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看到姜宇铭忽然间笑了,仔细再看,却发现姜宇铭的笑容中间毫不避讳的透露着轻蔑,没错,就是轻蔑,一个连什么叫圈子都不知道的人,在他面前说大话?白洁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家灯火辉煌的饭店,不禁在脑海中开始想象它被拆掉是什么样子了,一瞬间,又觉得自己的思想有点过分了,于是赶紧让手下人去阻止大堂经理。

  而大堂经理也不过是一时的冲动,他也很清楚:这一群身份明显的这二代、那二代的公子千金,人家不怕,那个警察的什么队长,人家也不怕!显然人家的来头也不小!只是,他想着自家老板守法经营,就算你来头大又怎样,而且对面被打的可是也有大背景的!就那个开帕加尼的,你知道人家父亲是谁吗?副省长啊!下届省长热门!你不就是能打一点而已,跟人家比你算什么?

  不过,能避祸就不要强出头,在白洁手下的警告下,大堂经理也没硬扛,就坡下驴,表现的很正义却又好像无可奈何的不说话了,有警察在呢,自己不好出头,等警察没办法的时候,哼哼!大堂经理冷笑着看着姜宇铭。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偏帮,而且已经替老板惹到了一个可怕的人,没办法,谁让姜宇铭过于低调了呢?

  不过姜宇铭现在也没空理他,见到他退却就回头看着剩下的六个人。

  剩下的六个人也看出来这个叫姜宇铭的人来头不小了,这个叫白洁的警察好像是什么队长?竟然拿他没办法!可是事已至此,又能怎样无害的解决呢?六个人心里不禁嘀咕:姜宇铭,是谁啊?圈子里有这号人?莫非是省外的猛龙?大家互相看了看,发现其他人也都在迷茫之中。

  在脑中高速的想过事情的原委之后,那个一直在叫嚣着又拍军车的人在姜宇铭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开始了求饶,但依然不肯降低身份,尽量让自己显得有礼有节:“姜哥是吧?今天我们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你俩,在这站着!”姜宇铭却根本不听他说话,指着那两个辱骂军人的人说着,“一会儿再找你俩算账!”

  然后,姜宇铭打开了军车的后备箱,那里有一把军用工兵铲。

  拿出了工兵铲,姜宇铭闷着头走向帕加尼,抡起工兵铲就砸向帕加尼。

  “姜哥!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路堵死了!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看着不断裂开的帕加尼,拍车的人心都在滴血,那可是花了自己几年的积蓄买的啊!三千多万啊!还是全球限量的,他的眼睛忽然变得血红,嘴里也怒吼起来,“大不了咱们拼个鱼死网破!老子他妈的……啊……”话未说完,他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

  姜宇铭砍下帕加尼的反光镜,二话没说就扔了过来,正砸在那人的头上,把他的话登时打断了:“屁话多!”

  说完,姜宇铭又走到那两个已经瑟瑟发抖的一男一女面前,抬起右手,给了那男的正反两个耳光,那男人便栽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哼哼唧唧的像头老母猪。

  姜宇铭又盯着那个女孩,却没有直接动手,似乎在下决心是否也要同样对待她,毕竟,她是个女孩,在混战时,姜宇铭可以不顾及对方是男是女,但现在单独面对一个女孩时,他下不去手了。

  “姜宇铭!她只是个女孩!”白洁不知道姜宇铭会不会动手,但她觉得以姜宇铭的性格,确实有动手的可能,身为女人,她不想看到一个女孩被姜宇铭在这样的场合打来打去,于是出声阻止他,只不过,这阻止到底是为了让女孩避免被揍还是让姜宇铭别沾上打女人的坏名声,就只有白洁自己知道了,对她来说,姜宇铭比这些纨绔要好一些,虽然较好的程度并不算大。

  这女孩听到白洁的话后,发现眼前的男人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胆子不禁大了起来,仗着自己是女人,觉得姜宇铭不敢动手,便不依不饶起来:“你打啊!你一个大男人就会欺负女人吗?不就是个当兵的吗?了不起啊?给你打……”

  “啪!”又是一声脆响!在众人的目光中,女孩在原地摇晃着转了一圈,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没人可以侮辱我和我的战友!”姜宇铭咬牙切齿的说着,两道目光似乎有了实质性的冷冻性能,女孩捂着已经肿起来的脸,浑身一哆嗦,“战场上,女人也是敌人!”

  “姜宇铭!这里不是战场!这里是国内!你有毛病吧!”白洁听到姜宇铭这么说话,就觉得事情可能会闹的更大,赶忙大喊着,想要阻止姜宇铭,因为那句话实在太有杀伤力了,把平民当成敌人看待?下面的事情还要怎么发展?

