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丧子之痛

  “你别过来!”白洁突然间觉得姜宇铭的侵略性增大不少,尤其是他那坚定的色眼看着自己,竟然让自己的心脏开始不听话的乱跳起来!第一次,白洁竟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

  听到白洁的话,姜宇铭顺势停了下来,笑着说:“白警官,干嘛这么紧张,这么大清早的,开个玩笑大家轻松一下而已嘛!”

  “别妨碍我工作!你走!”今天真的不顺啊!白洁心里忽然间塞满了委屈,一大早就被队长骂,好吧,那是长辈,骂了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被这个纨绔子弟调戏!白洁有点忍不住火气了:“赶紧走啊!”

  姜宇铭耸耸肩,说到:“好吧,我走,你慢慢干,对了,不要想我哦!因为我这干柴是不能有半点火星儿的!”

  “滚!”白洁终于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哈哈哈!”姜宇铭一边大笑着,一边转身上了楼梯。

  白洁看着姜宇铭的背影,想到了什么,于是开口问到:“你不坐电梯?”

  姜宇铭回头看了白洁一眼,说到:“我没那么娇贵。”然后转身就上了三楼。

  白洁呆呆的看着已经没有人的楼梯间,心里却真的佩服姜宇铭起来:十九层!

  突然,白洁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一个每天要锻炼身体、每周要打靶的老板,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身体健康吧!

  正想着,姜宇铭的声音突然从楼梯间传来:“傻妞,今天是清明节!”

  白洁顺着声音看过去,姜宇铭那张让人厌恶到极点的脸又出现在楼梯的休息平台上,他笑的很开心:“在节假日还要努力工作,我们公司的员工如果都这么干,我这个老板可要享清福啦!”

  ……

  缅邦西北,这里靠近中国边境,属于褶皱山系,群山绵延,地势险峻,植被极其丰富,有着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维度靠近北回归线,所以气候与热带相似,但又有着很多不同,这里每年三月中旬进入雨季,连绵的雨可以一直下到十月底,气候极其湿润,又由于平均海拔在一千米左右,所以雨季的平均气温却是不高,通常都在十五到二十五摄氏度。

  也由于地势问题,这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区域是未被开发的,很多地方更是人迹罕至,所以在这近一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最好的公路就是一条用碎石铺成的三米多宽的土路,在山间蜿蜒前行,有几段还被雨水冲掉了表层的覆土,露出了山体的石头,整个道路坑坑洼洼,一般的车辆很难行驶,所以这里的车辆多数都是皮卡,能装货,也能拉人,关键是底盘比较高,不容易刮底。

  一辆皮卡车就从这条道路的弯道那头缓慢的开了过来,装货的车斗里坐了几个人,他们皮肤黝黑,普遍个子不高,每个人都拿着一把步枪,最老的有AK47,也有M16,甚至还有一把56半,一群人坐在车上,任凭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脸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但他们只是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眼神是平静的,却透着一种茫然。

  IW看%正cI版章"节x上jU酷,d匠网

  又转了几道弯,车子在一条岔道拐了弯,却没能走多久便走到尽头,车子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的人首先下了车,他腰间别着一把手枪,跳下车后,他先是四周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对着后面的人们大喊大叫起来,说的是缅语。

  那些拿枪的人们听到他说话,马上从车上跳了下来,向着路边的一条小道开始行进。

  拿手枪的人走在了最后,不停的向前面的人们催促着,一群人在小道上艰难的行走着,有时候甚至需要手脚并用。

  花了不少功夫,这群人来到了山顶,让人惊奇的是,在山下看着是一道巍峨无比的山峰,山顶却是一大片平地!

  平地上有几栋木质建筑,剩下的就是一片田地了,但现在田地里什么都没有,在这样阴雨连绵的天气下,栽什么都收不了。

  有几个配枪巡逻的人走到了这群人面前,拿手枪的那个人走上前,却用汉语与他们对话着:“老爷子到了吗?”

  巡逻的人一脸苦相,说:“到了,您得小心点,他老人家心情很不好!”

  “嗯!我知道了,这几个兵你带着,我去见老爷子。”

  巡逻队看了看来人身后的士兵,又用缅语跟他们打着招呼,带到一旁去了,而这个拿手枪的人向着那几栋建筑走过去,走到中间的那栋木楼门口,又有一个拿着步枪的士兵挡住了他,他自觉的拿出自己的手枪递给士兵,然后才走进了木楼。

  房间没有开窗,比较昏暗,但很暖和,屋子的正中间烧着一个火塘,火塘旁边坐着一个老者在笼火,背对着门口,看不清脸,从门口只能看见他一头花白的头发,他的身边坐着五个汉子,身材精干,其中四个都拿着手枪,剩下那个并没有配枪,手里一个把玩着一把匕首,看见了来人,用淡定的眼神扫了一眼,便低头用匕首翻弄着火堆里烤着的洋芋。

  来人进来后并没有说话,向那个拿匕首的人点头示意,又静悄悄的走到了老者身旁,用熟练的汉语轻声说到:“老爷子,事情落实了,老三他确实是掉到山下了,钱不在车上,老邓说可能是彪子那边出了问题,而且,彪子现在也确实找不到了。”

  “彪子?”老者问到,身子却没有动,他问了这一句后就没了声响,来人也只能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过了好一会儿,老者才继续说:“把彪子找出来,把老三的尸体弄回来!”

