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苏茜睁开了朦胧的双眼,身边的姜宇铭已经不见了,想起昨晚的疯狂,她不禁又脸红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身体里竟然还有着那么一个放荡的简直无与伦比的自己!可是她真的忍不住,在那一刻,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掌控!反倒像是身体在掌控自己!

  她试着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像一团棉花一样软绵绵的了,不是说这事都是男人累的吗?怎么自己也变得这么疲惫了?

  忽然间,苏茜又想起昨晚姜宇铭交代给她的东西,她又挣扎着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于是赶紧穿上衣服,找出自己的手机,给老汤打了一个电话:“汤哥,我是苏茜。”

  “啥事?说!”汤哥那边却听起来语调平淡,甚至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好像苏茜就是他手下的小卒子一样。

  “嗯……姜哥说他还想要个女孩。”苏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直说了。

  “哦?”汤哥听到这个似乎来了兴趣,“他说要个什么样的?”

  “没说。”

  “嗯,我知道了,最晚明天我给他送过去。”汤哥说到。

  “谢谢汤哥!”

  “你俩把握好机会!我就是觉得你太胆小了,这次我找一个可以好好配合你!”汤哥又说到。

  听到这话,苏茜却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前方的窗帘。

  “行啦,别想那么多了,他会对你俩很感兴趣的!你现在做的就很不错,你看,你已经在他家住这么几天了,很不容易了,只是以后你俩要留着点儿心!”汤哥自顾自的说着。

  “嗯!”

  苏茜挂掉了电话,坐在床边,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帘,脸上流露出了犹豫之色,更多的却是愧疚,“姜哥他……不应该这样……”

  ……

  姜宇铭办公室。

  姜宇铭头枕着双手,把自己舒服的放在大班椅里,两条长腿放在大班桌上,眼睛平静的看着对面的俩人,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姜……哥……”来人正是沈崇阳和蒋晨,那个蒋省长的儿子,他们耷拉着脑袋,蒋晨的脸上还有一个方形的肿块。

  姜宇铭依然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俩,忽然,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姜宇铭看了看名字便接了起来:“哥你太不地道了!这么好玩的事你竟然不叫我!”电话那头的管军还没等姜宇铭说话就嚷嚷起来。

  “啥事啊,让你这么说?”姜宇铭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打架啊!我最喜欢削人了!”

  “瞅你那生恐天下不乱的劲儿!这就有那么好玩?”姜宇铭啐了管军一口。

  “我早看那帮小子不顺眼了,你说咱们那时候谁这么高调啊?哪个不是夹着尾巴做人?哪天想高调了,一旦被老爷子知道,那就是一顿臭揍!这帮小子可不一样,嘿!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姜宇铭笑眯眯的听着管军在那白活,又看了看眼前的俩人,那俩人并不知道姜宇铭在跟谁通电话,只见到姜宇铭一直笑眯眯的,偶尔还笑骂两句,看来是姜哥的好朋友了,忽然之间,这俩人竟然涌出一种嫉妒来,如果自己是姜哥这边的,那不得更风光?听说姜哥手下有不少当红明星呢!拿来用用那不是爽的很么?想着想着,这俩人就想歪了,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那眼神的跳动却逃不过姜宇铭的眼睛。

  “这俩现在正在我办公室呢!”蒋沈二人正自己个幻想呢,突然听到姜宇铭说了这么一句,马上回神过来。

  “给你道歉呢?”管军那边问到。

  “不知道,来了半天了,一句整话没有!”姜宇铭笑了笑,“看得我都烦了,要是面对美女么,我倒还能再看一会儿。”

  对面俩人一听,不得了,自己这是太不主动了啊!还想着姜哥手下的美女?赶紧出声:“姜哥,我们……”

  话未说完,只见姜宇铭大手一挥,对着他俩皱了皱眉头,这俩这才想起来:姜哥这是在打电话呢,现在还轮不到自己说话。

  “办丫挺的!”管军在电话里兴奋的说,“让丫挺的知道咱们可不是吃素的!让他们知道敬重长辈!”

  “好啊!那你来办?”姜宇铭笑了笑。

  “我?那算了,我还忙呢!昨天刚找了一个小妞,很不错!”

  “合着得罪人的事都让我做是不是?我看你也是欠抽了!”姜宇铭的脸突然拉了下来。

  “得啦,您是哥哥不是?嘿嘿!”

