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宇铭把自己的车摆在公司门口,几个保安殷勤的站在旁边伺候着,然后就看见了一个跟刚才不一样的白洁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虽然她依然身穿清洁工的衣服,但已经没有了愤怒和委屈,她又变成了以前那个精明而又富有魅力的女人。

  “实话说,我还得谢谢你,不过,你不要期望我会放弃!”上了车,白洁微笑着说,话有点不明不白,但她相信,现在他俩已经心照不宣了,姜宇铭一定知道她的意思!

  姜宇铭笑而不语,挂上D挡,没有踩油门,车子缓缓的开离了公司门口。

  姜宇铭忽然问到:“美女,哪里吃?哥哥没别的,就是有钱,想去哪里都行!”

  白洁笑了,他听得出姜宇铭这是在跟她开玩笑,于是说到:“好啊!那这顿饭没个百八十万的就不要请我了。”

  “那有点难,咱这找不来这种餐馆啊!”姜宇铭有点为难的说,“而且你就说咱俩这打扮,就算有这种餐馆,咱俩进的去吗?”

  白洁这才发现,姜宇铭竟然换了一身衣服!那上衣,是件工人的工作服?

  “我发现你这人挺奇怪的,是不是太有钱了想要体验一下所有的生活?”白洁笑了笑。

  “重温一下而已。”姜宇铭看了一眼白洁,然后又说到:“带你去吃点有记忆的东西。”

  “听你的,你是司机,方向盘在你手上!”白洁回答。

  姜宇铭看着白洁笑了笑,莫名的觉得:白洁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过下一刻他心里又涌起一番情绪:这样子才是我的对手!

  驾着车,姜宇铭走上北京路,这绝对是一条全国最长的城市道路,因为全国70%的城市都有一条路会是这个名字,全部加在一起的话,那长度会很可观的!

  汽车在并不算拥挤的道路上行驶着,两人却没了话题,白洁在想怎么与姜宇铭接触,能够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而姜宇铭却偷偷的看了白洁穿着工作裤的长腿一眼:撩一下这妹子,生活也是挺有乐趣的!

  北京路很快就到头了,姜宇铭一打方向,汽车进入了一条小街道,而且越走越窄,终于,前面的路已经无法承受宝马X5的宽度了,姜宇铭在路边找了一个停车位,把车停在了那里。

  “下车吧,美女!”姜宇铭解下了安全带,对白洁说:“咱们得走两步了。”

  白洁走下车,并没有问具体在哪里吃,反正都已经到了这里,答案也就在两分钟内揭晓了,不用着急。

  “我小时候我妈带着我来吃过,我过生日的时候,我妈是南方人,不会做面条,我爸是北方人,说过生日一定要吃寿面,所以,我妈就带着我来这里,你还真别说,这面条当时挺贵的呢!要2块钱一碗!那时候的工资才多少钱啊!我妈是三百,我爸也才五百。”姜宇铭一边走一边跟白洁介绍着为什么来这里。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味道,只是过了这么多年,味道还是差些了,没办法啊,时代在变迁,不过我还是经常过来吃一回,这里面有记忆。”

  白洁听着姜宇铭的介绍,同时在仔细的观察道路两边:这是一条老街道,两边的建筑比较矮小,宽度、进深都不大,房顶都是长了青苔的瓦,有些建筑山墙上还能看见木制的大梁,这还真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

  “你小时候在这里长大的?”白洁问到。

  “离这里不远,”姜宇铭满怀回忆的眼神扫视着周围,又叹了口气,“这地方也要拆了,做房地产,以后就没这地方了,想要回忆,只有去文史馆找照片看啦!”

  “听说你也要参股一个房地产项目?”白洁突然问到。

  “这是谁这么多嘴啊?”姜宇铭没有否认,却有点不满的说,“我这还没落地呢,消息就满天飞了?”

  白洁笑了笑说:“这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不是,这是泄露商业机密啊!不行,我回去一定要查查到底是谁!”姜宇铭的眉头皱了起来,“八成是那个管军,这个扯犊子的家伙,造势造到老子头上了!”

  “你也甭猜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我们做警察的,总得有点消息渠道吧!估计市场上还没这么快的风声。”白洁笑了,笑的很开心,终于有件事让姜宇铭皱眉头了,而自己则是站在了上风口。

  “那以后你有什么风声先告诉我啊!”姜宇铭忽然展开了笑颜,“您这消息渠道可比我强多了!”

