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一千年啦!整整一千年过去了,终于有人打开本皇当年设下的结界封印,让本皇重现人世了!”

  “既是本皇的有缘人,定然有着不同寻常之处,且让本皇先查探下你的虚实再说。”

  这是一处神秘的空间,像是一个洞府,不大,方圆三五丈左右。但是,令人惊奇的是,除了顶部有着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形空间可以看到遥远星空的漫天星辰外,在这片空间里,便只有一种主色调,血红之色。

  血红色的石壁,血红色的地面,血红色的图案,还有,血红色的血池。

  血池方圆一丈左右,其内注满了血红色的不停翻腾的血液。此时血池中央的上空,一道孱弱的身影静静的悬浮着,淡灰色的长衫,满是血迹的后背,赫然便是先前只身进山采药被血纹蟒追杀的云洛涯。

  而随着这洞府内那道似是自言自语的声音的落下,只见那血池内的血液突然更加剧烈的翻腾了起来,而后化为道道血龙,进入到云洛涯的身体内。

  “气息这么微弱,时日无多啊,好弱的体质…罢了,念在你是本皇有缘人的份上,本皇先将你这条命拉回来再说。”

  话音落下,只见云洛涯的周身忽然血光大放,其背部白骨森森的伤势在这血光的笼罩下,竟是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迅速的复原着,只一会,便是恢复了原本光洁的脊背。估计若不是还有着那依旧破烂的衣衫存在的话,任谁都不会相信其背部在一刻钟之前还是一片血肉模糊之景。

  “体内无一丝灵气波动…难道不能修炼?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再怎么说本皇也是三大天皇之一,能够与本皇有缘的人怎会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不对!这体质有古怪…沉入静水,烈如炙焰,阴阳圣体!?”

  “哈哈哈!果然是阴阳圣体,果不出本皇所料,本皇的有缘人,绝非凡夫俗子!”

  “身具阴阳圣体,比起本皇当年的金岩圣体还要强上一分,看来这小子的气运也不简单,说不定还有可能是远古某位大能的转世。既如此,本皇便不强占你的身体了,且看你日后能有多大的成就再说。”

  只见那血池内的血水再次剧烈的翻腾了起来,而后在半空凝聚为一条血色魔龙的样子,紧接着血芒一闪,竟是变为了一枚小巧精致的血红色戒指,旋即整个没入了云洛涯的眉心处,继而消失不见。

  血池空,洞府消,云洛涯的身体缓缓的落在了地上,周围的场景再度变为了先前的深山之景,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一般。

  夜风徐徐吹来,拂过密林枝梢,也拂过云洛涯俊朗的脸庞。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的身影已是快要升至最高处,已然临近深夜。

  “嗯…” 一道细微的呻吟声响起,云洛涯缓缓的睁开双眼,凝视了下夜空的月色,左右摇了摇脑袋,而后猛的坐起了身子。

  “血灵果!我的血灵果呢!?”

  如同最最珍贵的宝贝丢失了一般,云洛涯双目瞪圆的惊叫道,同时还用双手在身上到处摸索,想要找到血灵果。

  “血灵果!”

  双手在身上各处摸索了一会,皆是没有找到血灵果,云洛涯急得眼球上都冒出了血丝,忽然目光一闪,看到了先前右手放落的地上,一枚鲜红色的果实,正是血灵果。当下便连忙探出双手将血灵果捧在手心,仔细的观看,生怕下一秒血灵果就会凭空消失一般。

  “刚刚我不是遭到血纹蟒的追杀了么,好像还被它攻击到了,血纹蟒呢?对了,我背后的伤!”

  仔细的凝视着血灵果,云洛涯回忆着自己先前摘果时的事情,而后忽然想到自己当时好像被血纹蟒攻击到了,当下连忙又站起身来,抽出一只手在后背上摸了摸。

  可是当手掌落到后背上的时候,除了摸到破损的衣衫外,其它的便没有什么异常之处,背部整洁无暇,毫无伤痕。

  “咦?奇怪,怎么会没有受伤呢?还有,这衣服什么时候破的?糟了!父亲还等着我带药回去救治呢!”

  紧锁着眉头对着自己询问了两句,目光不由得再次落到手中的血灵果上,云洛涯猛然想起自己此次上山的目的,乃是采药救治重伤垂危的父亲的,当下便将所有的疑惑抛之脑后,借助着月色,找到了家的方向,而后便马不停蹄的向着山下奔去。

  救人如救火啊!

  云洛涯手中紧握着血灵果,沿着山路一路奔向家中,其间数十里,硬是没有丝毫停顿。若非曾经在灵院修炼时练就出了一身不错的体格,怕是以其这普通人的力量,早已累死在半途中。

  不过,饶是如此,当云洛涯赶回家时,看着周围月色下的景物,直是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月色下的青云村,云家院门口,楚石等人都在焦急的看向青枫山脉的方向,企盼着能够看到云洛涯的身影。

  “云哥哥!是云哥哥!云哥哥回来了!”

  忽然,一道清脆的女声,如平地惊雷般忽然响起,令得楚石等人脸上皆是瞬间浮现出浓浓的喜色。

  只见,朦胧夜色中,远处,一道身影正向着这边奔跑而来,只是,那身影奔跑间漂浮不定,似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

  “云哥哥!”

