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宇铭和豹子出了河鲜馆,这里已经完全听不见包间里的声音了,嚎叫也好,痛哭也好,全然不干姜宇铭的事了,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是豹子那里获得的情报!

  “上车说!”姜宇铭见到白洁已经把奔驰车开走了,便与豹子一起上了宝马,还好这车算宽,不然五个汉子坐进去还真有点挤。

  上了车,豹子便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窃听器已经装好了,这里面已经录下了他这段时间的所有通话!但是因为他摔倒过,所以他可能很快就会换衣服了!所以不能保证已录下来的东西会有用!”

  “嗯!”姜宇铭点点头,接过了手机,又对典韦说到,“咱们先开车,我联系指挥车!”

  说完,姜宇铭便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出去,眼睛却看着豹子的手机,手指还在不停拨弄着:“小灵猫,我是崽子,我转个东西给你,你这东西的位置找到,还有,从现在开始监控一个号码!我马上传给你!”

  挂了电话,姜宇铭便将所有信息用手机传了出去,并打开了豹子手机的外放,放出了里面的录音:“姜宇铭!你等着!……”

  “今天怎么回事?”

  “哦!那个保镖是怎么回事?”

  “哦!”

  “苏茜,我跟你说,你是我带给姜哥的,我能把你带进去的,也能把你从他身边带出来!你记好了,千万别想着背叛我!还有,多为你家人想想!我这人眼里揉不得砂子的!嗯?”

  姜宇铭听到这里,眼皮子突然跳了一下,眼睛中已经露出了杀机,但仍然不动声色的继续听了下去。

  “那最好!今天的事就算了,他姜宇铭也好过不了几天!听说过几天姜宇铭要走?等他走了你就来我这儿吧,来我这里住几天,老子把你给了姜宇铭,给了你这么多好处,你总得招呼我一下吧!”

  “喂?”

  “记好你的身份!千万别让我知道你在玩什么幺蛾子!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你哥在工地,很容易有工伤的!”

  ……

  白洁开着车,不时的从后视镜里观察一下苏茜,她依然睡得昏昏沉沉,这是个我见犹怜的女孩,而且,她好像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让白洁不禁想要亲近她,白洁说不清楚这种吸引力是什么,她是个警察,是党员,对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全都不相信,唯一的解释就是:一种目前尚无科学解释的力量作用在了她和这个女孩身上,白洁又看了看苏茜,不禁把车速放慢了一些,让车子更平稳一点,免得把女孩颠醒了。

  =酷=匠p;网永久免&费#R看●Z小说2h

  一路上,白洁也在考虑下一步如何去追查姜宇铭,接近他身边的这一步,已经走完了一半,现在就看苏茜醒了之后是什么情形了,能把苏茜拉到自己身边来是最好的结果,但白洁却不敢做这样的打算,毕竟这是姜宇铭的身边人,做的太过的话,万一激起姜宇铭的杀机怎么办?

  ……

  “老姜!”典韦一边让车子处于低速前进状态,一边看了一眼旁边的姜宇铭,姜宇铭的脸色平静,但眼神中却不时闪露出愤怒的光芒。

  “我没事!”姜宇铭听到典韦跟他说话,转头看了一眼典韦,“事情虽然没有搞清楚,但苏茜和老汤之间一定有什么事!”

  “这是肯定的!”典韦点点头,继续看着前方的路,“不过苏茜肯定是被老汤要挟了,如果能知道苏茜当时说了什么就好了。”

  “她当时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很小,我没听清楚,”豹子说到,“不过,可以让指挥车试一下,看看录音里能不能分析出苏茜的声音!”

  “嗯!”姜宇铭点点头,又给小灵猫打了个电话,要他开始分析这段录音。

  “需要找个人去查一下苏茜的全部底细了!”典韦看着姜宇铭说到,他觉得姜宇铭可能会碍于面子说不出口。

  但姜宇铭却丝毫不在意:“得找个机灵的去,不仅仅是查底细,还得小心别人的暗算,从老汤的电话我们可以认定:他是一定派了人在苏茜家人身边的!必要时可能需要动用武力!而且我们的人太少了!分不出那么多人手来!”

  “现在白洁跟苏茜在一起……没事吧?”典韦想起刚才白洁带着苏茜一起离开的情景,于是便问了一句。

  “我并没有告诉苏茜什么,白洁查不到的,苏茜顶多会告诉白洁我的离开家、到家的具体时间,倒是咱们能利用白洁知道苏茜的一些事情,这事我得想想!”说完姜宇铭便摸着下巴开始沉思起来。

  ……

  姜宇铭的家离摄影基地并不是很远,是城郊的一片高档小区,里面所有的户型全都是大平层,最大的面积甚至超过了400平米,位于每栋搂的顶层,以姜宇铭的身家,买这样一套大平层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也符合他的身份,但姜宇铭却并不愿意买,在那房顶上,你可以俯视、凝视别人,但同时,你也是别人仰视、凝视的焦点!那不符合姜宇铭低调的原则!

