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山军用机场,这是天南省唯一的军事专用机场,位于山顶的一块平地上,超长的跑道可以供运20级别的大型运输机、轰6K轰炸机满载起降,能够同时起降多架次中、重型战斗机,整个机场处在海拔2200米以上的山顶,每到雨季来临之时,整个机场会有很大的几率被云雾封锁,所以,这个机场也是中国起降难度最高的军用机场,但也因此锻炼出了很多全天候的战斗机飞行员,全军几乎每一个飞行员都在这个机场起降过。

  姜宇铭和豹子便沿着盘肠山道一直开到了山顶,这里的军事关卡很多,但见到了他们的车牌时都是马上放行,所有士兵都接到了一条奇怪的命令:不许查探车辆!于是,姜宇铭他们便顺畅无比的来到了机场的停机坪。

  将车停在停机坪靠近塔台的位置后,姜宇铭和豹子下了车,豹子便落后姜宇铭半步站立着。不一会儿,一辆勇士军车开了过来,下来了一名士兵,看肩章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上士。

  上士下了车,用标准的跑步姿势跑到了姜宇铭和豹子面前,啪的一下立正,然后向他俩敬了礼,待姜宇铭和豹子也举起右手后,那上士便扯着嗓子大声的吼着:“报告首长!羊山机场地勤部队上士常国栋前来迎接首长!”

  “礼毕!”姜宇铭严肃的说,然后放下了自己的右手。

  “是!”常国栋也放下了右手,并再次喊到:“请首长上车!”

  F酷r匠J网X"唯一2正F版,0其}'他@5都E是盗6版tN

  姜宇铭和豹子这才跟着常国栋走向那辆勇士军车。

  常国栋帮助姜宇铭关好了车门,回到了驾驶位上启动了车辆,匀速行驶在停机坪上,速度是每小时六十公里,不抢一分,不拉一秒,从速度表上来看,那表针仿佛是坏了一样,指着六十便不会再有任何跳动,这就是军队的严格,一切动作都是令行禁止,这样的军队,才是有纪律、有组织的,才是敌人最害怕的!

  勇士在走了近两分钟,开到了一辆新式运输机旁,运输机前站着几个人,看穿着应该是飞行员。

  “首长,请上飞机!”常国栋停好车,马上跳下车来,打开了姜宇铭那一侧的车门,然后给姜宇铭敬了一个军礼。

  姜宇铭回了礼,然后放下了手臂,看了看眼前的大飞机——这是中国最新式的运输机,型号为运20,是中国自行设计并生产的军用大型运输机,也是中国目前设计生产的最大的飞机,它的前身是伊尔76型,中国在吃透了伊尔76型运输机后,重新开始进行运20的设计和研发,所以,虽然运20看起来与伊尔76有点像,但在本质上,已经是两架完全不同的飞机了!不说别的,仅运载量一项,运20就已经超过了伊尔76!

  “我是本机机长!”一个飞行员见到姜宇铭和豹子下了车,便走了过来,便给姜宇铭行了一个军礼。

  姜宇铭也再次还礼,然后说到:“辛苦你们等我们了!”

  “不碍事!”机长笑了笑,“登机吧!我们马上就可以起飞了!”

  “好的!”姜宇铭点点头,便随着机长一起进入了运输机。

  这路上,机长简单的给姜宇铭介绍着:“这是一架全新的飞机,仍然在做飞行测试,但性能还是很不错的,货舱里有一些不重要的货物,主要是飞行测试用的,还有就是这飞机的隔音效果不太好,要将就着点了。”

  姜宇铭一笑:“总比运8强吧!那年头坐了几回运8,都快把我晃散架了,最后都成毛病了,一上运8就想着赶紧跳伞,巴不得一离地就跳!”

  “那是好太多了,咱国家总算是有这么大的运输机了!”机长听到姜宇铭的话却感慨万千,他是个老飞行员,从运8到轰6、轰6K,全都飞过,但只有这架大运,才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中国的科技、经济全面发展到了另一个层面,在以前,造这样大的飞机,不说资源,仅科技力量都差的很远!

  ……

  “姜宇铭去京城了?”白洁看着小崔,“为什么不早说?”

  “他的票是昨天才订的!我们昨天一直在动用所有资源和人力查找汤望江。”小崔委屈的说。

  “唉!”白洁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也怪不得小崔,她挥了挥手,示意小崔离开,然后又突然开口说到:“继续监视吧,他几点的飞机?”

  小崔看看表,说到:“马上要起飞了。”

  “嗯!”白洁点点头。

  忽然,小刘又跑了进来,急忙的说到:“航空公司那边的数据显示姜宇铭并没有登机!”

  “嗯?”白洁抬起头来,看向小刘,“属实?”

