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嗒嗒嗒……”随着姜宇铭的手一直扣动着扳机,一串子弹瞬间被打出枪膛,飞向对面的靶山,他现在用的是比利时的FAL50突击步枪,连发状态,20发子弹在几秒钟之内全部倾泻而出,但真正上靶的并不多,这还得说姜宇铭是一个玩枪的老手了,懂得如何在连发状态下控制枪口位置。

  “十二发上靶!”林强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的靶纸仔细的数了数,话音刚落,就听到一群人在起哄:“姜班长!行啊你!”

  “我这最佳射手的位子得让给你啦!”

  “姜班长,你这手不间断火力玩的挺好啊!啥时候也教教兄弟们啊!”

  ……

  原来,其他人渐渐的发现了姜宇铭的到来,再看到他面前摆了一大堆枪,都不禁放下自己的武器,一起过来围观,一天打上千发子弹,这个难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如果是新兵,射击姿势不正确,绝对第二天抬不起手来!

  姜宇铭还好,怎么说也是老兵了,也会时不时的来打靶,只不过,这么连续射击,他也有点吃不消了,于是,趁着大家起哄这当口,他也稍微歇一歇。

  “这事啊,你得找咱队长!那才是正宗的不间断火力输出!”姜宇铭看了看林强。

  大家又看向了林强,却听到林强说:“毁枪!最好别学!咱们现在用不着这种技战法,等以后再说吧!”然后林强又对姜宇铭说:“我说崽子,别想歇着,你歇着所有人都吃不着饭!”

  “还有多少?”姜宇铭放下FAL50固定托式的突击步枪,无奈的问到。

  “还有三把,一共180发!”旁边有人说到。

  姜宇铭苦着脸吐了一口气,“这手都快不听使唤啦!”

  其他人笑了起来,还有人故意说:“没事,姜班长,我们等着你,不就十几二十分钟嘛,咱饿的起!”

  林强却丝毫不为所动,说到:“你们,把枪拆了,让小姜自己组合枪械!”

  “你玩死我啊强哥!”姜宇铭的脸更苦了。

  “赶紧拆!”林强才不理会姜宇铭,直接向别人命令到。

  “嘿嘿!好嘞!”这一圈人都是来看姜宇铭打枪的,也有的是人看笑话,更有的是人帮忙拆枪,姜宇铭只能无奈的看着大家的手在剩下的三把枪上动手脚。

  “别抢!我拆这枪!”

  “这枪管要是能拆就好了。”

  “你狗日的太损了!”

  “你干脆拿锤子砸了它算逑的!”

  “好了,小姜,看你的了!”林强见到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枪全部拆完了,就面对着姜宇铭。

  三把被拆开的步枪并排放在三张桌子上,姜宇铭深吸一口气走到第一张桌子前,看了看桌子上的零件,不禁感叹:自己怕是有半年没拆枪、装枪了啊!

  “开始吧!”林强说到。

  姜宇铭这才把手伸向桌子上的零件:这帮兔崽子,那是一点也不留情面,拆的真彻底!姜宇铭绝对有理由相信:如果他们现在有螺丝刀的话,他们还得把枪把手上的护木也给你拆下来!

  这是一把AUG步枪,采用无托设计,弹夹后装,作为一款很成熟的无托步枪,与中国的95、97式一样,具有后座力小、射击精准的特点,但枪身结构确实比有托步枪更复杂!

  撞针、前护木、枪管、枪机……好久不装枪,这动作是慢多了啊!姜宇铭不禁觉得有些汗颜,脑袋上都出满了汗。

  装好了枪,快速的把弹夹扣上,打开了保险,姜宇铭举枪便射,射击场里又想起了“嘭!嘭!”的枪声。

  三个弹夹,只在两分钟之内就打完了,姜宇铭甚至还用上了无间断射击法,这是一种换弹夹的方法,在上一个弹夹只剩下一颗子弹的时候,就按下弹夹卡口上弹片,这样既能将子弹击发出去,又能迅速的更换弹夹,保证射击的连续性,只不过,这种方法很废枪,在平时训练中并不允许使用,但如果是在实战当中,却能够保持火力的不间断输出,这是歼灭敌人、保全自己的法宝之一,而且,这种方法本身就是中国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国的士兵发明的!

  三把枪,九个弹夹,就这样打完了,人群突然爆发出掌声来。

  “姜班长,好样的!”

  姜宇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是要死的感觉!”

  “还没打完呢,还有手枪!”林强却面无表情的说。

  “我靠,这回真死了!”姜宇铭无奈的看着典韦把几把手枪拿了出来,要知道,手枪的后坐力可是比长枪大!因为长枪的长度本身就会消弭一部分后坐力,再加上是顶在肩窝里的,后坐力对身体的影响并不会太大,而手枪不同,后坐力会直接作用到胳膊上,多打几个弹夹,绝对会让你的胳膊完全抬不起来!

  “10米靶!我要用双枪!”姜宇铭终于被激起了豪气,他要尽快结束这次打靶!

