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千,做的好!回去我让爹好好赏赐你!”苏雨韵满意的说道。

  “多谢小姐!”罗千忙谢道。

  嘴上虽在道谢,但罗千心里却在说道:“犒赏就不必了,只求团长快点将我这护卫一职取消就行,我宁愿每天去猎杀十头魔兽。”

  “罗千!老子记住你了!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

  院外,传来了岩沙的叫骂声,转身看去,只见其已是带着两个手下跑远了。

  “韵儿,今天多亏有你在,嫣姨真是要多谢你了!”月洛嫣对着苏雨韵谢道。

  “嫣姨,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想到刚刚一激动,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大小姐的本性,苏雨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随后看了眼满脸淡漠的云洛涯,犹豫了下说道:“你如果加入我们风影猎魔团的话,今天即便是给岩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嚣张。”

  “没兴趣。”

  云洛涯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便径自转身向着房内走去,气得苏雨韵直跺脚。

  “混蛋!”

  ……

  夜幕降临,皎月悬挂于枝头,银色的光辉洒向大地,为后者披上了一层银色的纱衣。

  云洛涯躺在床上,双手枕于脑后,侧着头凝视着窗外的月色,明亮的双目中有着淡淡的忧伤与迷惘。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是曾经的灵院时光,或许是而今的家与父母,又或许是,心中那道无法释怀的伤。

  “很惆怅,很迷茫,是吗?”

  忽然,寂静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道浑厚的男声。

  闻言,似是知道是谁一般,云洛涯并没有任何惊慌,只是脸色略微凝滞了一下,而后便继续看着窗外的月色。

  短暂的沉寂之后,只见云洛涯的眉心处忽然闪现出一抹红光,紧接着一道红色身影自其前方凭空出现。

  看那一身红甲,魁梧身材,正是昨夜被云洛涯无意中解封出来,而后又消失了的神秘男子:上古第一魔皇——暴君!

  “每天这样无所事事,夜里一个人黯然神伤,活在过去,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暴君双臂抱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云洛涯,口中淡漠的问道。

  云洛涯偏过头看了暴君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又将头偏了回去,继续看着窗外,丝毫没有因为暴君的凭空出现而感到任何慌乱,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联想到其昨晚的反应,直是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此子之心性,实难有与之相匹者。

  “能够在本皇的面前表现的如此从容的人,当年在这世上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不得不说,你倒是令本皇甚是欣赏。”暴君由衷的赞赏道。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云洛涯淡淡说道。

  “你难道真的打算就这样一辈子碌碌无为下去吗?你拥有着无数修炼之人羡之而不可求的阴阳圣体,若是修炼,日后定然是飞龙在天,纵横宇内。这灵界之大,除了灵山,便再无你到不了之处!”暴君循循善诱道。

  “如果你只想说这些的话,那么你可以滚了。”云洛涯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滚?”

  暴君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云洛涯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错愕片刻后,暴君说道:“云洛涯,你小子是真的很有种,敢这么对本皇说话,须知道,若是在以前,谁若是胆敢对本皇这么说话,本皇定让他人魂分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切。”云洛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在云洛涯看来,此时的暴君就是个十足的傻×,左一口当年,又一口以前,完全还活在自己过去的回忆中,一点也看不清现实。

  当年多风流,以前多潇洒。谁见过?谁听过?有史料为证吗?如今不过是一介残魂,连自己都不如,得瑟什么,切。

  若是被暴君知道此时云洛涯心中的想法的话,估计不被气死,也定要将其给一巴掌拍死。

  自己堂堂上古三大天皇之一,半神境强者,整个灵界有数的最强之人,竟被贬低成这般,当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呐!

  不过好幸,他此时并不知道。

  但,饶是如此,暴君此时亦是被云洛涯这态度给气得不行。

  “臭小子,若不是…本皇定将你给一巴掌拍死!”暴君怒道。

  说完,身子一晃,竟是从窗口飘了出去,继而消失不见。

  堂堂上古第一魔皇,杀人如屠狗的存在,而今竟是被云洛涯给气得拂袖而走。这若是被上古的那些强者们知道的话,定然会从轮回道里爬出来,将其惊为天人。

  殊不知,当若干年后,每当云洛涯回想起这一夜的时候,都暗呼自己福大命大。

  “切。”

  云洛涯不屑的哼了一声,而后身子一侧,竟是闭起眼睡觉了。

  房外屋顶之上,暴君傲然而立,望着无尽的夜空,谓然一声长叹:“想当年,本皇…唉!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事实上,他只是太孤独。

  千年岁月,沧海变桑田。

  对他而言,是无尽的等待。

  ……

  朝阳初升,金鸡鸣晨,唤醒了沉睡一夜的万物,以及青河镇的居民。

  月洛嫣早早的起床洗漱,开始准备早饭。

  云辰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身上的伤势刚好一点,便开始在院子里练拳,一套看似不俗的拳法打得有板有眼,虎虎生风。

  云洛涯没有睡早觉的习惯,当早晨的鸡鸣声刚刚响起时,他便已经醒了,只是没有起床。等到窗外传来云辰练拳的声音后,知道爹娘已经起床了,便也开始翻身起床,穿戴衣物。

  DP酷匠√网…正版g1首'发I

  “起来啦?”

