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队,查不到!”小崔回到了刑警队,找到了白洁,向她汇报。

  “一个车牌而已!”白洁不满的看着小崔。

  “那边说,这个号码是机密,不允许查阅!”小崔无奈的说。

  “机密?几级机密?”白洁问到。

  “对方不说。”小崔只能再次摊摊手。

  “绝密?”白洁的眼睛忽然睁大了,姜宇铭这个人难道有别的身份?国安局?卧底?难道贩毒也是任务?最近根本没有听说有这样一项任务啊!虽说这几年一直在打击贩毒,但一直都是外松内紧,不在体制内的根本就很少能听到这样的消息,如果有大行动,也一定是会通报警督以上的人员。

  何况自己都来查这个案子了,如果真的是什么大行动,自己现在的查案一定会影响到行动,势必会被人阻止,现在根本没人告诉她不要再查下去了,更有甚者,好像连李长生都是懵懂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姜宇铭,你这个人越来越神秘了!”白洁咬咬牙,“我倒是真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是什么!还是说有人故意在遮挡着你罪恶的一切!”

  ……

  “姜哥!我们错了!”蒋晨和沈崇阳二人在门里门外站了近两个小时后,终于有机会开口了,在这两个小时里,他们自觉就像度过了两年,曾几何时,自己也坐在姜宇铭那样的位置上看别人?让别人等的心焦,而今天,他们自己却真实的感受到了等待的煎熬,这是一个无法比拟的教训!

  “哦?”姜宇铭也终于有兴趣跟他俩说话了,把手轻抬,显得很是风轻云淡,“说说看。”

  “我们……你说吧!”沈崇阳说了两句,想起来人家父亲是省长,该他先说,于是碰了碰蒋晨。

  “我们不该堵您的车,更不该……调戏您的女朋友,还有,不该骂军人!”蒋晨像个乖宝宝一样承认着错误。

  “哦!”姜宇铭笑了笑,“我问你们个问题:如果昨天开车的人不是我,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靠!玩不死他!蒋晨和沈崇阳一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便蹦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当然,如果说出这个答案的话,今天就只能是白来了,明天就真得送零件过来了!是人都知道这是姜宇铭在设圈套,一个非常简单但又让人无法直接回答的圈套。

  “姜哥,是!我们不该嚣张跋扈,当时是喝酒上头,真的不该,我们平时也都挺安分的!”沈崇阳赶紧回答到,没法直接回答,那就转个圈吧,沈崇阳的小聪明还是有的。

  “安分?”姜宇铭笑眯眯的看着沈崇阳,这让沈崇阳打了一个寒战,“酗酒、酒驾、公众场合非法集会、调戏妇女,你说你们安分?”

  “姜哥,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蒋晨深深的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小学生,在这样的人王面前,自己完全没必要去装什么豪杰,至于解释,在这样的人面前解释,那只是自取其辱,还不如干脆点认错。

  姜宇铭仍然保持着笑眯眯的神色,却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蒋沈二人不禁有点奇怪,于是悄悄的抬起头看看姜宇铭。

  忽然,姜宇铭的脸突然黑了下来,狠拍了一下桌子,唰的站了起来:“就你们这个耸样,还他妈的学人家耍流氓?我弄死你们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我是臭当兵的?问问你们的父辈,有几个没当过兵!”

  俩人的头再次低了下去,这话说到了他们不愿面对的事实:他们的父辈还真的多数都是当兵出身,再不济,他们的爷爷那一辈也是当兵的!自己怎么就昏了头去玩军车呢?看来陈莉是不能再交往了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可惜了!

  “碰到我你们就软了,如果是其他人呢?你们父辈都是当官的,你就想欺负别人,好啊!现在该我欺负你们了,你想坑爹?我可以成全你们!”

  “姜哥!不要啊!这事我一个人担了!我爸他太忙了,根本不知道我做的事啊!”蒋晨差点就跪下了,说的话也是入情又在理,换个人来,可能还觉得这人还挺爷们儿的,不过他们面对的是姜宇铭。

  “保你爸啊?你是怕没了你爸你什么都不是了吧!”姜宇铭轻蔑的看了蒋晨一眼。

  “我……”蒋晨听到这话便无话可说了,只能再次低头。

  “给你家人遭灾了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姜宇铭笑了一下,又把话头一转,“我姜宇铭别的没什么,这辈子就是靠自己,你有后台,我也有,只不过,我的后台是我自己挣来的,而你们,是靠来的!而且,我挣来的后台比你们的大得多!”

  “我不想为难你们,不过我也不想让别人说我好说话,你们看咋办?”姜宇铭看着两人已经被熬的差不多了,于是把皮球踢了他们。

  “这……”蒋沈二人为难了,惩罚自己,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真的难啊!再说了,怎么惩罚自己才能让姜宇铭觉得好过点?给钱?那一亿的现金卡现在还在兜里发烫呢!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值这个钱!给姜宇铭项目做?那还用给?人家勾勾手指头就有了!给美女?不带这么侮辱电影制片人的后台人物的好不好?那还能给什么?什么都比不过人家啊!难道真的只能送零件?

