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冷语相激,洛涯暴怒

  “呵,不错嘛,倒还有些毅力,这见识也算可以,竟然能看出本皇的状态。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啊,这就是那灵院里的学员么?还真是不简单啊!”男子看着云洛涯,毫不吝啬的赞赏道。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灵院的学员?”

  云洛涯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自己身为灵院学员的身份,除了学院里的学员和导师,以及父母和镇上一些大户人家知道外,其他的便再无别人知晓。而此时眼前这名男子,明显不是青河镇之人,况且以其那灵魂出体的实力,在青河镇上还找不出来,所以,云洛涯此时很是惊讶他能道出自己灵院学员的身份。

  “哦不对,刚刚的话说错了。”

  没有理会云洛涯的询问,男子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道:“应该是曾经的灵院学员,如今的灵院弃员,因触犯院规,被永生逐出灵院,是也不是?”

  “你到底是谁?”云洛涯神色渐冷,眼中一抹愤怒与哀伤闪过,目光冷若冰霜,直视着眼前的男子,冷冷问道。

  之所以会突然间有此转变,只因为这名男子刚刚所说之话全都属实,云洛涯以前是灵院的学员,但因为半年前触犯院规,被罚逐出灵院,今生今世不得踏入灵院半步。

  被逐出灵院之后,云洛涯便是被灵院执法院的导师遣送到了现在的家里,而这件事也在云洛涯的心理留下了阴影,导致他主动散尽修为,不再修炼,甘愿做一个普通人。

  然而,这些事情,若非灵院之人和云洛涯的父母,其他人,知之甚少,这也是云洛涯此时格外警惕眼前这名男子身份的原因。

  “这么紧张干嘛,本皇又不是坏人,更不是那灵院之人。你且先告诉本皇,本皇刚才所言,是也不是?”没有理会云洛涯那充满冷意的目光,男子嘴角掀起一抹优美的弧度,笑问道。

  然而,云洛涯却是不再答话,只是冷冷的紧盯着男子看,双拳紧握,面色阴沉的似要滴出水来,可以看出,此时的云洛涯已是快要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

  “怎么?想跟本皇动手?你以为凭你现在这一介凡躯,能伤得了本皇么?”男子不屑冷笑了一声,继而又道:“本皇刚刚苏醒不久,对如今的灵界不是太了解,所以便在你昏迷的时候,探查了下你的记忆,从你的记忆中得知了这些。”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来不及在心中震惊眼前这名男子竟然能够探查自己的记忆,云洛涯冷冷问道。

  “叶、灵、曦。”

  男子紧盯着云洛涯的双目,一字一顿的缓缓说道。

  “你该死!”

  云洛涯暴吼一声,猛然一拳轰向了男子。几乎是瞬间,云洛涯的右拳便是轰在了男子的身上,然而,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只见,云洛涯的拳头直接是如同打在了空气中一般,从男子的身体里穿透而过。

  “真正的好男儿活于世上,不应是整日为了那些所谓的儿女情长,而自甘堕落,消沉颓废!雄肝义胆,豪气干云,身披铁甲战群雄,脚踩日月斗苍穹!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该做的事情!”

  面对云洛涯的一击,男子没有丝毫的躲闪,任凭前者的拳头穿透自己的身体,俯视着云洛涯,说出了这番令人热血沸腾的话语。

  闻言,云洛涯整个人瞬间静止,保持着刚才出拳的动作,抬起头与男子对视着。

  “你到底是谁?”

  良久,云洛涯有些颓废的率先收回了目光,站在床上后退了两步。

  “本皇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小子,你难道真的想一直这样下去?放着一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好皮囊不去好好利用,而是为了一个女人,抛弃父母,抛弃自己,一辈子甘愿做一个任人欺辱的蝼蚁?”男子说道。

  “这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沉默了片刻,云洛涯淡淡说道。

  “是啊,这是你的事,和本皇当然没有关系了,那和你的父母有关系吗?”

  男子嗤笑一声,冷声道:“你娘十月怀胎将你生下,又含辛茹苦的将你抚养了六年,让你得以到那灵院里修炼,一展风采,享受无尽的风光。而你呢?你又是如何回报你爹娘的?”

  “别说了!”云洛涯叫道。

  “你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冲冠一怒,触犯院规,被逐出灵院。遣送回家后,又为了那个女人,自散修为,甘愿今生只做一个普通人。不理会你爹娘苦口婆心的劝说,整日坐在门外山坡上向着灵院的方向毫无边际的眺望,心中想着那个女人。”男子继续说道。

  “别说了!”

  “因为你,为了你,你爹没有修为,但却还整日进山猎杀魔兽,寻找草药……因为你,为了你,你娘整日刺绣织布……还有你那些如今还在灵院里的好兄弟们……”

  “别说了!”

  “若是你被逐出灵院后继续修炼,以你的体质和天赋,至于沦落到如今亲生父亲被人打成重伤,买不起药治疗,还得自己孤身一人进山找药……”

  “够了!我让你别说了你他、妈的没听到吗!?”