  ……

  “苏茜!”老汤有点咬牙切齿了,他狠狠的盯着苏茜。

  “注意你的言辞!请叫苏助理!”豹子又悄然的来到了老汤身边,吓得老汤一激灵,眼睛中的恨意瞬间消弭不见。

  “汤哥……”看到老汤擦净了嘴角,苏茜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但她带着墨镜,除了微笑,其他的表情一概显现不出来,因此老汤对她的恨意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大了!

  “是我把你引荐给姜宇铭的,你现在……哼哼!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老汤不敢再用带着恨意的语气了,更不敢距离他俩太近,这个豹子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拿另一种轻蔑的语气说出话来,却又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汤哥,我……”苏茜的话好像有点理屈词穷的感觉,“我只是帮姜哥做点事。”

  老汤又哼了一声,带着一脸怒气离开了片场。

  “那个……豹哥!”苏茜看着老汤消失在街道转角处,不由得心慌起来,老汤在她的心里早已烙下阴影!“不会有事吧?”

  豹子看了苏茜一眼,平平淡淡的说:“不会有事的,你先忙吧,我去打个电话!”

  ……

  挂了电话,姜宇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但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他把电话继续放在存物处,重新戴上了墨镜,向靶场走去,接下来,他只剩下器狙的打靶了!

  “猎豹说什么?”林强见姜宇铭走了过来便出声询问。

  “目前还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老汤有些事情瞒着我!”姜宇铭说到,表情轻松,“放心,我会安排人的,他跑不出我的手心!”

  “不要大意!”林强见到姜宇铭的表情,便放下了些许担心。

  “嗯!”姜宇铭点点头,顺手操起了那杆QBU-10器材狙击步枪,“打什么?”

  “五百米活动靶!”

  ……

  “你哥……真的是长乐集团的董事长吗?”在亲眼见到了爆炸惨剧之后,田雅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过,她与王涛的感情并没有多么深厚,但在亲眼见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被恐怖的力量抛上天,再惨死,那种心情却是根本无法形容的,难过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恐惧,王涛在天上倒飞的情景,时时刻刻都出现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没敢走近去看,但她听到了姜宇铭的喊声和歌声,那种悲戚,又让已经深受刺激的她感到一阵阵的忧伤,于是,她把李夏叫到了自己的房子里,她忽然间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怕一个人独处!

  她们俩今天刚好都不当班,李夏也有一肚子的话想要找别人倾诉,所以当田雅邀请她时,她便答应了。

  “是的,”李夏听到田雅这么问,便看了她一眼,“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唉!我心里好难过。”

  “我不是那意思,我跟王涛刚刚认识,还谈不上感情,你不用劝我,我只是觉得……太可怕了!”田雅说完还用手紧紧的抱着自己,身上似乎还打了一个冷战。

  “我哥当过兵,那个王涛是他的战友,他们感情很好。”李夏说到。

  “你哥就一点都不害怕吗?”田雅从抓起了沙发上的一条小毛毯,把自己裹了起来。

  “我知道他上过战场的,我想他是习惯了吧!”李夏看着田雅这个样子,不禁无奈的摇摇头,“你不热吗?”

  “我觉得这样会安全些!我真的觉得好害怕!”田雅的脸上忽然又出现了祈求的神色,“小夏,你晚上陪我一起睡吧!”

  “我……好吧,我一会儿给我妈说一声。”看着田雅可怜兮兮的脸,李夏只好点点头。

  “你刚说你哥上过战场?你哥才多大啊?咱们啥时候又打过仗了?”田雅想起了李夏刚才的解释,她是文科生,对于历史还是有点兴趣的,所以当然知道距离中国最近的一场大的战争是80年前后的那场自卫反击战,再后来就没有战争了,而且,那场战争爆发时,恐怕大家还没生出来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小时候听我爸讲过。”李夏摇摇头。

  “那后来进来的那些穿军装的是你哥的战友吗?”田雅又问。

  “是的吧,我也没见过他们的,我爸也不跟我说,”李夏耸耸肩,“别说这个了,你不是害怕吗?还一个劲儿的说这些!”

  “嗯,我就是……好奇!”田雅撇撇嘴。

  “中午咱俩吃什么啊?”李夏看了一圈,“我看你家里是啥都没有!”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田雅说到。

  “嗯,也行,今天外面的天气不错,你啊,出去走走也许更好些。”

  “唉!好吧!”田雅叹了一口气。

  “吃什么呢?”李夏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手机,准备打开美食团购网站看一看,不过她有个小毛病,就是打开手机的第一项活动并不是自己目前最要紧的事,而是看看微信,看看有没有联系自己,看看有没有在朋友圈回复自己。

  酷}匠网唯!t一●正;版{,}。其w他都Mt是{U盗版

  这一次,她却因为她的小毛病震惊了,因为朋友圈里已经出现了两个同样的视频:“昨天夜晚,唯一KTV室外停车场发生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一名军人被炸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