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白队长脸红了
本章由 阿东d04a 在 2016-06-21 20:31:39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阿东d04a解封者

  “幸福林小区?公墓?”白洁疑惑的看着周刚,“幸福林小区里有谁?”

  “林强!”周刚回答说:“之后他们一起去了西山公墓。”

  “林强是谁?”白洁问到,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了点头绪。

  “他的老连长。”周刚听到白洁问这样的话,心里不禁生出了点蔑视:这点事你都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跟他老连长一起去公墓呢?”白洁并没有看出周刚的情绪变化,继续问到。

  “白队,这事我能说,但您可千万别出去乱说!”周刚有点为难的说到。

  “为什么?”白洁眼睛睁大了,这是一条线索?

  “我说了您就知道了,但您真的别乱说出去!”周刚说到。

  “行!我答应你!”白洁把身体靠在了椅背上,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姜宇铭的父母都埋在那里,姜宇铭的父亲姜立勇在牺牲时是连长,林强和李队当时恰好是他的兵!但姜连长牺牲时李队已经复员,而林强当时是行动的士兵之一,所以,林强去祭奠姜连长是合情合理的!”周刚说到。

  “哦!跟李队有关了。”白洁点点头。

  “嗯,李队很忌讳这件事,因为当时他复员了,没赶上那次行动,他一直在说如果他当时在,一定不能让连长牺牲!”周刚点点头继续说,“不过姜宇铭这么早去西山祭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要避开姜书记,也就是他二叔。”

  “传说姜宇铭跟他二叔关系不好,是真的?”白洁看着周刚说。

  周刚点点头:“是的,几乎不来往。”

  “具体为什么?”白洁又问。

  周刚却摇摇头说:“不清楚,只知道姜宇铭很小的时候就不再在他二叔家里生活了。”然后,周刚又突然压低了声音:“后来,姜宇铭就去了李队家,是李队把他养大的,为这事,姜宇铭的二叔非常不高兴!不过白队,这事您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出去说,他自己说行,别人千万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白洁奇怪的问到。

  “我不能说,如果有机会,您最好亲自去问他!”周刚说到,“能说的我都说了。”

  “周刚同志,我们都是党员,要讲究实事求是!更要讲实话、做实事!工作中也要团结同志!你这样遮遮掩掩的像什么话?”白洁倒是学的很快,头天李长生对付她的,第二天就拿过来对付李长生的下属了,不过,周刚这些人都是被李长生惯出来的滑头,哪里这么容易被她吓到,只听到周刚说:“白队,有些事情是要讲究保密原则的,我这级别不够,也没法知道啊!”

  白洁抬眼看了看周刚那张诚恳的不能再诚恳的脸,合着李长生派来的人真是他亲自训练出来的啊?

  白洁微微点点头,她知道:再问什么,这周刚可能都不会说了,这个程小伟……

  “你呢?程小伟是吧?有什么消息吗?”白洁对着程小伟扬了一下下巴。

  程小伟一看白洁问自己,严肃的面孔立马堆满笑容:“我,我能有什么消息?我才是个警员,哪里知道这么多保密的消息啊?”

  得!这是俩滑头!

  白洁在心里使劲的摇头,李长生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

  “那林强呢?有没有不在场的证据?”白洁无奈的又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随便的问了一句。

  “晚上两点的飞机到玉林,他也不在场!”周刚认真的说,“资料里都有,但凡跟姜宇铭有关的人我们都进行了调查,包括芳姐和苏茜。”

  听到芳姐这个名字,白洁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姜宇铭真人时的情景,这时想来,自己当时真的就像一个大傻妞去诱惑一个公子哥,结果被公子哥耍的团团转,现在还被警局里的人都知道了!

  “行了!你们先过去吧,小童,赶紧给两位同志安排一下!”白洁又喊了另外一个手下赶紧来救场,她相信,自己脸上的红晕绝对不会一瞬间就消失的,“资料放在我这里,我自己看一下。”

  周刚俩人便离开了,走出门,程小伟看着周刚,脸上憋着笑意,却遭到周刚的低声喝骂:“没出息!这都把你乐成这样!”

  “您没瞅见白队那脸都红成啥样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笑能憋死你啊!”

  ……

  省委大院,蒋省长住处。

  “他还说什么了吗?”蒋省长的怒气刚刚消除,这才拿算是平静的语气问站在他面前的儿子。

  “他……他还说弄死我们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蒋晨低声,又悄悄的抬眼看了父亲一眼,他想着把姜宇铭描绘的嚣张一点,这样父亲就不会对他太过苛责了吧,不过,这也是他病急乱投医,蒋省长这样的人怎么会想不到自己儿子是刻意为之的呢?

