修为的云洛涯来讲,却足以称得上是高手了。

  原本苏雨泽认为云洛涯不会是浓眉大汉等人的对手,想要出手帮忙,可是当他看到云洛涯竟然能在浓眉大汉三人的合力攻击下还能镇定自若,安然防守的时候,果断就放弃了出手帮忙的决定,隐逸在一块岩石后,静静的观战,想要等云洛涯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再出手相助。

  而且,他也想知道,那传说中的灵界第一大院灵院培养出的学员,究竟有多厉害,自己与他们相差多少。

  可是当看到云洛涯凭借着自身最原始的肢体力量,力敌浓眉大汉三人数十个回合之后,苏雨泽震惊了;当看到云洛涯以凌厉攻势瞬杀光头男子和刀疤脸男子两人的时候,苏雨泽傻眼了。这尼玛,还是人吗?简直就是怪胎啊!

  当看到云洛涯被浓眉大汉借助丹药打成重伤,就要死翘翘的时候,苏雨泽知道,到自己登场的时候了。所以他果断的从岩石后跳出来,拔出佩剑,出手便是一招凌厉无比的剑技:百步飞剑,于百步外瞬杀浓眉大汉,成功救下云洛涯。

  “今日之恩,来日定当相报!”

  云洛涯也不是啰嗦的人,没有多说一些感恩戴德的话,而是直接孕足了气,面色肃然的对着苏雨泽郑重的许下了日后报恩的承诺。

  “云兄无需多言,来,先起来再说。”苏雨泽没有多说什么,郑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便将云洛涯搀扶着站了起来。

  “咳咳…”

  在苏雨泽的搀扶下,云洛涯艰难的站起身子,不过却不小心牵扯到了胸口的伤势,忍不住疼的咳嗽了起来。

  “云兄小心,来,坐下,慢点。”

  苏雨泽见状,忙又扶着云洛涯慢慢的坐在了身后的岩石上,而后看了眼远处被两条红腹鳞蛇守护着的阳血芝,又道:“云兄,你且先坐在此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完,见到云洛涯点头,苏雨泽便弯腰从一旁浓眉大汉的体内拔出了佩剑,而后便径自向着阳血芝走去。

  “嘶~嘶~!”

  苏雨泽刚走近离阳血芝十米之内的距离,那两条红腹鳞蛇便是挺起了身子,高高的抬起头对着苏雨泽吐着猩红的蛇信,不停的嘶叫着,似是在警告其不要再靠近了。

  苏雨泽没有理会两条红腹鳞蛇的警告,继续向前一步步走去,右手持剑斜指地面,体内火灵气运转,涌入到手中的长剑内,将原本就呈现出红色的长剑渲染的更加红艳,就如同一柄烈焰之剑一般。

  “嘶!”

  见到苏雨泽不听警告,继续靠近阳血芝,其中一条红腹鳞蛇不能忍了,嘶叫了一声之后,猛然向着苏雨泽张开血盆大口,噬咬而去。

  “刷!”

  苏雨泽面色一冷,一个瞬步朝前跨出,手中长剑斩出一道红芒。苏雨泽的身体来至阳血芝生长着的岩石前,面色平淡的伸出左手拔出了鲜红色的阳血芝,而后平淡的转过身向着云洛涯所在的方向缓缓走去。

  而直到这个时候,那两只被一剑斩杀的凉亭红腹鳞蛇的尸体才开始分家,生命力未完全消失尽的断肢在地上不停的扭动。

  与苏雨泽通明境三阶中期的实力比起来,这两只实力只有三阶低阶的腹蛇是真心不够看,更何况此时还是烈日炎炎的白天。

  “云兄,你此行上山的目的应该就是它吧。”

  再次回到云洛涯的身旁,苏雨泽将摘回来的阳血芝递至云洛涯身前,说道:“正好,快将这阳血芝服下,应该便可以缓解你体内的伤势了。”

  “这阳血芝既是苏兄所取,那红腹鳞蛇也是苏兄所杀,阳血芝理应归苏兄所有,我不能要。”看了眼阳血芝,云洛涯对着苏雨泽说道。

  “云兄你此话何意?莫不是看不起在下的为人?”

  闻言,苏雨泽不高兴的说道,而后不等云洛涯开口解释,又道:“看得出来,这阳血芝本是云兄你先发现的,后来青岩的人出现,欲和云兄争夺,起了争斗,结果被云兄反杀。如此,这阳血芝便是应归云兄你所有。”

  “再者,倘若如云兄所说,我摘取了阳血芝,这阳血芝便归我了。那我便有了对这阳血芝的处置权,我现在将它赠与云兄,云兄你若是不收下的话,是不是看不起苏某,不愿与苏某交个朋友?”

  “苏兄严重了,我收下便是。”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云洛涯也不再矫情,道了声谢后便伸手接过了阳血芝,将其收入了手上的蓝晶戒内。

  “云兄为何不就此服下阳血芝疗伤?云兄放心,我可以在此为你护法,绝不让任何人打扰到你。”

  见到云洛涯接过阳血芝后没有立即服用,反而是收在了手上的蓝晶戒中,苏雨泽以为他是害怕疗伤时被人打扰,当即开口说道。

  “苏兄,实不相瞒,我此次上山的目的就是要采取阳血芝,回家给家父服用。”云洛涯说道。

  “云伯父他可是受了什么重伤?”苏雨泽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不过是前日上山遭到魔兽的攻击,受了点伤,导致失血过多。我已为他服用过血灵果,今日上山摘取阳血芝不过是想让他的伤势能够恢复的快些。”云洛涯道。

  “原来如此,云兄的孝心天地可鉴,实在是让苏某佩服不已!”

  闻言,苏雨泽点了点头,随口奉承了一句,而后从手中的蓝晶戒内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丹药,递至云洛涯身前,道:“云兄,你身上没用修为,伤势不能拖延,既然阳血芝是为云伯父准备的,那便留着。这是活血化瘀丹,云兄你若是信得过我苏雨泽的为人,便将此服下,就地打坐疗伤,我为你护法。”

  通过刚刚的对话,苏雨泽的心里已是将云洛涯的地位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因为苏雨泽知道,以后者家中的经济状况是肯定买不起血灵果的,那么其刚刚口中所说的为云洛涯服用过血灵果,那血灵果定然也是云洛涯上山摘取来的。

  而以那血灵果四阶低阶的品质,实力低于三阶后期的魔兽肯定是守护不了的,如此说来,云洛涯定是斩杀了那守护魔兽之后取得的血灵果。即使不是,那必然也是从守护魔兽手中强抢后安然逃走的,而这一切的关键是,云洛涯的身上没用一丝灵气修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