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正在这时,林强发话了,他认真的看着李长生,“我会把握力度的。”

  李长生看着林强,好半天才叹了一口气,“看好崽子!”

  “请问你是?”白洁看着林强,奇怪的问到,怎么都是些她不认识别人看起来都很熟的人呢?

  “林强!”林强回答到,然后再不看白洁,转脸便与大家一起去到了监控室。

  “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总经理问到。

  姜宇铭想了想,他是从昨晚上决定请李夏的,当时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听去,所以,他回答总经理:“从昨晚8点开始!三十二倍速快进!”

  画面快速的闪烁着,姜宇铭的表情很平静,眼睛一眨也不眨,死死的盯着画面,不放过画面的一丝一毫。

  白洁偶尔会看一眼姜宇铭,看到他认真的表情,不禁有些感叹:这个人认真起来真的是很可怕!在他平静的外表下竟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怒火和仇恨!

  一天一夜的视屏记录,用了近一个小时放完了,姜宇铭指着画面说:“从我到停车场时开始重新播放!四倍速!”

  画面再次播放起来,只见天黑以后,两个人在停车场晃了一圈,最后跑到了姜宇铭的车边捣鼓着什么,时间不长,仅仅两分多钟,任谁也想不到,就在这不到三分钟之内,他们就安装好了一枚汽车炸弹!

  “把资料复制给我!”姜宇铭在视频播放完成之后,便没有让重新播放了。

  “这就完了?”白洁不禁问到。

  姜宇铭看着白洁:“你的跟踪混淆了我的判断!”但语气里并没有埋怨,他是个是非分明的人,这是自己的失误,怨不得别人!

  “什么?”白洁却不愿意听到这话,她瞪大了眼睛,“你凭什么这么说!”

  “这时候不要讨论这些事了!”李长生发话了,跟踪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他持中立态度,因为他知道姜宇铭即便是真的有犯罪嫌疑,也绝不会让白洁抓住漏洞!“崽子,你说说你的判断。”

  “同时跟踪我的有两波人,你的人,还有爆炸案犯罪嫌疑人,我看到了你们的人,误以为只有你们在!误以为那些人全都是你们的人!”姜宇铭盯着白洁的眼睛说到。

  “你知道是谁了?”林强开口问到。

  姜宇铭微微点了点头,一串串画面在他脑中闪现,包括那些从反光镜中看到的反向车牌!

  “我们走!”林强说到。

  “是谁干的?”白洁出声问到。

  李长生却一把拉住了她。

  “老李,你们最好不要参与!”林强给了李长生一个眼神,“或者,你们帮我们做些辅助工作!”

  李长生默默的点点头。

  林强也对着李长生点了点头,姜宇铭则看了看李夏,“别担心我,哥不会有事的。”说完也不再听李夏说什么,转头就跟着林强跑了出去。

  “全体出发!”林强和姜宇铭跑出了KTV喊了一声,所有仍然列队的士兵“哗”的一下子全部散开,钻进了人群,在这夜晚的黑幕中,再也找不出一个来。

  当李长生和白洁走出KTV时,偌大的停车场上已经空无一人。

  他俩并肩走出了警戒线,一群记者端着长枪短炮便围了过来。

  “请问警方对这次爆炸有什么看法?”

  。!酷‘匠)z网=x首N发

  “听说爆炸的车辆是长乐集团的?”

  “请问死者的身份是什么?”

  “刚才那队穿着军装的人是军人吗?为什么军人会出现在这里?”

  李长生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命令:封锁一切消息!”

  ……

  人群外,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悄然启动,缓缓的消失在街道尽头。

  “车号天AB043D、天A213BH、天A47975、天AG9871!”姜宇铭坐在房车后部,对林强说到,“分段追踪,这是按顺序来的!”

  “好!”林强点点头,又朝旁边说了一句:“立刻查!”

  “是!”旁边的人同样是身穿军装的,他面对的是一台大型电脑,布满了屏幕和按键、按钮,甚至还有卫星接收机!这辆车,根本就是一辆指挥车!

  “报告队长!四辆车分属不同的个人所有!”负责查找车辆信息的人很快就像林强汇报了。

  姜宇铭凑了过去,“个人资料有吗?”

  “有!”负责查找信息的士兵说到,说完便从电脑中调出了这些信息,姜宇铭看着屏幕:那是警察经常使用的身份证信息界面!他们的指挥车已经介入了警方的网络!

  “小陈,找到这四个人住在哪!”李强命令到,然后又拿起了手边的耳麦,戴在耳朵上,“全体注意!全体注意!A、B两组原地待命!使用频道1!C组监控市区南部高速路口,使用频道2!D组监控市区东、北部高速路口,使用频道3!E组监控市区西部高速路口,使用频道4!四十分钟内就位,立即行动!

  命令说完,林强又转头对小陈说到:“把车牌信息给各组发过去,进入监控网络,开始查找车辆!”

