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门,白洁回想在李长生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突然发觉:怎么都是李长生在说?不对!他骗我说出了部分案情,这才推理出我是针对谁来的!这个老狐狸!哼!还调人在我身边?明显是来抢功劳的!关于功劳这事,她个人倒是无所谓,只是要委屈她带下来的人了,这往后队伍怎么带啊!

  但事已至此,白洁也没办法了,案情透露了,下马威也挨了,看来,即便是长期升不上去的官,也是不能小看的啊!至于抢不抢功劳,白洁倒是没怎么想,她心中最大的期望还是把案子完全破解开来,她个人并不怎么把荣辱看在眼里,可是手下这几个人呢?看来是要找他们好好聊一下了!

  白洁在这边懊恼不已,李长生却站在窗前看着白洁一步步离开市局,然后他才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小姜?你这臭小子最近干什么事了?把省厅的人都惹下来了?还是个大美女,不会是你把人家怎么地了又撒手不管吧?我可跟你说,这要是真的,别说她了,我第一个不饶你,你玩女人还玩到警察头上来了?欠揍吧你这是?”

  姜宇铭哭笑不得的听着电话,想要解释,那边李长生却根本不给机会,仿佛就认定了是他始乱终弃,揪着这个事不停的讲。

  “李叔!叔!你是我亲叔啊!”也许是在喝水,李长生终于停顿了一下,熟悉李长生风格的姜宇铭果断的把话塞了进去,这抓时机的熟练度可是比白洁高多了,“我哪能做那些事啊!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反正我没犯错,她要查就查呗!”

  “哼!你小子滑头的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问你:牙山公路上那辆失事车辆跟你有关没?”李长生恶狠狠的问到,仿佛姜宇铭一个回答不对就要把他就地正法一样。

  “我倒是真想去牙山公路车震一下呢!”姜宇铭无赖的回答说,“那地方人少!这不,刚想去呢,出了这事,不敢去了……”

  “臭小子!跟我耍嘴皮子?”听到姜宇铭的话李长生似乎暴怒了起来,直接打断了姜宇铭的话,“你马上给我滚过来!”

  “别啊!我错了叔!”姜宇铭觉察到自己顺嘴一说把李长生惹怒了,赶紧求饶,连表情都变了,好像李长生真的在他面前发怒一样,“我不耍嘴了好不?我这忙着呢!早晨还起了一个大早去西山,手里边还有一大堆事,忙死了啊!”

  “算你还有孝心!”听到姜宇铭说早上还去了西山,不知道为什么,李长生的愤怒似乎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唉!说起来咱们也好久不见了,晚上一起吃吧!你请客!别带你那不三不四的女人出来现眼啊!晚上我闺女也去。”

  “没问题!”姜宇铭爽快的答应了,然后笑着挂了电话,下一刻,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晚上李夏也去?苍天啊……

  “想跑?你老子活着的时候就跟我订下了的!”李长生挂掉了电话,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这让刚进来找他的小警察吓了一跳——啥时候也没见过李队这个样子啊!

  李长生也是突然看到了小警察,咳嗽了好几声才把表情变回来:“啥事?”

  “这个要您签字。”小警察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李长生。

  “我刚才那是想到一种可以让罪犯无处可逃的方法……在哪签字?……行了,你走吧!——回来!我要是知道你小子乱嚼舌头根子,哼!”

  小警察无奈的说:“队长,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啊!”

  “滚!”李长生挥了挥手,小警察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只是一出办公室,他的嘴角就向上翘了起来。

  “呦,小周,啥事这么开心?”迎面过来一个中年警察,看见小警察在笑,就开口问到。

  “我跟你说啊……”小周回头看了看李长生的办公室,没见到李长生出来,然后就压低了声音:“我刚才听到李队说……”

  t看o正@版o*章/节|上@酷)匠网}q

  小周在这边说着,李长生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悄悄的听着,一边听还一边笑,这回笑的比刚才还要邪恶!

  “姜宇铭啊姜宇铭,你要是不答应,你就得罪整个刑警队喽!嘿嘿!”李长生这边美美的想着,他倒不是看上了姜宇铭的钱,倒真的是看上了姜宇铭这个人,要说现在真正了解姜宇铭的人,还真的不多,这李长生真得算上一个!

  姜宇铭这人平时虽然也不怎么检点,但人不坏,自制力那是相当的强,就说他身边的女人吧,不用算脚就能数过来了,比起那些纨绔,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再加上李长生也是清楚姜宇铭跟姜书记的关系和恩怨的,姜宇铭不靠姜书记的关系,愣是自己打出一片天地,这小子厉害啊!是个人物!李长生想了:反正我就是倚老卖老,谁让你老子当年说过这话了?