  姜宇铭的家在21搂,不算太高,但也接近顶层了,这里的房子层高偏大,已经达到了3.3米,所以,为了节省造价,将房子盖在一百米以下,这里的房子的层数多数在30层以下。

  白洁将车停在了小区的室外临时停车场里,在苏茜的包里翻出了房门钥匙,便一个人把苏茜拖下来了。

  这样的剧烈运动,将苏茜弄醒了,她看到了眼前陌生的一个女人,不禁吓得推了白洁一把,也把自己推在了车身上。

  “你喝多了,我把你送回来的。”白洁看着苏茜说到。

  苏茜定定神,说到:“我不认识你。”

  “无所谓啊!”白洁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我不可能偷了你又偷了车钥匙的!”

  “哦!”苏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是已经到家了,看来对方没有骗自己。

  “能走路吗?我送你上去!”白洁问到,不想在认识与不认识上纠结的时间过多。

  “嗯!能走,就是有点晕!头也疼,”苏茜点点头,“我以前没喝过这么多酒。”

  “没事,我扶着你走!”说罢,白洁便伸手扶着苏茜,苏茜也没有拒绝,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脑袋都快炸掉了,胃里也不舒服,实在是难受的不行。

  好不容易挨到电梯上,苏茜也不管自己的形象了,难受的直接顺着电梯轿厢壁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沉重的呼吸着,“好难过啊!”

  “一会儿睡一觉就好了。”白洁看着苏茜说。

  “谢谢你!”苏茜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白洁。

  白洁看着她难过的样子,不禁心软了,给了苏茜一个微笑:“没关系的,我跟姜宇铭是朋友。”

  “哦!”苏茜点点头,幅度很大,那脖子好像已经承受不住脑袋的重量一样,“我以前没见过你的。”

  “嗯,今天我刚好跟姜哥谈事情,听说你那边出事了,便跑过去把你接回来。”白洁像个大姐姐一样跟苏茜聊着天,那种温情,早已融化了苏茜那本就不起眼的心理防备。

  “电梯到了,”说完,白洁便伸手拉起苏茜,又将她扶着出了电梯,“你扶着墙,我开门。”

  ……

  “看位置,老汤仍然在他的别墅里,”姜宇铭看着手机说到,“但是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将外衣脱掉了。”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典韦说到。

  “我觉得意义不大!”姜宇铭抬起头,收起了手机,“我们的调查还不够仔细,今晚上给他家装点苍蝇!我们必须先要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

  “听你的,不过,”典韦看了姜宇铭一眼,然后才缓缓的说:“你明天可就走了!”

  “所以要先安排好!”姜宇铭点点头说到,“先去指挥车那里吧!看看处理的怎么样了。”

  “走了!”典韦听到这话,一打方向盘,宝马便向左侧的快车道拐去,发动机的声音陡然增大,整台车子像一头猛兽一样怒吼着冲向前方。

  ……

  “姐姐,该怎么称呼你?”苏茜靠在沙发上,软弱无力的问到。

  “我叫白洁,叫我白姐吧!”白洁微笑着说,“我去给你弄杯水。”

  “谢谢你!”苏茜赶紧说到,她看着白洁忙碌的背影,心里不禁难过了起来。

  苏茜是个善良的农村女孩,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贸然闯入了城市,她不愿意去伤害别人,对所有帮助过她的人,她都心怀感激,这其中也包括老汤和姜宇铭,只不过,老汤让她做的事,她很难过,这违背了她的原则,她不愿意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还有那些可能会伤害别人的事情,而且伤害一个给了自己帮助的人,这让她觉得世界的复杂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在那个简单的小村庄里,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能不做吗?苏茜问自己,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资本去跟老汤这样的人作对,她不是没想过把事情全部告诉姜哥,但她害怕姜哥会从此不再理她、不再信任她,她刚刚跟姜哥建立了一些信任,她不想就这么失去姜哥,并不全是因为钱,更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爱上他了。

  可是,该怎么办?

  当白洁倒好了水转身过来时,却发现苏茜竟然正蜷缩在沙发上哭泣。

  “怎么了?”白洁关心的问到,顺势做到了宽敞的沙发边上,摸了一下苏茜的长头发,白洁忽然发现:她有着一头跟自己一样的长发,很黑,很直,就连手感,也很相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第一发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