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赶紧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因为她听到父亲在那时候说过:“封锁一切消息!”她知道,父亲的话里一定有保护姜哥的意思,但现在,竟然有这样的视频流出来!这不仅仅是对父亲命令的蔑视,更是对自己爱人的一种威胁!

  李长生在接到这个电话后,却只是向李夏要了那个视频,并交代了她注意安全的一些话,然后就自己一个人看着视频开始发呆。

  视频有一分多钟,拍到了正在燃烧的汽车,也拍到了站在火边抱着王涛的姜宇铭,只不过,由于离得太远,看不清是他而已,更要命的是:视频拍到了林强他们走进停车场的情景!虽然并没有拍清楚这些士兵们的脸,但他们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

  该怎么办?

  李长生突然觉得头疼无比!

  这帮小子!都他妈干的什么事!嫌不够热闹吗?

  不对!是谁说王涛是军人的?为什么同时有那么多人转发这个视频?

  “那谁——小周,去把白副队叫过来!快去!”

  ……

  苏茜仔细的看着别人拍戏,老实说,她真的不知道该看什么,导演总是“咔!咔!”的喊,然后骂演员,那些演员有的看起来像很厉害的样子,导演从来不骂他,而且向来对他都是好言好语,而更多的演员则都是被骂的对象——这些,都是要学的?苏茜不禁觉得有点无聊了。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汤哥”两字显现在手机屏幕上!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喂——汤……”只是她的招呼还没打完,就被汤哥打断了。

  “今天怎么回事?”汤哥的语气不怎么好,不过这也正常,没人能在被打后还能保持愉快的心情。

  “昨晚姜哥让我做他的助理,并且让我今天来帮他看一看。”苏茜说到。

  “哦!那个保镖是怎么回事?”汤哥又问到。

  “是姜哥让他跟着我的。”苏茜的语气听起来很是老实,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哦!”汤哥停顿了几秒,忽然又说到,“苏茜,我跟你说,你是我带给姜哥的,我能把你带进去的,也能把你从他身边带出来!你记好了,千万别想着背叛我!还有,多为你家人想想!我这人眼里揉不得砂子的!嗯?”

  苏茜听到这话,嘴巴抿了又抿,终于开口说:“汤哥,我知道的……”

  “那最好!”汤哥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和蔼了,“今天的事就算了,他姜宇铭也好过不了几天!听说过几天姜宇铭要走?等他走了你就来我这儿吧,来我这里住几天,老子把你给了姜宇铭,给了你这么多好处,你总得招呼我一下吧!”

  苏茜听到这话就不说话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啊!没有背景、没有钱财,即便是姜哥在后面给她撑腰,可是,老汤就一定比姜哥差吗?自己如果真的不去找老汤,那老汤会不会对姜哥……苏茜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喂?”汤哥在电话那头听到没声音了,于是喊了一声。

  “喂,”苏茜赶紧应声,只是声音却很小,“刚才信号不好,汤哥,我知道了。”

  ……

  打完了所有的子弹,姜宇铭长出了一口气,周边的战友开始鼓掌起来,也有人开始大叫起来:“姜班长!再来一个!”

  姜宇铭回头笑着说:“来你个头!老子肩膀都得掉层皮!”

  林强也乐呵呵的走了过来:“行啦!我还以为你真的是进了温柔窝里出不来了呢!现在看来,你这身手没怎么下降嘛!走啦!吃饭去!”

  然后一个小个子战友赶紧跑了过来:“连长,马上开饭?”

  “那还等个啥,赶紧弄去!”林强说到。

  “好嘞!”小个子说完一溜烟的就跑掉了。

  于是林强带头,领着大家向射击场的内部餐饮部走去。

  这个餐饮部的餐厅在整个射击场的中心区域,仅有两层,是一个圆形的建筑,总共约有三千平米,面积还是很大的,不过平时很多区域并不开放,因为平时来这里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而来这里打靶的人还都是有些资产的,他们一般都会提前在这个餐厅预订饭菜,因为这里的厨房并不现时提供饭菜,只有你预订了才会在吃饭时间给你端上来,当然,你的预订可以是比较奇特和稀有的,前提就是不许吃各类保护动物。

  这里的厨师也是很有特色的,整个厨师队伍对外共称为炊事班,身着一色的军装,那大锅一看就是过去部队使用的,看起来很有特色,由于这些厨师穿的是现役的作训装,所以,很多外界人都以为这是某某部队的驻外射击场。

  但实际上,这里是姜宇铭的产业之一!只不过他的股份被隐形化了,法人也由其他人担任,所以,除了今天在这里吃饭的人,任何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个全军事化管理的私人企业!