  “我去把老三弄回来!”那个拿匕首的汉子突然站起来说了一声,声音大的像打雷,手里的匕首在火焰的照射下闪着骇人的寒芒。

  “你坐下!”老者看了那汉子一眼,那汉子看了看老者,心有不甘的又坐了下来。

  老者又转向来人:“国栋!这事你操点心,别让老二知道,他哥俩感情最好,我怕他知道了会出岔子!还有,买货的人也要查一查!”

  “是!”这个叫国栋的人低头应是,又看了看那个拿匕首的汉子一眼,那汉子也回敬了他一眼,仿佛在表达着什么,收回目光,国栋这才悄悄的退出了木楼,出了门,一个人朝着上山的路走了过去。

  而屋中的老者却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的人正是给彪子开车的那个司机,照片是在东南亚某个海滩上拍的,照片上的他很年轻,微笑着,眼神中透出一种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锐利之气……

  过了好久,木楼里响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声:“我的儿啊——”

  ……

  “死者身份还没有确定,不过,已经确认这人的身份证是假的,从其遗物上看,更像是境外的人!”一名警察把几张纸放在了李长生面前。

  李长生抓起这几页纸简单的看了一下,抬眼看了看面前的警察:“嗯,你去吧,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在面前的警察就要离开之际,李长生又开口说到:“等等!车上有没有什么违禁品?”

  “暂时未发现,因为车辆掉下山时发生了爆炸,碎片和燃烧余烬正在化验,等结果出来了我会第一时间报告您!”警察回答到。

  “嗯!”李长生点点头,说到:“小郭,这件事你上点心,虽然不是我们的事,但我总觉得这事透着蹊跷!”

  “李队,您放心!”小郭笑了一下,自信的表情溢于言表。

  李长生看了他一眼,又嘱咐到:“别大意!你小子就这一头不好,总是过于自信!自信过头就是自大,明白吗?咱们刑警这行当,就得小心谨慎、心得细!”

  “是!李队,我会注意的!”小郭给李队来了立正,正要敬礼的时候,却又听到李长生骂到:“走走走!没事装什么幺蛾子,批评你就给我敬礼,不批评你就给我耍赖皮脸?”

  小郭嘿嘿一笑,但还是把礼敬完了,嘴里还说着:“哪能啊!我是发自内心……”

  “滚!”李长生没好气的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把小郭轰出了办公室。

  ……

  白洁懒懒的坐在一个工位的椅子上,扫把和撮箕就放在脚边,她轻轻皱着眉头,美丽的脸上现在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却多了一些忧伤。

  多少年来,她都是个要强的人,从小到大,今天是她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打击,想想在高中时,她把欺负她的男孩暴打到哭,以至于所有男生都不敢正眼看她,在警校里,她轻松的拿到了大比武中的女子全能冠军,再加上近乎无敌的颜值,无论她到哪里,都会是焦点,但现在,她却被一个同行前辈骂的一文不值,甚至自己所办案子的嫌疑人都可以随意的取笑、调戏她,她有点承受不住了,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可以的,人生的路上怎么会没有坎坷?这些事情比起小时候的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她坐在那里不停的用这种话安慰自己,以免自己的眼泪会不听话的流下来。

  “傻呆着干啥呢?”身边一个声音响起,是那个让人恨到极致的姜宇铭!

  白洁的怒气瞬间到达了顶点,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些烂事!她看向姜宇铭,眼中透出喷火的怒气。

  “生气啦?应该还不至于吧?”姜宇铭微笑了一下,却看不出有取笑的意思,“都十二点了,走吧,请你吃点东西。”

  白洁没有说话,依然愤怒的看着姜宇铭。

  “你不饿?再生气也得吃饭啊,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也不管你的目标是什么,首先你要有个好身体、好心情,没有这两样基础,你又如何越过你遇到的事情,又如何接近你的目标呢?”姜宇铭认真的看着白洁的眼睛,不得不说,这妞的眼睛太好看了啊!生气也好看!姜宇铭的心里不禁暗赞了一下,然后又说到:“我在楼下等你,快点哦!”

  看着姜宇铭下楼的背影,白洁差点忍不住让眼泪掉下来,自己竟然被嫌疑人教育了一番?自己真的有这么失败吗?

  但一转脸,白洁的表情又坚定了起来:不行!我要坚持!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出丝毫的懦弱!对!我要跟他一起吃饭,借此接近他,了解他,我就不信他真的就是一个无辜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