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而事实也确是如此。

  半年前,云洛涯被逐出灵院,并被灵院派人遣送回家的时候,便是被青河镇的一些人知道了,其中就包括青河镇上的几大家族和三大猎魔团。

  虽是灵院的弃员,但以灵院历届招收学员的苛刻要求,以及以往从灵院毕业的学员们的成就,云洛涯身上所具有的潜力,还是颇受这些家族和猎魔团欢迎的。

  故此,在云洛涯刚被逐出灵院在家的那段期间,经常会有一些家族派人前来招揽他,并许下丰厚的报酬。只可惜云洛涯当时还陷在心魔当中,并且无心修炼,结果令得那些家族皆是无功而返,不过偶尔还会有一些小家族派人去招揽,企图碰碰运气。

  直到云洛涯后来自散修为,并扬言不再修炼的时候,便几乎再没有家族派人前来招揽他了。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在招揽云洛涯的那些势力中,便有几个势力的当家人高瞻远瞩,看好云洛涯身上所具有的潜质,一直不肯放弃招揽,这其中便包括青河镇三大猎魔团之首的风影猎魔团。

  云洛涯家中临近中午,月洛嫣正端坐在院中一颗槐树下的石桌旁择菜,准备午饭的食材,云洛涯从镇上回到家中,身后还跟着苏雨韵等人。

  “嫣姨,在择菜准备午饭呀?”

  刚进家门,云洛涯还未来得及开口向月洛嫣报平安,苏雨韵已是如同到了自己家一般,欢快的对月洛嫣问候了一声,而后便轻车熟路般的小跑到月洛嫣身旁坐下,一点也没觉得拘束。

  “是苏小姐呀,你怎么来了?”

  看到是苏雨韵,月洛嫣连忙放下手中的菜,想要站起身来招呼,却被前者制止住了。

  “想嫣姨了就来看看了呗。”

  苏雨韵自然的握着月洛嫣的手,亲切说道:“哎呀,嫣姨,不是说了嘛,叫我韵儿就好了,不要叫什么苏小姐,听着多生分呐。嫣姨你是不是不喜欢韵儿呀?”

  说完,苏雨韵一把握紧了月洛嫣的手,红唇一撇,一副楚楚可怜之态,直看得云洛涯心里一阵纳闷:这姑娘和之前在镇上的刁蛮大小姐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没有呀,喜欢,喜欢!”

  月洛嫣高兴的笑道:“嫣姨怎么会不喜欢韵儿呢,既然韵儿不喜欢嫣姨这么叫,那嫣姨以后就不叫了,就叫韵儿,好不好?”

  “嗯嗯!”

  苏雨韵重重的连连点头,喜笑颜开道:“我就知道嫣姨对韵儿最好了!”

  看着如同母女般相处交谈的两女,以及月洛嫣脸上洋溢着的发自内心的笑容,尽管知道苏雨韵来自己家的真正目的是要招揽自己加入风影猎魔团,但云洛涯也不急着下逐客令,只因为,他想让母亲能够多开心一会。

  实际上,云洛涯这么想是有点误会苏雨韵了。

  }最新*+章节上x;酷匠G网…j

  诚然,苏雨韵来此的最终目的都是想要招揽云洛涯加入风影猎魔团。但这却不是她屡次来云洛涯家的主要原因,风影猎魔团作为青河镇第一猎魔团,有近八百多号人,如果只是要招揽云洛涯的话,随便派些人来就行了,没必要每次都让苏雨韵来。

  更何况,以苏雨韵的大小姐脾气,即便是她父亲苏影也难以让她做什么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之所以每次招揽云洛涯她都亲自来,还是因为月洛嫣的原因。

  苏雨韵从小便没有母亲,由父亲和大哥呵护长大,虽然过的无忧无虑,但是却从没有感受过母爱,因为自其母亲去世后,其父苏影便一直没有再娶。

  而月洛嫣,因为貌美,且为人温柔体贴,身上又有一股让人想要接近的气质,令得苏雨韵感到很温暖,就如慈爱的母亲一般。苏雨韵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才会屡次登门,只为了和月洛嫣待在一起,说几句话。

  而且,每次在月洛嫣面前,苏雨韵平日里身上的大小姐脾气都会消失不见,变为一个乖乖女。

  “呦呵!这么多人,还真是热闹啊!”

  都说美好温馨的时光是短暂的,这不,一道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

  循声望去,只见院门口不知何时已是站了三名身形壮硕的大汉,皆是满脸凶相的草莽之人的样子。其中当先一人穿着一身青色的短袖长衣,粗壮的双臂抱于胸前,满脸傲慢之色的看着云洛涯等人。

  这名男子名叫岩沙,乃是青河镇第二猎魔团:青岩猎魔团的三团长,为人嚣张狂傲,好色下流,喜欢强抢良家,常光顾于花街柳巷之地。

  “原来是岩三团长,失敬!”

  那名先前在小镇上劝解苏雨韵的男子对着岩沙抱了一拳,道:“不知岩三团长此行前来所为何事?”

  “呵,所为何事?”岩沙冷笑了一声,道:“我说罗千,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满了,我到这来干什么,用得着向你汇报吗?你们风影管的有些宽了吧?”

  “呵呵,岩三团长误会了,我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质问你的意思。如有冒昧之处,还请担待。”没有在意岩沙的傲慢之态,罗千微微一笑道。

  “谅你也不敢!”岩沙冷哼了一声,而后看着院内的众人问道:“哪个是叫云洛涯的?”