  “是!”小陈回答到,然后马上开始操作起来。

  安排完这些,林强看了看姜宇铭,虽然姜宇铭早已恢复了平静,但林强还是拍了拍姜宇铭的肩膀:“我知道你跟小涛在部队感情就好,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还是不要太过自责!”

  “我现在是在想到底是谁做了这件事!”姜宇铭抬起眼看了看林强。

  “现在我们在明,不好说,这次行动如果能抓到几个舌头了就好了。”林强摇摇头说到,“我们现在能怀疑的只有彪子后面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有人泄漏了你的身份,如果真的是那样,事情就麻烦了!”

  “那样也好,把我当诱饵!”姜宇铭说到。

  “不行!”林强立即反对,“你不能出事!你出事了,我们还在这儿干啥?”

  正说着,声音全开的耳麦里突然传出了声音:“C组就位!”

  “待命!”林强对着话筒说到。

  “是!”

  紧接着,耳麦又有了声音:“E组就位!”

  “待命!”

  “是!”

  又过了一会儿,桌上的耳麦又传出了声音:“D组报告!”

  “请讲!”林强把那个耳麦也拿了过来。

  “D组在行进途中发现车辆天A213BH!该车辆刚刚发生了车祸,驾驶人已死亡!具体情况暂时未知,请指挥部进行核实!”

  “什么?”姜宇铭和林强同时喊了出来,两人的眼神交换了好久,林强再次拿起了耳麦:“D组继续执行任务!”

  “杀人灭口!”姜宇铭一字一句的说,“他们的目标果真是我!肯定是已经知道了身亡的不是我,所以急于杀人灭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他车辆也一定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

  一辆警车在路灯下不快不慢的向前开着,车内坐着白洁和李长生。

  “李队,那些……军人是谁?”白洁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询问到。

  “他们曾经是一个连队的,姜宇铭以前在部队的资料你应该都有吧!”李长生掌握着方向盘,看了白洁一眼,又马上收回目光,看向前方的路。

  “A军区,军区属特种大队,任一分队第二支队班长!你是说他们都是第二支队的?”白洁叙述了一遍姜宇铭的部队经历,再次询问到。

  “嗯!”李长生点点头,“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你别看我,”李长生又看了一眼白洁,发现白洁正疑惑看着自己,“很多事情,我们能知道多少?”

  “他们难道没有退役吗?”白洁奇怪的问。

  “全部都退役了,只是聚在一起而已,他们也没有干过什么违法的事情,”李长生说到,“姜宇铭是我养了五年半的孩子,我很熟悉,他很倔,跟他爹一样,但这孩子很聪明,性格极其坚韧,是我所见过的所有人中最让人佩服的,就比如刚才,战友在自己面前惨死,如果是我,我肯定做不到这么短时间内让自己平静下来,就连我,刚才也以为他会发飙,但他没有,他很清楚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白洁看着李长生,想了想,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李队,不是我想要您难堪,但您不觉得:如果姜宇铭走上了一条犯罪道路,会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吗?他现在有很多秘密,难道您都装着不知道?”

  李长生轻笑了一声,眼睛盯着前方,说到:“这孩子我信任他!”

  “为什么?”白洁马上追问到。

  “不为什么,因为他是党员,因为我养过他,我了解!”李长生说到,“我不反对你调查他,我只是对你们省厅的安排很反感,白副队,我看你也是一个一心为工作的人,所以我跟你说了这些,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我只能告诉你:你把精力多放在其他案子上,收获会更多。”

  白洁听到这话便低下了头,很久才说话:“可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来的!”

  “那好吧,随你!”李长生听了这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说到,“我会尽可能的给你提供便利,但有一条:当你发现什么的时候,先告诉我一声,毕竟,我当他是我的孩子!”

  “我知道了李队!我会经常向您汇报的,我的老校长说,您已经是中央警官大学的教授了!”白洁恭敬的说到。

  “呵呵,”李长生笑了起来,“那都是虚的,虚名而已啊!只要你专心于你的事业,用心去做,早晚有一天,你绝对能超过我!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个个都聪明的很,就是不肯沉下去做事!”

  听到这话,白洁的脸有点发烧了,自己刚来时好像还真的是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所做的事情也都是人浮于事,看起来像是认真做了,但在细节上却都是马虎的!

  “李队,我会努力的!也希望您能时常指点指点我!”白洁认真的说到。

  “白副队啊,”李长生并没有急着答应白洁,却转而开始说其他的,“我也知道你的背景,从背景中我也能了解你的一些性格,所以我想劝你一句话:绝不姑息犯罪没有关系,但一定要带着平常心去办案,这样你才能把你的理性全部发挥出来,不给罪犯任何可乘之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帮朋友推荐一下:女频小说《豪门老公嗜妻如命》,作者:文忘川,很可爱的小姑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