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李夏听出了是自己老爸的声音,回头看见李长生正站在后面,之前,李长生并不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他那个包间根本看不到停车场,这是吃完打包下来看见停车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多人,心说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于是让自己的老婆先上车,独自走过来看看。

  “李队!”白洁也回头看了一眼,赶紧打了声招呼,这时她终于明白:这是李队的闺女!心里不禁哀叹:完了!如果这是姜书记的千金还好,姜书记离自己太远,那是根本够不着的,但李队就不一样了,那是顶头上司啊!今晚有点冲动了,不过还好,刚才没有说错什么话!只是小丫头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事情不好办啊!

  躺在地上的纨绔却因为这个李长生的到来而感到了一丝庆幸,他们是认得这个刑警队长的,有他在,至少大家能安全点了,你姜宇铭再牛叉也得讲理吧?这李长生可是出了名的认死理啊!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白洁也是刑警队的,还是个副队长,那可是拿姜宇铭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白副队?你们这是演哪一出啊?崽子!你干嘛呢?”李长生看了一圈,心里已经有计较,先是对白洁表达了不满,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个刑警队副队长在看戏?然后才问姜宇铭,而且用的是别人并不知道什么含义却又很容易想歪的“崽子”这个称呼,这不是在埋怨,而是在告诉大家:我会支持姜宇铭!

  李长生对躺了一地的人视而不见,径直向姜宇铭走去,这些纨绔顿时委顿下去,本来想着李长生来了还能救救场,哪里想到人家竟然称呼姜宇铭为“崽子”!这是一般人能叫的吗?跟姜宇铭一比,怕是自己那点关系根本没在李长生眼里!很明显,这又是个偏帮的!关键他不是自己这边的!今天这遭怕是别想善终了!

  所有人都面如死灰,人王加刑警队长的组合,这是要GAMEOVER啊!这个油盐不进的刑警队长可是玉林市的名人!那个漂亮的小妞,不,是女孩!是李队长的千金!她在姜宇铭面前小鸟依人,看来姜宇铭跟李长生是……我艹!刚才……好像有人调戏他女儿?这他妈的是谁啊!我就艹你大爷的,这是坑爹啊!一坑就坑了一群爹!

  很多人,不,应该说是绝大多数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首先都会先想自己的利益,希望别人讲理,希望别人给自己让步,即便是自己的错误,也要先想一想是不是别人应该承担一些,可是,他们没有想过是不是自己先不讲理的?别人又凭什么给自己承担?

  “没啥,帮他们爹妈教教他们怎么做人!要尊重军人!要尊重前辈!更要尊重女性!”姜宇铭忽然展开了一个笑脸,但这个笑脸在那些闹事的人看来却是噤若寒蝉!

  “哦!”李长生弯腰看了一眼,又说到:“呦!这不是沈崇阳吗?天天不学好,你说你惹了多少事?这回遇到事了吧?说吧!谁打了你了?”

  “没!”那个被叫做沈崇阳的正是刚才出言辱骂军人的小子,建设厅沈厅长的儿子,平时也是玩惯了的主,这次受得罪不小,不过他终于在十几秒钟后缓过了气,但在知道姜宇铭真实身份后,却根本不敢露出哪怕一丁点愤怒和仇恨之意,之前嚣张无比的他此刻惊叫着反对李长生的说法,“没人打我!我是摔的!我不学好,学人家赛车,不小心把车撞了……李队,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不敢了啊!”

  “真没人打你?”李长生哼了一声,又直起身来,“那你们呢?”

  “我们……也是撞车……”所有人都开始用这个奇烂无比的理由。

  姜宇铭看了他们一眼,对李长生说到:“叔,您甭麻烦了,先回家吧。”说完又看了一眼李夏,李夏也看了过来,脸色缓和了一些,却也不怎么好看。

  “那他们这伤?”李长生若有所思的说。

  “都是皮肉伤,顶多是脱臼,能有啥事!”姜宇铭说着还指了指被他用银行卡打脸的人,“我这人见义勇为惯了,还给他们一点钱去疗伤。”姜宇铭在白洁面前很嚣张,在李长生面前却很收敛,毕竟他不想自己的养父太为难。

  “对对对!姜哥是见义勇为!”那人自打听到长乐俩字的时候,就再也硬不起来了,自己那点可怜的关系在人家面前就是个屁,说句大实话,你就是恨人家,都不值得人家去念着你!

  姜宇铭听见这人说话,却是眼睛一瞪:“让你说话了吗?我问你话怎么到现在还不回答我?”

  “我……”那人马上呆在那里,姜宇铭问过自己吗?脸上惊讶的表情看起来很搞笑。

  “这不是蒋省长的大公子吗?”李长生笑了笑说到,又转头向着姜宇铭,“你问他啥?”

