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间我订好了!你把你办公室里的领导同事啥的都叫来嘛!哥给你撑场子!”姜宇铭对着电话说,那头的李夏开心坏了。

  “哪里啊?”

  “唯一呗,还有哪里比那好?”

  “好啊好啊!包间是哪间?”

  “A888!”

  “这么好的号?是不是那间超大的?我还没进去过呢!”

  “对,就是那间,晚上你就是公主,不整豪华点,哥哪对得起你啊,你约你的人啊!”

  “好嘞!”

  挂了电话,姜宇铭脸上还保留着笑意,评心而论,他更喜欢这个妹妹,毕竟姜宇铭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更长,而且,他是看着她长大的!他刚进李家时,她还是个光屁股的婴儿呢!再长大了一点,就天天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姜宇铭入伍那天,这小姑娘还哭了一鼻子,说什么哥哥不要她了!这傻丫头!

  就这么笑着回忆了一会儿,姜宇铭又拿起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小涛,晚上你跟我去唱歌……唯一……你去接我妹妹……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要保证她的安全,最近不是很太平……开——唉!都是越野车,看来真的弄辆商务类的车了,就开那辆ST1吧,反正女孩都喜欢跑车!”

  挂了电话,姜宇铭看看表,这还不到三点钟,便又给强哥挂了一个电话:“强哥,好多天没运动了,明天去搂一场?”

  “行啊!正好最近有人皮痒了,过几天哥几个就去给他松松筋骨,明天大家正好一起聚聚。”强哥痛快的答应了。

  “这次是哪?”姜宇铭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看你也是过得太轻松了点吧?”强哥却反问了一句,与姜宇铭的问题似乎毫不相干。

  姜宇铭听到强哥这么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脸上立刻充满了歉意:“对对!强哥教训的是!明天见面再说!”

  “你小子,不能放松警惕啊!”强哥那边笑了笑。

  “是了!最近这确实事情有点多!”姜宇铭脸上的赧然之情仍然没有褪去。

  “你事多?天天在温柔乡里忙的太狠啦!”强哥的语气里充满了嘲笑。

  “哪有啊!昨天还跟人家干了一仗!”姜宇铭苦着脸叫冤起来。

  “得啦!几个毛孩子,你还受伤了,还好意思说?”强哥已经笑出声来了。

  “嘿嘿!这几天疏于锻炼!”姜宇铭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床上锻炼可没耽误啊!”强哥的嘴也是个不饶人的,继续挖苦着姜宇铭。

  这下姜宇铭不干了,好家伙,自己晚上做啥都被人知道了?“强哥,你这也太狠了点吧?晚上我干啥你都知道了?哥,你饶了我吧,回头我再晚上睡觉,一想起还有别人看着,我不得阳痿啊我?”

  “哈哈哈!诈你一下就坦白了啊?”强哥却在电话那头笑个不停。

  “啊?”姜宇铭的眼睛当时就瞪了起来,“你这不守规矩啊!我……”

  “我什么我?你就是放松了警惕,如果我是别人,不就一诈一个准儿了?”听的出来,强哥肯定拉下脸了。

  “也就是你了强哥,换谁来我都警惕着呢!”姜宇铭不好意思了,但兀自解释着。

  “就不许有点高科技手段?就不许模仿声线?”强哥仍然不依不饶。

  “唉!”姜宇铭只能叹气认输了,“哥,我错了!”

  “呵呵,行啦!就是给你提个醒,不过你自己也注意点,这几天这么累,体力消耗太大,晚上有点自制力啊!我的人已经撒出去了,在消息回来前,咱们还是要自己多加注意的!”听到姜宇铭认错,强哥这才换成了笑脸。

  “这是肯定的!”姜宇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不说了,我要下去看一下人,内鬼的事情你我都不要放松!有可能他会给咱们带来更大的危害!”强哥再次强调了一下。

  M酷%K匠y网。●正版;B首),发

  “好的!”姜宇铭说完便挂掉了电话,坐在那里想了想,发现这内鬼的事情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头绪,他曾经想过是老汤或者是老冯,但他们都不在集团公司,自己的事情他们知道的肯定不多,集团里的人,能跟他直接接触的全都是他亲自招聘、审查过的,也没什么问题,如果要放开了查,几百上千号人,这个难度确实很大啊!

  “算了,先活动活动!”想不出来就不要再浪费时间和精力了,现在时间还早,觉得浑身不舒服的姜宇铭决定先运动一下,这运动一旦成为习惯,想要突然停下来也是很难的,就像现在,这近一周的时间,姜宇铭都在四处奔波,这身体早就不对劲儿了!

  他推开他椅子后面那扇双开门,里面是一个更大的房间,足有两百平米,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些运动器材,因为他的安排太多,所以把健身房便挪到了这里,但凡有点时间他就会来这里伸展一下腿脚,所以,虽然离开部队这么多年,他依然能保持着足够的耐力和敏捷,身材那就更不用说了,什么马甲线都弱爆了,高强度的锻炼会让你的肌肉膨胀,但并不会让你变得匀称!你的力量也并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上天是均衡的,即便是锻炼也一样,你拥有了视觉上的力量冲击,就必须舍弃你身体的均衡性!