  “那你是说我有战场综合症了?”姜宇铭忽然停下了手,转向白洁的时候竟然是微笑着。

  这时候白洁才看见:那微笑的眼睛中竟然透射出极强的仇恨!白洁呆住了,她的心不禁动了一下: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为何?为何在这样的承平盛世中,有着这种彻骨的仇恨?这时白洁突然觉得,想要真正的了解姜宇铭,何其艰难!他的心就像被冷藏在万年冰川下的山峰,神秘而又坚硬无比!

  白洁又看了看李夏,她心里希望李夏能够阻止姜宇铭的下一步动作,但她却悲哀的发现李夏看向姜宇铭的眼神竟然充满了柔情,那是一种对心爱的人才有的柔情,可以包容他的一切,可以安慰他那坚硬外壳下脆弱的心……

  “她不是他妹妹!”白洁在看到李夏的眼神时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白洁在这里瞎想,姜宇铭却没有停下来休息,他给了躺在地上不起来的男人一脚,脚下的本来哼哼唧唧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只不过脸却很快憋得像猪肝——姜宇铭的脚尖很准确的点到了他的巨阙穴,这是任脉的一大穴位,同时又是腹胸隔膜所在,轻击会让人肺部受到震动,呼吸暂停,所以躺在地上的人才会憋得满脸通红,不过也由此可以证明:姜宇铭并没有被愤怒真正掌控了自己,因为这个穴位一旦掌握不好力度,就会让人震动肝、胆、心脏而亡!

  收拾了这两人,姜宇铭正要回身时,却又听见有人说话:“请……请问你到底是谁?”剩下的三个人还壮着胆子问话呢,只不过这嘴巴已经不太利索了,“有……有种你留下名号!”

  “还名号!你以为自己是黑社会吗?”姜宇铭向前凑了凑,吓得三人集体向后跳了一步。

  “姜宇铭!够了!”白洁看着姜宇铭在自己面前为所欲为,自己作为一个警察却无法插手,实在觉得呆不下去了,看到姜宇铭又要有动作,于是就赶紧喊了一声,“这些人的医药费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钱?”姜宇铭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又转向那个被后视镜砸倒在地的人,他早看出来这是个带头的。

  这时,白洁才觉得自己有多么蠢!在姜宇铭面前提钱?那跟在龙王面前说你不会行雨有什么区别?

  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在众人的注视下,姜宇铭蹲下身子,对着这个头上还流着血的人说:“你们缺钱啊?我这有一张一亿的现金卡,要不要?你们可以用零件换!80万一条胳膊、100万一条腿、200万一个肾、眼珠子一个30万!够不够地道?比市场价高多了哦!数数你们这点人够不够?不够的你们自己凑凑!”说完,姜宇铭用两个手指夹着卡片,快速的抽在那人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那人的脸便应声肿起了一大块,然后姜宇铭把卡片嚣张的扔在了那人脸上,也不去看那人仇恨的眼光,“跟我玩,我一点都不介意玩死你们!”

  “密码六个1,记得把零件和剩下的钱还我!告诉你们:我,姜宇铭,长乐集团的姜宇铭,记住了,赶紧找我!我很忙,等不了太久!”

  “长……长……长乐!”仍然站着的三人哆哆嗦嗦的重复着,眼睛突然睁大,而其他人也吃惊的看着姜宇铭,此刻,他们终于把眼前的人与心里那模糊的记忆对上号了——这不是什么军人,更不是什么小角色,这是人王啊!

  就说这群人,关系最硬的也不过是个副省长,跟这人王找别扭,那不是找别扭,那是找死!不光自己死,连自己老头子都得跟着一起死!不说别的靠山,只那一个省委书记,在这个省里,谁还能跟他抗衡?只是姜家向来低调,从来不显山露水!姜宇铭混的是上层圈子,所结交的非富即贵,即便是二代圈子,也是更上层的二代!所以这些自认为很牛叉的省内二代们根本不认得这个人!这是一个一直隐藏在很多势力背后的人王!

  *R更C新最快上酷m匠_:网☆

  不用问,所有人心里这时都有一万匹骏马奔腾而过:哥诶!您这扮猪吃老虎玩的太好了吧?

  “姜哥!您饶了我们吧!”所有人像是早约好了一样,突然爆发出同样的求饶声,有人甚至已经哭出了声来,“姜哥!姜总!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我们狗眼看人低!真不知道是姜哥您啊!”

  白洁看到这一幕,不禁摇摇头,她知道,下面就没她什么事了,此时明白了姜宇铭真正身份的这些公子哥、千金小姐们,怕是逼着他们起诉都不可能了!于是,她准备转身离开了,一转脸,却看见李夏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眼神……有恨,也有妒。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音调浑厚,嗓门巨大,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