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枫山脉,位于青、枫二州的交界处,山下有一叫做青云村的小村庄,其内景色秀美,民风淳朴。

  村庄外围有条自山谷流淌而出的小溪,在溪水上游有户临溪而建的人家。

  几间茅草屋,屋旁一棵大槐树,树下有副石制的桌凳,溪中一架缓缓转动的木水车。四周有一圈篱笆墙,正好是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细一打量,倒也别致。

  此时槐树下的石桌旁,正坐着一位白衣少年。

  少年的身形略显瘦弱,穿着身白色长衫,面容俊逸清秀,透着些青涩稚嫩,一头墨发随意披散于两肩。

  这少年生的倒也俊朗不凡,只眉宇间却有着一抹哀伤之色,似正在回忆着什么痛苦的往事。

  半年前,灵院。

  一道红蓝两色的天雷自天际滑落,劈向灵院西面的一座山林,却是在临近半空时,被灵院上空突然出现的巨大阵法给阻挡、击散了。

  那天雷劈落的山林有一群年轻男女,少年也在其中,而且衣衫破裂,满身血迹,一名绝色少女立于其身侧,满眼忧色的看着他。

  “到底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在灵院内突破初识境,引来灵火天雷!”

  一声怒吼,震彻山林,一名满脸怒容的老者自远处飞掠而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举目看向少年。

  “云洛涯,你好大的胆子!随我去灵天坛,听候院长发落!”

  老者怒哼一声,猛一拂袖,卷着少年的身体瞬间消失。

  灵院,灵天坛。

  少年面色淡然的站在天坛正中,不理会周围众人的围观,正视着前方的一名白发老者。

  “云洛涯,吾灵院第一院规是何?”白发老者平声问道。

  “不得在灵院域内突破初识境。”

  “违者如何处之?”

  “罚逐出灵院,消除灵院学籍,今生今世不得再踏入灵院之内半步。”

  “好!”

  老者神色一凛,朗声开口:“今,共院学员云洛涯,因于灵院域内突破初识境,触犯院规,吾以院长之名,罚之逐出灵院,消除灵院学籍,今生今世不得再踏入灵院之内半步。若有违,举全院之力,杀之!”

  老者说完,宽袖一甩,半空凭空出现一本泛着银光的书,书页自动翻滚,其内凡是与少年资料有关的银色文字纷纷飞出,于半空化为湮灭。

  “执法院,执法!”

  两名神情冷漠的黑衣武者来至少年身侧,架着少年,脚底生云,腾空而去。

  “云——!”

  一声嘶喊,穿透云层,直入少年耳畔。

  少年于半空侧目看去,少女绝美的脸庞上,满是泪痕,不忍再看,少年强行扭过头去,目中涌出无尽留恋。

  因少女背叛,与旁人暧昧,少年冲冠一怒,决战情敌,最终解封灵印,突破初识境,因此触犯院规,被永生逐出灵院。

  还有一年,少年便在灵院学习满十年了,那时,便可以毕业了。

  他,叫云洛涯!

  “云儿,别在这傻坐着了,准备吃饭了。”

  云洛涯正坠入往昔的回忆中无法自拔,蓦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道温婉和蔼的声音。

  只见一名穿着身白色纱裙的美妇,不知何时已是站在了云洛涯的身后。

  这美妇名叫月洛嫣,是云洛涯的娘亲。

  “娘,爹他还没有回来,不用等他回来一起吗?”

  云洛涯从石凳上站起,转身对着月洛嫣问道。

  “不等了,你爹他和你楚叔叔进山采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都是在我们吃完了以后才回来,这次估计也差不多。”

  提到丈夫,月洛嫣的脸上顿时便浮现出些许怨气,不过话刚说完,神色间还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些忧色,想来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云洛涯点点头,没再说话,正欲和月洛嫣一起进屋吃饭,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女声。

  “姐姐,大哥他们可曾回来了?”

  只见一位穿着身淡绿罗裙的年轻少妇,领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少女走进院子里来。

  年轻少妇名叫叶兰香,是住在云洛涯家后面的邻居,两家来往十数年,关系甚好。叶兰香身旁那名少女名叫楚兮月,是她的女儿,小云洛涯一岁,与云洛涯从小一起长大。

  “兰香来了!”

  见到叶兰香走来,月洛嫣顿时亲切一笑,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随后说道:“我和云儿也正在等他们回来呢,按照往常的惯例,估计他们这次又得很晚才能回来。”

  叶兰香领着楚兮月走上前来,双方互相问候之后,叶兰香面露忧色的对着月洛嫣道:“姐姐,不瞒你说,我也知道大哥他们很晚才能回来。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这一整天,总有些心绪不宁,晚上炒菜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我怕是不是大哥他们在山里出了什么事情……”

  “兰香,你这不说还好,一说,我这心里也有些发慌了。下午的时候我这眼皮就一直在跳,起初我也担心是……”

  听完叶兰香的话,月洛嫣的脸色顿时也变得有些焦虑起来,话未说完,门口忽然又传来声响。

  “大嫂!大哥他……”

  只见,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背着名同样浑身血迹,且已经昏迷了的男子大叫着冲进了院子里来,口中话未说完,竟是双腿一软,整个人摔倒在地。

  背上背人的男子叫楚石,是叶兰香的丈夫,那被其背着的男子叫云辰,乃是月洛嫣的夫君,云洛涯的父亲。

  “相公!”“爹!”