  听到管军的话,姜宇铭无奈的摇摇头,他甚至能想象出管军在电话那头是个啥表情,绝对是一脸苦逼相,又着让人无可奈何的赖皮。

  “不跟你废话了,晚上我请我妹妹唱歌,你晚上去捧个人场,听见没?”姜宇铭说完就挂了电话。

  然后,姜宇铭又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俩人。

  “姜哥……”话还没完,姜宇铭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曹总。

  “喂,老曹,干啥啊?”姜宇铭对着电话说到,对面的俩人一听到这个称呼,一起悄悄吐了一口气,这个曹总是救星之一。

  “姜哥,我来给你求情了!”老曹说话倒是直接,一点都不拖拉。

  “嘿,大头让我狠点,你这跟我求情,我听谁的?”姜宇铭笑了笑。

  “听你自己的呗!这种事,我总得把话递给你嘛!听说你还受伤了?你甭管我咋想,该咋做咋做,我就一传话的!不是人家找到我,我还巴不得你治治他们!你是我兄弟,我没对他们落井下石就是好的!”老曹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就表达了一个意思:他是迫不得已才来求情的。

  姜宇铭当然理解老曹的说法,又跟老曹聊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电话里的话,姜宇铭不说出来,蒋沈二人也无法知道到底说的是什么,他俩心里有点忐忑,也不知道曹总这说情有没有用,两人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个意思:一定要态度端正!正如他们的父母一再告诫他们的:姜宇铭不是个把人往死里逼的人,只要你们态度端正,说不准就有效果!当然,这是他们父母已经在别人面前态度端正后的结论。

  只不过,现在他们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法说出嘴,因为姜宇铭的电话自从管军的电话打来以后就一直没停过,不是来看笑话让姜宇铭狠狠治他们的,就是来求情的,不过,绝大多数的求情都跟曹总一样,传个话了事,开玩笑,论实力,他们比不过,论背景,他们也比不过,那这个情该怎么求法?真想求情的话,来个省委书记什么的再说吧!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邪,这边还真有一个省委书记打来电话,不是别人,正是姜书记!

  姜宇铭皱着眉头看着电话响了好久才接起来,电话里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

  “I酷e匠,:网《Y永:1久免9费看zf小2I说

  “宇铭!”姜书记喊了一声后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姜宇铭的回应,而姜宇铭则是想了几秒钟才回答到:“二叔!”

  “唉!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我知道我那时确实是做的不好,但是……与其那时候冲动,不如现在好好谋划更好。”姜书记叹了口气,语速很慢,但他还是很害怕姜宇铭一下子挂掉了电话。

  “都过去了,我不想再说了。”姜宇铭平静的回答,然后看了对面的两人,用手势和眼神把他们“请”了出去,俩人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在门口静静的候着,不过还好,姜宇铭的办公室在这一层的最里侧,来往的人非常少,不然他们可是把脸丢大了!

  “可我们毕竟是亲人啊!好吧,你不想说这事,我就不讲,你跟叔说,牙山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李长生现在正在调查这件事,目前的证据并不能显示是你干的,但我心里不踏实,你跟我说实话,如果是你做的,我会压着李长生把这事尽早结了!”姜书记的话很诚恳,但不像一个长辈在说话,也不像一个省委书记,反倒是像有求于姜宇铭的人。

  “无关!”姜宇铭非常简单明了的回答了姜书记的话,这让说了很多话来修饰事件的姜书记觉得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看来,姜宇铭心里的疙瘩还是没解开啊!

  “无关就好!”姜书记长出了一口气,前几天他刚刚签署了警察厅下去调查姜宇铭的文件,本来他想着我们姜家人怎么会做这种事呢?何况姜宇铭哪会把贩毒那点利润看在眼里?但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消息让姜书记有了很多警惕,他猜想了很多:是政敌?姜家的仇人?但不管怎样,这都是关系他和姜宇铭两人甚至整个姜家安危的大事件,所以,他只能自降身份给姜宇铭打电话了,好在俩人是亲戚,而他自小也是自己的哥哥带大的,姜宇铭是自己亲哥哥的独子,即便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也不算丢人。

  “二叔,还有事吗?”姜宇铭听见电话里没什么动静,于是出声询问。

  姜书记在电话那头却是感慨万千,他已经多少年没听到自己的亲侄子叫自己“二叔”了?今天已经叫了两声了!就算现在姜宇铭真的恼怒起来,自己怕是也没法生气了:“还有就是蒋省长那边今天找我了……”

  姜书记并没有把话说完,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他相信姜宇铭听到以后就会明白,至于后果,姜书记也是个有担当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毕竟,这次受伤的是自己的亲侄子!

  姜宇铭却并没有直接回话,他是略停了几秒钟才开口说话的,这让姜书记觉得自己的侄子正在思考、权衡:“我本来也没想把他们怎么地,气我已经撒完了,今天就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不过,二叔你大可以告诉蒋省长,我很难说话。”

  姜书记那边听到这话不禁脸红起来,想不到这个侄子已经理解到了自己更深次的想法,是啊,一个副省长的投靠,而且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省长的副省长,这个生意很划得来!

  挂了电话,姜书记的内心开始自责起来:话说了半天,自己还是想从侄子身上捞好处,而侄子却是大方的告诉自己没关系!而姜宇铭这个侄子,他的成功绝不是幸致啊!看来以后能够提供的帮助,还是要多一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今天收到了第一份打赏,躬身感谢书友小毛驴0630!一激动,就多码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