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

  :更‘7新B最快上!酷#{匠1网@p

  某驻军基地新兵训练营。

  “报告!”连长办公室门外响起了一声还带着一些稚嫩的声音。

  “进来!”连长抬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指导员,指导员也正在看他,两人微微的撇撇嘴,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报告连长、指导员,我要求当特种兵!”门外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个头倒是比较高了,就是比较瘦,军装一点也不合身,看着空荡荡的。

  连长无奈的站起身,走到男孩边上:“姜宇铭!”

  “到!”这个叫姜宇铭的男孩马上大喊着立正,军姿还是很不错的,连长点点头。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当特种兵!告诉我,你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当特种兵!”连长问到。

  “报告连长!我不怕苦!虽然我现在身体看起来不够格,但是我可以锻炼,我年纪不大,有足够的潜力!我脑袋够灵活!我有耐心!连长,请批准我!”姜宇铭大喊到。

  “那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当特种兵?”连长看着姜宇铭。

  “报告连长,我认为那是全军最强的士兵!我要做最强的士兵!”姜宇铭再次大喊。

  “可是你的成绩距离特种兵还有段距离!”连长微笑了一下。

  “姜宇铭啊,”指导员这时也站了起来,“你应该清楚,咱们这是军队,你有这样的要求是好事,但你也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啊!”

  “报告指导员!我要当特种兵!我爸是特种兵,我也必须是!”姜宇铭对着指导员大喊到,非常是时机的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来——你们看着办!你不给我批,我就赖着了!我爸在天上看着呢!

  这什么逻辑啊!连长和指导员无奈的互相对看一眼,他们就知道这家伙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来的时候是团长亲自送过来的,但这小子倔的很,不愿受任何照顾,一天就是苦练,要说呢,这精神劲儿是绝对够格了,只是这身体……就说这三个月集训吧,这小子倒是真长了点肉,可还是不够啊!特种兵……那是你想说进就进的吗?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是烈士之后,倒是能特殊照顾一下!

  连长和指导员又互相看了看,然后指导员发话了:“这样吧,姜宇铭,你的要求我们收到了,我会向上级提出你的申请,你先回去吧!”

  “指导员,能不能现在就问上级?”姜宇铭没有过嬉皮笑脸,这次也一样,用一种恳求的语气问,这让连长和指导员感觉到很难办,不好骂人啊!但凡姜宇铭露出一丝的嬉皮笑脸,他们都能把他大骂一顿,然后撵出去,但这个姜宇铭的眼神这么认真,那么做的话,太伤害他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回去等消息吧,我还得想想怎么跟上级说呢!”指导员只能这么说了。

  “是!”姜宇铭见到现在也没法再逼连长和指导员了,只能敬礼、出门。

  看着消失在外面的姜宇铭,连长吐了一口气:“你还别说,这小子是个好兵,你没见他训练时的眼神,不管再苦再累,永远都冷静的很,真跟那狼崽子一样,其实进特种兵估计也没啥,就是年龄小了点,而且我觉得吧,把这小子放进特种兵啊,没准还真就成大器了!这小子,肯吃苦,脑子还真灵光!”

  “是啊!”指导员也感叹的点点头,“跟营长报告一下吧,这小子情况特殊,兴许还真的就通过了,怎么说也是忠臣之后啊!”

  “嗯!”连长点点头。

  ……

  “他要当特种兵?”团部里,团长拧着眉头看着一营营长,“他才多大?到今天还不到16岁!不准!”

  “这是他极力要求的,团长,他是缠着他的连长跟指导员了,我这边是被那俩缠着,要不然我也不会躲到您这啊!您可不能不管啊!这兵可是您带过来的!”一营长张着一张苦瓜脸看着团长,就差给团长磕头了,但语气里却像是在逼着团长就范。

  “你们一群干部被一个小孩子闹成这个样子,还有脸跟我说这个?我带去是让你们管好的!一个兵你们都管不好,现在还来找我?”团长的眉头竖起来了,这是要发作的前兆,一营长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这下要倒霉了啊!

  “老邓!”旁边的政委一看团长这表情就知道要坏菜,赶紧跑出来和泥巴,“一营长说的也没错,那个兵叫姜宇铭,是你亲自带过去的,现在人家有要求,你让他们咋办?他们总不能一口拒绝嘛!再说了,那兵的要求只是过分了一些,但毕竟是要求进步,这是好事!”

  “哼!”团长的眼睛瞪得老大,配着他那新长出来的络腮胡茬,真有点猛张飞的意思,不过政委的话他也没法反驳,只能对着一营长出气,“那特种兵是我说当就能当的?我他妈的还没当上呢!算求,先让他去侦察排吧!当尖子培养,回头特种大队来挑兵的时候再说!”

  忽然,政委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政委赶忙去接了起来:“喂?我是刘勇!……首长好!”

