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住老汤,等他一出来就带走!”回程的路上,姜宇铭又查看了一下视频,那个房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竹叶青,这事你熟,你去!”典韦听到了姜宇铭的话,便朝车后座上说了一句。

  坐在后面一直不说的那个人默默的点点头,仍然没有说话,只不过,他的眼睛突然迸出了一丝亮光,透着一股凶狠。

  ……

  “这个雇佣兵组织来我国的事会不会跟姜宇铭有关?”白洁看着李长生说的。

  “你先坐,坐下说。”李长生指了指白洁身旁的椅子,白洁也不客气,把椅子拉开,自己坐了下去,只听到李长生继续说到:“你从什么方面觉得雇佣兵是来找姜宇铭的呢?”

  “我……”白洁一时语塞,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能证明这些雇佣兵是来找姜宇铭的!“我的直觉。”

  李长生笑了一下,不过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不同,李长生没有再说那些伤人的话:“直觉!我们办案是需要直觉,但我们千万不要把直觉当作方向,如果是那样,你只能被你的直觉所把控!我们需要的还是证据,那么你来分析一下,有没有什么事件表明这个雇佣兵组织是冲着姜宇铭来的呢?没关系,你只管说,不管多微小的事件都行。”

  李长生说话时,白洁一直在看着李长生的眼睛,她相信,李长生并没有蒙骗她,也没有训斥她的意思,于是,她想了想,说到:“我怀疑姜宇铭和他的战友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雇佣兵组织!”说完,白洁顿了顿,本来以为李长生会有些惊讶的,但却发现李长生仿佛在听一个儿童故事一样平淡。

  “继续说。”李长生抬眼看了看白洁。

  “好的——他们的这个组织不知道为何招惹了这个“天使之剑”,所以当“天使之剑”查明了姜宇铭的雇佣兵组织之后,前来复仇。”白洁说完就看着李长生。

  李长生见到白洁不说话了,于是开口说到:“就这些?没了?”

  “长乐集团最近突然消失了五十个亿,加上前段时间消失的,一共是五十二亿资金,如果是一个雇佣兵组织在用钱的话,我想这大概能解释的了,姜宇铭现在一共有96名战友,如果需要作战,就需要买军火,如果将单兵武器、装备配齐的话,就需要近一个亿的资金,而剩下的,可能还有一些大型装备、车辆改装等,这些估计需要五亿左右,再加上每个雇佣兵的工资,因为姜宇铭的雇佣兵组织不同于其他组织,他们全是战友,所以,姜宇铭给出的加码一定远远高于其他雇佣兵组织!我个人估计,应该在每人两千万上下!而剩下的钱,则是用于打通各个关节的资金了。”白洁说到。

  李长生点点头,看着白洁问了一个另外的问题:“雇佣兵组织,你熟不熟?”

  白洁一听,愣了,谁跟雇佣兵熟啊?于是摇摇头说:“不是很清楚。”

  李长生笑了笑,又说到:“我来问你,雇佣兵是用来干什么的?”

  “拿钱,替人消灾,反正就是干杀人越货的勾当。”白洁懵懂的说。

  “对!你说的很对!”李长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继续说到:“要有人给钱!这个钱……要有价值体现吧?”

  “那当然,他们应该都是有价码的……”说到这里,白洁突然停下了,把这个事情往经济规律上一套,她就发现不对了,姜宇铭出五十亿,让他的战友去干点什么,那么问题来了:去干什么能值五十个亿?去搞核弹轰炸吗?还有最重要的:如何收回这个投资呢?

  李长生看着正在思考的白洁,没有言语,悄悄的站起身,拿出了一个杯子,给白洁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

  “哎呀李队!”白洁突然警醒过来,脸上充满了不好意思的笑,“谢谢您!”

  “有啥收获?”李长生笑眯眯的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把自己靠在椅背上,显得很悠哉。

  “没有明显收入,雇佣兵组织不会干赔本买卖!”白洁干脆的说。

  “嗯!”李长生点点头,“然后呢?”

  “那五十亿肯定有其他用途!但账目明细里根本看不出来,我认为是现金交易!但是现金的话,五十亿可不是一小堆!足够装满一辆大拖车了!”白洁说到。

  李长生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这让白洁很疑惑。

  “您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白洁问到。

  “这案子是你抓的,我并不清楚情况,”李长生说到,“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想象那个“天使之剑”了,五十亿,不过是一笔钱,崽子自己的钱。”

  听到这里,白洁的眼睛突然睁大了一下,“天使之剑”!这是个雇佣兵组织!“您是说……有人雇佣“天使之剑”,来执行什么任务?”