  最√新Z章)$节/上,酷1匠…网r

  今天的餐厅没有别人,射击场从昨晚就已经全面封闭了,为的就是今天姜宇铭他们来这里。

  所有人落座,都自己动手把白酒倒进了杯子。

  林强端了杯子站了起来。

  “讲一下!”根本不需要麦克风,林强的声音便传遍了整个餐厅。

  “啪!”所有人都马上正襟危坐。

  “好,请稍息!”林强开始讲诉开场白,“后天一早,我们即将离开这里,去执行任务,与以前的每次都一样,我们这次的送行酒大家一定要喝好!明天我们没有训练任务,大家好好休息一天!”

  “我知道,送行酒和接风酒,我们经历了很多次,大家在一起也不知道哭过了多少次,每次看见自己的战友倒在别处却又无法把他们接回来时,我们的心就会更沉痛一分,可是,请你们记住:我们所做的一切,无愧于心!”

  “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又有一名战友牺牲了,是被敌人的汽车炸弹炸死的!我们共同发过誓,所以,这个仇一定要报!不论敌人是谁!我们都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下面,请我们举杯!敬我们失去的战友!”

  所有人站起来了,他们红着眼睛,端着酒杯,整个餐厅便只剩下酒水滴落地板的声音,此时,微风从窗子外溜了进来,裹着浓浓的酒香吹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他们手里拿着酒杯,矗立着,像一根根树桩,像一座座丰碑,整个餐厅忽然有了一种肃杀的气氛,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整个大厅的景象仿佛在扭曲、变幻——……

  “敬礼!”林强大吼着,所有人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这里四处都在冒着烟,也有已经被炸弹点着的树枝,很多浮土在带着旋的风中旋转上升,人们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身上已遍体鳞伤,但他们的眼神却是坚定的,他们敬着军礼,看着已经被清理出的一排尸体,那是他们的战友!而这里,是战场!

  “队长……带上他们吧!”一个大个子士兵说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强看着地上的战友,咬咬牙:“就地……掩埋!把他们的帽子带回去!”

  死者已矣,逝者如斯,不能好好的活下去,才是对死者的最大不敬!

  所有人动起手来,拿起自己的工兵铲,在这个不知名的山头上挖着。

  入土为安,这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战友们牺牲了,怎么能让他们的遗体暴露在这荒野之中?

  “一班长!”林强喊到。

  “到!”这个曾经稚嫩的声音现在已经粗犷了很多,而这个声音的主人也变得更加强壮,头脑也更加灵活了。

  “三小时后飞机来接我们,告诉大家,十五分钟后立刻出发!”林强说到。

  “是!”姜宇铭没有给林强敬礼,这是战场上的忌讳,在这里给指挥官敬礼就是给狙击手指明最佳狙击目标!虽然这里的战事已经结束,但为了安全起见,必须真正到了大后方才可以全礼了。

  ……

  “事情变得麻烦了!”白洁看到了那个视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有人故意释放的视频!一旦造成社会舆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将会更难以进行!”

  “嗯!”李长生点点头,“关键是他们把矛头对准了军人!”

  “李队……”白洁忽然抬起头看着李长生,“我冒昧的问一句:这些军人为什么现在还在一起,还穿着现役的军装,他们是不是有组织有目的的?”

  听到这话,李长生依然保持面无表情,他盯着白洁,说到:“这是你需要去侦查的!”

  “我?”白洁心里认为:你李长生绝对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一点消息也不给我呢?

  李长生却接着说:“去查,仔细的查,我会在必要的时候让上级通知媒体,曝光一下我们的侦查进度,记住,不要怕困难,我这里会全力保障你!”

  “可是李队!”白洁忍不住了,“我对这些人一无所知啊!”

  “我给你一个突破口,”李长生说,“一样是姜宇铭,其他人极少在社会上出现,你要找他们太难了,只有姜宇铭,一直都在社会中露面。”

  又是姜宇铭!这个人简直快成自己克星了!白洁心里不禁有点恼怒,这个人行踪太难掌握了,滑得跟泥鳅一样!就比如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在长乐集团、姜宇铭家的监控完全没有见到他的车辆出入!

  等等!白洁觉得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丝亮光一样,她好像抓住了什么!

  “好的!李队,我先回去整理一下!”白洁赶紧告别了李长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直线并不一定是最近的距离!白洁心里想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谢谢今天打赏的书友!说真的打赏的钱真不多,但我感受到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期望,我所要做的就是:坚决不让这份期望变成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