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娃娃呢!哈哈哈!”看清云洛涯的容貌后,其中一名光头男子嘲笑道。

  “小子,这大热天的你不在家喝奶,跑到这山上来干什么?”四名男子走到云洛涯身前停了下来,其中一名麻子脸的男子晃了晃手中的大刀,对着云洛涯问道。

  云洛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转过身去看向了阳血芝,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男子的问话一般。

  “草你大爷的!老子问你话呢,你他妈的耳朵聋啦!?”

  干佣兵的整天在刀口上过日子,基本上没几个好脾气懂礼貌的,眼前的这四名男子也不例外。见到云洛涯没有理睬自己,麻脸男子大骂了一声,作势就要上前去揍云洛涯。

  “哎?快看!那是什么?”

  忽然,一名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叫了一声。

  “好像是阳血芝来着,我在韩家的拍卖会上见过。没错!就是阳血芝!妈的!发财了,这阳血芝上次在拍卖会上卖了五百金币呢!”先前那名光头男子惊呼道。

  “不是吧!?这么爽!把它拿去买了,老子们最少可以在花月楼里舒舒服服的躺上两天了!”闻言,那名麻脸男子也顾不上要去教训云洛涯了,直接是提着大刀向着阳血芝跑了过去。

  三百金币,对于他们这种卖一天命享受一晚上,身上根本没有积蓄的佣兵来说,绝对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了。故此,也无怪他们会激动成这样了。

  “麻脸!小心有魔兽!”

  麻脸男子跑出后不久,那名一直未曾说话的浓眉大汉突然开口叫道。

  “啊——!”

  可惜为时已晚,浓眉大汉的话音刚落,众人耳边便传来了麻脸男子惨厉的叫声。

  循声望去,只见麻脸男子正躺在地上左右翻滚,口中惨叫不止。再看其头颅位置,竟是有两条体长超过两米的黄褐色大蛇一左一右咬住了麻脸男子的头,正是红腹鳞蛇。

  原来,就在之前麻脸男子跑到那大岩石前准备摘取阳血芝的时候,忽然从两旁的岩石上各自蹿出一条红腹鳞蛇,张开血盆大口,瞬间便是咬住了前者的脑袋。

  麻脸男子的惨叫声仅仅维持了几个呼吸,之后便是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看其那被红腹鳞蛇噬咬的几乎分为两半的脑袋,红白液体流了一地,场面好不恐怖骇人。

  “嘶~嘶~!”

  杀了麻脸男子之后,那两条红腹鳞蛇分列左右守护着阳血芝,蛇头高高抬起,对着云洛涯等人嘶叫着,吐着血红色的蛇信,似在挑衅警告一般。

  “麻脸!”

  看着一刻钟之前还和自己等人在一起吹牛的同伴,如今死的不能再死的躺在了地上,光头男子和刀疤脸男子痛心的叫道。

  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叫,麻脸男子再也听不到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阳血芝有红腹鳞蛇守护?”

  那浓眉大汉算是还有点脑子,没有沉浸在悲痛中,而是对着云洛涯质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云洛涯偏过头,面无表情的冷声道:“像他那种没脑子的废物,活该早死。”

  对于青岩猎魔团的人,云洛涯的心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些厌恶。若是之前这几人见到云洛涯的时候对他客气一点的话,云洛涯刚刚或许还能提醒他们一下。有此结果,只能说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啊——!小杂种!我杀了你!”

  光头男子平时与麻脸男子感情稍好,两人经常一起逛窑子,找妹子,此时听到云洛涯如此辱骂自己刚刚死去的好友,当即就怒了。口中大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宽背大刀便对着云洛涯砍了下去。

  “锵!”

  一声响,云洛涯反手将青鳄骨枪挡在身前,招架住了光头男子的一击,身子顺势向右前方掠出,与光头男子等人拉开了距离,并且也与那两条红腹鳞蛇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妈的!杀了这小子,为麻脸报仇!”

  刀疤脸男子怒吼一声,也是提刀对着云洛涯砍去。

  “小杂种!拿命来!”

  光头男子赤红着眼对着云洛涯冲去,一旁的浓眉大汉见状,犹豫了下也提刀而上。

  “铛!”“锵!”

  云洛涯手中长枪一抖,荡开了刀疤脸男子的大刀,而后又一个回拉,长枪挡于身前,招架住了光头男子劈来的一刀。不过这么一停顿,那浓眉大汉的攻击也是快要临身,云洛涯脚下用力一蹬,身子急速向后退去,堪堪的避开了浓眉大汉的一击。

  “啊!”

  云洛涯后退的身子刚刚站稳,还未来得及换口气,只见那光头男子一声吼,再次提刀劈来,刀疤脸男子和浓眉大汉亦是紧随其后,三人完全一副要将云洛涯乱刀砍死的架势。

  “哼!”