  “想好了再说!我不着急,不过总得有个答复,三天,不能再久了!三天之后,我要看你们怎么让我心服口服!如果不是省委书记给我打电话,你们就在家洗干净等着吧!”姜宇铭的话无疑给了蒋沈二人一个天大的枕头,他们此刻根本想不出什么能够偿还姜宇铭的,离开这里才是正经事!不管怎么说,回去叫上家人一起商量,总好过在这里煎熬,三天呢,时间也不算短了!

  “那……”蒋晨呆呆的看着姜宇铭。

  “看你那傻样!赶紧走!”姜宇铭不耐烦的挥挥手。

  “哦!”沈崇阳赶紧拉着蒋晨的胳膊,把他往外拉。

  j更1l新p&最●快#5上5b酷`匠网3V

  “回来!”姜宇铭又发话了,两人马上站住了,又回身,看着姜宇铭,只见姜宇铭伸出一只手,一副讨要的样子,两人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的也是迷茫,于是又看向姜宇铭。

  “还钱啊!”姜宇铭皱皱眉头,心说这俩人都吓傻了?“给我补偿还要用我的钱?”

  “哦!”蒋晨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怀里掏出那张卡,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姜宇铭的手上。

  姜宇铭收回了卡,又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他俩出门,蒋沈二人这才如蒙大赦一样向门外走去。

  ……

  “陈校长!我是白洁啊!”白洁赶走了身边的人,拨出了一个电话,脸上带着可爱的笑容。

  “白洁啊!听说你现在是刑警队副队长了?”电话那头的校长也是笑眯眯的。

  “嗯,在玉林市。”白洁说到。

  “玉林市……嗯,你们队长是李长生,对吧?”校长想了一下说。

  “是他,他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同志!”白洁说。

  “是啊!你有空可要多跟他学习学习!这次我们聘请了几个专家给学生们上课,他就是其中之一啊!你这近距离接触他,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校长不禁感叹说。

  “这样啊?”白洁真的没想到,这个看着很丑的队长在自己的专业上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谢谢校长提供这样的消息!我一定跟着李队好好干!”

  “嗯!一定要珍惜这样的机会……白洁,你今天打电话是有事吗?”校长问到。

  “是这样,我最近在办一个案子,但是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想请您帮帮忙!”

  “哦,什么案子?”

  于是,白洁便把案子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当然,跟李队长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当然不可能再讲出来了,但姜宇铭三个字,她却是能够讲出来的,毕竟,一个中央警官大学的校长级别可不低,很多保密条例对他来说都是放开的。

  “姜宇铭?”校长奇怪的问了一句,“姜家的人?”

  “是的,他二叔是姜立刚!”白洁回答到。

  “哦!是他,姜立勇的儿子!”校长顿时明白过来,“这孩子不容易啊!没爹没妈的,愣是靠自己走到现在这样,搁一般人真做不到!他怎么会涉毒呢?”

  “我也曾经想过这样的问题,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线报确实是这样的。”白洁也说了自己的看法,从心里来说,她是有这样的疑惑的,但线报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有绝对真实的证据能够表明,一些4号正是出自姜宇铭的长乐集团!

  “他还有辆军车?拍照查不到?”校长更有点迷惑了,“他离开军队已经很久了啊!”

  “对,我就是想知道这辆军车隶属于哪里的。”

  “行,我帮你问问。”校长把这事答应下来。

  挂掉电话,白洁坐在办公室里继续思考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从线报上看,姜宇铭是个无恶不作的毒贩子,从接触他以后,又觉得他是一个敬业、能吃苦也算有着正气的人,但他却又有着这样那样的秘密,又让人不得不怀疑他……

  “队长!”小崔的报告声打断了白洁的思绪,她抬起头看了小崔一眼,只见小崔身后还站着两个人。

  “这是李队派来协助我们工作的周刚、程小伟同志!”小崔指着后面两个人说。

  “哦!”白洁马上站起身来,脸上洋溢着笑容,“欢迎两位同志!快请坐!”

  “谢谢白队!”周刚显然是个带队的,他自顾自的回答白洁,“我们来之前,李队特意交代了把这个给你。”

  周刚把两个厚厚的文件袋递了过来,接着说:“这是我们昨天赶出来的资料,包括监控等影音资料。”

  “哦?”白洁接过文件袋,“有什么发现吗?”

  “事发当晚,嫌疑人并没有在场的证据,他在十点一刻前一直在酒店吃饭,十点一刻离开,十一点回到家中,然后在凌晨四点左右离开去了幸福林小区,在半小时后离开直接去了西山公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昨天有老读者打赏,真真让我想不到!在这里再次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