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老乡?

  “千仕啊,家里来客人了?”院落里突然传来了一位老妇的声音,苏诗蕊连忙迎了出去,一出去就看见林千仕正扶着林母走过来:“娘,是阿剩来了。”

  对林母,苏诗蕊印象还是挺深刻的,除了罗氏,待她最好的就是她了。

  “是阿剩啊,快过来,让大娘瞧瞧。”

  苏诗蕊闻言连忙快步迎了上去:“是阿剩不懂事,许久不来看大娘了。”

  “阿剩能来啊,大娘就高兴,快去屋里说话。”拍了拍苏诗蕊的手,林母就要领着她往屋里走。

  怕吓着母亲,林千仕连忙上前拉住了她:“娘,屋内,还有个外乡人。”

  “外乡人?”

  “他受了重伤,是我和阿剩把他带回来的,如今就躺在咱们家的外室。”

  闻言,老太太拄着拐杖就走了进去,看了看外室里躺着的男子身上遍布的伤口不由大怒:“胡闹!阿剩是个女娃娃,动了恻隐之心也是常理,他伤的这般重,莫说是救不活,就算你能救活,为了个外乡人无故招来些事端,我们也担不起啊!”

  Y酷匠:网O;唯一m|正A-版z,其Ns他都t是盗版%K

  “在哪背回来的,就送回到哪去!”

  “娘……”

  “千仕,你是不是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了,都是因为他们这些外乡人!其他的事,娘都应你,可独这事,娘绝不许你插手!”

  眼见着林母越来越生气,苏诗蕊连忙替她顺了顺气:“大娘放心,阿剩和林大哥马上就把他送回去。”

  听到这话,林母才算松了一口气,苏诗蕊让蛋蛋陪着林母进了屋子,就把林千仕拉了出来。

  “诗蕊,我……”

  苏诗蕊笑了笑:“没事啊!林大哥大概忘了,他可以去我家养伤啊。”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行!”

  “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清者自清。”

  “那……,好吧,我送你。”他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生气,便也只能应了下来,“嗯,有劳林大哥了。”苏诗蕊回来以后就开始做晚饭,林千仕刚刚送了些玉米粉过来,多放些水,总可以挺过几天的。

  想着一会儿还要给他喂药,苏诗蕊便饿着肚子先给他喂了些糊糊,看的蛋蛋不由得心疼:“姐姐,蛋蛋也可以照顾大哥哥的,姐姐快去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苏诗蕊笑了笑:“姐姐不累的,蛋蛋乖快去睡觉吧,今天跟着姐姐也累坏了吧。”

  “只要和姐姐在一起,蛋蛋就不累。蛋蛋给姐姐讲故事好不好。”

  “好啊。”想着一会儿还得做胭脂,苏诗蕊连忙把那几个小罐子拿了进来,一边听蛋蛋讲故事,一边做胭脂。

  还没等苏诗蕊捣烂花瓣,蛋蛋就已经开始困得开回晃了,苏诗蕊把蛋蛋抱回了屋子后,接着回来做胭脂。

  直到后半夜,苏诗蕊才把胭脂做完放好。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没那么热了,看来,她明天还得多采些药草回来才行啊。

  第二天正好是这里的集市,苏诗蕊早早的就摆好了摊位。

  事实证明,苏诗蕊起初猜的是不错的,这里的姑娘确实都是很少见到胭脂的,她刚一摆出来,就有好多姑娘围过来问。

  “各位姐姐不妨看看,这胭脂上色极好的,大家都可以试一试的。这么大的一罐,可以用上很长时间了。”

  “可是四文钱?!是不是太贵了!”

  苏诗蕊当然知道在这里定到四文这个价钱是有些贵了,可若不是因为她实在是走不开,拿到镇上的集市卖个十几文都是不成问题的。

  其中一位姑娘拿起来涂了一下后说:“四文钱,确实是不算贵的,我记得娘亲带我去市集里看的胭脂能卖到六七十文呢,给我拿一罐吧。”

  “那……,给我也拿一罐。”

  “我也要……”

  ……

  随着那个姑娘买下,其余的胭脂也很快一扫而空,苏诗蕊数了数一共六十文。

  苏诗蕊拿出三十文换了些玉米面,又去买了糖人和鸡蛋,到最后剩到手里的也就只有十八文了,把剩下的钱小心翼翼的放起来,又连忙赶了回去。

  “蛋蛋……”还没进屋苏诗蕊就开始喊,蛋蛋见她拿着糖人回来肯定会很高兴。

  “姐姐,你回来啦!”听见苏诗蕊的声音,蛋蛋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

  “看这是什么?”苏诗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一路护着回来的糖人,蛋蛋随即高兴的不得了,小心翼翼的抱着舍不得吃。

  担心那人的伤势,苏诗蕊哄完蛋蛋连忙走过去给他把了脉,还好这段时间有蛋蛋照顾他,总归是没有昨天那么热了。

  其实她采的也都是些普通的药材,他伤口这么深,能这么快好转也算是个奇迹了。

  给蛋蛋和他各煮了一个鸡蛋,从前她在现代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只觉得精贵的很,到底还是没舍不得给自己也煮上一个。

  可蛋蛋看见没有苏诗蕊的就是无论也不肯吃,苏诗蕊只好骗蛋蛋说自己刚才饿了已经吃过了,蛋蛋这才肯乖乖吃下去。

  把鸡蛋混着糊糊弄碎了,苏诗蕊才一点点给床榻上始终昏迷不醒的男人喂了下去。收拾的差不多了,苏诗蕊去林千仕家借了背篓,顺便送了五个鸡蛋过去。

  “诗蕊,这是?”

