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宇铭此时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是悲、是痛、是恨!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离地面近三米高的地方倒飞,在火光中重重的跌落到一辆车的车顶上,而发出火光的,正是他那辆普拉多!

  “小涛!”姜宇铭大喊起来,眼眶几乎爆裂!他不顾仍未停歇的殉爆,向着那个跌落的人影跑过去……

  跑到那辆汽车面前,姜宇铭一个健步跳上了车,一下子跪在了车顶,抱住了王涛,只见王涛浑身是血,胸前满是伤痕,腹部还有一个大洞,肠子都流了出来,左臂已经撕裂,只剩下一点皮肉相连,张开的嘴巴不停的向外喷着鲜血,喷在自己的身上,喷在了姜宇铭的脸上,而姜宇铭却没有躲避哪怕一下。

  “班长……我不能……陪你……出任务了……”说完,王涛的嘴里便充满了带着气泡的鲜血,鲜血很快涌了出来,王涛再也说不出话来,他的身体极力的抖动了一下,而下一刻却又平息下来,他的眼睛仍然睁着,眼神却异常平静,像那秋天的高原湖,纯洁、静谧、安详……

  “啊——”在汽车的殉爆声中,传来了一阵痛彻心扉的吼声,那声音已经变形的不像人类发出的,让人心悸,那像是一头暴怒的狼在空旷的草原上孤独的嘶吼!

  ……

  “出事了!李队!”仍在执行监视任务的程小伟在第一时间目睹了这样的惨剧,他首先报告的不是白洁,而是李长生,“姜宇铭的车爆炸了!他的司机……可能不行了!”

  “王涛?”李长生在电话那头吃了一惊,“不好!那小子要发飙!我马上去,等着我!”

  ……

  “白队,姜宇铭的车爆炸了,他的司机死了……”程小伟然后才给白洁打了电话,他听到了姜宇铭的吼声,心里也一阵阵的难过,他也是当过兵的,他也有战友,他明白:没有什么比看着战友在自己怀里惨死更让人难过的了,那些都是自己最亲密的兄弟!

  ……

  KTV里的人几乎都跑出来了,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恐怖袭击吗?有人已经开始奔逃,而有人却拿起了手机拍摄。

  ……

  泪水已经从李夏的眼中奔涌而出,虽然王涛并不是她的亲人,但从那痛苦的吼声中,感性的她感受到了他的痛苦,自己心爱的人的痛苦,就是她的痛苦。

  ……

  田雅则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是她刚刚想要陪伴的人,此刻却天人永隔,她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甚至生出许多自责,如果不是今晚,也许不会……

  ……

  姜宇铭的浑身都在颤抖,面目狰狞,他无法制止自己的泪水滑落。

  “强哥,王涛牺牲了!”挂了电话,姜宇铭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他缓缓的抱起王涛。

  一步步的走下车顶。

  他站在火光边上。

  他的嘴里却在唱着歌,是在用哭声唱着: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蒙蒙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好久……姜宇铭停止了歌唱,泪水已经混着王涛的鲜血干在脸上,他的脸冷若冰霜,他静静的站着,怀里抱着已经没有任何生息的王涛,在火光中,他的身躯就像一座石碑,一动也不动。

  “姜总!”程小伟走了过来,他的身旁跟着管军和李夏,管军这个平时最怕死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冒着还可能殉爆的危险走了出来,确实让人意想不到。

  “姜哥……”见姜宇铭没有应声,管军也轻声喊了一句。

  “替我送送别人!”姜宇铭回头看了管军一眼。

  “哥……”李夏不无担心的看着姜宇铭。

  “你跟着我,一步都不要离开!”姜宇铭看着李夏,表情却是平淡无奇,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她这样做。

  “好的,别……太难过了!唉!”管军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

  警笛声由远及近,一辆辆闪着警灯的警车来到了停车场,警察们开始驱赶人群并设立警戒线。

  最先跑过来的是李长生,当他看到仍然呆立不动的姜宇铭和自己女儿时,不禁松了一口气。

  “崽子!”

  “叔!”听到李长生叫他,姜宇铭也回了一句,语气平淡至极,“他是为我死的,本来应该是我!”

  “我知道!”李长生从程小伟那里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那辆普拉多本来就是姜宇铭自己开过来的,最后却是王涛去开了车门,然而,就在开车门的一霎那,汽车发生了爆炸……

  李长生又看了看姜宇铭怀中的王涛,嘴巴动了又动,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他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果是他自己,他绝对做不到像姜宇铭这样平静。

  白洁随后也跑了过来,默默的看着那个让自己一直认为是罪犯的男人,心情却复杂到了极点: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男人了,他的罪行让她愤怒,他的战友情又让她觉得动容,世界便是这么奇怪,明明是坏人,但那真实的感情却让人不得不感动。

  紧接着,外围又响起了一阵骚动,像是外围的警察与什么人起了冲突。

  一个警察走了过来,对着李长生说了一句什么。

  “让他们进来,外面的记者太多了。”李长生点点头。

  来人成两队,身上穿着现役的军装,没带军帽,也没有肩章和武器,他们整齐的走了进来,带队的正是林强。

  “立定!”林强大吼了一声,“啪!”所有人整齐的站在了那里。

  “向左——转!”