  “属实!”小刘点点头。

  “那现在谁知道姜宇铭在哪里?”白洁接着问到。

  小崔和小刘互相看了看,又对着白洁摇摇头。

  白洁看着他俩,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无力感,也不知道是对这俩下属的不满意,还是对姜宇铭的神秘感到无能为力,过了好久,白洁才说到:“你们过去吧。”

  待他俩一出门,白洁便拿出电话给张立打了过去:“今天见到姜宇铭了吗?”

  张立的那边的声音很小,仿佛是故意压低了嗓音:“没有,好像是没来过。”

  “你在做什么?”白洁心里烦,听到张立这么说话,心里就更烦,所以语气也不怎么好。

  “我在开会啊!周一的例会。”张立无奈的说,他是被白洁派到了长乐集团,可是他自己也知道,呆在那里现在基本没了什么用处,还要开这种无聊的例会,这跟他有毛关系?

  “哦!”白洁的语气这才好了一些,“那行,你继续吧,有什么新情况马上汇报!”

  “好的!”张立这才挂了电话,再看向现在正在喋喋不休的行政经理,心里真的是烦到了极点。

  白洁这边却觉得有一点灰心了,来这里这么多天了,怎么连一个嫌疑人的行踪都掌握不了呢?他就这么神秘?

  “小崔!”白洁突然想到了什么,把小崔又喊了进来。

  “白队,啥事?”小崔问到。

  “去查一下姜宇铭的手机位置。”白洁说。

  “上次查过了,移动那边说我们没有权限,不给查。”小崔说到。

  “又是没有权限?难不成他是中国的特工?我还就不信了!行了,你过去吧!”白洁自言自语的说,眉头紧皱着,但很快,白洁又想到了另一层:如果姜宇铭真的是一个特殊的人物,而且没有犯罪嫌疑,那么告他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故意诬陷他?那样的话……对谁又有好处呢?关键在于,“诬陷”他的人地位可不低!这可是徐厅亲自交代的任务!

  刚想到徐厅,白洁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还就是徐厅,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白洁赶紧接起了电话。

  “您好!徐厅!”

  “小白啊!姜宇铭的事情查的怎么了?”徐厅张嘴就直说重点。

  “报告徐厅,我这边……暂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白洁只能实话实说。

  “小白啊!这样可不行啊!你要知道,姜宇铭的事情很严重,就连上面都觉得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快要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这个人的权势是有一些,但你要想到这个人万一闹出点事情,那可就是大事情了!现在我们国家正在经济转型期间,万事乱不得啊!小白啊!你这边可要加紧再加紧啊!”说到这里,徐厅顿了一下,又说到,“你是我从中央警官大学特意要来的高材生,你也在咱们这里干了这么多年,算是个老干警了,可千万不要在这件案子上栽跟头啊!我跟你说,这件事的严重性可能已经超出你和我的想象!”

  “是!”白洁无奈的回答到,“徐厅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和嫌疑人!”

  “我是相信你的!”徐厅又说到,“如果下面有什么抵触,或者说有什么人跟姜宇铭走得太近,甚至跟他互通消息的,你要告诉我!我来给你扫清障碍!你呢,就负责调查案件,收集证据,既然是办案,就一定要办成铁案!”

  说完,两人又寒暄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白洁仰着头来了一个深呼吸,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精力有点不济了。

  于是,白洁便拿出了一包挂耳咖啡,把两个耳朵挂放在自己的杯子上,然后起身到饮水机那里开始倒水。

  这挂耳咖啡,也是烘焙咖啡的一种,与速溶咖啡的区别就在于没有咖啡伴侣,什么奶啊糖啊香精啊全没有,纯纯的咖啡,因为磨制的比较精细,所以使用开水就能冲泡,味道与煮出来的很相似,是真正喜欢喝咖啡的人的便捷首选,是一种比较健康、自然的咖啡饮品。

  咖啡泡好了,屋子里飘满了咖啡的香味,让人想要饮用的欲望大增。

  白洁把泡完的咖啡渣扔进了垃圾桶,端起被子先嘬了一口,味道稍稍有点酸,不过,这咖啡是天然饮品,所以总会有点酸味,但如果在煮咖啡的过程中掌握好火候、时间,以及冷却的时间,会去掉大部分的酸味,使得咖啡味道更为浓郁,只不过,这种泡出来的咖啡就不要讲究那么多了。

  等到咖啡微凉,白洁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浓郁的咖啡香味被苦涩的味道裹挟在一起,进入了白洁的胃中,似乎是被这苦涩刺激了一下,白洁感觉到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她开始回想徐厅的话,办成铁案?似乎徐厅更倾向于姜宇铭就是一名罪犯?在想到这些的时候,白洁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徐厅那么肯定的认为姜宇铭是一名无恶不涉的人!那么,中间这种差距是如何造成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第二发送到,这三天连续着每天进行一万五千字的更新,真的是累!还好,任务完成!看来大神们真的很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