  “大娘身体也不好,吃些鸡蛋补补总是好的,这些是我做胭脂换来的,虽是少了些,但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那我这次就代娘收下了,以后就莫要送了,对了诗蕊,那个外乡人还没醒吗。”

  “没有,不过热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我还要再去采些药材回来,就先走了。”

  “我最近一直忙着赶考的事,无暇顾及你,但若是有事的话一定要过来找我。”

  “知道啦!”

  看着苏诗蕊的背影,林千仕只觉得莫名的心安,可和她相处的时间越长,他也就越觉得她和从前那个阿剩是不同的。

  但为何现在的她,又偏偏让他难以割舍。忘了从什么时候,他会开始想要陪在她身边,会怕她离开,怕她难过。

  天色越来越晚,人流也越来越少。镇上最大的同福当铺前,一位妇人悄悄将手中的玉佩递了过去。

  前面负责收货的少年看了看立刻变了脸色,这明明是主子的物件儿,为何会到了这妇人手里,却也明白,若是让这妇人知道这玉佩如此宝贵,传了出去就更为棘手了。

  于是拿在手里掂了几下,摇了摇头说:“样子倒是个好样子,可这材料也未免太过残次了些,也就值个一两纹银。”

  “这可是奴家祖传的物什儿,麻烦小哥再给看看,是不是看错了。”看着那外乡人打扮的应该不会随身带着个假货啊,一两纹银,老娘不是白白偷了出来吗!

  “同福当铺何时走过眼?大娘想卖多少,便直说吧!”

  “三两!小哥你看我这也是没办法,家里确实有事需要用银子的。”

  “那好吧,三两便三两,去柜台领银子去吧。”

  待妇人走了,少年随即招了招身后的男子:“这玉佩是主子的,我先跟上去,你快去通知右护法。”

  “是!”

  男子一路跟着那妇人到了石家村,却没见到主子,这玉佩主子向来是不离身的,难道主子已经遇到了不测吗?

  想到这里,临越只觉得怒火攻心,下意识便动了杀意,突然想起主子常说不让他轻易伤人,到底还是愤愤的把刚拔出来的袖刀又给按了回去。

  单看她这样子倒不像是能下手杀人的,不过就凭她偷主子东西还敢拿出去卖这一点儿,他也绝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看了看周围,临越当下心生一计,蒙了脸纵身一跃,便进了屋内。

  那刘氏白白得了三两银子,虽说是高兴的不得了,可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所以回到家里也没敢点灯。

  突然见到一个黑衣男子闯了进来,吓得她连滚带爬的就要往外跑,临越也不拦着,翘着二郎腿儿坐在椅子上,却在她马上要抓住门栓的一瞬间,投了个石子过去。

  见大门突然的便关了,刘氏腿一软就跪了下去:“奴家眼拙,不知是得罪了哪路仙家……”

  男子压了压声音,佯怒:“你杀人夺财,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

  “你……,你是那个白衣公子?!”

  果然是知道主子在哪的,男子随即阴了脸,眸子里也带上了几分寒意:“不错。”

  “公子饶命,奴家虽是拿了公子的玉佩,是……,但是是罗狗剩把公子带走的,公子若是要讨命,该去找她才是啊。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放过奴家吧……”

  罗狗剩?!男子一口气没憋住差点笑出声来,装作整了整衣衫才恢复了常色,接着说“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把你今日用玉佩换的银子还来便是。”

  “公子不知道,这玉佩是假的呀!奴家去了同福当铺,拢共才换了八十文……”

  都到了这时候了,她竟然还敢在这胡说八道,如若不是他亲手给她点的银子,就要被她给糊弄过去了。

  竟然如此爱财,看我怎么整你:“如此,拿八两银子来便是了。”

  “八两?!求公子可怜可怜奴家吧,这小门小户的到哪给你找八两银子过来啊……”听到八两,刘氏不禁一惊,这不是还要自己往里搭银子吗,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一条命,难道还不值八两银子吗?”

  “可是,公子你看,这,八两银子也未免太多了些……”

  “拿不出便算了。”

  刘氏正打算叩头谢恩,就听见坐在上头的黑衣男子悠悠的说:“等着明日让你儿子给你收尸便是了。”

  “奴家,奴家这就去拿银子。”刘氏闻言直下的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把银子找来颤巍巍的递了过去。

  男子接了银子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过了许久刘氏才敢抬起头来往上看,见没人了,颤了颤身子,气的直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就连腰上的肉也随着她的动作抖了几抖,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不是没抓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