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j新T!最0快P上S酷匠☆网

  挪威,一个豪华的森林别墅内。

  此刻是中午,该是吃午饭的时间。

  一个俊美的年轻东方男子却正搂着一个东方女孩躺在床上,两人身上的汗珠显示着他们刚才进行了一些剧烈运动。

  忽然,床头一个看起来样式很古老的电话响了起来,惊醒了正在小睡的两人。

  女孩睁开了眼睛,露出满脸的疲倦,而男人却在一瞬间睁大了眼睛,脸上的倦意在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男人接起了电话,“嗯”了一声后便没再说话,平静的听着电话听筒里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男人平静的挂上了电话,却没有再躺下,而是坐在了床头,平静的眼神看着窗帘,只是在一霎那间,那平静的眼神突然像被尸山血海侵染了一样暴怒起来。

  男人在女孩奇怪的眼神中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别墅中那个豪华的大厅。

  有一个管家一样的人走到他身边,用西方语言说着:“先生,该吃午饭了。”

  但男人并没有理会,他拿了一个高脚杯,独自倒了一杯酒,手却在发抖,在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好久以后,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但他握着杯子的手却抖的更厉害了。

  终于,杯子承受不住他强大的握力——“啪!”的碎在了他的手中,几乎是同时,鲜血顺着他的手流了下来,但管家却只是看着,没有其他动作,仿佛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过很多了。

  “来人!”男人大喊了一声。

  管家马上来到了他身旁,大厅的也门开了,一个保镖样子的东方人跑了进来,而他卧室的女友也穿了一件睡裙来到了大厅里,看到了他手上流着鲜血,也没有惊讶,而是快速的拿了纱布走到他面前,跪在他的脚前,仔细的给他包扎着。

  “给我订机票!去中国!立刻!马上!”男人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用的却是纯正的汉语,而后他看向还跪在地上的女孩,表情却变得越来越狰狞。

  他一把抓住女孩的长发,女孩受痛,叫了一声,而男人却根本没有什么怜惜之情,拖着女孩的长发把她扔到大厅的沙发上,女孩痛苦的哀嚎着,却并没有发出求饶的声音,那哀嚎仿佛还带着一种兴奋!

  在看到这一幕时,其他人都自觉的退出了大厅,再没有说一句什么话。

  “艹!”男人疯狂的把女孩身上睡裙撕烂,女孩尖叫了一声。

  男人把已经光着身子的女孩翻了过来,女孩顺从的跪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着,正对着男人,而男人却抡起了巴掌,面部狰狞,他一下一下的把自己的巴掌打在女孩的屁股上,那粉嫩的屁股很快变得嫣红一片,女孩却发出痛苦又极度兴奋的呻吟声,嘴里却说着含混不清的语言,听起来像是韩语,亦或者是日语。

  “不管是谁!我都要用他的头来祭我弟弟!我一定要让他身边的人全部——生——不——如——死!”

  ……

  不管怎么说,李长生今天的家宴算是达到了目的,成功的让自己的女儿和姜宇铭单独相处了,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单独相处过,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经常单独相处,只是从姜宇铭开始工作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在李夏的一再催促下,姜宇铭直接就不吃了,跟李长生碰了三杯酒就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一出门,李夏就跟恋爱中的小女孩一样抱着姜宇铭的胳膊,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哥,晚上去唱歌吧!我好久没唱歌啦!”

  “哥,我喝酒你不反对吧?”

  “行行行!你想做啥都行,你就是说今天把这饭店拆了我都陪你!谁让你是我妹呢?”姜宇铭被李夏左一句哥右一句哥叫的心都化了,“就是怕你一晚上时间不够!”

  “怕什么,一辈子有那么多晚上呢!”李夏真是一个说话没把门儿的家伙,张嘴就是一辈子,这让姜宇铭生生是愣了几秒钟。

  不过看到依然天真如小时候的李夏,姜宇铭也是有些无语,还好这只是妹妹。

  就这样,两个让人羡慕成情侣的兄妹走到了停车场,一到停车场,两人就被发动机的轰鸣声吸引住了,姜宇铭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自己的车围了一群人,面前还停着几辆车,其中两辆显然有人在不停的轰油门,发出特有的尖啸声,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大排量直喷发动机,可以轻易的达到五千以上的转速,普通车辆根本装配不起这种发动机,有只在超贵的跑车上才会安装。

  姜宇铭不禁皱皱眉头,因为那群人正围着他的车指指点点,其中一个还嚣张的拍着军车的发动机盖,只不过这是军车,并没有报警器,所以没有发出尖锐的报警声。

  姜宇铭拉着李夏走到人群外面,说了一句:“我的车,怎么回事?”

  听到姜宇铭的声音,所有人都看向他,只见他穿着一套看起来很普通的户外服装,脚下也是一双秋季户外鞋,手里牵着一个漂亮的小妞——这是谁家的小孩?怎么没有印象?——对!没印象就是他没背景!

