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赵主任的一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赢得了大家的喝彩,那声调还真的跟李双江有那么点像!这激起了姜宇铭的兴趣,他拿起话筒朝着王涛大喊了一句。

  “到!”正盯着房门的王涛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喊声时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唰的一下站的笔直!

  这个动作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姜宇铭的眼睛都突然睁大了许多,这才发觉是自己的嗓门有点大,让王涛习惯性的立正起来。

  “这是我的战友!”姜宇铭赶紧站起来解释,“听了赵主任的歌,我是感慨万千,不禁想起了当兵那会儿,今天我也唱一首!我要跟我的战友一起给大家来一个《送战友》!”

  大家又热烈起来,而管军、曹总他们却将眼睛向王涛看过去:王涛跟姜宇铭是战友,怪不得这么信任!只是这王涛到现在还有这听命令的习惯,这军姿还标准成这个样子,咋保持的?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

  歌声嘹亮,却并不是带着各种技巧的唱法,纯粹是大嗓门吼出来的,完全是军队唱法,干涩、没有美感,甚至音调都不准,但却雄壮!

  这首歌表现的是战友分别时依依不舍的情景,人生三大铁:扛过枪、同过窗、嫖过娼,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一起扛过枪的战友,他们在生死线上相互依存,是真正的生死之交,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这是作为社会群体性生物的人类在面对生死时的朴素情感!

  但军队有军队的传统,依依之情的歌在他们那破锣一样的嗓子喊出来后,再没有歌唱家那种婉转的情感,却变成了雄壮的歌声,变成了前路漫漫我们一起淌过的不悔誓言!

  管军、曹总几个还好,这几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听惯了这种不带任何修饰的歌声,赵主任几个就受不了了,心里不停的在嘀咕:这种没情感的歌唱出来干什么?只是表面上他们并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今晚可是姜总请他妹妹!

  说起姜宇铭的妹妹李夏,此时的目光已经深深刻在了姜宇铭的身上,他阳光的脸颊、伟岸的身躯,无不在她心里成为一个阳刚的符号,即便是那破锣一样的嗓子,在她听来都是至阳至刚的声音,无时不像怒吼奔腾的江水一样撞击着她的心。

  而同时,还有一个入迷的人,她紧紧的盯着王涛,他依然冷峻,跟着姜总一起用自己扯不上去也要扯的嗓子,几乎是怒吼着把歌唱完。

  当兵的人,一个时刻准备为平常人奉献生命的特殊群体,他们的情感是朴素的,他们的性格是坚强的,他们的意志力是极其强大的,还有谁能比这样的人更适合做自己的另一半呢?女孩的心里起了波澜,这波澜在心海里不断的涨高、变宽,一直到整个心海被已经可以称之为巨浪的心情填满了。

  “我叫田雅,可以叫你王涛吗?”等着王涛一坐下,这个笑起来极好看的女孩便大方的坐到了他身边。

  王涛却不好意思了,他想往旁边挪一挪位置,却又害怕女孩尴尬,面对女孩直逼过来的问话和眼神,他竟然躲躲闪闪的不知所措。

  旁边的姜宇铭却将这一幕看得清楚,不禁笑了起来:“小涛,人家问你话呢!”

  “我,我叫王涛!”王涛紧张的回答,却语不达意,惹得李夏和田雅一起笑了起来。

  “我喜欢你!”与其眼瞅着放过,不如奋起直追!田雅大方的性格让她赢得了在座人的好感,却让王涛这个一向冷峻无比的人脸红的像脚下踩着的红地毯。

  “唱歌唱歌!”姜宇铭看到王涛如此尴尬,大家又都停下来看着他,知道再这么下去,王涛怕是连话都不会说了,面对敌人他是虎狼、是杀神,但面对女孩,他却比小绵羊的胆子还小!于是,姜宇铭赶紧高声向大家喊:“喝酒!都干嘛来了啊?人家谈情说爱你们嫉妒还是怎么地?”

  大家哄笑,也顺势把已经停下的音乐再次放了出来,举起了酒杯。

  “要主动!”李夏目睹了田雅一下子就把王涛抓在了手里,好不羡慕,又看看姜宇铭,心里便有了计较,她也准备学田雅了!

  “妹子!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但是你得开心!你哥是我兄弟,你就是我妹子,不管啥事,你哥没空就找我!”管军是一个非常懂得抓时机的人,眼见到大家在干拉,就端着杯子跑到李夏面前,“你少点,哥干了!”然后管军就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谢谢!”李夏不得不停下自己的心里的计划,先应付眼前的这个人。

  “你说当哥就当哥啊?还有没有规矩?”姜宇铭却把眼睛一瞪。

  “今儿个你都跟我说两回规矩了!咱啥时候不懂规矩啦?”说罢,管军便把自己的手包拿了过来,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李夏,“来!哥给你的见面礼!”

  李夏拿着盒子,看了看姜宇铭,只见这个心慕的哥哥对她点头笑了笑,她才打开了盒子:“哇!”

  一条将近三克拉的钻石项链!

  F酷e匠网G首发s

  “才这么点!”姜宇铭却撇撇嘴,“咋也得个十克拉的不?”

  “你饶了我吧哥!”管军却喊冤起来,“您这是今天才跟我说的好不好?这一半天时间我哪跟您找十克拉的去?“姜宇铭嘿嘿一乐,对李夏说:“收着收着,这货不知道从我这里赚多少钱走了,就当利息了!下回十克拉啊!”

