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蒋晨匆匆忙忙的跑进自己的家,嘴里一边叫喊着。

  蒋晨进门的时候,蒋省长刚好放下了电话,看着自己儿子,说到:“慌什么?”

  蒋晨拿起他爸的茶杯,先给自己灌了两口,然后喘了两口气:“姜宇铭遇袭了!他的车都被炸飞了!”

  “嗯!”蒋省长却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爸,你怎么不惊讶啊?”蒋晨问到。

  “我还知道死的根本不是他!”蒋省长说到,“刚才你沈叔打过电话来了。”

  “哦!那我们?”蒋晨话说了一半便看向蒋省长,此时,他的眼中流露着希望,希望姜宇铭因为这件事而忘记他这个小人物。

  “静观其变!”蒋省长缓缓的说到,“这回警方一定会加大对他调查的力度了,我呆会儿给警察厅的徐厅交代一下,让他想想办法!”

  “这两天,你要跟姜宇铭保持接触,千万不要让他怀疑到我们头上!”蒋省长接着说到。

  “我……”蒋晨一听要跟姜宇铭接触就蔫了,那是个杀神啊!

  “嗯?”蒋省长很不满意的看了蒋晨一眼。

  “哦!”蒋晨被父亲的这一眼看得浑身不自在,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你有没有点做大事的样子?这么点事就畏手畏脚的!如果我们真的跟姜家干起来,就你这样,早晚是个叛徒的命!”蒋省长看着儿子的耸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

  黑色奔驰指挥车内。

  “四辆车全是车毁人亡!”林强很气愤,说话声不禁大了很多。

  “外界的力量我们用不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事情有点棘手了!”姜宇铭也是皱着眉头。

  酷匠%网首.发&

  “会不会是昨晚那几个小子干的?”林强想到了一个可能。

  “再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姜宇铭不屑的哼了一声,“那几个小子再无法无天,他们老子可是知道后果的!不过,因为今晚的事,他们可能会趁机捣乱!”

  “那就给他们一个教训!”林强狠狠的说。

  “再说了吧,咱们还是得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玩鹰这么多年,竟然被小雀啄了眼!”姜宇铭也是愤懑无比。

  “但我们过几天就出任务了,你要一个人在国内啊!”林强不无担心的说。

  姜宇铭想了想,说到:“这次去哪?”

  “杰彭,不是,你管我们去哪里干什么?你的安全谁保障?”林强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你们不用管我了,我后天要去京城一趟,倒是你们要注意安全!”姜宇铭淡淡的说。

  林强的眉头这才舒展了一些,“后天我们一起走。”

  “不行!在一起的目标太大了!”姜宇铭说,“我会选择其他途径离开的。”

  看到林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姜宇铭赶紧又说:“明天大家聚聚吧!也是好久没见了,真不用担心我了,我一个人应付的来。”

  “唉!”林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手搭在了姜宇铭的肩膀上:“崽子!这么多年,你也不比我们轻松,相反,比我们还累啊!”

  姜宇铭赶紧说到:“说什么呢?强哥!你们是在拿命拼,而我只是动动脑子而已。”

  听到这话,林强搭在姜宇铭肩膀上的手使劲按了按,说到:“行,不说这个了,我给你留几个人,跟着你,你身边也缺个人帮你做事的。”

  “行!”姜宇铭觉得也不能再拒绝强哥了,于是便痛快的答应了下来,“那我先回去了。”

  “嗯,你开什么车回去?”林强问到,“跑车我让人帮你开回去了,明早你的新车才能到,还是我给你送回去吧!”

  “别!现在我是目标,你们跟我一起出现那才叫糟糕!不仅把咱们都泄漏了,还可能把咱们老窝都端了去!”姜宇铭一听这个就赶紧拒绝了,这点军事常识他是有的,“先随便弄一辆车来。”

  “小陈,把你的车先给崽子开着。”林强身后的小陈说了一声。

  “是!”小陈马上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了姜宇铭,笑了笑:“姜班长,车不好。”

  “得了,再难开也比猛士强。”姜宇铭也笑了笑。

  ……

  东湖大酒店。

  这是玉林市南部玉湖边的六星级的酒店,也是玉林市级别最高的酒店之一,整个酒店分为四个部分:别墅区、运动区、餐饮区,还有一栋高层的主题酒店,这栋高层的楼房外观像极了军舰的舰岛,所以整个酒店也被称作军舰酒店。

