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情收拾好了,白洁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确定自己看着不像哭过的样子后,才迟迟的出门。

  当房门关上的一霎那,白洁的眼神便恢复了以往的严肃:我是一名警察!我的理想是消灭犯罪!还这个社会一个清平!

  “李队,新闻还是播了。”白洁打了电话给李长生,把自己看到的新闻跟李长生交流了一下。

  “没关系,这么大的事,新闻完全不报是不可能的,关键是案件进展,一定要保密!”李长生在电话那头布置到,“林强那边的消息已经全部传过来了,你最好赶紧过来看一下。”

  “是!”到现在,白洁对李长生已经没了那么多的偏见,这个老刑警队长无论在做事还是说话上,都要比自己圆润的多!他的手段不激烈,却能够让事情继续进行下去,就在刚才,李长生所说的林强转来消息的事情,如果按照自己的方式,可能进展不了那么快!

  白洁挂了电话,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挂上耳麦,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小崔,今天开始,把我们的工作重心放到停车场爆炸案上去,你去李队办公室,他有资料要给我们!”

  ……

  “爸!”蒋晨站在长乐集团大厦的门口,保安却并不让他进去,因为姜总并不在办公室里,“我到长乐集团了,他们都说姜宇铭不在啊!……我不知道他电话啊!……那行,我等着您!”

  挂了电话,蒋省长坐在自己家里的书桌前,仔细的思考起来:姜宇铭躲了?那就给他加把火!

  ……

  又变成了工作狂的白洁已经到了办公室,先是简单查看了一下从李队那里拿来的资料,四个嫌疑人已死,案件似乎断了线索,其实不然,既然已经知道了嫌疑人的身份,那么下一步就是摸底排查了!虽然这很费功夫,但却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很多时候,这个方式才是最管用的,有很多罪犯,都是被这样的方式查出来,当然,这也是考验一个警察的耐心、细心以及强悍观察力的过程!因为你要面对的不是几个人,而是很多人,在众多杂乱的消息中敏锐的抓住最有用的信息,犹如剥茧抽丝!

  但……姜宇铭是怎样把这四个嫌疑人的身份确定的?白洁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却根本找不出答案,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还会有人能丝毫不差的连续记住四个反向的车牌号!

  姜宇铭——如果你是自己人,那将会有多么辉煌的前景!

  “白队,”小崔走了过来,打断了白洁的思路,“我这昨天刚查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白洁把小崔手中的文件接了过来,一边看着一边问小崔。

  “就在大前天,清明放假的头一天,长乐集团的账上消失了50亿!”

  白洁听到这话,低着头马上抬了起来,盯着小崔:“情报真实?”

  “都在文件上。”小崔说到。

  “好的,你过去吧。”一瞬间,白洁又恢复了平静,这倒不是她故意掩饰自己,而是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不仅仅是冒失,情绪也太容易波动了,自己应该静下心来去思考、做事!

  看到小崔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白洁把目光聚集在了文件上,她很快找到了文件上关于50亿的叙述:去向不明!

  看`正(r版X章z节》c上酷JP匠网A!

  白洁觉得自己的心跳了起来,五十个亿!那不是五千万,更不是五十块!用这笔钱去贩毒?那是真正吨级的贩卖!但这……可能吗?

  第一次,白洁对自己一直以来认定姜宇铭贩毒的事实产生了怀疑!因为她不敢相信一个有着这样身家背景的人,竟然会拿五十亿去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这事一旦败露,可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但凡跟他有牵扯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牵连!他背后的那些人物,难道就不知道他做的事?难道就允许他这样胡来?

  但是,又有什么样的事值得他挪用五十亿去经营?

  ……

  白洁带着疑问走向了李长生的办公室,在他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他在打电话,但却是阴阳怪气的:“哦——您说上面很重视?徐厅,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您这话我真的不了解……现在要我们去查受害人,而不是尽力去破案,有说法吗?还是有什么证据说明本案受害人有什么犯罪嫌疑?……您是上级,我当然不能反抗您的命令啊,不过我也有反应情况的权力!如果省厅次次都这么干,我觉得有必要让省厅再调个刑警队长来了,一个副队长根本不够嘛!……您还不知道我吗?当年您可是跟我坐在一间办公室的哦!我这人别的没啥,就爱说实话!……查啊!当然查啊!不过这事省厅可要多多帮助才是,我们就这么点人,不光有爆炸案,还有小偷啊、抢劫啊、恶性打架啊等等等等,都得管,人手完全不够嘛!您给厅里说说,再调个百八十人来?……这就挂了?哼!”