  “比不了,姜总您的消息渠道怕是比我厉害得太多了吧?”白洁看了姜宇铭一眼,若有所指的问到。

  “到了,就这家!”姜宇铭忽然停住了脚步,指着街道旁边一家拉面馆说到,白洁看了看,脸上闪现了一丝失望,刚刚起的话头,就被这样打断了。

  “老板,来两碗拉面!”姜宇铭走到正在煮面的老板面前说到,然后扫了一眼里面的顾客,今天顾客不多,还有两张桌子是空的。

  “好,先坐!”老板只看了姜宇铭一眼,对他笑了笑,然后就继续关注他的大锅了。

  白洁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静静的观察这个小店:这是一家老得不能再老的店了,装修也是极其简单的,白墙、带格子花纹的老式石膏板吊顶,地面是瓷砖的,好多部位已经磨掉了面层,露出黑黑的颜色来,桌椅看起来也是有年头了,都是木头做的,漆面早就磨掉了,只是在一些凹槽的地方能看到一些掉色的油漆而已。

  不过,装修虽然破旧不堪,小店却收拾的干干净净,墙上没有蜘蛛网,地上很少见到碎纸屑,桌面也擦的发亮,看不出有什么油渍,筷子笼光洁一新,里面的筷子也是清洗的很干净,最起码,这个破旧小店的卫生看起来是不用人多心的。

  “很破是吧?”看见白洁在打量小店,姜宇铭笑着说到。

  “嗯,不过还挺干净。”白洁没有否认,却对这里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满意。

  “我说,你应该高兴一点。”忽然,姜宇铭看着白洁的脸突兀的说到,这让白洁投过来奇怪的眼神。

  “咱俩现在可是工薪阶层!”姜宇铭低声说到,“来这里吃一顿不容易,你现在应该欣喜若狂才对!”

  白洁听到姜宇铭的话后哭笑不得,无奈的摇着头:“你怎么比我还要像卧底……”说完白洁就住嘴了,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姜宇铭给了她太多的平淡感觉,竟然一步步瓦解了她的警惕,让她说出了这样的话,看来自己最近真的状态太差了,或者说自己根本不适合做卧底!这些先不管了,问题是现在怎么办?希望姜宇铭没有听到吗?那显然不可能!白洁死死的盯着姜宇铭的脸,发现姜宇铭的脸并没有什么变化。

  “小声点!你还怕别人听不见啊?”姜宇铭说了这么一句话,又左右看了看旁边的顾客,这时刚好有一个人叫了面坐在他们旁边,白洁看着姜宇铭,对他的话有点摸不着头脑,而且姜宇铭刚才的眼神似乎突然变了一下,只不过又极快的恢复了正常,白洁有点琢磨不透姜宇铭的想法了,正迷惑的时候,姜宇铭又轻声说了一句:“张立查的怎样?”眼神却有点飘忽。

  这个时候白洁才反应过来:这是姜宇铭在给自己台阶下?或者说他还不知道李长生已经把一切告诉自己了?以至于姜宇铭还以为自己是在说查张立的事?

  白洁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瞬间把今天的事情想了个遍,没错,姜宇铭在面对她的时候并没有跟昨天有太大的区别!也就是说,他还不知道今天早上她去过市局的事情!既然是这样,自己又何必这么着相呢?想到这里,白洁的心情又放松了一些,看来事情也没有坏到进退两难的地步嘛!

  “才一天,哪里会这么快!”白洁决定继续装了,要给姜宇铭一个错觉,自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一个大傻妞,有了这样一层保护,她的事情也许会更好办一些!

  “哦!这个张立……”姜宇铭看着白洁的眼睛,眼中似乎多了很多好奇,“到底犯了什么错?能惊动你呢?”

  他在试探我!白洁听到姜宇铭的问话时心里第一时间跳出了这句话,看来我的想法没错!白洁心里不禁涌出了一些高兴来,但表面上却板起了脸,说到:“你就别问了,说出来我不就犯错误了吗?反正,我调查出来,你都会知道的嘛!”

  “嗯,我就是好奇。”姜宇铭讪讪的笑了笑。

  “二位的面!”两人似乎正聊到了尴尬之处,老板却恰到好处的出现了,端来了两大碗拉面。

  “看着味道还不错!”白洁微微点头,嘴里称赞着。

  老板却没说话,放下碗就走了,弄得白洁面露尴尬之色。

  姜宇铭却笑了:“人家这是老店,能开几十年的店,已经不需要你这么一句不疼不痒的赞扬了!味道好不好,真不用你来评价的!”

  又来了!白洁恼怒的看了姜宇铭一眼,心里想:看来这个人就喜欢没事说别人的不对!

  似乎是为了印证白洁的想法,姜宇铭的嘴巴里又飘来了一句话:“你就是办公室坐多了,下面的事情已经两眼一抹黑了!”

  但这句话就有点狠了,直接撞击在白洁的脑海里,这不跟早上李长生骂她的话差不多吗?

  不过白洁毕竟是已经走出来的人了,很快就想通了:确实是自己有点不接地气!于是也没有反驳姜宇铭的话,只是剜了姜宇铭一眼。

  姜宇铭看了白洁那幽怨的一眼,没在意,低头开始吃面,西里呼噜的,这吃相,真的好像是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M酷匠网永久免M费看☆6小7说

  忽然,姜宇铭停下了,感叹的说一声:“我清楚的记得我小时候在这里最后一顿是在十岁,那年我吃的好开心……”姜宇铭忽然又不说了,又低头开始吃。

  白洁停下了筷子,看着姜宇铭,他的表情依然正常,只是那双眼睛似乎透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仇恨!这让白洁的心里突然一动:她自己也曾经有过那样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