  “有事?”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淡淡问道。

  “你就是那个被逐出灵院的弃员?”随意的打量了眼云洛涯,岩沙有些不屑的问道。

  云洛涯面无表情的看着岩沙,没有说话。

  “听说灵院的学员天赋很高,每个都很厉害。”岩沙继续说道。

  云洛涯依旧没有说话,一副静待下文的样子。

  “我很好奇,半年之后才是灵院学员毕业的日子,你怎么提前一年毕业了呢?”岩沙自顾自的问道。

  “如果只是来说这些废话的,你们可以滚了。”

  双手微微握拳,双目紧盯着岩沙,目光冷冽,看得后者的心里都是一震,云洛涯语气冰冷的说道。

  “小杂种,你是不是活腻了?敢这么对我们团长说话。”

  云洛涯的话音刚落,站在岩沙身后的一名大汉便是开口叫骂道,说完,扭了扭脖子,作势就要上前去教训前者。

  “不得无礼!”

  开口呵斥了手下一句,岩沙看着云洛涯道:“敢这么对我说话,不错,你很有种,我很欣赏你。加入我们青岩猎魔团吧,跟着我混,包管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滚!”岩沙的话还没有说完,云洛涯便是不屑的开口说道。

  闻言,岩沙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幽幽的说道:“臭小子,给脸不要脸!”

  “岩三团长,这句话应该说给自己听吧?”就在岩沙忍不住要动手教训云洛涯的时候,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苏雨韵终于忍不住了。

  不理会岩沙投来的充满怒意的目光,苏雨韵端坐在石凳上继续开口说道:“首先,你未经许可,私闯民宅在先,云公子完全可以将你逐出去,甚至到驻安司告你一状都行。但是人家没有,这已经算是给你脸了,可你却没有觉悟,一再盛气凌人,言语相激。”

  “再者,看得出来,岩三团长你此行前来的目的是想要招贤,但俗话说的好,礼贤下士贵在一个礼字,三顾草庐贵在一个诚字。敢问岩三团长,你的礼何在?诚何在?如此,我想也无怪云公子对你无礼了吧?”

  苏雨韵虽是大小姐脾气,但从小便被其父苏影送进镇上的书院读书,虽然没有太刻苦用功,但好歹也算是个读书人,这说起话来也是有理有据,一时之间竟是说的岩沙无言以对。

  “好个伶牙俐齿的臭丫头!你可知道,今天即便是你爹苏影在这,他也不敢和我这么说话!”岩沙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的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区区青岩三团长罢了,我爹一巴掌就可以把你拍死!”苏雨韵俏脸一寒,娇喝道:“还有,本小姐最讨厌别人叫我臭丫头!”

  “罗千!”

  “在!小姐有何吩咐?”罗千忙应道。

  “本小姐不高兴了!把他们三个给本小姐扔出去!”

  瞬间,苏大小姐的大小姐脾气来了。

  “是!小姐。”罗千微一弯腰领命道,说完,便径直朝着岩沙走去了。

  “你敢!”

  岩沙心里发慌了,当场惊叫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雨韵的大小姐脾气竟然这么严重。虽然以前一直听说苏影家的小公主脾气很不好,典型的小辣椒,但没想到这么辣,就因为这么一句“臭丫头”,便要将自己给扔出去,全然不顾两家猎魔团的关系(其实一直很不好)。

  “罗千你敢!你今天要是动了我,难道就不怕挑起你们风影猎魔团和我们青岩猎魔团的战火吗?”看到罗千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一副真的要动手的架势,岩沙连忙后退一步喝道,显然是有些怕了。

  毕竟,罗千的实力他知道,通明境三阶巅峰,而自己只是初识境三阶巅峰的修为,若是动起手来,自己绝对是分分钟被吊打啊!

  其实,别看岩沙之前嚣张的态度就以为他很厉害,实际上就是一个怂包。以他的实力,在青岩猎魔团里顶多就是中下等层次,之所以能够成为三团长,还是因为他是大团长和二团长的亲弟弟,平日里除了吃喝嫖赌,就是调戏良家,纯粹一个没卵用的脓包。

  而事实上,他今天来云洛涯家的原因也不是要招揽后者,而是因为听手下人说云辰家的老婆长得甚是貌美,心中起了淫意,故此才前来看看。可是没想到苏雨韵等人也在,所以就急中生智,拿招揽云洛涯做幌子。

  “得罪了,岩三团长!”没有理会岩沙的威胁,罗千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其一个瞬步,身子瞬间掠至岩沙身旁,左手抓住岩沙的衣领往后一拉,左膝猛的抬起,顶在了后者的小腹上,疼得岩沙登时痛呼一声,弯下了腰。而后罗千右手探出,一把抓在了岩沙后背的衣服上,拎小鸡般将其提了起来,对着院外用力一甩,直接是将岩沙给扔了出去。

  “砰!”

  一声响,众人隔着篱笆墙清楚的看到岩沙被摔了一个狗吃屎,溅起阵阵尘土。

  “饶命,饶命啊!”

  解决完岩沙之后,罗千继续向着岩沙带来的两个手下走去,后者见状,口中连连求饶。

  对于这种小喽啰,罗千连手都懒得动,直接飞起两脚,将两人踢飞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