  “我什么都没说,”李长生摊摊手,然后抬了抬下巴,看着白洁眼前的茶杯,“崽子送的茶,味道还行,尝尝。”

  白洁低下头看了看茶杯里的绿茶,汤色纯正,透着一股清新的绿,一根根大小仿若的茶叶站立在杯底,就像一个个士兵,正聆听着首长的训话。

  “好茶!”

  ……

  “姜班长,我们截获了一个信息,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下面的行动,”小灵猫对刚刚来到指挥车的姜宇铭说到。

  姜宇铭走上前,看向了小灵猫面前的屏幕,屏幕上显示着一些人外国人的信息。

  )更新最快上Vy酷S+匠…/网//

  “天使之剑!”姜宇铭看清了那些人的人名后,一口咬定了这些人的身份。

  “是的!”小灵猫说到,“这些人已经在前往中国的路上了,落地的地点不在一个机场,但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这里没有其他值得他们下手的目标!”

  “不一定!”姜宇铭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这水越来越浑了!这边大部队要走,那边雇佣兵组织就来了!这是想干什么?“立即对这些人进行全程监控!”

  “好的!”小灵猫点点头。

  “他们……知道了吗?”姜宇铭又问到,转头看着小灵猫。

  “嗯!”小灵猫点点头,“提前预警了。”

  “崽子!不行你明天别去京城了!”典韦突然说到,“我觉得有危险!这些人来者不善!”

  姜宇铭想了想,说到:“不行!也确实是很久没回去了!而且,我们也需要支援!在京城,他们肯定不敢乱来!容易引起纠纷的!我们可不是那些小国家!”

  “我跟你一起!”典韦说到,“互相有个照应!”

  “不行!你走了,这里就没人领导了!让豹子跟我去就行了!你们在这里守好家门!”姜宇铭摇摇头说。

  “又是我看家!”典韦无奈的摇摇头,“好玩的都让你们抢走了!凭什么?”

  姜宇铭回身笑了笑,“行啦!老黄,至于么?下次我替你给队长求情!”

  “这可是你说的!”典韦指着姜宇铭摇晃着手指说到,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

  “你在这里,把老汤弄起来,好好问一下。”姜宇铭又说到。

  典韦一听这个却大叫起来:“我就知道!这种事又给我了!妈的,一看到他们不说话我就憋得想一拳把他们脑袋打到脖子里去!”

  姜宇铭赶紧摆手:“可别啊!老黄,我知道你是个爆脾气,这事你让竹叶青去做就行了嘛!老汤这家伙嘴里应该有点货!但单靠他一人肯定不行!他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势力!咱们要小心行事!”

  听到这些,典韦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唉!苦差事!你说我这人最能打,为啥不给我去打人?非要让我审人?”

  “要我说,老黄你还真的就应该多去审审人,磨磨性子!就说你违纪几次了?”姜宇铭的脸忽然黑了下来,“上次要抓活的,你一拳就把人家脑袋打拧了个个儿!害得大家在林子里转了整整两天!”

  “算逑,不说了!”典韦突然笑了起来,摸着脑袋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

  姜宇铭也无奈的笑了笑,“你啊!”

  ……

  湖西路,萍聚商务会所。

  整个会所座落在玉湖西岸,与东湖大酒店隔湖相望,这是一个私人会所,没有高大建筑,有的只是三层以内的特色场馆和别墅区,室外景观极尽奢华,室内装饰也是豪华别致的让人惊叹。

  但这些都不是最吸引人的,这里最吸引人的部分是私密!

  从进入会所大门开始,你便进入了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场所,从地下停车场到电梯间,再到楼道、房间,不会有任何人窥视你!因为,这里的所有产业属于个人,这里并非外面的那种营业性场所!所有来这里的人,都必须与这里的业主有一定的关系,否则你连大门都别想进!所以,很多人想方设法的托人找关系想要能进入这里,但却不是为了能在这里谈事,而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份!

  “甲字一号房的贵宾已经到了!”门口的保安穿着黑西装,耳朵上带着便携式对讲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车牌号码,这些车牌号码都是被输入进电脑的,一旦车牌识别系统识别出来,门禁变会自动打开,而保安也就能轻易知道这辆车是属于哪个包房的了。

  这辆车直接开进了地库,停好位置,司机快速的下了车,打开了后座,一个男人下了车,站在附近的服务生马上迎了过来,弯着腰对男人说到:“先生,这边请。”

  男人看了服务生一眼,便随着服务生径直走向了电梯。

  跟着服务生来到了甲字一号房门口,服务生又弯腰,手伸向房门,轻声说到:“先生,请!”说完,服务生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男人站在门口,看着服务生消失在通道尽头,这才敲门进了房间。

  “天使之剑,是你叫的吧?坏规矩了吧?”房间内,一个男人,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眼睛直直的盯着刚进门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第二发!人物快要到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