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白洁的办公室外,小崔立正的很标准。

  “进来!”白洁随意的说了一句,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李长生给她的那两张纸上。

  “白队,这个……姜宇铭的那个保镖来了,您还要问一下吗?”小崔小心的问到。

  白洁这才抬起头来,看了小崔一眼,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我不过去了,做好记录我看一下。”

  “是!”小崔又是一个立正敬礼,不过心里却是乐了,看来领导没有把那事放在心上!刚要走,却又听到白队说到:“不过,小崔,我不找你事,你自己心里要清楚,这些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汇报我吗?我今天正在跟一个能够提供线索的人在一起,你就因为这点小事差点耽误了线索的提供,不就是一个明星吗?怎么?你还是个追星族?”白洁的语气平淡,但那不满却全包含在了语句之中。

  “白队,”小崔的脸马上难过了起来,“真不是这样啊,是小刘说……”

  “他说什么?”白洁的眼睛睁大了一些,冷峻的面孔让小崔马上结巴了起来。

  “他,他,他,他……”

  白洁厌烦的看了小崔一眼,但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从厅里带来的人,还是得给点面子:“行了!你们嘴里不会有什么好话!啥时候你们把编排领导的精力放在工作上,我们的效率就会高得多!”想到自己给小崔电话里说的语气,白洁自己也觉得恶心,这帮小子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说她呢!

  “是!白队!”小崔的嘴巴突然又不结巴了,心里却是一阵冒汗,还好没把实情说出来!不然估计白队还得再毛!小刘,你坑死我了!

  “找到汤望江了吗?监控怎么样了?”白洁又问到。

  “找到了,正在实时监控!”小崔说到,“他现在在东湖大酒店的舰岛酒店里跟一个女人约会,但室内还有另外一个人,监控拍不到房间内,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嗯,继续监控,派个人去查清这个人的房间是谁开的,把这个人也查一下,另外,顺便摸一下跟他在一起的人都是谁!”白洁想了想,对小崔命令到。

  “是!”小崔又是一个立正,现在他的态度好的不得了,只要白队不发脾气,啥都好说!

  “你过去吧!”白洁说完,也不再看小崔,继续低头看向那两张纸。

  “各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支队:我部已截获在近期内有国外势力进入我国的消息,据悉,该股势力为代号“天使之剑”雇佣兵组织所有,进入我国的目的不明!请注意防范!”第一页纸上,就是这么一个通知。第二页上就是这个“天使之剑”的简介了,杀了多少人,干了多少事,行事风格等等,最后注明了:这是一个秘密杀手组织,所有消息均为口口相传,暂时并无人真正了解该组织的内幕。

  闹了半天全是猜测,不过,这也难为情报机关了,这种秘密组织肯定是很严密的,想要打入内部获取消息一定是非常之难的!

  不过,李队把这个给我,是什么意思?跟姜宇铭的案子有关吗?他是在提示我什么?

  白洁不禁开始天马行空的联想了,作为一名刑侦人员,在分析案情的时候必须具备极强的发散性四维,因为案件与案件之间可能会有关联,如果仅仅盯着一个点,可能会忽略很多东西,而那些被忽略的,往往会让案情少走冤枉路!

  如果姜宇铭的那个组织也是雇佣兵组织,那这个“天使之剑”来这里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呢?不得不说,白洁的联想能力非常强大,但她的联想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中国不可能允许国内会有一支雇佣兵组织,不管这个组织是做什么,都会影响对外的宣传和政策,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非常的上升时期,被所有国家都紧紧的盯着,到底是龙腾九天,还是鹰击长空,就看这些年的表现了,如果有一支这样神秘的队伍,绝对会让各国当把柄来抓的!

  想了半天,白洁也不得要领,她决定去找李长生再聊聊。

  于是,白洁起身前往李长生的办公室,在路过审讯室时,她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明星贺正文正抱着小刘的大腿哭喊着:“哥!真不是他打的啊!他没有打我!真没有打我!我错了!我不该胡说!”

  “你放开我!”小刘恼怒的抖着自己的腿,像在抖一只鼻涕虫,“人家那边都承认打人了!”

  “啊?”猪头把小刘抱的更紧了,“哥啊!那是我们逗着玩的!”

  “逗着玩?你当这警局是你家开的?开心了就进来玩玩?”小刘使劲的想要抽回自己的腿,“我的裤子!你丫松开!听见没有!”

  “不能松啊!”猪头声泪俱下。

  白洁无奈的摇摇头,都是极品!平时低调一点不就没事了吗?你嚣张,总有人比你更嚣张!

  ……

  大山射击场停车场。

  林强手搭在姜宇铭的肩膀上,“这边的事你要小心行事,万事不要冲动!”

  “嗯!我也不是冲动的人嘛!”姜宇铭苦笑了一下。

  “比以前是强多了,要不然为啥就你叫狼崽子?”林强微微的笑了一下,“行了,就说到这吧,我去送送这些兔崽子们,你们先走吧。”

  “行,拜托队长了!”姜宇铭的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看得林强都有点难受了,“一定要活着回来!”

  “我们是特种兵,谁能比我们强呢?”林强勉强的笑了一下,“放心吧!”

  姜宇铭不再说什么了,抓住林强的胳膊,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互相锤着对方的背,“飞龙!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咱们的兄弟们!”

  松开了林强,姜宇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那群兵们,不禁眼睛一酸,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

  “姜班长!没事!要死咱们早就死了!现在还不在蹦跶吗?”

  “崽子,你这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儿!”

  “老姜,记得给我留俩漂亮妞!”

  “典韦,你狗日的一定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和姜班长!”

  ……

  微风,吹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或笑,或哭,那都是微风在作弄。

  阳光,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或拥,或抱,那都是阳光在戏耍。

  ……

  自从人有了感情,就有了生死离别这个词,面对未知的路,又有多少自己所亲所爱的人会离自己而去?那些人,是自己的战友,是站在自己背后和周围保护自己的兄弟,是可以毫无保留去信任的亲人!

  别了,我的兄弟!前面的路很曲折,我不知道你们之中谁会永远留在异国他乡!但我知道,你们勇往直前,你们无所畏惧,你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别了,我的兄弟!让我再拥抱你们一次!也许下一次,我们只能天人永隔!

  ……

  R~酷匠网j正版首BW发

  姜宇铭和留守的典韦几人跟每一个兄弟都拥抱了一次,走上了车,他很想做到连头也不回,可是,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次次的转身,一次次的挥手,一次次的流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作者有个朋友身染重病,时日不多,此章特意为他而作,聊表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