  ……

  负重跑完了十公里,击打了速度球,又跳了二十分钟的跳绳,最后对着沙袋一阵猛踢,姜宇铭身上的汗水已经曾线状往下淌了。

  又做了几个收尾动作,姜宇铭走进浴室把自己冲了个干净,再看表,刚好五点,可以出发了。

  进到车库,想起那辆X5还没换车牌,那就换一辆开吧!奔驰G55和牧马人肯定是不行了,改装以后就成了大脚车,已经跟那军车差不多宽了,别再弄出个跑车围攻事件来!选来选去,就只剩下一辆普拉多了,这辆车他开得很少,仅次于那辆改装的奔驰和牧马人,虽然它的舒适性比其他越野车要强很多,但迎来送往的开着这车确实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一是日本品牌,二是它切实的降低了开车人的身份,即便你是开SUV,车给别人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虽然姜宇铭已经不需要用车来装饰自己,但两个理由加在一起,他也就不经常开这辆车了。

  降下车窗,轰了轰油门,感觉了一下档位和发动机,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姜宇铭便驾车冲出了车库,顺着公司门前那条道路直奔“唯一”KTV而去。

  此时,路边的临时停车位已经停满了,这年头大家有钱了,都想有辆车来改善生活,却发现停车变成了一个大问题,不得已,交警部门只能在有宽裕的街道上划出临时停车位供大家停车。

  就在这些停车位里,有一辆国产SUV,司机靠在椅背上,带着墨镜,抽着烟,哼着小曲,眼见到这辆普拉多从自己面前开过去,然后对着自己嘴边的耳麦说了一句:“他出来了,是普拉多!”

  ……

  玉林市电视台大院。

  一辆猛兽般的黑色泽沃ST1停在了那里,狰狞的车前脸如同一个怒吼的狂野之人,充满流线又不乏棱角的外观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力,所有人从这里走过,都要朝它看一眼,它的驾驶员带着一副墨镜,瘦削的脸颊,透着一股冷漠,他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随意的站在车旁,但身板笔直,如果仔细的观察,不难看出他有着军人的身姿,严峻的表情更让人心生寒意,与这辆超跑一起,组成了一副生人莫近的画面。

  “那是你哥吗?太酷了吧?”一个女孩在楼上透过玻璃窗看出去,嘴里喃喃的说,“那车根本没见过啊!”

  “那不是我哥,是我哥的司机王涛!”李夏也瞅着外面的那副几乎静止的画面,那个酷男站在那里十几分钟了,几乎就没有动过!如果不是那王涛给她打过电话,她真能以为那是蜡像。

  “哇!你哥的司机都这么酷,那你哥呢?”女孩回头看了李夏一眼,眼睛里已经开始冒星星了。

  “这个司机我哥平常根本不带出来的!我哥特信任他的,其实我哥一点都不酷!不过……”李夏又突然想起了昨晚上姜宇铭一人独战一群人的情景,“也算酷吧,一会儿你见到就知道了!但是我告诉你,少打主意哦!”

  “知道不是你亲哥,那是你的情哥哥!”女孩笑了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虽然她并不是那么漂亮,中人之资,但她的笑容却非常容易打动人,那是一种让人看一眼就会发自内心喜欢的笑容,透着青春的美好,充满着阳光的气息,“他把他最信任的司机派过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妹妹哦!”

  “你!”李夏赶紧左右看看,“小心别人听见!那是我哥,少胡说!”

  “谁信啊!一提你哥你的眼睛就变成心形的啦,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这人……少胡说!我才没有!”

  “当然有啦!别说你了,我的眼睛都成心形的啦!”

  “花痴啊你!”

  “反正啊,你不要我可要了啊!”

  “找死啊你!”李夏低声的说,还去胳肢了一下那个女孩,被女孩巧妙的躲开了。

  “我是说下面那个!”女孩撅嘴佯怒道,“你还要独吞啊?”

  李夏只能翻了个白眼。

  “看,露馅了吧!”女孩哈哈一乐,瞅着李夏没注意,跑掉了。

  看着自己的闺蜜跑出办公室,李夏并没有追过去,而是又把眼睛看向那个站得笔直的男人发呆。

  “姜哥,你还是把我当妹妹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前几年,公司过年前聚餐,正好赶上一个集团的兄弟公司也在那里聚餐,于是兄弟公司的人全拥过来,要敬我们领导,我们就赶紧闪朝一边,这种好事,千万不要落在自己头上的!然后我们领导说了一句:“你们要跟我喝,得从我们公司喝酒最菜的喝起!”然后他看了一圈,眼光落在我身上:“就是他!他最菜!人称菜总!你们先跟他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