  心中的伤疤被男子通过自己的记忆,无情的撕开撕碎,血流不止,令得云洛涯再也无法承受,直接是对着男子歇斯底里的大骂了起来。

  双目瞪圆,犹如铜铃,眼瞳之上,道道血丝密布,眼眶内一片晶莹,似是随时都能流出泪来。

  由此可见,此时云洛涯的内心,真的是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

  然而,面对云洛涯的怒骂,男子却是毫不理会,通过探查云洛涯的记忆之后,男子知道,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云洛涯的内心防御击毁击溃。而能够达到这一要求的,便是那些深埋于他内心深处的伤痛了,只有这些,才能触动到这个灵院培养出的天之骄子的内心。

  就在男子还要开口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急切的女声忽然从门外传来。

  “云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云儿,你把门开一下,让娘进去看一下。”

  听这话语,正是云洛涯的娘亲,月洛嫣。

  刚才云洛涯的那道怒骂声实在是太大了,直接是将在另一间房中照顾丈夫刚刚入睡的月洛嫣瞬间惊醒了。月洛嫣醒来之后,心中担忧儿子,便连忙来到云洛涯的房前询问。

  “娘,我没事,刚刚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说了几句梦话,把娘惊醒了。”

  @酷g匠{8网=正◇版●$首发

  不想让月洛嫣看到自己此时的样子,以及房中的神秘男子,云洛涯迅速调整了下情绪,对着门外的月洛嫣说道。

  “哦,是这样啊,娘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呢。”

  门外,传来了月洛嫣一声重重的呼气声,估计是听到儿子没事,心中悬着的心放下了,因此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知道可能是因为自己刚刚太大声了,所以才将月洛嫣给惊醒了,云洛涯当即出声和月洛嫣解释了两句,而后又问了些关于云辰伤势状况的话,转移了月洛嫣的注意力,最后方是将后者给支走了。

  门外,响起几道轻微的脚步声,想来是月洛嫣回房休息去了。

  门内,将月洛嫣支走后,云洛涯转过身看向之前男子所处的方向,却是空无一人,不见男子的踪影。

  “人呢…”

  云洛涯自语了一句,而后又在房中寻找了一番,又出声叫唤了几句,皆是不见男子的踪影,最后,只得轻叹一声,带着满腹的愁思躺回了床上。

  屋外,云洛涯房间的屋顶上,一道有些缥缈的红色身影伫立,正是先前的那名神秘男子。

  “上古仙灵大战,仙人侵犯,神尊苏醒,神皇转世,神贤降临,灵院……想不到,本皇陨落数年之后,灵界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劫难。千年之后,这灵界格局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灵院…日后定要好好拜访一下……一睡千年,人事已非啊!可叹!可叹呐!”

  月没晓天,东方渐白,一声长叹,仿若跨越了千年的岁月沧桑而来,蕴含了无尽的荒凉。

  ……

  清晨,当初阳刚刚从东方的地平线上跃起,将第一抹光辉洒向大地的时候,青河镇的居民们已是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而居住在青云村的人们,则是更为早上一些,因为他们坚信,天道酬勤。

  云洛涯的房间坐落在北面的一条小溪旁,朝东的方向有一扇窗户,窗外丈许处便是那棵枝繁叶茂的老槐树。当初阳的第一抹光辉洒向大地的时候,那光辉亦是伴随着槐花的幽香,一齐顺着窗户飘进了云洛涯的房间内。

  房内,云洛涯侧卧在床上,张着双眼看着窗外,眼圈略有些泛黑。可以看出,这一夜,他并没有睡好,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入睡。

  经过夜里那神秘男子的那一番言语质问,云洛涯再次在心里彻底的反思了下自己这半年来的决定。

  为了心中的那个她,为了那一次的屈辱,不顾父亲的怒斥,母亲的劝说,毅然散尽修为,放弃一身绝佳的修炼天赋,不再修炼,从此做一个普通人。

  最后致使如今的家庭愈加贫困,与父亲的矛盾渐渐加深,令得母亲日夜劳累,甚至连这次父亲被人打成重伤昏迷不醒,自己非但没有能力为他报仇,就连为他治伤都得孤身一人进入深山采药……

  这样的行为,这样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正彷徨间,屋外忽然传来阵阵碗盆碰撞之声,以及菜入油锅的声音,将云洛涯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微摇了摇头,云洛涯翻身下床,穿戴好后,出门步入厨房,只见一道丰姿绰约的身影正在忙碌着,尽管身着素衣,依旧不能掩盖那道妙曼身影的风采,正是月洛嫣。

  “娘。”

  看到母亲那一大早便开始不停忙碌的瘦弱身影,不知怎的,云洛涯的心突然莫名的刺痛了一下,眼眶都是忍不住开始湿润了起来。

  “云儿,你起来啦!”

  月洛嫣一边炒着菜,一边偏过头对着云洛涯露出一抹慈母般的笑容,道:“洗脸水娘已经打好了,就在外面的脸盆里,你快去洗漱下吧,待会就可以吃饭了。”

  “嗯。”

  强忍着要流泪的冲动,云洛涯点了点头,而后连忙转身走出了厨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