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苏醒

  临越正准备去寻罗家,就看见临风正在一处屋檐之上站着,忙施展轻功跟了过去,临风也未回头看他,只是低斥:“为何现在才到?”

  “路上有些事情就耽搁了,主子如何了?”

  “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刚刚喂了丹药,差不多子时就该醒来了。”

  “那就好。”临越看了看依旧黑着一张脸的临风,一脸无趣的说:“主子都找到了,你干嘛还这个臭脸,一副我欠了你银子没还的样子。”

  临风看了临越一眼,到底还是没说话,虽说临越是他的亲弟弟,可是两个人的性格却相差极大。

  临越生性顽劣,不一定会惹什么乱子出来,偏偏身手又极好。同他一起进双子门以来,杀人无数,却始终是个孩子的心性。

  “有人来了。”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临越不由得玩心大起,他倒要看看这个罗狗剩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苏诗蕊背着满满一竹篓的药草走了进来,见蛋蛋已经趴在床头睡着了,怕她着凉,连忙放下背篓,把她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才走出来检查那个外乡人的伤势。

  正要给他号脉,苏诗蕊却不禁一惊,他脉象竟突然趋于平稳了。她走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啊,她对那些药还是知道的,绝对不可能恢复那么快的。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

  若是还有人在救他,自然是好的。她才懒得去管这些,亏得她还那么担心他,也不忙着去给他熬药了,苏诗蕊把好不容易才来的药材随手丢了出去,就开始接着做胭脂。

  “哎,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开始见苏诗蕊生的眉清目秀的,还背着那么多药草给主子治病,临越还是挺有好感的。

  可见她竟随手便把主子的药材给丢了,临越气得直接冲了下去。临风见拦不住他,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如果两个大男人半夜三更的躲在我家屋檐上,就是讲道理的话,那我确实是不讲道理。”苏诗蕊也不看他,将采来的花瓣混着露水认真的捣着,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花香。

  临风自然是知道苏诗蕊是为了引他们出来才故意丢的药草,连忙拱手对着苏诗蕊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苏诗蕊抬起头来看了看临风,状似无意的问道:“你们是来接他的吗?”

  可能是因为习惯了吧,虽然他一直躺在那里,虽然她每天都会把自己遇到的烦心事讲给他听,他却一句话都没有对她说过。

  虽然她每天都必须去给他采药,喂饭,可是想到他就要走了,苏诗蕊还是忍不住的难过。其实刚才之所以把他们引出来,也不过是怕自己再后悔罢了,若是要走,还不如快些走了算了。

  “那是自然,要不然就你这样,谁受得了啊!”

  “临越!姑娘莫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这般的性子,我代他向姑娘陪个不是。”

  “你打我干吗?”

  酷1T匠网vc正Ju版b首发》Y

  “咳咳……”

  “主子!”听见床榻上传来咳嗽的声音,临越和临风连忙赶了过去,苏诗蕊犹豫了半刻,到底还是呆在了原地。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担心什么,也许就是不想亲口听到他说要离开吧。

  “信……”章墨瑾看见临风还好好的站在这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还是不由的担心那封信的去处。

  “主子放心,左护法如今已是赶至京都了,主子今日回去吗?”

  “太后能这么快得到消息,咳咳……,定是宫中混入了细作。传令下去,把本王中毒至今生死未卜的假消息放出去,第一个拿赦令出玄门之人,格杀勿论!”

  “属下遵命!”

  “主子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救主子的那个姑娘心肠歹毒的很。”听说主子不回去,临越不由得生气,赶紧插了一句。

  “临越!”临风回头低斥了一句,“主子,莫要听临越胡言乱语,据临风所知,那姑娘很是聪慧,若不是为了引我们出来,也不会出此下策。更何况若非姑娘搭救,主子恐怕早已……”

  “这么说,倒是临越中了那姑娘的计了?”章墨瑾闻言一笑,像临越这般天塌下来也能当被子盖的人,竟也会被气成这般模样。

  “前去京都,旅途遥远,主子现在这身子恐难以忍受那种颠簸劳顿,何况现在早已贴满了悬赏的告示,主子倒不如在这委屈几日,临风定会打点好一切。”

  “好。”见章墨瑾一直硬撑着身子,临越直接点了他的睡穴,“既然主子打算留这,那我也不走了。”

  “也好,但万不可做出什么惊世骇俗之事,一定要保护好主子!”

  “主子不过是受伤罢了,平日里两个我都不是主子的对手,有什么好担心的。”

  临风看了临越一眼,终究是气的拂袖而去。

  临越见临风走了,才又偷偷跑了回去,见苏诗蕊坐在一旁做胭脂也不理他,就故意气她“听说你叫狗剩?”

