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的小路上,一个满脸污垢,浑身上下打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的小孩儿正小心翼翼的护着用树叶装好的水哒哒的往前跑着,原本就破破烂烂的裤脚被露水打湿后湿哒哒的粘在小孩儿的腿上,她却毫不在意。

  许是跑的太急,树叶里的水不时的撒出来一些,那小孩儿一只脚光着,有些红肿,另一只脚上却趿拉着一只已经露了多半脚趾的旧草鞋,跑起来却是快的很,眼见着那小孩儿越跑越远,身后留下了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一阵急风吹过,卷着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几根干草不知到哪里去了,几片枯叶也随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初秋的气候,虽是谈不上刺骨,却还是让那个小孩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破落的山神庙,一个年轻的女子正仰面躺在有些潮湿的地上,同样是一身破旧的粗布衫,却是干干净净的,少有的几块补丁也被人用差不多颜色的布块缝的极为细致。长长的睫毛不时的颤抖几下,许是哭过,如今看上去竟像是染了露水一般,只那道淡淡的柳眉,便像极了一副水墨画,配上那巴掌大的小脸,确是个俏生生的美佳人。

  若不是因着额角上那一道血迹斑斑的疤痕看上去实在是有些骇人,也太过显眼,一般的人竟还要以为她是睡了过去。

  那小孩儿好不容易把水送进去了一点,却又被她尽数吐了出来。只好把水放到了一旁,看了看天色,却是越发的着急起来,终究还是一狠心,跺了跺脚,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不是我……”

  “不是……,别过来……”

  “救命……”

  “啊!”

  那女子许是做了噩梦,好看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一边摇头一边开始喃喃的说着些什么,突然喊了一声,然后猛的睁开了眼睛,喘了几口气,坐起身来。

  “嘶……”,头好疼,苏诗蕊伸出手来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血?怎么会有血?对了,她好像是从楼上跳了下来,那她现在是死了吗?人死了也会觉得疼吗?

  撑着身子坐好,苏诗蕊只觉得头痛欲裂,往周围看了看,明亮的光线突然刺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来,用袖子去挡眼睛。

  突然觉得有些扎眼,她穿的这是什么?病号服吗?怎么硬邦邦的?可当她看见在自己手臂上挂着的宽大的麻布袖时,却是楞在了当场,这袖子!苏诗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更是惊得合不拢嘴,这都是什么啊?强撑着身子站起来,苏诗蕊绕着四周走了一圈,映入眼帘的满都是厚重的蜘蛛网,就连地面也覆盖着厚厚的灰尘,她这是在哪?

  她不记得自己家周围有这么大的一个破庙啊,而且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实在是让她有些不舒服,虽说没有什么怪味,可总觉得会从里面蹦出跳蚤来。

  “吱~”正想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只老鼠突然从苏诗蕊的脚边蹿了过去,苏诗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却也突然想起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23岁,刚刚毕业,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就好死不死的碰上了医闹事件,偏偏那个开错药的医生没来上班,正赶上值班的她就当了冤大头,被病人家属逼的走投无路,从十四楼失足跌了下来,之后……,之后她一睁开眼就出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还穿了一身麻袋装。

  不对啊,苏诗蕊尝试着活动了活动肩膀,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感,那可是十四楼啊,她怎么可能只有额头上受了点轻伤,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十米高空坠物都有可能粉碎性骨折,更何况她是从十四楼跳下来,这不科学啊!

  难道,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还是个宝贝,能重塑金身,专治各种粉末性骨折?

  “姐姐!”正想的入神,就看见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儿一脸喜色的径直朝着她跑了过来,这小孩儿是从哪冒出来的?她不会是撞鬼了吧,苏诗蕊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停!”

  就见那小孩儿顿时止了步子,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满脸的诧异。

  我去,还真停住了。苏诗蕊清了清喉咙,给自己壮壮胆,尽量放柔了语气说:“小妹妹,你能不能告诉姐姐这里是哪啊?”

  #最新Y.章n节上酷匠.网;

  以为苏诗蕊撞坏了脑袋,那小孩儿慌乱间就要上前去检查苏诗蕊的额头,却是吓得苏诗蕊又往后退了几步:“小妹妹,你别过来,求求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好不好?”

  “这里是石家村啊姐姐。”那小孩哽咽了几声,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眼看着就要落下来,苏诗蕊到底还是有些心软了,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握了握那小孩儿的手,却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有温度!刚才都快吓死她了。

  不过是个小孩子,还能对自己怎么样,想到这里,苏诗蕊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接着问道:“小妹妹你别哭,我没有恶意的,你知不道这里离上海有多远?如果我跑着回去,多久能到火车站?”

