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掉电话,姜宇铭又在车上坐了一会儿,确定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才发动汽车,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姜宇铭开着车,并没有直接去找强哥,而是先去了一趟公司,把他的大宝马停在公司自己的车库里,又开出了一辆国产的SUV来。

  出了公司,姜宇铭开始向西行驶,来到了西城区的一个小区,这个小区有着一片不小的临街商业,由于地段好,商业很繁华,不过,这里所有商铺的房产证上都是同一个人的名字:林强。

  姜宇铭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直接从楼梯走上了商业区的三楼,这里直接通到林强的办公室,只不过,这个楼梯间通往各层的门都是锁死的,平时根本不开,所以这个楼道里也根本没有别人。

  姜宇铭走到了三层,对着那锁死的门敲了敲,很快,门开了,强哥出现在门里面。

  两人并没有打什么招呼,姜宇铭直接闪身进了办公室,而强哥则是把门又重新锁上。

  看见强哥把门锁好,姜宇铭便说到:“以后没有什么事的话,我都会从这里走,不能让别人确定我们的关系!”

  强哥没说什么,而是拿出了茶杯给姜宇铭倒了一杯茶。

  “保安公司这边的人怎么样?”姜宇铭嘬了一口茶,吐掉了喝到嘴里的茶叶,茶不好,但姜宇铭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厌恶。

  “暂时还没有眉目,我现在怀疑两个人,一个是刘庆,还有一个是张大富,刘庆就不用说了,张大富最近的行为比较奇怪。”强哥说到。

  “哦?说说看。”姜宇铭来了兴趣。

  “他最近总是请假,而且出手跟以前不一样了,阔了很多,还经常请客。”

  “出手阔绰?这个不能算理由吧?咱们给他们的钱本来就很多!”

  “不!前段时间他媳妇生病,他很拮据!”

  “那他请假应该是给他媳妇看病了?”

  “他媳妇在北京看病,有他丈母娘陪着的!他请的假全是半天的,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去北京跑个来回!”

  姜宇铭听后,靠在了沙发上,看起来这个张大富最有嫌疑了。

  “确实是他的嫌疑比较大!那天他跟着一起去了吗?”姜宇铭想了想又继续问。

  “没有!所以他只能是嫌疑,咱们确定不了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具体的情况,我还要摸清楚!”强哥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这件事不完,咱们下面什么都不好做了!”

  更新◇(最&快H上x‘酷:匠网6

  “是啊!”姜宇铭也是深以为然,不禁觉得有些头疼了。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强哥轻叹一声,又问起姜宇铭那个电话的事。

  姜宇铭便把中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强哥想了想说到:“极有可能是那个举报我们的人,他想要获取更多的信息,跟内鬼是一伙人!”

  “也许吧,也许也有别的目的,关键是咱们现在好像处在了明处,这是一件头疼事。”姜宇铭皱着眉头,有些恼怒的说。

  “你以前……或者最近得罪过什么人没有?”强哥问到。

  “我得罪过谁你还不知道?”姜宇铭摊摊手,苦笑着说。

  “唉!得罪人也许就在一两句话之间啊!”强哥也是摇头,姜宇铭说的没错,他们两个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转业开始,就一直跟姜宇铭在一起,虽然在表面上大家装着关系并不是很铁,但实际上,两人早已是生死与共!所以,两人有什么事,都会向对方倾诉,或者一起商量着解决,哪里还有什么秘密?

  “算了,先别想了!”强哥开始安慰姜宇铭,“依你说的情况,他并不敢直接动你,只是想要获取一些信息而已,注意点应该没大事。”

  “嗯!”暂时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这么着了,姜宇铭无奈的点点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你最近找人查查老汤。”

  “怎么了?”强哥奇怪的看了姜宇铭一眼,“那个货还想翻什么浪?”

  “经济上的,我总觉得他管的那个公司账有问题。”姜宇铭说。

  “哦,这事啊。”强哥听了话点点头,又突然说:“你找你那个姘头嘛,叫啥来着?苏什么?”

  姜宇铭白了强哥一眼:“你咋比我还清楚呢?我昨天才知道她姓啥!”

  “切!”强哥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多稀罕哪!你问问身边的人哪个不知道?也就是你看不上人家才懒得知道叫啥!好歹人家也是个黄花大闺女,你啊!也别太过分了。”

  姜宇铭无奈的摇摇头,又说到:“她是老汤介绍来的,那哪行?”话没说完,但言下之意强哥却是一清二楚:“我调查过了,这个女孩没问题,她有个哥哥在外地打工,家里就一个老娘,认识老汤也就一个月的功夫,而且她之前一直在足疗店里没出来过,而且人家把人都给你了,你还不相信这个?她出面要比我们好办的多,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机灵劲儿!”

  “行吧,你安排,我放心!”姜宇铭叹口气说到,“心烦的很,这两天的事太他妈不顺了!”

  “我安排?那是你的女人!”强哥不满的哼了一声,“我说崽子,你再烦也不能不做事吧?”

  “行行行!我说!”姜宇铭赶紧喝了一口茶,“我还不能唠叨两句了!”

  强哥笑了笑,说到:“兄弟,咱们做的事,对得起天地良心,却是无比艰难,但不管多难,咱俩也得把它做成了!”

  姜宇铭看了看强哥,点点头,却没说话,只是眼神似乎又火热了起来。

  “不过……”强哥的话头一转,“你这次可是把白洁得罪惨了啊!”

  “那我能怎么样?这个大傻妞不知道是怎么当上警察的,我都给她使了好几次眼神了,她就是看不出来!”姜宇铭听到这个名字就喊起冤来。

  “得了,你那眼神,如果不是我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我都看不出来!”强哥轻笑了一下,然后话锋又一转,“我觉得白洁还不错。”

  姜宇铭抬头仔细看了看强哥的表情,只见强哥的脸上挂满了戏谑的笑容,不禁哭笑不得:“我的大哥啊!都啥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总比李长生逼着你找他闺女强吧?”强哥嘿嘿的笑了起来。

  “李夏?”姜宇铭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我的哥啊!我对她才是真的没感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