  就在别墅区的一栋临湖别墅里,大厅灯火辉煌,窗子大开,湖面的风吹得薄纱窗帘缓缓飘动,而在这客厅中,正有两男一女坐在其间说说笑笑。

  其中一个男人穿着一件纱一样的睡衣,在一张长沙发上搂着一个长发女人,还不时的用手在她的敏感部位撩拨她,根本不管自己面前还有别的男人,而那女人则穿着与男人类似的睡衣,身体的所有部位都隐约可见,她在男人的撩拨下早已面红耳赤,偏偏又不敢吭声,只是咬着嘴唇哼哼唧唧的轻声呻吟,一双大眼睛也眯在了一起,不时的睁开,向周边的所有男人释放着她几乎不可抑制的欲望。

  男人的对面,坐着一个带着眼镜身材微胖的男人,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那个女孩极强的渴望,一边跟撩拨她的男人聊着,一边接受着那女孩时不时瞟过来的让人浑身燥热的眼神。

  “合作愉快!”抚摸女孩的男人微笑着,用另一只手端起茶几上的一个高脚杯。

  “合作愉快!”对面的眼镜男也端起了杯子,对着男人和女人微笑了一下。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我弟弟到底是不是他杀的呢?”男人突然停止了抚摸女孩,脸色也变得奇冷无比,“其实我对你与他之间的仇恨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今天做的事情也不过帮你给他一个警告,而且死的也不是他,你的情报不仅仅让你失望,更让我失望!继续做么,我没问题,只是,我需要知道:你确定就是他?”

  “千真万确!除了他再不会有别人!”眼镜男很以为然的点点头。

  “为什么呢?杀人我不怕,只不过,我需要知道他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他有一个秘密组织,就是用来做生意的,被我不小心知道了,而且,我还知道他进货了,却从来没有出过货!不然,我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找你们,嘿嘿!”眼镜男说到这里不无得意的奸笑了两下。

  “明白了!你是找他做替罪羊!哈哈哈!好头脑!”男人也颌首随着眼镜男笑了一下。

  “过奖!有钱大家一起挣嘛!”

  “那我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的脸又冷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去收货,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出货,但这几个月,唯独这个月我还没有交易!而能够交易这么大量的人,也只有他了!”眼镜男见对面这男人穷追不舍的问这件事,于是赶紧把自己的理由说了出来,这些东西,一半是他听说的,一半却是他自行编纂,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心里认为:以他对那个人的了解,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但对着眼前这位,他却是不敢说出这种话来,眼前这位是个真狠人!一个不爽可能真就要了他的命!

  “是吗?明白了!”男人的手又放回了女孩身上,位置正好在她的下体,他的手指张开,在那里不停的做着抠挖的动作,而脸上却再次出现了笑容,“我困了,从欧洲过来,再快的飞机也让人疲惫不堪,惠子,你陪他喝喝茶,要招待好我的贵客哦!”

  说完,男人便自顾自的走出了大厅,留下了两个孤男寡女。

  眼见到男人消失,留在大厅的眼镜男盯着对面的女人,不由的咽了一下口水。

  那女人早已欲火焚身,身上的衣服被那男人扯得七零八乱,一半的胸口暴露在外,但她却好像根本没有力气去掩盖了,蜷缩又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在灯光下发出微微的抖动,泛着让人眼花的白光,皱在一起的纱质透明睡衣仅仅遮掩了它们的根部,阴影中却能模糊的看到些许内容,这一切,无疑让她对男人的诱惑力成倍增加!而她看向这男人时,水汪汪的眼睛竟也透出了深深的渴望,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喘息着,仿佛正渴望着男人的痛吻……

  眼镜男再次艰难的咽下了口水,他刚才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日本人,现在又像剥光的小羊摆在他面前,在这样双重的诱惑下,眼镜男根本无法抑制自己已经冲顶的欲望,他很清楚这根本就是自己“合作”伙伴的美人计!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过不了这一关!如果今晚没有这个女人,他肯定会后悔,他肯定会痛惜!他本身就是一个见色就能忘记一切的色鬼!

  终于,眼镜男忍不住了,过紧的裤子带给他的是痛苦和异样的快感,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如果放过眼前的女人,他一定会像充了太多气的气球一样爆炸!

  眼镜男扑了过去。

  ……

  别墅的卧室里,那个离开的男人却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电脑屏幕上正实时播放着大厅里那一男一女的鏖战,看了一会儿,男人拿了起了一个电话,拨了号码打了出去:“给我查清楚那个人的一切!”

  “这个男人,再让他活几天!事成之后,剁了喂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今天第一次被手机客户端首页推荐,多码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向大家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女频《我家有个呆萌狐》,作者:橘子君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