  于是,蒋省长听到这话便指着蒋晨使劲的晃动着手指,怒气再次布满他的面孔,好半天,他才发话:“人家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

  “老子一辈子全让你毁了!”蒋省长使劲拍着面前的茶几。

  “知道我在姜书记面前什么样吗?啊?我一辈子也没这么窝囊过!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东西?你还跟我面前说人家小话?你说的起吗?人家嚣张是人家有本事!你有个屁本事你还嚣张?”

  “吵吵什么?孩子这受了委屈还不能说两句了?”一个中年妇女突然出现在大厅里,这是蒋晨的母亲刘玉华,“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外面,有委屈还不能说了?你少把你那省长威风往家里带!”

  “你!”蒋省长指着刘玉华,“慈母多败儿啊!”

  “我怎么了?”刘玉华跟蒋省长针锋相对,指着蒋省长说到,“孩子长这么大你关心过吗?不就是惹了他侄子吗?凭什么我们就非得让着他们?”

  ;看☆m正版$U章1节上}酷3y匠◎网pG

  “你!”蒋省长被这母女俩气得说不出话来。

  “哼!儿子,跟我回屋去!”刘玉华拉着蒋晨就要往卧室里走。

  “站住!你今天敢进卧室,我打断你的腿!”蒋省长却是铁了心要狠狠教训儿子,登时发了狠话。

  “你敢!”刘玉华听到这话就像母老虎一样发起飙来,“姓蒋的,你无能别让孩子受委屈!我还跟你说了,我就不怕什么省委书记!也不怕什么姜家!”

  “你知道个屁!”蒋省长终于忍不住了,对着老婆脏话都出来了,“你以为我怕那省委书记?常委里我也有一票!姜家才几个人?你知道那姜宇铭背后是什么人吗?你有本事就让你家里的人去动一下姜宇铭试试!你觉得你家里有个局委就厉害了?你知道姜宇铭为什么开着军车都没人查吗?”

  这么一说,刘玉华也冷静了下来,刚才只顾着儿子的安危,却根本没去想过这些复杂背景的事。

  “那你说他姜家还有靠儿?”

  蒋省长无可奈何的摇着头,像是被一下子抽空了力气,语气也平淡了很多:“姜宇铭的爷爷姜士贵,是拿自己的命换了那个人的命!他姜立刚根本就没有被人家看上过,但姜立勇可是被人家亲手送进部队的!只是这姜立勇要强的很,一定要自己闯个名堂,结果就死了,于是那人就后悔当初把姜立勇送进部队了,硬是收了姜宇铭当干孙子!比对他亲孙子还亲!你说,他弄死你我是不是跟弄死蚂蚁一样!平时告诉你们要低调,你们倒好,天天变着法的高调!你看看姜宇铭这个人,你平时听到过吗?他的背景你知道吗?你以为他是省委书记的侄子,你知不知道姜宇铭根本就不理他二叔?人家这才是真低调!唉!姜家怎么就那么好的命!我蒋家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一个浪荡子!简直就是个废物!”说到最后,蒋省长的声调越来越高,直至高声喝骂。

  “爸!我错了!”蒋晨听到父亲这么说话,直接就跪了下来,眼睛也是泪汪汪的,“我真的错了!爸,你原谅我!”

  刘玉华也慌了起来,不说那个人还好,说起那个人她家根本就不是个儿啊!那完全是一个拳击手对一个婴儿啊!

  “怎么办啊?现在把人家惹了啊!”刘玉华没了主意,“要不我去求他?”

  蒋省长轻蔑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你儿子去了都没用,你去就用?人家认得你是谁?”

  “爸!现在怎么办啊!”蒋晨哭着说到,他这才知道:人家是真低调,当时那句“你谁家的孩子”真不是人家装逼说出来,人家是随口的一句,更是人家有绝对的底气!

  “怎么办?他姜宇铭不是给你机会了吗?三天时间!”蒋省长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人家给你留够面子了!换成是你,你能给别人留面子?”

  “爸!可我想不出来啊!我不知道该给他啥啊!”蒋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起来甚是可怜。

  “哼!”蒋省长哼了一声,猛然提高了音调,“老子这张脸被你丢尽了!你家的这些省长、部长的脸全被你丢尽了!”

  “啊?”蒋晨和刘玉华同时长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

  “你们以为人家是让我投靠他姜立刚吗?下届我是省长热门,一省大员,你以为姜立刚能控制的住?姜宇铭比他二叔精明的太多了!这是在给他干爷爷家拉人呢!反过来,咱成了他姜宇铭的人,姜立刚就捞不到好处?他俩再不说话,那也是亲戚!人家就这么一下,我们就全成棋子了!他姜家从此就屹立不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 说:

  我的笔名叫菜总,但我真的不姓蔡,好吧!下一章我告诉大家为什么菜,大白菜的菜……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