  “敬礼!”

  “哗!”的一声,所有人举起了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太阳穴处。

  “礼毕!”

  “啪!”的一声,所有人又呈立正姿势。

  “崽子!”林强来到了姜宇铭身边。

  “不能回礼了,同志们请包涵。”姜宇铭轻声说到,但音量却只有身边的几人能听到。

  李长生几人还好,白洁却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这是现役军人吗?姜宇铭难道还是军人?

  然后,林强恭敬的接过了王涛的遗体,踢出正步缓缓的把他送给了队列里的第一位士兵,接着是第二位……直到最后那个士兵,他抱着王涛,把他放进了一个特殊的袋子里,再把他抱了出去。

  姜宇铭目送着王涛的遗体被抱走,抬起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夜晚的灯光把天空染成了暗红色,看起来就像王涛身上已经干涸的鲜血,姜宇铭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向李夏说:“跟李叔回家吧!”

  “不!我跟你在一起!”李夏却斩钉截铁的说。

  姜宇铭看了看她,没有说话,直接向一旁走去。

  “强哥,我们去拿视频记录!”

  听到这话,白洁动了一下,这种资料应该掌握在警方手中才对!

  但她被人拉住了,是李长生,李长生对她轻轻摇了摇头,白洁这才停下,奇怪的看着李长生,等姜宇铭走的比较远了才开口问到:“李队,这种资料应该我们掌握才对!”

  李长生看了看白洁:“这个时候我也拦不住他!”

  “可我们是警察!”白洁真的生气了,她认为自己是警察,遇到这种案件,不管你是否是受害人的亲属,都应该遵守程序和法律!

  “你以为我不想吗?如果他知道是谁干的,他肯定会亲自去报仇,那对他有什么好处?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养了他六年!我愿意他犯法?”李长生却突然爆发起来,对着白洁怒目而视。

  “那您更应该拦住他!”白洁并不示弱。

  “什么事让你做的话,只会越来越糟!”说罢,李长生便再不看着白洁,转而看向远去的姜宇铭和林强两人,却不防白洁一下子冲了出去。

  ……

  姜宇铭走到KTV总经理的面前,管军怕他跑了,一直在这里陪着他。

  酷匠网#p首发

  “我要你们所有区域的监控资料。”姜宇铭平静的说。

  “对不起,这个我们无权给你们啊!警察还在……”总经理难为的说。

  “我的战友牺牲了,我心情不好,我不想跟你废话。”姜宇铭的眼睛瞪大了一些。

  “姜宇铭!”正在这时,一身警服的白洁冲到了姜宇铭和KTV总经理两人之间。

  “你有什么事?”姜宇铭看着白洁,神色很冷静,根本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来。

  “这些资料你们不能拿走!我们需要用这些资料破案!我知道你很痛苦,但即便你是现役军人,你也不能干扰我们办案啊!”白洁着急的说到,“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你是没有抓捕的权力的!”

  姜宇铭定定的看着白洁,忽然出手用胳膊把她挡到了一边,再次面对着KTV总经理。

  “崽子!”李长生也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察和李夏。

  姜宇铭看向李长生,没有继续说话。

  “把资料拿走,找到这些人,但你不要出手,交给我们!”李长生盯着姜宇铭的眼睛。

  “叔,我”

  “不要跟我说这些!”李长生狠狠的打断了姜宇铭的话,大声喊起来,“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姜宇铭一愣,眼睛里迸射出了火热的神采,但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叔,我知道了!”姜宇铭的语气仍然像刚才一样平静,他再把脸转向了总经理:“带我们去看监控,马上把资料复制一份给我们!”

  总经理看了看面前的两个警官,无奈的点点头。

  “哥!”李夏说话了,姜宇铭转过身看向她,李夏轻轻的走了过来,温柔的说:“哥,这些事让别人去做吧,你看得越多,就会越难过,你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不希望……不希望你出事!你刚才说过,让我不要离开你一步的!”

  姜宇铭眨了一下眼睛,出了一口气,说到:“牺牲在我面前的战友不是一个两个,但只有小涛是死在了国内!我们发过誓,无论是谁牺牲,剩下的人就要替他报仇!他在国内这样惨死,我不会放任不管的!”

  “不行!崽子!”李长生听到这话马上插话进来。

  “叔!您都叫我崽子了!那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叫这名字!”姜宇铭突然喊了起来。

  李长生愣了,在场的人都愣了,不过,除了李长生,大家愣住是因为他们本来都以为这个名字只是姜宇铭的小名,而李长生却知道:这是他姜宇铭在部队时的代号——狼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其实,任谁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面前,都会极度难过和疯狂的,但能够将这种疯狂憋在心里,并时刻牢记着这血仇,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