  楚兮月快步跑至云洛涯身前,直接将头埋进云洛涯的胸前,大声的哭泣了起来。

  “云哥哥,呜呜…你去哪了,怎么去那么久,月儿好担心你啊,呜呜……”

  “月儿不哭,哥哥没事。”

  左手轻拍楚兮月的后背,云洛涯有些虚弱的小声说道。

  “云儿!”

  “云儿你回来啦,灵药找到了吗?”

  这时,月洛嫣等人亦是快步来至云洛涯身前,月洛嫣见到儿子归来,心中欢喜,暂时没有再哭泣。楚石亦是满脸激动,不过还是理智的第一时间向云洛涯询问起灵药的事情。

  “娘,孩儿不孝,让娘担心了。”

  先是向着月洛嫣告罪一声,随后云洛涯便将右手中的血灵果递给楚石,道:“楚叔叔,这是血灵果,你将它剥开,研磨成汁液喂入爹的口中便可以……”

  话还未说完,云洛涯便是感觉浑身无力,眼前一片模糊,而后黑暗,紧接着身体便是无力的倒下。

  “云儿!”

  “云儿!”

  “云哥哥!”

  “没事,不用担心,云儿只是劳累过度,一时虚脱,昏迷过去了而已,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救治大哥要紧,先将他扶回房内休息吧!”

  众人将云洛涯背进家,在房间里的床上放好,仔细检查了一遍后者的身体状况,发现没有伤势后,便放下了心,忙又拿着血灵果去救治云辰。

  ——一间木头搭建的小巧房间中,一张木床之上,一道身影安静的躺着,正是先前因虚脱而导致昏迷的云洛涯。

  静谧的房间,除了窗外潺潺的流水声,以及轻柔的风声,加上屋内云洛涯平稳的呼吸声外,周围便是再无杂声。

  “嗯…”

  不知过了多久,仿若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又犹如顷刻间的短暂,云洛涯终是缓缓的醒来,看了看窗外愈发白亮的月色,或者说天色,云洛涯慢慢的坐起身,蓦然间,身体四肢传来的酸痛感,令得云洛涯不由得紧了紧眉头。

  “到家了么?…”

  看了看周围房间中的布局,和自己房间中的布置一样,云洛涯小声自语了一句。

  晃了晃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下,想着之前将血灵果交给楚石之后便突然昏迷了,云洛涯不由得想起了父亲云辰的伤势。

  “不知道爹的伤势怎么样了。”

  说着,云洛涯作势便要揭开被褥起身下床去爹娘的房间看看,忽然间,一道洪亮的男声凭空响起。

  “你父亲没事,服用了血灵果之后伤势已经得到好转,只要再休息两天便可以痊愈了。”

  “谁?”

  深更半夜,一片安静,周围忽然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道声音,若是平常人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估计第一反应不是被吓的昏迷过去,就是立即大声的惊叫起来。但是云洛涯却是表现的出奇淡定,只是迅速的站起身,冷冷的问了一个字,而后便是警惕的感应着四周。

  “心性还算不错,可造之才。”

  那道神秘男声再次响起,话语中蕴含着些许赞许之意。

  “你是谁?”

  5x酷*W匠?Z网唯一正版,!N其他●B都是DZ盗/版‘

  “你看看便知。”

  那神秘男声说道,而随着其话音的落下,只见云洛涯的眉心忽然闪出一抹血芒,血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只见云洛涯身前虚空,一道血红色身影突然乍现。

  是名男子,身材魁梧,体格健硕,一头血红色长发披散于两肩。俊朗的面容,剑眉星眸,面如刀削。一身血红战甲罩于周身,双臂抱于胸前,俯视着云洛涯,满脸的桀骜与不可一世。

  当云洛涯见到这男子第一眼时,后者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对,云洛涯当即便被男子的那双眼给深深震慑住了。

  猩红的双目,连瞳孔都是血红色的,散发着淡淡红芒,看得久了,云洛涯感觉自己的心神都是快要被男子的那双眼给吸扯进去了,当下忙转移了视线。

  而当男子那目光自上往下看向云洛涯的时候,云洛涯的心中竟是有种要下跪的冲动,仿佛是臣子见到了自己的君主般,那是一种臣服。或许这种臣服并非本意,但是当感受到从男子身上所散发出的那恐怖气势后,心中却是生出了主动跪下臣服的冲动。

  就在云洛涯将要忍不住向着男子下跪臣服的时候,忽然感觉浑身一阵轻松,男子身上所散发的气势瞬间消失不见,那种压迫感也是随之消失。

  再次抬头看向眼前的男子,除了身影变得有些虚幻,那种慑人的气势也消失不见之外,其它的便再无变化,还是和第一眼刚看到时的一样。

  “不对,你是灵魂体!?”

  再怎么说云洛涯曾经也是灵院的学员,其见识与阅历自然不是寻常人可比,在心中迅速思索之后,云洛涯便是可以肯定,眼前这名男子并非是本体,而是灵魂体。

  如若不然,其身上刚刚所散发出的气势绝对不会是昙花一现的。当然,这并不排除这是其在主动收敛身上的气势,但是云洛涯从男子那有些虚幻的身体可以断定出,这名男子乃是灵魂体状态。

  因为,只有人的灵魂出体时才会显的那么虚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