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见不平

  “住手!”月无忧大喊一声。

  九牛转过头,透过微弱的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脸上些许血渍,满脸嘲笑地看着月无忧。“哪儿来的臭小子,小小年纪就想逞英雄。”狰狞的双眼转向白若珣和花若怜,“旁边两个小鬼长得真可爱,把你杀了,再将他俩卖到窑子里想必可以换几十两银子,也不错。”

  恶毒的言语和猖狂的笑声激怒了月无忧,只见月无忧快速拔剑,顺势刺了出去,剑刃发出清脆的声音,“放肆,看我不宰了你。”

  九牛虽然身形魁梧,反应却很敏捷,提刀便挡下月无忧的攻击,“臭小子,有点儿能耐啊,但是别让老子失望,接下来可是动真格儿的。”

  “你放心,今天我会让你死在我的剑下。”月无忧握紧手里的剑,挑衅地看向九牛。

  九牛愤怒地向后跳了一步,双手握刀,“臭小子,够狂的,我要让你为自己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乘着二人打斗,花若怜将小女孩带到白若珣的身边,“小妹妹,小妹妹。”轻喊两声,那小女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嘴里反复乞求着‘不要杀娘’。花若怜秀眉微皱,语气甚是担忧,“少爷,看来她惊吓过度,这可不是好现象。”

  “先点了她睡穴,让她服下静心丸,等事情解决了带她去镇上,再找大夫。”白若珣看了一眼小女孩,冰冷的语气,满面怒容,“把你的佩剑给我。”

  花若怜身体一颤,依言将身上的佩剑恭敬地递给白若珣。等再抬头时,只留下白若珣的一道残影,已然飞向打斗处。“跟随少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少爷生气呢!”花若怜收回视线,蹲下点了小女孩的睡穴,并将静心丸喂进她的嘴里,“少爷虽然温柔,可不是对谁都这么上心,现在居然为了一个陌生的你起了杀意。”

  九牛看向提剑而来的白若珣,神情惊喜过后依旧轻蔑,“小奶娃,没想到你居然会武功!不过你们两个联合起来也打不赢老子的。”

  “是吗?”白若珣冷笑一声,“无忧,你先退下,我现在就将秋云剑法的最后一层秋云七剑教给你,仔细看着。”

  月无忧点点头。

  看到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白若珣,九牛更加生气,狂怒着:“一个奶娃娃也敢嚣张,接下来老子不会再手下留情的。”

  H$最◇新章B%节s上¤@酷#Y匠{网

  “可笑!”白若珣冷哼一声,“放马过来吧,我会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臭毛孩,大言不惭!”九牛的脸变扭曲着,加上脸上的血渍,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双手握刀,用尽地砍向白若珣。只见白若珣用剑轻轻一荡,身子借着力道向后跃开一丈。九牛惊住了,没想到全力一击,居然被一个小娃娃轻易地化解掉,于是将刀横握在胸前,看白若珣欲出何招。

  “无忧,看仔细了。”白若珣飞身上前,在空中舞了个剑花,快速旋转,连刺六下,速度极其之快,仿佛出现了六把剑,最后六剑合一,从上劈下。九牛抬刀奋力一挡,却也只能惊讶地看着白若珣劈向他,刀断人亡,死不瞑目。

  月无忧惊喜地奔向白若珣,“少爷,你真厉害,没想到你的武功修为已经超过我,看来我也要努力练功了。”闻言,白若珣却脸色顿时苍白,气血上涌,嘴角微微溢出一丝血,月无忧立即扶住,“少爷,你没事吧?”

  “怎会没事?这最后一招至少蓝玉初阶才能使用,我隔了三个阶强行使用,这才灵气不稳。”白若珣擦掉嘴角的血,“刚刚我只不过是释放出浑身的灵气,让他瞬间不得动弹,幸亏这招我练得熟,不过这最后一击也耗损我许多灵气,这次能杀了这个蓝玉初阶,只能算我们侥幸!”白若珣皱了皱眉,心里有些疑惑,“过去看看他死透了没?身上有没有特别的东西?”

  月无忧依言仔细检查,扒开九牛胸前的衣服,发现他的胸膛上有七处红色丝线般的伤口,“少爷,这秋云七剑果真厉害。”白若珣瞪了一眼月无忧,月无忧这才继续查看,突然发现左胸有些问题,立刻扯开衣物,语气甚是认真,“少爷,你看他的左肩到左胸口处印有一只朱雀,可我没听说过江湖上有什么杀手组织胸口上印有朱雀的,少爷知道吗?”

  白若珣眉头紧皱,“不知道,先把那个孩子的母亲埋了,取下一件贵重物件,再把所有痕迹消除掉。”

  “是,少爷!不过,我们还没有穷到从死人身上捞东西吧!”月无忧扶着白若珣一边朝着花若怜走去,一边询问着。

  白若珣气笑了,“无忧,你认为本少爷是这样的人吗?”

  月无忧竟真地思索了一番,“以前不是,但是自从遇到凌少爷那可就不一定了,他可是个大财迷。”

  “本少爷是这么恶劣的人吗?”白若珣狠狠地瞪了一眼月无忧,似乎在说,若敢回答是,就立刻剥了你的皮。

  月无忧恬笑着,“少爷当然不是,可是少爷要个死人的东西有什么用?”

  “只是给那个小孩留个恋想罢了,我想。。。。。。”白若珣突然止住了,眉头再次微蹙。

  “少爷,你想如何?”

  白若珣松开秀眉,扫了一眼身边的月无忧,凉凉道,“我想,你是不是要快点收拾!”

  见月无忧慌张地逃开,白若珣才拿出一个白色瓷瓶,吞下一粒药丸,开始运气。半盏茶的时间,白若珣的脸色就红润了些,同时月无忧也干净利落地消除了现场痕迹,看来并这种事情没有少做。

  “少爷,现在我们要去哪?”月无忧擦了擦额上的汗。

  “返回西兰镇!”白若珣睁开眼睛,语气果断,“来的路上并未碰到其他人,如果往前走必定会遇到其他的杀手。这个杀手这么久都没有和他们联系,应该会有人找过来,无忧,你来背她,我们立刻离开。”

  “啊?少爷,为什么又是我啊?男人真命苦,下辈子,我坚决。。。。。。”看到白若珣逼迫地眼神,月无忧只好背起小女孩,嬉笑道:“坚决还做男人!”

  如此胆颤惊心的时刻,月无忧还能嬉皮笑脸,白若珣无奈地摇摇头,并不打算理会。迅速动作,三人又开始在林间飞掠。然而,白若珣并不知道,当他们刚刚出树林时,就有八个杀手站在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其中还有一人带着朱雀面具。

  “老大,九牛被杀了,一招毙命。共中了七剑,而且伤口很细,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其中有一剑是从额头到腹部,应该是致命的一剑。此外,并没有找到其他人的脚印,应该是清理过,九牛的身体还是热的,我想杀他的人应该还没走远,我们要追吗?”黑衣杀手如实汇报,并说出自己的结论。

  “不用了,九牛虽然功力是最弱的,但也是即将突破青玉的人,一招毙命说明此人的功力必定在九牛之上,和煦王朝果然人才济济。”带朱雀面具的人语气冷淡,似乎毫不在乎九牛的生死,“任务已经完成,回去复命!”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八人立刻闪出树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