  见到来人,月洛嫣等人面色皆是瞬间大变,口中惊呼出声,蜂拥至两人身前。看着两人身上的血迹与伤势,眼泪腾的一下就出来了,只知哭啼着对楚石连声询问伤势缘由之类,却是没有想到要先帮他们处理伤势。

  云洛涯见状,忙开口对着月洛嫣道:“娘,你们先别问这么多了,爹和楚叔叔身上都有伤,处理伤势要紧。娘你和香姨还有月儿,你们三人快去准备清水和纱布,先帮爹和楚叔叔清洗伤口再说!”

  “对对……处理伤势要紧!”

  *M最`《新章:节。|上O:酷}匠W网R

  闻言,月洛嫣三女这才醒悟过来,忙迅速起身去准备清水和纱布。

  “楚叔叔,我来扶你和爹进屋。”

  云洛涯也不啰嗦,忙将楚石与云辰一起扶进屋。

  随后月洛嫣几女将清水和纱布送来,云洛涯指挥着她们,几人一番忙活,帮楚石和云辰清洗好身上的伤口,继而云洛涯又让几女去熬制一些汤药给楚石和云辰服用。

  “楚叔叔,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爹身上的伤势都不是魔兽所致,明显是人为的,是什么人把你们伤成这样的?”支开了月洛嫣三女,云洛涯对着面色苍白的楚石沉声问道。

  通过刚刚为楚石和云辰清洗伤口,云洛涯也顺便查看了两人身上的伤势,发现多是刀伤与剑伤,还有许多棍棒留下的伤势,没有尖牙利爪之类造成的伤势。由此,云洛涯推断出,楚石和云辰身上的伤是人为的,而不是被魔兽攻击。

  其中,两人的伤势,楚石受伤较轻,除了左臂伤得比较严重,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大碍。云辰的伤势则较重,身上有很多伤口,留了不少血,头部还受了重击,这也是导致其现在昏迷不醒的原因。

  “是独眼他们。”

  “独眼?”

  “嗯。”

  楚石点了点头,道:“今天我和大哥从山里回来的时候,在山脉入口处碰到了自由佣兵独眼和他的两个结拜兄弟。独眼他们见到我和大哥从山里出来,偏说我们一定得到了什么好东西,硬是要我和大哥把身上的储物戒指交给他们,大哥他不肯,与他们发生争执。”

  “结果独眼他们一言不和就跟我们打了起来,他们人多,加上独眼的实力和我一样,我和大哥不是他们的对手,便被他们打伤了,身上的储物戒指也被他们夺去了。他们抢完戒指后,又见大哥没有修为,便又对着大哥殴打了起来……都怪我!实力太弱,没能保护好大哥,才让大哥他……”

  说着,楚石用力拍打自己的头,自责了起来。

  “楚叔叔你这是做什么?”

  云洛涯见状,忙快步上前制止住楚石,道:“这不是你的错,不怨你,都是独眼他们那群王八蛋!欺人太甚!”

  “如果我实力再强一点的话,就能保护好大哥了……”楚石依旧自责。

  “楚叔叔,你别这么说,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要赶紧救治好爹身上的伤势。爹他身上没有修为,伤势若是拖延久了,怕是会有性命之忧。”云洛涯道。

  “对!对,救治大哥要紧。”

  楚石猛然醒悟,随即对着云洛涯问道:“云儿,大哥他的伤势如何?”

  “我也不太了解,不过爹他失血过多,身上有几处伤口也止不住,若是时间久了,体内血液流尽……楚叔叔,你身上可有能回血固气的灵药,若是有的话,爹的伤势兴许有救。”云洛涯问道。

  “回血固气的灵药?我和大哥身上的储物戒指都被独眼他们夺去了,身上半株灵药都没了。看情况只能去镇上买了,不过,回血固气类的灵药本就罕见,加上大哥他伤势严重,一般的低阶灵药怕是无用,可品阶高点的灵药少说也得要四百金币以上,这……”说到这,楚石便无言为继了。

  青云村本就贫瘠,加之楚石和云洛涯两家本就是普通人家,各自家里的经济状况都不算好。四百金币,对于那些大户人家来说,直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是对于云洛涯与楚石两家来说,怕是无异于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再次查看了下云辰身上的伤势,那几处较大的伤口处,尽管有厚厚的纱布包裹着,但还是无用,血液自伤口流出,将纱布都是染红了。同时,云辰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发凉,鼻间的气息也是开始变弱,生命力减弱,已是重伤垂危了。估计若是再不能及时得到救治的话,怕是能不能挺过今夜都未可知。

  看着云辰那有些发青的脸色,云洛涯双拳紧握,目中似有着浓烈的挣扎之色。

  片刻,双拳舒展,云洛涯转身向着房外走去。

  “楚叔叔,麻烦你照看好爹,我出去一趟。”

  “云儿,你这是要去哪儿?”楚石忙问。

  “我上山采药!”

  “云儿你不能去!你身上没有修为!”

  楚石的话还没有说完,云洛涯已是穿过院子,来到了院门外,向着前方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快速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卖萌的禽兽说:

  新书上传,勤勉更新,保底一更,正常两更,不定时三更。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点下追书,方便下次再看,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