  “得!”管军嘴一撇,“我这送了礼还得卖乖!”

  李夏也被两人逗乐了,咯咯的笑了起来,说到:“谢谢管哥哥!放心了,我一定把你当哥看啦!”

  “那我这个哥哥摆哪啊?”姜宇铭一听这话,便逗自己的妹妹,却没想到李夏竟然看着自己不说话,不对劲儿了!

  李夏看着姜宇铭,忽然凑近了他,在姜宇铭的耳朵边上说:“我不想把你当哥哥啦!我当妹妹已经当烦了!”

  “嗯?”姜宇铭的眼睛瞪了起来,不当妹妹当什么?

  管军一看俩人这神态,立即知道:这李夏是看上姜宇铭啦,我的姜哥啊!你聪明一世,终于糊涂一回啦,哈哈!有乐子了!

  管军笑眯眯的离开了,留着姜、李俩人大眼瞪小眼,姜宇铭的眼神充满了疑问,而李夏则撅着嘴巴,仰着脸,一副你能把我怎么地的样子,眼睛里却充满着期望,她期望自己的这个哥哥能够马上理解自己的心意!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难不成你还想当姐姐?”最终,姜宇铭伸手轻拍了李夏的脑瓜一下,就像小时候拍李夏一样。

  这一下很轻,但李夏的眼泪却差点掉下来:难道你就真是个木头疙瘩吗?我就真比别人差吗?

  说完,姜宇铭也没再管李夏,端起杯子对着赵主任说:“我这妹子有些调皮,赵主任还是要多帮助帮助啊!”

  “一定一定!台里觉得李夏同志很不错,近期正准备给她加加担子呢!”赵主任堆着一脸笑容对姜宇铭点着头。

  “那倒无所谓,主要是别让我妹子委屈了,”姜宇铭笑了笑,“不麻烦领导别的!”

  “没有没有!我就是个小主任,真不是领导!”在姜宇铭面前称自己领导?那是活腻歪了啊?赵主任赶紧再次放低了身姿。

  姜宇铭无所谓的笑笑,不再说话,话点到即止,保持距离是很必要的,没必要给这些人太多的念想,他自己也不是个折节下交的人。

  再回头看王涛和田雅,这俩人……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还真聊上了!双方看起来已经没有了隔阂,王涛偶尔还露出个笑容,而那田雅,脸上已经呈现出甜蜜来了。

  姜宇铭笑着摇摇头,喊了一句:“小涛!”同时向王涛招招手,等王涛走近了,姜宇铭低声说:“晚上你送人家回家!”

  “这……不行!现在还不安全呢!我得跟着你!”王涛皱皱眉毛低声说到。

  “行了!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好好待人家!一晚上的事怕什么!这是命令!”姜宇铭佯怒到。

  “是!班长!”王涛低声喝道。

  “你就开那跑车,带着人家兜兜风去!”姜宇铭笑了起来。

  “不行,那个……那辆车太窄了,我怕……碰到她……”王涛又扭捏起来。

  姜宇铭一听就知道咋回事了,敢情这王涛还是没放开,聊天行,身体的接触还是让他很不自在,于是故意嘲笑道:“你一大老爷们儿还没一姑娘家的主动?那行,普拉多够宽敞,你俩随便折腾都没关系!哈哈!改天你要用泽沃就说话!”

  说罢,姜宇铭也不再勉强他,便把普拉多的钥匙递给王涛,王涛则红着脸把泽沃的钥匙递了过来。

  又过了一会儿,李夏的心情却越来越差,对姜宇铭说:“我不想唱歌了,你陪我兜风去吧!”

  “那行,那就散场!”姜宇铭对李夏的这些要求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于是也不管大家现在是什么心情,大声说到:“散场了散场了!各回各家!我陪我妹子逛去!”

  “这才十一点!”曹总撇撇嘴,“你这是有妹妹没兄弟啊!”

  “少废话!今儿个就是请我妹的!”姜宇铭笑着大咧咧的嚷了一句,“要唱你们继续,我走啦!”

  “这小子心急了!”管军却是挤眉弄眼的看着姜宇铭和李夏,李夏看到这眼神脸上一下子就烫了起来。

  “姜哥,我去把车开到门口!”王涛见此情景,赶紧撇开了田雅走过来。

  “不用,我自己去,你跟我一起走,把普拉多开过来接人家才是真的!”姜宇铭笑着说。

  “嗯!”说完王涛便跟在了姜宇铭身边,田雅也走了过来。

  “你们玩!”说完,姜宇铭便拉着李夏与王涛和田雅一起走出了包间。

  KTV门口,人来人往,这个点钟是来往人最多的时候,有开始下半个酒场的,有喝完去别的地方转场继续喝的,好不热闹。

  王涛去开车了,因为实在不好意思让田雅一个人站在这里,姜宇铭便跟李夏和田雅一起站在门口闲聊着。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姜宇铭一惊,他清楚的知道那是爆炸声!于是姜宇铭敏捷的用身子挡住了两个美女,同时朝巨响的那个方向看去,不禁惊呆了,那画面让他牙呲欲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真的太感谢书友的打赏了!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这一章以及下一章已经到了本书的重大转折点,希望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