  “问他是谁家的孩子,不过您替他回答了。”姜宇铭也笑了笑,笑得很灿烂,如沐春风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凶神恶煞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却让这蒋公子的心脏像被氮气速冻了一样冰冷无比,这人王问自己是谁,那老爷子岂不是……

  “行啦,差不多得了,撞车的去医院看你们的伤,我懒得管你们这帮兔崽子,赶紧散了!”说完,李长生又悄悄靠近姜宇铭说到,“你小子别老是惹事!他们没欺负小夏吧?”

  “再来十个也白搭!”姜宇铭马上低声说到。

  #9酷B匠5网t}唯☆9一s正版Cn,其4%他3+都M/是盗版:E

  “你小子行!”李长生给了姜宇铭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又对着所有人说:“都散了!”

  忽然,外面闪起了警灯,出现了一声警笛的短鸣,这是谁报警了?

  “麻烦!”李长生嘟囔了一句,然后走到白洁身边:“白副队,你去应付一下吧!同志们都很辛苦的!”

  白洁应了一句,很有深意的看了姜宇铭一眼,才转身朝外面走过去。

  “你俩……还不去玩?”李长生看了看自己女儿,又看了看姜宇铭,想调笑两句,却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别看他在下属面前“耀武扬威”的,在自己老婆面前也是低声下气,但对感情这东西就是个半拉木疙瘩,所以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面前的俩人走在一起。

  果然,一听到这话,李夏的脸上就不自然了,哪有老爸这么说话的?“不去了!没心情!”

  “这话咋说的?不就几个不懂事的小孩儿吗?”李长生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

  “改天吧!”李夏看了看姜宇铭,她害怕刚才自己的不自然让姜宇铭觉察到了,但姜宇铭这时却像个傻子一样看着他们父女俩,跟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姜宇铭判若两人,见到李夏看自己,姜宇铭好像忽然魂归一样,马上微笑着:“小夏,你啥时候想玩都行啊!心情不好我也能陪你到心情好了!”

  见到姜宇铭这样的表情,李夏放下心来,却又有了一丝不甘,走近姜宇铭说到:“你不许去找那个白洁!”

  姜宇铭听到这话便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夏,眼里尽是不可置信:“你想什么呢?”

  “哼!”李夏哼了一声,“我爸的下属王南叔就是被她顶了位置!还有,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

  “不一样?哪个不一样?她恨我还来不及呢!”姜宇铭笑了笑,“小丫头片子,别乱想了!”

  “才不是!”李夏又凑近了姜宇铭,“哥,我看见她看你的眼神有那种……那种……哎呀!反正不是正常的眼神!”

  “哈!”姜宇铭笑出了声,“行行行!我听我妹的!不找她好不好?”

  “你又把我当小孩!”李夏撅着嘴,“我走了!我明天要唱歌!你明天请我!”

  李夏说完便转身,却发现自己的父亲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时恼火无比,拉着自己的父亲就往外面走。

  “好,明天唱歌!”姜宇铭点头答应着,看着李夏拉着李长生远去,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又转身看向沈崇阳他们,他们已经都站了起来,本来也没受太大的伤,唯独那个想要摸李夏的还在嚎叫,脱臼是非常痛苦的。

  “记住,早点找我,把零件给我!”姜宇铭对着所有人说了一句,完了嘴角还露出了一丝轻蔑、残忍的笑容。

  “姜哥!不要啊!”所有人都快要哭出来了,尤其是沈崇阳和蒋省长的公子那已经泪眼婆娑了,人家可是知道自己的身家了啊!想跑都跑不了的!

  “滚!”姜宇铭的脸色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这群人已经知道现在不可能把事情完美解决了,不过姜宇铭已经发话,他们也只能赶紧离开,蒋大公子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帕加尼,却不敢说什么,还好,姜宇铭只是破坏了帕加尼的外表,内部结构并未受到伤害,这才得以让蒋大公子把车挪开,只是,这辆帕加尼已经成为他屈辱的标志,以后他肯定不可能再动这辆车了。

  姜宇铭又将目光锁定在大堂经理的身上,这货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站着!

  不过,他在看到姜宇铭看到自己的那一刻,却做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举动,他直接跪了下来,脸上瞬间变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姜总,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狗眼看人低!我不是人!”开玩笑,长乐那是什么?那是一个巨无霸啊!不说人家在官场的关系了,只算人家在商场上的地位,国内都是响当当的!自己只是一个饭店的大堂经理,这级别差的太玄了点!现在这人王是记住自己了,自己以后还有活路吗?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跪我是想把我跪死?”姜宇铭轻蔑的看着还在磕头的大堂经理,又扫了一眼站在后面跟木偶人一样的保安,目光过处,所有人都自觉的低下了头。

  “不是不是!”大堂经理听到这话赶紧站起来,当面咒人王死?自己先死了算了!“我不是那意思!”

  “行了!”姜宇铭眼里才没有这种人,“守好你的饭店,别觉得自己了不起!还有,今晚发生的事情最好别让别人知道,不然,你的下场就不是给我零件了!”

  说完,姜宇铭拉开了自己的车门,坐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