  “上海是什么啊,姐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蛋蛋一句也听不懂。”那小孩儿闻言也是一懵,随即手足无措的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她不过是出去捡了些干草的功夫,怎么回来之后姐姐就变成这幅模样了啊。

  不知道上海?对!有些偏远的地区信息慢,没听说过也正常,苏诗蕊想明白之后,轻轻拍了拍那小孩儿的肩膀,安慰道:“不哭不哭,小妹妹,没事,以后好好读书,从这里走出去,就可以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了,一定要记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完这几句话,苏诗蕊只觉得一股正义之火在自己心中熊熊燃起,她果然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

  “姐姐说的是私塾吗?可是女孩子是不需要上私塾的。”

  为什么不需要,这典型的重男轻女啊,封建思想要不得,正要给这小孩儿摆事实讲道理,苏诗蕊却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私塾?!这年代谁还说私塾啊,苏诗蕊声音微颤看着蛋蛋问了这辈子最不该问的一句话:“敢问这儿还是中国吗?”

  “姐姐,这里是南夏国啊,姐姐今天早上还说要和蛋蛋一起出来寻吃的,没踩稳从石头上摔了下去,可是怎么一醒来之后就什么都忘了呢,呜呜……”

  “停!”苏诗蕊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看着眼前的小孩一字一句的说:“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亲姐姐?”

  “不是!”小孩摇头。

  苏诗蕊刚要松一口气,就听那小孩儿接着说:“姐姐虽然是娘亲收养的,但是却是和蛋蛋的亲生姐姐没有任何区别的。”

  苏诗蕊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用,也许她现在的所见所闻,只有两个字可以解释了,那就是——穿越。

  “蛋蛋……,蛋蛋以后一会定听话,求姐姐不要丢下蛋蛋好不好?”以为苏诗蕊还想像从前那般寻个法子把自己丢了,蛋蛋硬生生的把眼眶里的泪珠憋了回去,却还是止不住的抽泣几声。

  “你叫蛋蛋?”回过神来,苏诗蕊叹了一口气,既然改变不了,她也只能尝试着去接受,她这人别的不行就抗压能力强,活着总比死了强,而且看样子现在这副身子也只有十五六岁左右,重返青春啊,怎么算都是她赚了。

  不过看样子眼前的这个小孩儿好像很怕自己呢,她有这么恐怖吗?把蛋蛋拉到自己怀里来,苏诗蕊看着自己面前虽然脏兮兮却可爱的紧的女孩,不由得心情大好,玩心大起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却惊得怀中的女孩一阵轻颤。

  苏诗蕊只觉得脑仁一疼,与此同时,记忆如洪水一般涌入了她的脑海。

  原来她真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一个……时代,不对,什么时代?这个时代在她世界里所学的历史当中并没有记载……就像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时代。

  这里分为四个大国,分别是东漓、西羽、南夏、垣北。四个国家互相制衡,实力相当,所以没有哪个国家会肆意进攻他国。

  因为就算战胜,本国也会损失惨重,若是这时他国伺机进攻,作为刚刚结束战役急需休整的国家,自然没有足够的兵力再来进行防御。

  可以说,四国中若是有任何一个国家倒下,后续绝对会发生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变。

  她所在的南夏国,皇帝于一个月前突然驾崩。新皇登基之时,又传出三皇子谋害先皇意图谋反,逃出京都之事,闹的各处人心惶惶。

  她自幼被蛋蛋的娘亲罗大娘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养大,待她极为宽厚,却也致使她经常明里暗里的欺负蛋蛋。

  罗大娘临终前将蛋蛋托付给了她,她却一直把她当成个拖油瓶想着丢下她。

  这次也是因着想去丢蛋蛋的时候,不知怎的竟是直接从崖坡上掉下来摔死了,想想还真是罪过。

  然而最让她崩溃的是蛋蛋的全名其实是狗蛋,而她其实叫狗剩!

  “剩剩姐姐……”眼见姐姐突然之间又愣了神,蛋蛋连忙从苏诗蕊的怀里爬出来,垫着脚尖用肉乎乎的小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姐姐,疼吗?”

  摇了摇头,苏诗蕊眼尖的看见蛋蛋破破烂烂的衣衫下露出的片片青紫的手臂,心疼地问:“这些是怎么弄的?”

  蛋蛋却是赶紧把手收了回来,用衣袖遮了去,急急的解释道:“是蛋蛋,刚刚……,刚刚去捡干草的时候……,没有看到脚下的石头,是蛋蛋不小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