  冷场了几秒钟,那个抬手拍机器盖子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靠近了姜宇铭,用自以为很嚣张的姿势盯着姜宇铭的眼睛说到:“你的车?哪个部队的?”

  姜宇铭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就闻见了一股浓浓的酒味,心里就有了计较:这是谁家的孩子喝多了想找点事情做做——这酒味,怕是一下午都在喝吧?

  “你谁家的孩子?没事别问这么多话,我要走了,把你的车让开。”姜宇铭平静的说。

  年轻人听完这话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差点把自己摔一跤,却被后面的人扶住了,他夸张的笑着:“我是谁家的孩子?我是谁家的孩子?哈哈!他问我是谁家的孩子!”

  其他人跟着笑了起来,说话很不好听。

  “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车!问这种话!”

  “也是个不长眼的!”

  “开个军车还敢占俩车位?打个电话分分钟让你完蛋!”

  ……

  姜宇铭的眉头皱的更很了,李夏却忍不住了,张嘴说:“你们……”下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姜宇铭拉住了她的胳膊,把她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姜宇铭这才看了看那几辆车,为首的,也就是正挡住自己车的是一辆帕加尼,其他五辆也都价格不菲,这样一群年轻人,身份已经昭然若揭——靠着父荫想要玩个性的人,说白了就是纨绔!

  “让开路,我要走了。”姜宇铭忍住了火气,话语仍然很平静,只是一群小孩子,还是别惹那么多麻烦了。

  “让开?凭什么?姐姐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当兵的,没事拽个什么啊?到头来还不是一个卖命的?”一个女孩穿着短裤光着两条笔直的腿说着,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长得倒是极漂亮,只不过那表情却让人很厌恶。

  姜宇铭再次皱了皱眉头,眉毛已经被他拧成疙瘩了,眼神里的慑人目光渐渐炽盛起来。

  “就你们这群人,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李夏却突然从姜宇铭背后闪了出来,说话声调都变了,显得气愤无比,但语言却没什么力度——她不会骂人。

  “呦!这年头当兵的都是缩头乌龟啦!靠女人出气?”

  “哎哎!这妞长得还不赖啊!”

  “哈哈哈!”

  “臭当兵的,老子就横了,你敢怎么样?”

  “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把宪兵叫来?”

  原来,这群人见到这辆难以一见的军车霸着两个车位,心里很不爽,尤其那个开着帕加尼的,自认为自己的势力最大,所以决定给这个军车的司机一点教训,让他知道怎么做人,加上本来就喝了很多酒,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把这辆军车就围了,反正军人来这种场合吃饭又开着军车,是一定不敢张扬的,欺负也就欺负了。

  姜宇铭心里有些后悔,真不该开军车出来,本来是想摆脱追踪,结果却惹出了别的麻烦,不过,麻烦就是麻烦,顶多是个小坑,远算不上是悬崖峭壁,姜宇铭不在乎!

  把李夏又拉到了一边,姜宇铭深吸一口气,语气仍然很平稳,他还是决定再忍一忍:“我有急事,你们先让一让。”

  “哎呦!求饶啦?好啊!让你这妹子陪我们喝点酒就……”其中一个人晃到了姜宇铭面前极其嚣张的说着,还伸出手想要去摸李夏的脸,他并不知道,他们的话不断的在刺激姜宇铭,已经把他的怒气积攒了到了最高,而此时他再拿姜宇铭身边的女人开玩笑,姜宇铭如何还能忍得住?

  李夏听到他的话也是满脸通红的愤怒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躲开他的手了。

  这个人话并没有说完,手已经伸到了李夏的脸边,斜刺里突然出现一只手闪电一般抓住了他伸出来的手指,这是姜宇铭出手了,姜宇铭将这人的手掌向上翻过去,这个人便“哎呦”一声跪了下去,但姜宇铭的力道并没有放松,在这个人的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时,姜宇铭的手腕一翻,把他的手掌朝下压下去,这个人又痛苦的站了起来,想要踮起脚尖来摆脱这种撕裂的痛苦,嘴里却憋着气不敢喊叫。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一个臭当兵的竟然真敢动手?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更加胆寒了——姜宇铭拉着这个人的胳膊,把他的身子一拧,只听见“喀拉”一声,这条胳膊就像软面条一样的耷拉着下来,过了好一会儿,这个人才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你!”姜宇铭指着那个曾经拍他车的人,又指着帕加尼,“给你十秒钟,把这辆车开走!否则我让这车永远留在这里!”

  “你、你!过来!”姜宇铭指着那两个极力讽刺当兵的人,其中一个就是那穿短裤的漂亮女孩,姜宇铭好歹也是个总裁,所以举手投足都是颐指气使,冷静中饱含威严,只不过,对方是一群深有背景的人,又被酒精烧坏了脑子。

  所以,所有人都没有动,倒是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愤怒和跃跃欲试。

  看了一圈,姜宇铭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不走是吧?”姜宇铭准备移动身子,却被李夏拉住了,只见她的脸已经变得苍白,“算了,哥!我给我爸打电话!”

  姜宇铭却摇了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