  而李夏呢?李长生的亲生闺女,为什么一定说是亲生的呢?因为如果不说亲生的,很难看出李夏跟他爹的真实关系!李长生身高一米八,这在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已经算是大个子了,大长腿,年轻的时候那身材真的是一级棒,但有一点:这脸长得实在太磕碜了,小眼睛、大鼻子、嘴巴也不小,再加上一对招风耳,整个就一马戏团的小丑!在李长生第一次努力向上走又没成功的时候,就有一种传闻是这么说的:革命队伍也要讲讲外表吧……

  但李夏不一样,这脸就是捡着父母两人最好的地方继承啊!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下巴还是天生尖的,整个脸长得很立体,看着就让人遐想连篇,把身份证放在一起,这还真没人敢说她跟李长生是亲生父女!

  不过大长腿倒真是随她爸了,又长又直,穿上高跟鞋,感觉这人就全是腿了,再加上她那一米七七的个子,好家伙,跟她站在一起又想觉得般配的,没个一米八三以上的就算了吧!

  按说这么一个大美女,姜宇铭总得动动心吧?其实不然,姜宇铭八岁就没了父亲,母亲从此一病不起,没挨到两年就去世了,扔下了姜宇铭一个人,开始姜宇铭是住在二叔家里,后来跟二叔发生了矛盾,这孩子是个犟脾气,非要出来自己住,李长生就说:来我家吧!李长生本来就是姜宇铭父亲的战友,在部队里又是老乡,姜宇铭父亲那时是个连长,对李长生这个老乡照顾有加,于是,看到姜宇铭孤苦伶仃,李长生心中不忍,借着机会还老连长的人情,那时候李长生还只是个小警察,孩子才两岁,姜宇铭这人也不讲究,知道李长生是父亲的战友兼好友,就在他家住下了。

  那时候李长生也忙,老婆又是医院的护士,也是经常值班,于是,姜宇铭一放学回去就多了一项任务,帮着李叔带孩子!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姜宇铭是从小看着李夏长大的,李夏现在是漂亮了,可姜宇铭心里也没那个意思了,这俩人根本就是兄妹啊!成为情人?这算什么事啊!

  只不过,姜宇铭想当然的把他和李夏的关系定义为兄妹,却从来没有征求过李夏的意见……

  白洁离开市局,来到了公司,虽然李长生已经告诉白洁,她的卧底工作其实已经完全没什么作用了,但她还是来到了公司,因为李长生也说了:目前姜宇铭没有把她们是卧底的事情告诉员工,反正离撤退的日期还有几天,跟这些员工搞好关系,说不定也能有些突破的,就比如那个人事主管。

  这不想还好,一想到那个人事主管,白洁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那眼神,那作态,实在是让人觉得厌恶啊!相比之下,姜宇铭这种直来直去的人似乎更容易让人产生靠近的想法。

  想到这里,白洁不禁站在公司楼下看了看顶楼,那里是姜宇铭的办公区:“挺帅气阳光的一人,又有这么大的家业,干嘛去贩毒呢?”白洁心里这么想着。

  走进公司,公司里除了值班的保安其他人都没来,不过白洁的职位是清洁工,当然要早于其他人到公司,以便提前把公司打扫干净,让员工有一个舒心的环境去工作,所以白洁倒没去想别的什么,径直上了二楼,白洁在工具间找到自己的清洁工具,准备先扫地。

  在经过楼梯间的时候,白洁听到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职业的习惯让她停下了手中的活,仔细的听着那脚步声,并且想要隐藏起自己来,但一想到自己现在是清洁工时,又放弃了躲起来的想法,就这么一犹豫,楼梯间的人已经走到二楼了,白洁看了一眼,竟然是姜宇铭!

  这才几点?姜宇铭就来公司上班了?难道真像张立说的那样:姜宇铭是个很勤奋的老板吗?

  姜宇铭看到白洁也是一愣,随后才想起这个美丽的女警现在已经是他公司的清洁工了。

  “美女,这种工作好像不太适合你哦!”姜宇铭笑了起来。

  “你是谁啊?这么早来我们公司,干什么的?”白洁对着姜宇铭翻了一个白眼。

  “我们公司的清洁工才不会问这么多的啊!”姜宇铭接着笑,“你当清洁工有这么多话吗?”

  “混蛋!”白洁骂了一句,干脆转过身扫地。

  “我们的清洁工也不会骂人哦!”姜宇铭看着白洁的背影,笑得更开心了,随后又发出啧啧声,引得白洁向他看去。

  “真不愧是美女啊!这身材,穿成这样也透着挡不住的诱惑啊!”姜宇铭的眼神看起来色迷迷的了。

  “你!”白洁突然想起李长生告诉她的话,这个姜宇铭明明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却还要留下她,这是在耍自己吗?一时间,白洁又恨又羞,她几乎要暴走了,但早上李长生给她的打击似乎有点大,严重的挫伤了她的锐气,她觉得很有些力不从心,连脾气都懒得发了。

  “不如这样吧,我换个工作给你?清洁工收入太低,你这样的美女怎么能这样委屈自己呢?做我的秘书吧,生活秘书!”姜宇铭向着白洁走了两步,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路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菜总说:

有人物名字错误,已修改!