  一句首长喊出来,团长跟营长马上停止了大眼瞪小眼,目光全部聚集在常政委身上,这时的军队已经进行了一些改革,除了战略部队,不少部队已经基本取消了旅的编制,团的上级多数都是师长了,但对着师长一般不会喊首长,那么被团政委喊首长的话,怕只有军级了!什么事情会让军长越级打电话过来?怕是不简单!

  “嗯……好的!我马上安排!”挂了电话,刘政委才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把目光看向了团长。

  “看我干啥?”团长被政委看得浑身不舒服。

  “那个姜宇铭,你知道多少?”刘政委竟然电话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姜宇铭,看来,这个电话跟姜宇铭有关那是无疑了。

  “师长交给我的,要我好好带出来,就这,还能咋地?”团长带着满脸的疑惑盯着政委。

  “军长说,把他送到军区去,让他去当特种兵!让我们先准备,师里的文件马上就下达了!”刘政委说完这话,最后又看了一眼团长。

  只见团长和营长同时瞪起了眼,“这小家伙深藏不露啊!”

  “这么点年纪,懂得含蓄,这个人不得了!”指导员的想法却比邓团长、一营长深的多。

  ……

  “讲一下!”某驻地操场上,一个上尉正对着眼前的一群士兵喊话,他穿着作训服,腰间扎着一根武装带,胸脯挺得很正,那前后宽阔的隆起证明:他的肌肉非常有型,他的袖子挽到上臂上,露出了他健壮的手臂,只要他一握拳,就能看见那遒劲的一条条肌肉纹理在皮肤下扯动着,像一条条苍龙在手臂中游走,他的脸藏在作训帽下,冷峻而严肃,他的眼睛在帽檐的阴影下熠熠生辉,闪烁着坚毅的神采。

  他身边站着一个与他有着同样军衔的上尉,同样穿着作训服,但整个人却显得更加和蔼一些,这个应该是指导员了。

  “啪!”所有人立即立正,整齐划一,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稍息!”上尉又大喊了一声,嗓门很大,这么大的操场,就他一个人干喊,但在操场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啪!”所有人立即稍息,没有丝毫的迟疑。

  “我不管你是谁!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就算你是头不撞南墙不死心的倔驴!我也有办法让你老实下来!”

  “所以,我对你们的要求就是:服从!服从!绝对的服从!”

  “我们是特种兵!是一把绝对坚韧的钢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没有这个胆儿,你趁早给我滚蛋!”

  “下面我点名!”

  “立正——!”

  “陈良正!”

  “到!”

  ……

  “姜宇铭!”

  “到!”

  “姜宇铭,告诉我,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上尉在最后念到姜宇铭的时候却单独问了他一句,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根本不够招兵的年龄,却被人送进来,而且还是军区特种大队!

  “报告!消灭一切敌人!”姜宇铭扯着嗓子大声吼着,那喷火的眼神再加上稍显稚嫩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这还是个孩子!

  “你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上尉却一步步的走到了姜宇铭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到,“告诉我,你在仇恨什么?”这并不是上尉故意这么问的,因为他需要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他的背景有多深厚,如果他在这个集体中是一个危险分子,那他必须被剔除出去!要知道,这是军区下属的特种大队,是中央军委可以直接调动的,而大队部里的那部有着被24小时监控的红色电话就是证明!军国大事,来不得任何玩笑!

  “报告!我父亲牺牲了!他是在战场上牺牲的!我痛恨一切敌人!痛恨一切人民的敌人!所以我来了!我要告诉所有敌人,我来了!——”姜宇铭几乎将自己的嗓子喊破,甚至眼泪都被喊了出来,挂在眼睛中打转。

  上尉又盯着姜宇铭的眼睛看了又看,好久,他转身回到了大家面前。

  “我叫林强,是你们的连长,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背景,但如果无法通过我的考核,你的结果就是:回到原部队!”

  ……

  特种大队第一分队,林强的连部。

  指导员看着林强紧锁的眉头发笑:“愁什么?”

  “那家伙的眼神就像只狼!”

  “你说谁?”

  “姜宇铭!”

  “我可是知道,他是被点名来这里的,他父亲姜立勇前几年牺牲了,上面说这一定会是一个好兵,才给了我们。”

  “我怕他会闹出事来,这小家伙的眼神里仇恨太深!”

  “他还小,我们慢慢来,怎么说他也是忠臣之后,再说了,他这个年龄,还算不上是狼,顶多是个狼崽子!一个崽子你还管不了?”

  “狼崽子?狼崽?崽子?也罢,希望他能掩住自己的锋芒,不然,过刚易折啊!”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上手机客户端推荐了,谢谢编辑的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我,而我,将一如既往的写作,坚定不移的写,其实,我写出来的比发出来的多很多,但是我不能就这么发了,因为我希望大家能看到尽量完美的文章,而不是草草发表的烂章节,我需要不停的修改文字,修正走向,算下来,我只是删掉、改掉的文字已经差不多有六七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