  徐厅,这是派自己下来的上级!白洁不禁觉得脸上有点热,李长生都能用这种语气跟自己上级说话,那之前对自己的种种,真的算是客气啦!

  可是,为什么徐厅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交代任务?

  “进来!”白洁忽然听到里面的李长生喊了一声,他知道自己在外面?

  白洁只能走进李长生的办公室。

  “都听到了吧?”李长生笑眯眯的看着白洁。

  “是的!”白洁并没有打算隐瞒,跟自己校长的一席话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姜还是老的辣!而且老李这块姜,老的不能再老了!更何况,她白洁最佩服的并不是官衔,而是本事!这李长生作为一个刑侦专家,才是她最敬佩的人!

  “破一个案子,很简单,但却非常消耗精力,这些精力,就消耗在看似与本案无关又处处与其相关的事情上!”李长生用手轻轻敲着桌子说到,“水开始浑了啊!”

  “李队!”白洁低着头,似乎正在酝酿自己的话,又忽然抬起头来,“我同意您的说法,但我也相信:再浑的水也终有清澈的那一天。”

  “呵呵,”李长生笑了笑,却把话题转移了,“不说这个了,白队来找我是有事吧?”

  “是的!”白洁说到,然后把小崔给自己的文件递给李长生,“您看看吧!”

  李长生接过文件,仔细的看了一遍,忽然抬眼看着白洁:“你怎么看?”

  “我猜不出!”白洁摇摇头,“我想不出他有什么事情要做,但我依然有担心:如果他是在做一件不符合社会道德的事的话,将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嗯,”李长生点点头,“我同意你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

  白洁也点点头:“希望李队能给我一点建议。”

  “我早上给你的资料你看了吗?”李长生却马上说了另一件事,在他面前,白洁似乎永远都是被牵着鼻子走的。

  “看了。”白洁再次点头。

  “你打算怎么查这个案子?”李长生问到。

  “摸底排查!”白洁说到。

  “好方法,不过有些慢,”李长生轻轻摇了一下头,“刚才徐厅告诉我:爆炸案要尽快结束,全力去查小姜的贩毒案子。”

  “贩毒?”白洁的眉毛皱了一下,她想起了自己刚才的想法:他要用五十亿去贩毒?如果是真的,那他姜宇铭跟傻瓜、二楞子有什么区别?但徐厅现在这么说,会不会有别的什么说法呢?

  “对啊!”李长生点头说到,“上级的任务。”

  “您是说……”白洁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她好像抓住了什么,“并案?”

  “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李长生忽然狡猾的笑了起来,他倒是真不担心什么,那表情真的是没心没肺,可是白洁却心里很不舒服了:我已经输成了啊!你个老狐狸!还耍我?

  但下一刻李长生却马上严肃了起来:“白队!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上级的压力你不用管,但你必须用你自己的判断去完成这件案子!爆炸案,针对小姜的爆炸案,本身就与小姜有着完全无法割裂的关系,但有人一定要把这两件案子分开,就是要把水搅浑!如果我们因为水浑而放过了真正的罪犯,那就是我们的错!”

  “记住,我们是警察,要讲证据,即便是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也要找到真实的证据!我们,绝不能因为任何人而放弃这条基本原则!否则,被拍死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白洁复杂的看了一眼李长生,她理解他的话,但又觉得:这个老李真的愿意别人去查自己不是儿子又胜似儿子的人吗?

  “你去吧,该下狠手查的时候,一定不要手软!需要支持的时候告诉我!”李长生用这样的话结束了谈话,这让白洁生出了些许感动:李长生能成为刑侦专家,跟他这决不摇摆的性格还是很有关系的!我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加更,不过我的加更不会太多,我还是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检查、比对,保证作品的品质,但每天两更是最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