  云洛涯刚刚走出屋外,云辰的一套拳法正好打完,看到前者,当即收拳问了一声。

  “嗯。”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洗脸水你娘已经帮你打好了,就放在井边,你去洗漱下吧,待会应该就可以吃饭了。咳…”

  似是已经习惯了云洛涯对自己的冷淡态度,云辰平静的说道。

  说完,突然咳嗽了一声,看其那有些苍白的脸色,想来是因为体内的伤势未愈,方才打了一套拳法,导致体内的气血一时流畅不通顺,故此咳嗽了出来。

  “你伤势未愈,不适合打这么刚烈的拳法,还是静心调养一段时间为好。”云洛涯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便径自向着院内水井边放着的脸盆处走去。

  看着云洛涯瘦削的背影,云辰的眼中涌现出一抹复杂之色。

  早饭依旧是那般,为了帮云辰调养身子,月洛嫣特意做了肉粥,配上两碟素菜,一盘牛肉干。

  吃完早饭后,云洛涯照例来到门前不远处的小山坡上,面向东北灵院的方向,坐在一块岩石上,沐浴着朝阳。

  期间无人打扰,云洛涯这一坐便是整整一上午,直到中午月洛嫣喊他回家吃午饭的时候方是停止。

  午饭后,云洛涯回房间取出了在灵院时佩戴的蓝晶戒指,而后便是一声不吭的出了家门,向着青枫山脉内走去。

  此行进山的目的是采药,二至三阶左右的活血回气类灵药,用途是帮云辰调养伤势,至于原因,那便是为人子女的孝心了。

  别看云洛涯平时对云辰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的,其实他心里对后者还是很关心的,之所以那般态度,一方面是因为男孩子的不擅于表达,另一方面便是怕云辰提及让他修炼的事情。

  回归正题。

  且说云洛涯独自离家进入深山,从手上的蓝晶戒指内取出在灵院时用的心爱武器:四阶低阶灵器——青鳄骨枪。凭借着在灵院时学到的知识,云洛涯右手持枪,辗转在山林内,避开多只魔兽,向着有可能生长灵药的地方慢慢走去。

  约莫一个时辰后,云洛涯终于是停止了行走,来到了一处向阳的山腰处。

  山腰略有些平坦,怪石林立,周围稀疏的长着一些矮小的灌木,在阳光的照耀下,于地面上呈现出各种怪异的影子,配上四周燥热安静的环境,倒是有些骇人。

  此时时辰,午时三刻左右(下午一点左右),在这个时间段,若是太阳高照的话,一般很少有猎魔团的成员进山活动。

  这算是云洛涯选择这个时间进山找药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还与云洛涯要找的灵药有关。

  云洛涯此行所要寻找的是三阶低阶灵药:阳血芝。

  阳血芝,三阶低阶灵药,五行属火,多生长于光照充足的岩石丛生之地,具有活血化瘀,回血固气之功效。此灵药白天受日光照耀时呈亮红色,夜晚呈暗红色,状貌与普通灵芝无异,服用时……

  再次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在灵院时从书上看到的有关阳血芝的记载,云洛涯轻呼了口气,握着长枪在这山石间慢慢行走,搜寻阳血芝的身影,同时防范着阳血芝的守护魔兽:三阶低阶的蛇类魔兽——红腹鳞蛇。

  顾名思义,这种魔兽的腹部是红色的,很好辨认,不过其背部却是布满了黄褐色的鳞片,白天匍匐在岩石上,几乎与岩石无异,极难分辨。不过所幸,这红腹鳞蛇性属阴寒,但却又极爱晒日光浴,阴阳相克之下,其实力在白天会有所下降。而这也是云洛涯敢空着一声修为来采药的原因。

  行走了片刻,云洛涯忽然停下了身子,眉毛一挑,目光凝视着前方。只见其前方两丈处有一块大岩石,岩石上有道裂缝,在那裂缝中间,长着一抹亮红色的灵芝,正是阳血芝!

  云洛涯没有急着上前摘取,而是在那株阳血芝的周围仔细的看着,尤其留意有岩石的地方。因为他知道,越是宁静,这背后隐藏的危机就越大,红腹鳞蛇肯定就隐藏在附近的岩石周围。

  就在云洛涯准备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探探虚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粗犷之声:“哟呵!没想到大热天的,这山腰子上还有人,真是稀罕呀!”

  闻言,云洛涯侧过身向后看去,只见正有四名穿着青色佣兵服饰的大汉向着自己这边走来,每人手里皆是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宽背大刀。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云洛涯认得,与昨天跟着岩沙到自己家的那两个手下穿的衣服一样,正是青岩猎魔团的服饰。

  不用多说,这四人定然是青岩猎魔团的成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