  见苏诗蕊还不说话,他扯了扯嘴角接着说“你们这些古人啊,一个两个的都和个闷葫芦似的,烦死老子了。”

  苏诗蕊狐疑的看了临越一眼,突然说“仰天大笑出门去。”

  “无人知是荔枝来。”

  “出师未捷身先死。”

  “分明怨恨曲中论。”

  “垂死病中惊坐起。”

  “笑问客从何处来。”

  “老乡啊……”临越激动的一把将苏诗蕊抱了起来,“我在这呆了整整三年,三年啊!”

  见临越突然扑上来,苏诗蕊吓了一跳,赶紧让临越把她给放了下来,此刻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你怎么到这来的?”

  “我啊,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没人管过我。大概是饿死的吧,我也记不清了,来这起码还多了个哥哥。”临越耸了耸肩膀,完全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扭过头看向了苏诗蕊:“你呢?”

  “我是个外科医生,医院有一场手术出了差错,主治医生躲了出去,患者家属来医院闹事找不到负责人。刚好我那天值班,十四楼,醒了以后就在这了。”

  “那也确实挺惨的,放心吧,以后有哥罩着你!对了,你刚刚在干吗啊?”看着被苏诗蕊摆好的大大小小的罐子,临越不由的好奇:“下毒呢?”

  “做胭脂啊,吃饭穿衣可都是要花钱的。”

  “我有银子!”临越骄傲的拍了拍自己腰上的钱袋对苏诗蕊说“都说好了哥罩着你,我明天去买些米回来。”

  “你哥给的?”苏诗蕊看着他洋洋自得的样子,忍不住逗他。

  “怎么可能?他那个死鱼脸从来都不给我银子的,这可是我的辛苦钱啊!”临越一脸嫌弃的样子说着临风,脸上却是满满的对亲情的期待,不由的让苏诗蕊心上一暖,也许,对他来说,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才是最珍贵的吧。

  把苏诗蕊做好的胭脂一一搬到阴凉的地方,临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指了指早已睡着的蛋蛋:“你明天怎么介绍我啊,你远方大表哥?”

  苏诗蕊看了他一眼:“路上捡的。”

  “不是吧,你捡一个也就算了,毕竟我主子当时还是昏着的,我一个活蹦乱跳的大老爷们就坐那让你捡啊!”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啦,快去睡吧,都这么晚了,明早我还得去市集一趟呢。”

  “好啊,我也去!”听说要去市集,临越不由来了兴致:“我哥整天就知道任务、任务!从来都不带我出去玩。”

  “那你主子怎么办?”苏诗蕊搬出一床被子给临越铺好,扭头问道。

  “要我说你还去市集干吗?主子有钱,你既然救了主子,主子肯定会给你好多好多的钱,到时候咱俩开个火锅店……”

  “天色也不早了,早点睡吧!”苏诗蕊铺好床铺,就往屋子里走。

  她救人本就不是为了有朝一日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更何况林大娘的话,她也不是没放在心上。

  可她不能不救,却也不愿卷入这洪流之中,哪怕只有她一人,她都愿意在这乱世之中闯出一条生路。可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熟的蛋蛋,她便知道,她不能。

  她自然知道所救之人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若是从前,她定是愿同他们一道品一品美酒,见一见江湖的。可重活一世,那些所谓的功名利禄,在她眼里却还不若一缕炊烟。

  “开家火锅店真的不考虑吗?”苏诗蕊刚一躺下,就听见临越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装作已经睡着了,苏诗蕊翻了个身没再理他。可能是因为临越在吧,她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这也大概是她自穿越以来,睡得最安心的一次了。

  “喂,喂!”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睡着呢?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去集市啊!临越看了看睡的正香的苏诗蕊,喊了一声“谁手机响了!”

  “嗯?”苏诗蕊半眯着眼睛就在床上乱摸,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睁开了眼睛,就见临越正站在她的床边哈哈大笑。

  正要倒头接着睡,就被临越给拉了起来:“别睡了,你自己看看,天都已经大亮了。”苏诗蕊一个激灵,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睡到了这个时候?早饭还没做呢,急急忙忙的起来就要往外走。

  “我一会儿去集市逛逛,有需要带回来的东西吗?”

  “你都不担心你家主子的?”苏诗蕊一边说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做饭,看见桌上摆好的热腾腾的饭,不由的一愣,指着临越说:“这些是,你做的?”

  “对啊,炖兔肉,清蒸鱼,而且我把袋子里剩下玉米粉都给煮了,所以我怎么着也得去集市一趟。”

  你!苏诗蕊都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夸他聪明,自己家的主子都不带操心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