  云洛涯冷哼一声,一边举枪招架格挡,一边借助着地形左腾右转,躲避三人的攻击。

  云洛涯此时身上没有修为,即便是拿着灵器对战三人,但是体内没有灵气,催发不出灵器的威力,这灵器便如同凡兵一般。再者,在力量上,云洛涯也不是三人的对手,根本不能硬碰,所以只能借助着敏捷的身法暂时防守,寻找能够一击必杀的机会。

  “铛铛铛!…”

  防守了数十个回合之后,云洛涯忽然发力,右手一抖,手中长枪左右一晃,荡开了刀疤脸男子和浓眉大汉的攻击,而后手腕一翻,手中长枪挽出道道枪花,暂时逼退了两人。

  紧接着只见云洛涯猛然上前一步,一个侧转,手中青鳄骨枪顺势对着迎面而来的光头男子砸去。

  “锵!”

  光头男子见到云洛涯突然反击,当即放弃了攻击,将手中大刀横在身前,招架住了云洛涯砸来的一枪,想要为刀疤脸男子和浓眉大汉两人争取击杀后者的时间。

  不过云洛涯要的就是光头男子的这一记格挡。

  此时云洛涯手中的长枪是压在光头男子横在身前的刀上的,看其那长枪枪尖所指之处,竟是直指后者的咽喉!

  “哼!”

  云洛涯面色一寒,眼中杀机绽现,右手握紧枪身猛的向前一推,长枪枪尖瞬间便是刺穿了光头男子的喉咙。

  “你……”

  光头男子瞪大双眼看着云洛涯,颤颤巍巍的抬起左手想要指云洛涯,却是刚抬到半空,整个身体便直挺挺的向后倒在了地上,只因为云洛涯已经收回了长枪,而前者至死也未能瞑目。

  “光头!”

  刀疤脸男子和浓眉大汉见状,皆是惊呼了一声,满脸的震惊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光头男子会死的这么干脆,云洛涯的攻势会如此凌厉。

  当真是不动如山,动如雷震,电光火石间便秒杀一人!

  灵院之人,恐怖如斯!

  “到你们了。”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看着刀疤脸和浓眉大汉,口中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淡淡说道,仿佛刚刚杀掉光头男子的人不是他一般。

  而随着其话音的落下,在刀疤脸和浓眉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云洛涯的身子动了。

  如猎豹捕猎时的蓄势一击般,云洛涯的身体对着浓眉大汉所在的方向瞬间掠出,双手紧握枪身,对着后者悍然砸去。

  “锵!”

  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关键时刻浓眉大汉及时抬手将到挡在身前,挡住了云洛涯的攻击。不过因为是仓促之下的防御,一个照面之后,便是被云洛涯给逼得连连向后退去。

  “啊!小杂种!我要杀了你!”

  这个时候,那名刀疤脸男子方是反应过来,对着云洛涯吼叫了一声之后便是提刀冲了过来。

  “回马枪!”

  突然,云洛涯猛的一声暴喝,身子瞬间一个旋转,右臂对着冲来的刀疤脸男子一甩,手中青鳄骨枪脱手飞出,直接是刺穿了刀疤脸男子的胸口。

  “噗!”

  奔跑间,胸口被洞穿,刀疤脸男子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前冲的身体猛然跪倒在了地上,借助着惯性,向前平移了几步距离。

  “你…好…狠……”

  左手撑着地面,艰难的抬起头,右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云洛涯,刀疤脸男子用尽体内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三个字。

  说完,便是脑袋一歪,永远的告别了世界。

  “嗤!”

  云洛涯掠至刀疤脸男子身前,拔出了插在其胸口的青鳄骨枪,刀疤脸男子的身体,哦不,尸体,也是随之倒在了地上。

  云洛涯右手握枪斜指地面,面无表情的看着浓眉大汉,胸口略有些起伏,看得出来,刚才的一击虽然霸道凌厉,但是对他的体力消耗也是不小。

  “光头!”

  看着光头男子也被云洛涯给杀了,浓眉大汉悲痛欲绝的叫了一声,而后赤红这双目看着云洛涯,道:“小杂种!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老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最新i章节%◎上‘m酷匠1¤网

  说完,只见其从怀中摸出两枚色泽不一的丹药,而后扔进嘴里吞服了下去。

  见状,云洛涯眉毛一挑,脸色微变,心中暗道:“情况不妙!”

  浓眉大汉服用的两枚丹药,一枚是二品初阶的速灵丹,功效是可以短时间提高服用者一倍的速度,价值五十金币。另一枚是一品高阶的增力丹,功效是可以短时间提高服用者一百斤的力量,药效过后进入短暂的虚弱期,价值三十金币。

  两枚丹药皆是辅助类的,所以价格并不高,乃是浓眉大汉平时省吃俭用买下来用于关键时刻保命的,此时却是用来和云洛涯决一死战,足以看出其此时心里对于后者是有多恨了。

  “喝!”

  浓眉大汉暴喝一声,身体瞬间掠出,几丈的距离眨眼间便跨越了,云洛涯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前者已是来到了其身前,凶猛的一刀当头便是劈下。

  “铛!”

  云洛涯及时双手握枪,横于身前,挡住了浓眉大汉的一刀。不过后者服用过增力丹之后,力气较之之前上涨了不少。一个照面之下,云洛涯便是有些力不可支,举起的双臂被浓眉大汉压的一寸寸向着胸口收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