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岁失去父亲,十岁又失去母亲,但其二叔现在却又是一省最高官员,下届最有可能进局的人,这样的背景,这样的人,居然会满眼的仇恨?白洁有点搞不明白了,因为仇恨去贩毒?仇恨的是谁?竟然可以到了为了报复去贩毒的地步?

  不得不说,白洁是一名优秀的警察,有着很强的观察力,逻辑推理能力也很强,但有时候她过于自信,这就会导致她的逻辑推理经常会建立在自己的主观猜测上——假定有罪,然后推理,不管结果对错,最起码她已经犯了唯心主义的错误!现在已经是法制社会,要求刑警们在办案的时候要进行的是无罪推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叫罪犯而叫嫌疑人的原因,罪犯是已经有证据能够证明犯罪并且已经经过审判获刑的人,而嫌疑人不是,在审判获刑以前都必须叫嫌疑人,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同时也会让人权得到更大的保证。

  遗憾的是,白洁并没有自知之明,个人的错误是很难由自己看到并改正的,于是,白洁继续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行进着。

  “面条味道也不错!”虽然对面已经是嫌疑人,但白洁还是出声缓解尴尬。

  “那是,我请你的能错吗?我的味觉可是相当敏感的。”姜宇铭那一抹仇恨之色早已消失不见,反而有了一丝无奈,不过话里话外却没有与神色相对应的东西。

  “你可真会顺杆爬啊!”白洁翻了他一眼,心里却在说:这个人的眼神飘忽的很!

  “问你个事呗?”姜宇铭忽然问到,这让白洁心里一动:这姜宇铭今天找她吃饭真的是有事?

  “嗯,问吧!”白洁淡淡的说。

  “我就是想问问,那个……管军有没有再找你?”姜宇铭讪讪的笑了笑。

  “管军?你那个狐朋狗友?”白洁的眉毛向上挑了挑,“你问这干什么?”

  “就是问问嘛,有没有找你?”姜宇铭恬着脸继续问到。

  “我就没给他电话,他怎么找我?”白洁却是用反问句回答了问题。

  “哦!”姜宇铭缓缓的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么?”白洁偏着头,奇怪的看着姜宇铭。

  “可以放心追你了嘛!要是你跟着管军那肥猪,我岂不是得干看着流口水又不能动你?那不憋死了?”

  “肥猪?”白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不过又马上严肃起来,“你追我?”

  “怎么?不行吗?”姜宇铭看着白洁,面带微笑,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味道。

  “你脑子没发烧吧?”白洁剜了姜宇铭一眼,心里却是再说:你明知道我是来查你的,你还要追我?你这是什么企图?

  “我确定自己没说胡话。”姜宇铭又给了白洁一个很阳光的微笑。

  “有病!”白洁忿忿的说了一句,“不吃了,走了!”然后就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姜宇铭见状则赶紧给老板付了账,追了出去。

  “这就让我开始追了啊?”姜宇铭跑到白洁的身边,笑呵呵的说到。

  “你!”白洁忽然觉得面前的姜宇铭简直就是个无赖!早上的阴影又出现在了心里,白洁突然心烦到了极致。

  “我?”姜宇铭给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但这个表情在白洁的眼里却觉得是贼贱兮兮的。

  白洁看着姜宇铭,来了一次深呼吸,拼命的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挥拳打在这贱人的脸上。

  “下午去哪里?我送你?”姜宇铭仿佛根本没看见白洁那厌恶的表情一样,笑呵呵的问,真有点嘘寒问暖的感觉。

  “不用了,我自己走!”白洁说完转身就向巷子口走去。

  “你不去公司加班啦?”姜宇铭又追了上来,真的可以用屁颠屁颠来形容了。

  “你混蛋!”骂人不揭短啊!白洁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扇了过去,却没想到姜宇铭好像早就知道她的动作一样,轻轻的把脸一偏——虽然白洁的手打到了他的脸,也发出了声响,却根本没什么力道!只不过,在外人看来,这根本就是白洁狠狠的给了姜宇铭一巴掌!

  下一刻,姜宇铭竟然捂着脸看着她!那眼神,就像一个受了大委屈的孩子,看着姜宇铭的眼神,白洁觉得自己要疯了,这混蛋想要干什么!

  当白洁想要有再次的动作时,她却感受到了很多目光,她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有很多人在看她,耳朵里甚至听到了这样的话:“这姑娘长这么漂亮,肯定抱上有钱人大腿了,要把这穷男朋友甩掉……”

  “刚才在老马家里吃面还好好的呢……”

  “这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嘛,就是穷了点,这世道啊!唉……”

  白洁这才想起来:自己穿得是清洁工的工作服,而姜宇铭现在的上衣也是一件工人的工作服!他这是早就预谋好了的!

  这真不怪白洁这么想,整个上午的事情穿起来,真的就如姜宇铭一直在戏耍白洁一样!

  白洁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像是被什么紧紧的压着一样,姜宇铭竟然在这一刻变成了打不得骂不得的宝宝了?

  “你给我滚!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白洁终于暴走了,她已经不想再忍下去了,对着姜宇铭怒吼起来,声音高的让周边所有人都向她侧目看来。

  吼完了,白洁不管姜宇铭有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姜宇铭则捂着脸保持着委屈的表情看着白洁远去,仿佛一座雕像。

  K&酷》匠网唯一☆正#版U,其)x他Y都^是盗r版@*

  当白洁已经在视线里消失的时候,姜宇铭放下了手,表情恢复了平静,但这时如果仔细看姜宇铭的脸就会发现:他的表情异常严肃,他的眼睛是盯着前方的,余光却在不停感受着身边来往的人,只是,姜宇铭一直没看到他想要找的人——面馆里那个后来坐在他们身边的顾客。

  确定那人已经找不到之后,姜宇铭走回了自己的车,上了车,他用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前方、左右后视镜,以及挡风玻璃上的后视镜,他取出了自己的电话,拨给了强哥:“有其他人在我身边出现了!看来内鬼不仅仅在你那里,也可能在我这里!”

  “你有危险了?”林强在电话那头着急的说。

  “没有,也许是查探情报的。”

  “赶紧过来,咱们商量一下!”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今天小小爆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